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好主管再進化

好主管再進化

2011年2月號

監理機關應負起責任

陳明進 Chen,Ming-Chin
瀏覽人數:9740
究竟公平價值會計,是不是引發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的一項主要原因?許多對2008年金融危機的檢討,經常認為公平價值會計有「漲時助漲、跌時助跌」的效果,使金融泡沫可以被愈吹愈大,但一旦泡沫被戳破,就會引發像雪球下滾一般的崩解。這類的論述,混淆了公平價值會計的資訊提供目的,也忽略了監理機關應有的監理責任,這兩項觀念應該要釐清。

究竟公平價值會計,是不是引發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的一項主要原因?許多對2008年金融危機的檢討,經常認為公平價值會計有「漲時助漲、跌時助跌」的效果,使金融泡沫可以被愈吹愈大,但一旦泡沫被戳破,就會引發像雪球下滾一般的崩解。這類的論述,混淆了公平價值會計的資訊提供目的,也忽略了監理機關應有的監理責任,這兩項觀念應該要釐清。

首先,公平價值會計是產生一項對資產評價的資訊,而歷史成本資訊是表達過去交易的結果。多數企業外部投資人較容易知道企業取得資產的歷史成本,但沒有能力獲得企業資產的公平價值資訊,因此企業提供公平價值資訊,有助於減少企業內部人與外部投資人間資訊不對稱的問題。這是我們要求企業提供公平價值資訊的一項重要目的。

其次,監理機關的責任,是要決定企業或金融機構應該遵循的管制規範,而管制的目的,不應受是否採用公平價值會計影響。例如, 2008年金融危機中次級房貸的過度信用擴張,是因為銀行可將房貸債權轉為證券化的受益憑證,出售給投資大眾,在會計上符合除列條件下,銀行可立即認列出售房貸債權的利益,導致銀行有更大的誘因放出愈多房貸,再透過證券化出售,而立即認列更多的帳面利益。銀行放出房貸,原本應直接承擔貸款給購屋者的風險,而且銀行也有第一手資訊,可評估放出房貸的品質及風險;然而,銀行一旦將房貸債權轉為證券化的受益憑證出售給投資人,銀行就可將放款的風險,移轉給受益憑證的投資人,但那些投資人多半沒有能力及資訊去評估具有一籃子房貸債權憑證的品質及風險。所以,監理機關應該要決定銀行這類行為是否適當,以及應該遵守的管制界線,這是監理機關要訂定管制的目的,與會計上是否採用公平價值評價受益憑證應該要脫鉤。

我國金管會已宣布,上市櫃公司將自 2013年起,全面採用國際會計準則報導財務報告。在國際會計準則下,企業有更多機會須適用,或是可選擇適用公平價值報導自家資產,例如,多數的金融工具將採用市價評價,固定資產及投資性不動產,也可選擇採用公平價值的重估模式等,而這些改變,可能使企業的資產評價及未來損益報導,產生不同的影響。如某一老牌的筆記型電腦公司,目前每股帳面金額約為13.09元,據報導,在實施國際會計準則後,每股淨值將大幅增加到 65.22元,該公司的股價,因為這類消息而產生重大波動。類似的情況,往往會讓人混淆了公平價值會計與評估企業價值的目的,公平價值會計是讓企業擁有資產的現時價值資訊更透明,但不代表立即處分公司可獲得的價值,或是投資人未來可以獲配的股利金額。其實,一旦企業的固定資產按照公平價值調高,代表未來固定資產要提列折舊費用的金額也會增加,所以未來的淨利不一定會增加。而且,投資人也應該了解,公平價值是一項評價的結果,評價往往會反映對未來的預期,所以當市場對未來的預期改變時,企業資產的公平價值也會隨著改變。投資人應認識公平價值會計的本質,才能適切掌握企業報導資訊的內涵,做出符合自己投資目的的判斷。




本篇文章主題法規管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