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員工管理哪裡出了錯

員工管理哪裡出了錯

2020年9月號

人均三萬美元不是夢, 但小心低價陷阱!

周濟
瀏覽人數:2582

7月16日行政院通過國發會提交的「國家發展計畫」,宣稱2024年蔡英文總統卸任前,台灣的人均GDP(國內生產總值)可達3萬美元。國發會是以未來四年,每年GDP成長2.5%左右的假設,得到此結果。消息傳出,引起各界討論。尤其在新冠病毒COVID-19肆虐全球、許多國家經濟出現負成長,疫情尚未得到有效控制之際,各界認為達到此一目標是件不可能的任務。

個人認為各國政府若能像台灣一樣地信任防疫專家,帶領民眾認真且正確地進行隔離與清潔防疫工作,只要疫苗研發成功、通過各種測試後、能讓廣大群眾接受疫苗注射,流行病就有可能消失。

台灣1997年就被歸類為先進經濟體

大型流行病是短期而劇烈的衝擊,考驗各國政府的能耐及大眾醫療制度是否健全。中長期的經建計畫則應從長遠的角度來規劃。本文放寬視野,從全球角度觀察台灣在全球經濟的相關位置。

本文利用兩套國際間衡量人均GDP的統計資料進行分析比較: 一套是以美元為基礎的人均GDP,另一套是以購買力評價(purchasing power parity, PPP)計價的人均GDP。第一套大家耳熟能詳,也是國發會用來規劃經建發展的重要數據,第二套考慮各國文化、偏好、氣候、價格結構及所得水準的差異,主要用來比較各國的經濟規模、生活水準、物價水準,以及建立全球貧窮線等方面的研究,儘管編製上還有一些瑕疵,但學術單位進行跨國經濟比較時,還是傾向採用此套統計。

本文擬以國際貨幣基金(IMF)39個先進經濟體(advanced economies)為研究對象,探討當前台灣經濟在國際間的相對位置。事實上,早在1997年國際貨幣基金和世界銀行等國際經濟機構就將亞洲四小龍劃歸為先進經濟體。而很多國人到目前都還以台灣是開發中國家自居。

台灣人均GDP第28名,人均PPP第10名

表一列出美元計算人均GDP、PPP計算的人均GDP,以及前者除以後者的物價水準。在2020年39個先進經濟體中,台灣以美元計價的人均GDP是27,371美元,排名28,屬後段班;但以購買力評價計價的人均GDP,卻高達54,841美元PPP。比用美元計價高出1倍,排名則向前跳躍到第10名。如此大的改變是39國裡唯一的案例,非常特殊。

由美元GDP除以PPP計價的GDP,可以得到各國物價水準,台灣的物價水準0.50,只有美國的一半,是39個先進經濟體中最低。新加坡(0.59)、 韓國(0.69)、日本(0.90)都高於台灣,美國也不是物價水準最高的國家,瑞士(1.26)的物價水準1.26就比較美國高出26%。

台灣在39國中 相對高所得卻低物價

再以圖一進一步觀察台灣在39先進經濟體的相關位置。39個國家物價的平均值0.83,低於基準國:美國的1.0。人均GDP平均值為49,615元PPP,也低於美國的61,590元PPP。我們以平均值劃分成:高物價高所得、低物價高所得、低物價低所得和高物價低所得等四個群組來作比較。

由上頁圖一知,高所得、高物價國家主要是歐洲和美國等地,但也有一些所得與台灣接近,但物價高於台灣的國家,如德國、瑞典、澳大利亞、丹麥、荷蘭等國。

所得高、物價低的只有台灣、香港、澳門與新加坡四個東亞國家,除台灣外,其他三個國家(地區)同屬城市經濟體,所得遠高於台灣,物價水準也在台灣之上。

高物價、但所得略低於平均值的則是加拿大、比利時、芬蘭、法國、日本、英國、紐西蘭、波多黎各和以色列等。

日本屬高物價低所得,韓國為低所得低物價、兩者用PPP計價的人均GDP低於台灣,但物價水準在台灣、香港、澳門、新加坡之上。其所以如此,部分原因是PPP編製單位將日本和韓國歸於 Eurostat-OECD,而其他東亞國家則歸類於亞太地區,兩個區域的消費權重不同,而有此差異。

由以上觀察發現,雖然可能有統計上的偏誤,但「台灣所得水準不低,物價水準相對較低」的現象確實存在,只是目前的統計誇大此結果。在一般狀況下,物價水準變化,反映市面上商品供給和需求的變化。物價太低會出現需求大於供給的「超額需求」、也就是供給不敷需求的「短缺」現象。

