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讓領導新手贏在起跑點

讓領導新手贏在起跑點

2017年12月號

以差異化策略,打造商學院全球化

2017華人領袖遠見高峰會後專訪》長江商學院創辦院長 項兵
項兵 Bing Xiang , 採訪整理 ■ 李郁怡 Eve Li
瀏覽人數:2551
創辦於2002年11月22日的長江商學院,辦學歷史並不長,但近年崛起的速度很快,以MBA與EMBA為主的課程,在中國大陸有「企業家俱樂部」的稱謂,校友不僅有阿里巴巴的馬雲、蒙牛乳業牛根生、分眾傳媒的江南春、TCL的李春生等知名企業領導人,也不乏中國大陸各級政府幹部、國營企業和新興行業上市公司董事長。 長江商學院創辦院長,也是知名全球化研究學者項兵在今年11月1日參與2017華人領袖遠見高峰會,期間並接受《哈佛商業評論》全球繁體中文版專訪,分享長江商學院如何以差異化策略,實現與全球頂尖商學院比肩的企圖心。以下是內容摘要:

創辦於2002年11月22日的長江商學院,辦學歷史並不長,但近年崛起的速度很快,以MBA與EMBA為主的課程,在中國大陸有「企業家俱樂部」的稱謂,校友不僅有阿里巴巴的馬雲、蒙牛乳業牛根生、分眾傳媒的江南春、TCL的李春生等知名企業領導人,也不乏中國大陸各級政府幹部、國營企業和新興行業上市公司董事長。

長江商學院創辦院長,也是知名全球化研究學者項兵在今年11月1日參與2017華人領袖遠見高峰會,期間並接受《哈佛商業評論》全球繁體中文版專訪,分享長江商學院如何以差異化策略,實現與全球頂尖商學院比肩的企圖心。以下是內容摘要:

《哈佛商業評論》問(以下簡稱「問」):長江商學院在2002年成立之初,確立了要在十年內成為「世界十大商學院」的目標。儘管過去15年,長江商學院以精準的差異化策略來增強自身的實力,然而,歐美名校都花了百年以上時間累積聲望,長江想要跨越時間的門檻,與全球一流高等學府並駕齊驅,必須克服什麼樣的挑戰?

項兵答(以下簡稱「答」):如果差異化策略可以夯實,時間可以縮短。不管是在大中華區,還是亞洲地區,過去想與全球一流高等學府競爭的大學,最常見的做法是追求「排名」、「評鑑」,但是光是靠複製與追隨,成為世界級是很難的。過去一百多年來,有哪一所大學因此成功了呢?我認為,只有靠創新才有可能。

舉例來說,要成為一流的高等學府,首先一定要吸引並留下一批全職的世界級教授。在長江商學院創校初期,還沒有足夠的影響力,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學校,去跟史丹福、麻省理工學院、哈佛大學等一流學府的教授說,「請你辭掉教職,到長江商學院來全職任教,」而不是請他們擔任短期訪問學者,這類更為常見的做法,這難度太大了!

有人說,長江商學院有李嘉誠基金會的支持,可以用高薪來吸引人才,但關鍵是你想跟誰競爭人才?如果是全球前二十大知名學府都搶著要的人才,光靠「高薪」是沒有辦法吸引他們的,且不說哈佛大學的校產基金高達371億美元(編按:2016年數據,約等同新台幣1.1兆元),其他大學也都有豐沛資源,光靠「金錢」難以競爭;更重要的是,對擁有國際競爭力的學者來說,比起金錢,他們更為重視「加入後是否能持續交出世界級研究成果」。因此,我們必須思考,如何打造一個支持學術研究的環境。不過,如果這些教授不相信在未來10到15年之間,長江商學院能夠達到成為世界一流的目標,那他們也不會來(見表:「長江商學院差異化策略」)。

問:你如何讓他們願意相信?

答:剛開始相信我的人也不多(笑)。首先,必須有一個「策略藍圖」(strategic roadmap),長江商學院在創辦之初有「三四三計畫」(編按:前三年,2003到2005年,邀請一批世界級教授加入,以中國與新興市場的研究建立差異化;中間四年,2006到2009年,企業學員要擴及印度、日本、韓國等亞洲國家,要靠師資隊伍,以及對中國商業問題洞見,成為商業界精英學習平台;再接下來三年,也就是2010到2012年,將2005年引入的人文課程,全面加入商學院課程之中。)

最初二到三年,第一批教授以訪問學者為多,但到了五到六年之後,看到「三四三計畫」有了具體的進展,尤其是招收的學生質量很好,因此愈來愈多教授相信了我們的差異化策略;到了第六到七年,就有教授願意辭掉其他一流學府的全職工作,到長江來任職。

