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價值繁盛共享價值生態系統與企業數位轉型

繁盛共享價值生態系統與企業數位轉型

繁盛共享價值生態系統與企業數位轉型

苑守慈 Soe-Tsyr Yuan

《Business Reinvention for Ecosystem Value, Flexibility, and Empowerment》專書作者

要建立繁榮社會,要靠企業生產的資源和收益,但企業可能尋求短期財務績效,忽略重要的顧客利益,使得政府必須權衡經濟效率與社會進步,無法大規模應對因社會資源不足所衍生的社會問題。而數位創新帶來各種企業創新轉型機會,企業間(含政府)可跨越傳統的產業界線,透過數位賦能與生態系統設計,形成多元的繁盛共享價值生態系統,開創可同時創造經濟價值與社會價值之多元資源創造的解決方案,形成繁榮興盛的經濟與社會。本導讀彙整《哈佛商業評論全球繁體中文版》幾篇文章,以系統性方式的討論如何建構及參與繁盛共享價值生態系統的重大議題。
繁榮興盛的社會所需要的資源來自於企業所創造的產出與利潤,進而創造政府的稅收與人民的財富。當企業既能創造經濟價值(利潤),也為社會創造價值時,會受到社會的尊敬,增加永續與成長的機會。當愈來愈多數企業如此做生意時,才能真正地有一個大規模的方式來面對現實社會中資源缺乏引發各種的社會問題。然而,單一企業愈來愈不可能提供能同時創造經濟價值與社會價值的解決方案。另一方面,企業正歷經數位創新帶來的各式各樣數位轉型與典範移轉,透過特別的數位賦能與設計的生態系統,跨越傳統的產業界線,企業間(含政府)可共同提供同時創造經濟價值與社會價值的多元資源創造解決方案,形成共享價值生態系統,共創繁榮興盛的經濟與社會。近幾十年,企業陷入了過時的價值創造方式,追求短期財務績效、忽略顧客利益、逐漸消耗重要的自然資源,出現了企業產銷社區之經濟困境,或因企業外包和遷移而弱化了企業與社區間的關係等情況,削弱了企業的長期發展前景與對社會進步的影響,造成民眾認為企業是以犧牲人民利益為代價獲得利潤,政府製定政策時必須權衡經濟效率與社會進步。如《哈佛商業評論全球繁體中文版》文章〈波特:創造共享價值〉所述,解決此進退兩難處境的方式必須建立在「共享價值」的觀念上。共享價值是指既創造經濟價值,也處理社會的需求與難題,目標是擴大經濟與社會的總價值,並使企業成長與社會進步關聯起來,但並非僅是企業負擔社會責任或慈善事業分配企業已產出的價值。換言之,企業存在的原因可以重新定義為創造共享價值,而不僅僅是尋求自身利益。當每個企業都確定自己的業務有相關的共享價值時,市場雖仍競爭,但可讓社會普遍受惠,政府也可以順利運作扶植企業的政策。例如,十餘年前,美國沃爾瑪公司就已思考價值鏈影響社會的議題,包含自然資源及生活環境等,藉著減少產品過度包裝,以及數位化規畫貨運卡車的最佳路線來減少放碳排放,雖賣出更多商品,卻可以減少費用並增加利潤,創造共享價值。換言之,共享價值是一種繁盛經濟模式的新思維,企業思考服務/產品的供需如何達成人類繁榮興盛的生活。企業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