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養成成功的習慣,先知道能激勵自己的要素

To Form Successful Habits, Know What Motivates You
葛瑞琴.魯賓 Gretchen Rubin
瀏覽人數:10216

你是否曾經被同事不斷追問以下這些問題而弄瘋了:我們團隊到底在做什麼,為什麼要這麼做,是否能把事情做得更有效率?或是被某一位拒絕解決上述那些關鍵問題的同事弄瘋?

你是否曾經與一種人共事,他總能在期限內將事情完成,並為團隊中其他人追蹤事情的發展,但就是無法達到他們為自己設定的目標?或者,你就是這樣的人?

在研究和撰寫《比以前更好:掌握我們的日常生活習慣》一書時,我意識到,我們每個人對待生活習慣的態度,以及每個人養成習慣的能力,都有顯著的不同。從我的觀察,我開始意識到,所有人大致可分為以下四種類型:維護者、提問者、服從者和反叛者。

關鍵問題在於:你對期望的反應是什麼?我們都面臨兩種期望:

•外在的期望:把工作在最後期限內完成,遵守交通法規等

•內在的期望:停止吃零食,開始跑步等

維護者很願意回應外在及內心的期望。他們自我管理,對於完成任務、保持決心和在期限內完成工作,都沒有什麼問題(事實上,他們往往提前完成)。他們真正想要了解並滿足各種期望,包括他們對於自己的期望。這產生了一個強烈的自我保護本能,平衡了外在的期望。

然而,維護者可能在期望不明確時,遇到困難。他們可能會覺得不得不達到某個期望,甚至是看起來毫無意義的期望。當他們知道他們違反規則時,可能會感到不安,就算是那些不必要的規則,除非他們想出一個強而有力的理由去這樣做。這種傾向我很了解;我自己就是一個維護者。

提問者質疑所有的期望,只有當他們認為某個期望是有道理時,他們才會達成那個期望。驅使他們達成期望的是好的理由、邏輯和公平性。他們自己會判定某個行動方針是否是一個好主意,而他們會拒絕做任何武斷或缺乏正當目的的事情。從本質上講,他們把所有的期望都變成內在的期望。

提問者想做深思熟慮的決策,並得到自己的結論,因此他們會運用自己的聰明才智去思考,而且往往願意做詳盡的研究。如果他們認為某項期望有充分的依據,他們會去做;如果沒有,他們就不會做。

然而,提問者對於資訊和事情的公正性要求極高,容易令人厭煩。提問者有時也希望自己不要如此追根究柢就能接受一項期望。有位提問者沮喪地告訴我說:「我深深為自己的過度分析所苦。我總是想多要那麼一點資訊。」

服從者隨時能應付外在的期望,但難以滿足內在的期望。服從者善於滿足外部的要求和期限,所以他們能成為最好的同事、家人和朋友。

他們不會讓人失望,但他們可能會讓自己失望。服從者抵制內在的期望,因此他們很難以自動自發, 比方說是寫博士論文,或參加社交活動。一位每週毫無問題都能如期交稿,卻似乎永遠找不出時間寫他自己書的記者,就是個典型的服從者。

服從者依賴外來的責任,如期限、滯納金、怕令人失望的恐懼等,來達到期望。這一點值得再次強調:如果服從者無法達到期望,解決的辦法是利用外來的責任。

外在期望的壓力有時會讓服從者容易疲於奔命,因為他們沒辦法跟人說「不」。一位服從者解釋說:「我會放下一切去校對我同事們的報告​​,但我不會找時間做我自己重要的事。」

事實上,服從者有可能達到一個狀況叫做「服從者叛亂」,發生時會有很突兀的模式產生,他們會突然拒絕達到期望。在某一個時間點上,若達到期望的壓力過大,他們會突然崩潰。

反叛者抗拒所有人的預期,無論是內在,還是外在的。他們的行動來自於自己做的選擇和自由。他們抗拒控制,甚至是自我的控制,享受藐視規則和期望的感覺。

反叛者都朝自己的目標努力,用自己的方式去做。雖然他們拒絕做他們『應該』做的事,但他們可以完成自己的目標。

反叛者很重視真實性和自決性,並用一種不受束縛的精神做事。有時,反叛者對於權威的反叛性,對社會是極有價值的,但反叛者經常使他人困擾,是因為別人不能要求或告訴他們去做任何事情。他們不會去在意「大家都指望著你」、「你答應要做的」、「這是違反規則的」、「這是最後期限」或「這樣做是不禮貌的」等說法。

事實上,請求或要求反叛者做某一些事情,往往會使他們做恰恰相反的事。在反叛者身邊的人必須警惕,小心不要點燃了他們反對的精神。同時,反叛者往往被一種強烈的念頭驅動:「我會做給你看。」。例如,假使你告訴一個反叛者:「我不認為你可以在週五前擬好這份文件。」他可能會在週四就繳件了,只是為了證明你錯了。

反叛者有時甚至會讓自己覺得沮喪,因為他們無法告訴自己該怎麼做。

這些傾向都是根深蒂固的,但用經驗和智慧,我們可以學習制衡這些傾向的負面影響。比如說,身為一個維護者,我學會了抗拒滿足期望的傾向,並會問:「我到底為什麼同意這麼做?」

而事實上,試圖說服其他人採取行動的時候,如果考慮到每個人的傾向,你會更容易成功,無論你是個試圖幫助員工在預定的期限內完成工作的上司,或是試圖督促病人服藥的醫護人員,或是個試圖幫助客戶實現他們目標的顧問、教練、訓練者或物理治療師。

例如,一個提問者可能提供服從者很好的理由去採取某項行動,但所用的邏輯論調對一個服從者而言,都不如外在的責任來得重要。若告訴一個反叛者:「你必須做,這是規定。」實際上可能使反叛者更不會去做。

在我的觀察中,絕大多數人是提問或服從者。極少數人是反叛者,而令我驚訝的是,很少有維護者。維護者和反叛者的人數都很少,因此,試圖大規模塑造他人行為的人,包括雇主、設備製造商、保險公司、指導人員等,若著重給予完善的理由,幫助提問者解決方案,並賦予責任給服從者,他們將能做得更好。

最幸福、最成功的人,是那些已經找到方法可以利用自己的傾向來獲益的人,而同樣重要的是,知道如何克服自己傾向的局限性。經由更加了解自己和他人,我們可以幫助自己打造更快樂、更健康、更有成效的生活。(潘欣譯)



葛瑞琴.魯賓 Gretchen Rubin

著有《比從前更好》(Better Than Before),以及暢銷書《我的快樂生活提案》(The Happiness Project) 和《在家更快樂》(Happier at Home)。魯賓初入職場是從法律界起步,在擔任最高法院大法官助理期間,發現自己想要寫作。


本篇文章主題生產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