至於這些優秀的企業家,為何願意成為長江的學生?一是近年來,中國經濟變化飛快,每兩到三年都會有一次結構性轉變,許多學者希望能夠就近取得資訊,交出系統的、原則的、前瞻性的研究成果。而長江在營造學術環境上,除了在研究與教學任務分配、研究經費、學術研究環境與支援,全都比照全球頂尖商學院的規格之外,還在中國商業與管理問題研究上做了大量投入,並鼓勵教授們對於中國發展議題提出獨到而且接地氣的洞見。

而對於企業董事長、執行長、總經理來說,時間代表了昂貴的機會成本,比起學校的「排名」或「評鑑」,他們更為在意花在學習上的時間,是否真能幫助他們經營事業、開拓他們的思維格局。而我們很多教授提出的獨到見解,不只幫助企業領袖思考,這些企業也來挖角我們的教授去擔任高階主管。

第三代商學院:立足中國放眼全球

問:為什麼你在2012年長江商學院十週年慶時,提出了要在未來十年到十五年之內,成為「第三代商學院」的目標?

答:回顧中國高等教育發展歷程,第一代的商學院,在初期,高校(大學)辦學策略先是「照抄」,全球頂尖學府怎麼做,就怎麼做;第二代的商學院,開始有了自身差異化定位,而長江商學院希望自己能對中國商業問題研究提出獨特的創見,並建立世界級的學術研究定位;至於第三代商學院,目前全球30%經濟成長與中國相關,因此除了中國研究之外,我們希望更進一步將關切的議題放眼全球。

為此,我們選了四大突破口:「一帶一路」、「全球性創新創業平台」、「儒家商業圈」與「社會創新」。

第一個突破口「一帶一路」,長江商學院希望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有更多合作和交流,包括最近我們和俄羅斯一所大學合辦課程,而隨著長江商學院校友的企業布局,歡迎他們分享在這些國家的成功與失敗經驗。而相對的,中國崛起的經驗,從「三人行必有我師 」角度來看,對部分沿線國家也有參考的價值。

第二個突破口「全球創新創業平台」。目前長江校友共同發起的「創創社區」,是中國大陸最大的年輕人創業平台與生態體系;另外,在歐洲我們有China Start計畫,明年與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工程學院也有相關合作計畫。

第三個突破口「儒家商業圈」其實是從2006年就開始啟動的專案。在亞洲,無論是大中華區、日本、韓國、新加坡或是越南等,儘管不同的國家之間政治體制或差異較大,但它們經濟表現不俗。從文化觀點來看,比起西方國家,有一定的文化同根性。儒家商業圈可以啟動東西文化交流。

第四個突破口「社會創新」(social innovation)。主要關切科技發展帶來收入與財富分配不均、社會流動性下降、可持續發展等全球性的挑戰。

我們關切的,並不是如何增加工作機會這個層次的問題,而是如何才能宏揚新的商業文明,如何才能真正解決。過去五百年來,全球性的議題和解決方法都是由西方提出的,東方人則支持或是取用這些觀點,但這個單向交流時代應該要結束了。為什麼這麼說?如果要解決全球議題,中國的見解與經驗對於其他國家是非常重要的,而同樣的,我們也需要從全球觀點去思考中國議題。

全球新變局,考驗中國企業管理能力

問:《財星》全球五百大企業名單,中國大陸在2011年入榜的企業名單不過七家,2017年數量增加到115家,速度驚人。但企業規模的增長,也帶來新的管理挑戰,如果要以圍棋棋力來衡量這些企業的管理能力,你會如何評分?

答:在《財星》全球五百大企業名單上的中國企業清單,只有很少數有圍棋九段的管理實力。像華為這樣的企業,可以說是很少的。

在這個清單上的中國企業,有幾個特點:第一、多數是國企,民營企業占比不算高;第二,這些企業的銷售仍以中國市場為主,海外營收占比不高,像是美國奇異集團(GE)這類海外營收占了51%以上,而且在主流行業有獨特競爭優勢地位的就更少了。

1999年我寫過一篇文章:〈管理的馬步與一指禪〉,說明要練就像一指禪這樣頂尖的功夫,首先必須從扎馬步做起。但是,迄今為止,中國的企業能夠把年度預算扎扎實實做到位的仍然不多。榜單上很多企業的成功,其實是機會造就的。

中國企業有很多優點,做事很拚命,有冒險精神,很有彈性。企業經營彈性高可以是優點,也可以是缺點,優點是應變快,但也因為重視規章,有很大可能因為犯下大錯而一夕失敗。但是中國市場的好處是「數大是美」,儘管有失敗,但只要其中有幾家真正成功了,結果就會十分可觀。

其實管理的成功是「無定式」,也就是說,沒有一套方程式,企業只要照著做就可以成功的。決定成敗,機遇十分重要,而管理教育最大的價值在於提高企業領導人的格局與擔當,藉此提高企業成功的機率。



項兵 Bing Xiang

長江商學院創辦院長,中國商業與全球化教授。



本篇文章主題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