本文出自

執行長親上火線拚業績!

執行長親上火線拚業績!

2021年4月號

職涯經驗談:村上隆

Takashi Murakami
艾莉森.比爾德 Alison Beard
瀏覽人數:2949
  • "職涯經驗談:村上隆"

  • 字放大
  • 授課文章購買
    購買〈職涯經驗談:村上隆〉文章
  • 個人收藏購買
    購買〈職涯經驗談:村上隆〉PDF檔
    下載點數 10
村上隆高中時成績不佳,之後就讀一所藝術大學,但並不是為了發展職涯,而是因為他認為那是他唯一的選擇。不過,他後來繼續攻讀研究所,然後在紐約從事一項關鍵的短期工作。他在紐約發展了「東方與西方相遇」、「高雅與通俗相遇」的美學觀,這使他日後揚名立萬。他是評論家的最愛,曾與酩悅軒尼詩-路易威登集團(LVMH)、肯伊.威斯特(Kanye West),以及紐約的現代藝術博物館(Museum of Modern Art)等單位聯名創作,現在他透過自己的公司Kaikai Kiki製作和推廣藝術品。

《哈佛商業評論》問(以下簡稱問):你如何發展自己的藝術風格?

村上隆答(簡稱答):當年我獲得亞洲文化協會(Asian Cultural Council)一年的獎學金,前往紐約市,我想:「好,我有一年的時間在畫廊裡初試啼聲。」我了解,我在日本的那一套,在美國藝術界是行不通的。因此,我特別探索和研究三位藝術家:泰裔的里克力.提拉瓦尼亞(Rirkrit Tiravanija),他曾在畫廊舉辦過供應咖哩的展覽;古巴裔的費利克斯.岡薩雷斯-托雷斯(Felix Gonzalez-Torres),他對身為少數族裔的表達,也許來自某個純粹的事物,但在我看來,那像是一種策略;美國人鮑勃.弗拉納根(Bob Flanagan),他從年輕時就有殘疾(因此也被邊緣化),曾舉辦過博物館展覽。我體認到,我自己也是紐約的少數族裔,必須利用自己的背景。我是動漫御宅族,也就是「怪咖」,這成為我至今擁有的風格。

問:你為何從那時起,就樂於採取協作工作室的工作形態?

答:我高中時很胖,很愛吃奇多(Cheetos),一天能吃五包。我不受歡迎,常在咖啡店玩電玩遊戲。但上大學時有瘦一些,而且加入動漫社,努力成為正常的普通學生,最後交到很多朋友。畢業之前,每個人都要做出自己的作品,我的作品是一幅傳統的魚畫,必須把魚鱗一片一片畫上去。但我不可能準時完成,所以我的朋友們都自告奮勇幫忙。當作品完成,每個人都興高采烈。後來我讀研究所,這次是論文進度落後。當時我在某家升大學補習班任教,我想自己應該是在濫用職權,找來二十幾個學生幫我完成工作。我請他們吃炒飯,他們很樂於幫忙。那時我了解到,我感到開心不是因為工作完成,而是因為參與工作的人都為此慶祝。因此,也許我做為個人藝術家的途徑,是一種職業,而不是一種熱愛,我實際上喜愛的是團隊合作,大家一起創造某個作品。從此,我常召集人們,到大約37或38歲時,我開始賺錢,並付費給所有幫忙的人。接著,我收到國稅局的來函,一位律師告訴我,我必須成立公司,並正確支付薪資和稅款。所以,我必須建立這種系統。

「當我有創作靈感時,並不是任何深刻的過程,倒比較像是自己有根天線,接收到某種東西,一個字詞或影像,然後我就用來做成一些備忘紀錄或草圖。」

問:不過,你似乎將藝術的商業層面掌握得很好。

答:無論是運動員還是藝術家,有些人就是擁有驚人的能力;他們就是可以做到。其他人喜歡做這些事,但不是天才,所以要全力以赴,以求在那個領域生存。我了解自己是什麼樣的人、有什麼能力,我知道自己沒有任何天分。我只能策略性地賣力投入這個領域,並研究遊戲規則。我的作品首次賣出去後,我的畫廊經紀人請我吃晚飯,並用講得很慢、很清楚的英語解釋,好讓我了解:「你的作品今天賣出去了,這意味著我們倆都受益,而這就是培養畫廊和藝術家彼此關係的方式。」真實的藝術界,就是一種商業。

(林麗冠自“Life's Work,” HBR , March - April 2021)



艾莉森.比爾德 Alison Beard

《哈佛商業評論》英文版資深編輯。


本篇文章主題創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