低物價 後遺症是品質低落

根據新古典經濟學理論,在特定市場中,買賣雙方總會不斷討價還價,價格與交易量隨時改變,若無外力干擾,經過一段時間後,市場價格會向供需相等的均衡方向調整,進行市場的結清。

當一些商品價格長期低於均衡價格,買者會因便宜而願意多購買,賣者則因價格太低而減少供給量,造成需求量多於供給量的超額需求,或供給量少於需求量的短缺。兩者分別從需求面和供給面切入,用詞不同,但討論的是同一個經濟現象。

低物價的案例在台灣非常多,諸如低電價、低水價、低薪資、和低利率現象,造成台灣缺電、缺水、缺工、缺人才和缺地的「五缺」問題。再如:稅率低,讓重大建設難以開展;學費低,致大學國際學術排名難以提升;醫療收費低,病患對於健保的使用過於浮濫;商品及服務售價低,造成低品質的商品和服務充斥,世界級的高品質產品難以出現。

低物價現象何時出現?

由圖二知,台灣物價水準曾在1992年達到0.88的高峰,然後跟著台幣兌美元匯率走軟而下滑。在1996年到2000年間,歷經總統直選以及亞洲金融風暴,台幣波動升貶互見,物價水準在1996、1997年分別跌到0.82、0.78,接著三年(1998-2000)維持在0.69後,呈下滑趨勢,到2008年金融海嘯前夕已跌到0.52,隨後再下滑到2019年的0.46,2020年才微升到0.5。綜合以上觀察,台灣低物價現象在1996、1997年總統直選後,明顯持續下滑。

低物價的另一個因素:民粹

民粹為社會大眾對政府施政的一種反應,尤其在民主社會更是司空見慣。已進入先進經濟體,又是包容型政經體制的台灣,物價過低現象的持續存在,除經濟因素外,受民粹影響的可能性不能忽視。德國經濟智庫IFO,曾在2017年進行一次民粹對經濟影響的專家調查,結果發現台灣是東亞國家中民粹對經濟影響激烈的國家。

達隆.阿齊默魯(Daron Acemoglu)、喬治.尤里(Georgy Egorov)和康斯坦丁.索寧(Konstantin Sonin)三位學者曾於2013年探討「民粹主義」為何會選擇中間偏左政策?得到結論是選民擔心政府可能受富裕菁英的影響或行賄,誠實的政治人物選擇中間偏左的政策,作為表明他不為權利利益服務的一種方式。換言之,提高經濟效益,但損及一般民眾利益的政策不容易被接納。

掌握正確經濟思維,跳脫低物價困境

8月14日主計總處發布的經濟預測,今(2020)年台灣經濟成長率1.56%,人均GDP將達 27,371美元。在COVID-19肆虐全球,美、日、韓等國都出現經濟負成長,台灣能有此成績實屬難得。該預測預期明年會有疫後反彈,經濟成長率3.92%,人均GDP 28,758美元。因此明年過後,距離2024年要達成的3萬美元的經建目標只差1,242美元。此消息讓人發現,一個月前國發會發布的「國家發展計畫」,到2024年人均GDP達3萬美元的目標,應該不難,而且還可能超過。

台灣是個充滿活力的社會,政治和經濟已脫離過去威權體制,朝向包容型的政經體制前進。在此轉型過程中,碰上全球經濟高科技化,不時有新的科技產物出現,令人應接不暇。雖然新一代接受新事物較快,想創業、想衝,卻缺乏資源;握有資源的老一代企業家還是以過去的心態經營,官僚體系仍然存在長治久安的政策思維,讓人有台灣跟不上時代的感慨。台灣的人均GDP已達先進國家前段班的程度,但「俗閣大碗」的購物心態充斥,「講求品質」的思維卻還在萌芽中。

最明顯的就是政府應照顧民眾基本生活的思維,普遍存在政府和民間的思維中。台灣進入民主政治約30年,初嘗民主滋味,民眾勇於表達自己的意見。無可避免地會有民意高漲、卻抓不住正確的經濟觀念,致出現物價低、需求高的經濟短缺困境,不利科技創新發展。

政府應思考如何引導民眾體認台灣已是經濟先進國家,生活消費型態應跟以往不同,需要有體諒別人、關懷弱勢、注重環保的情懷,才能解決台灣目前的低物價、超需求和供給乏力的困境。



周濟

中華經濟研究院諮詢委員,世新大學兼任教授。


本篇文章主題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