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發現下一桶金

發現下一桶金

2007年4月號

從界外走向全世界

Strategy Lessons from Left Field
荷西.山托斯 José Santos
瀏覽人數:10574
  • "從界外走向全世界"

  • 字放大
  • 授課文章購買
    購買〈從界外走向全世界〉文章
  • 個人收藏購買
    購買〈從界外走向全世界〉PDF檔
    下載點數 5
誰說創造大型的多國籍企業,一定是由已開發國家的大公司全包? 其實,只要有高明的管理策略,小公司也能跨越國界藩籬,創造全球化經營的奇蹟。

過去,開發中國家和小國家的企業,往往要歷經艱辛才能成功,而這些辛苦學得的經驗,讓他們成為可敬的競爭者。這些充滿企圖心的公司,目前在全球市場中的表現都十分亮眼。舉例來說,米塔爾鋼鐵(Mittal Steel)現在是世界排名第一的鋼鐵製造商,它的印度老闆拉克許米.米塔爾(Lakshmi Mittal)也躋身世界級富豪;墨西哥水泥公司(Cemex)是全球第三大水泥廠;巴西的美洲飲料公司(AmBev)和比利時的英特布魯啤酒廠(Interbrew)合併後,變成英博啤酒集團 (InBev),如今和發跡於南非的SAB米勒啤酒廠(SABMiller)是全球最大的兩家啤酒供應商。這個趨勢不僅發生在這些成熟的產業,其他如巴西的Embraer航太公司、印度的威普羅(Wipro)、中國的聯想(Lenovo)等公司,都是所屬各高科技領域的佼佼者。他們分別屬於飛機製造、軟體和資訊科技服務,及個人電腦等領域。

巴西、中國和印度都是大型開發中國家,他們的非傳統多國籍企業表現優異,並不令人意外。就在最近不久前,也有一些多國籍企業在一些同樣令人意外的地方崛起。誰會料想到,一家芬蘭的木材及橡膠公司,竟變成世界第一的行動電話製造商?

國內沒發展,乾脆全球發展

這些非傳統的企業,與已開發國家中的大型多國籍企業如奇異(GE)和西門子(Siemens),有極大差異。奇異等傳統型的大企業在全球市場上占有一席之地,主要歸因於他們的母國在所屬工業領域原本就居於領先地位,而這些企業的全球化經營,正可以善加利用國內成功的模式。相對而言,諾基亞 (Nokia)和其他一些非傳統的多國籍企業,諸如法國和義大利合作的義法半導體(STMicroelectronics)和瑞士的羅技(Logitech)公司,則是一開始就必須走向全球,才能建立成功的經營之道。

這些企業因為「出身地點不佳」,反而迫使他們培養出傑出的全球性創新及整合能力。舉例來說,諾基亞別無選擇,只能到國外尋求芬蘭國內缺乏的科技和技能;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他們可以自由到任何地方去。打從一開始,諾基亞就前往加州尋求行動電話的設計概念。但是在三十年前,通用汽車(GM)會想到從義大利聘請汽車設計師嗎?

非傳統的多國籍企業也必須很努力爭取,才能贏得投資者的肯定。由於本國的資本市場並不成熟,這類企業面臨一項艱難的工作,就是要說服對他們抱持懷疑態度的倫敦或紐約投資人,相信他們也可以像先進國家的企業一樣成功,例如,義大利也可能創造跟任何美國或日本公司一樣好的半導體事業,或是南非的企業也能像安浩斯布希啤酒公司(Anheuser-Busch)一樣有競爭力。相較之下,傳統型的大企業籌資就順利多了,像西門子在德國受到極高的推崇,和大銀行關係良好,必然可以降低資金成本。

人才聯合國

非傳統的多國籍企業在碰到領導人才問題時,也會面臨一些獨特的挑戰。傳統多國籍企業的主管,通常是在母國內按步就班地往上升遷(雖然西門子只有20%的業務是在德國,但公司80%的高階主管都是德國人);可是非傳統多國籍企業的領導人,通常都是在總部所在的母國以外學習和工作,而且發展出堅強的專業網絡,甚至可能通曉多種語言。像諾基亞的董事長卓瑪.歐里拉(Jorma Ollila)來自芬蘭,卻是在倫敦政經學院接受教育,在花旗銀行工作八年後才加入諾基亞。而協助創設義法半導體的義大利人帕斯奎爾.畢斯托里歐(Pasquale Pistorio),曾經在亞歷桑納州鳳凰城擔任摩托羅拉公司的高階主管。

米塔爾的最高管理階層,是名符其實的人才聯合國。創辦人拉克許米.米塔爾最早是在印度創業,開始他的企業家生涯。今天,這家公司在荷蘭登記註冊(而不是印度),總部設在鹿特丹和倫敦(而不是拉克許米.米塔爾成長的加爾各答),公司內部高階主管幾乎全都住在本國以外的地方。

這些現象帶來什麼啟示?第一,全球性的成功,取決於高明的管理,而非所處產業的特性,也不是靠善用低成本生產基地的能力。這一點對開發中國家裡可望成為多國籍企業的公司尤其重要。其次,對於在已開發國

家大型市場中的小型國內企業經理人而言,現在走向全球仍不嫌太遲;如果米塔爾和諾基亞都能挑戰大型多國籍企業,你當然也行。基於同樣的道理,你最應該學習效法的對象,是那些非傳統型的多國籍企業,而不是你那一行中像奇異或西門子之類的大公司。

(楊振富譯自“Strategy Lessons from Left Field,” HBR , April 2007)



荷西.山托斯 José Santos

(jose.santos@insead.edu) 法國歐洲商業管理學院(Insead)副教 授,也是義大利咖啡製造商Segafredo Zanetti前執行長。 他和伊夫.德茲(Yves Doz)、及彼 得.威廉森(Peter Williamson)合寫 了《從全球化到超國界:企業如何在 知識經濟中贏得勝利》一書(From Global to Metanational: How Companies Win in the Knowledge Economy , HBSP, 2001)


本篇文章主題新興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