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 可免費閱讀文章篇數免費閱讀

療癒職場寂寞症

Work and the Loneliness Epidemic
維偉克.默熙 Vivek Murthy
瀏覽人數:131
減少職場上的孤立狀態,對企業有好處。

1992年8月24日大清早,我們一家人離開了臨時庇護所,結果發現我們的城市和生活永遠改變了。在那之前,安德魯颶風(Hurricane Andrew)挾著狂風暴雨,以將近170哩的時速,橫掃我們所在的美國佛羅里達州南部地區,一連好幾小時,我們蜷縮在一起。我們看到許多房屋被吹得七零八落,電線像一截截繩子四處飛散,海洋生物被暴風雨吹得深入內陸,掛在枝椏間。

我們和另外數千人一樣,由於善良的陌生人送來食物、水和慰藉,而熬過那場颶風和其後許多黑暗的日子,存活下來。安德魯颶風在佛州南部,為人們打造出一種休戚與共的感覺,因為全國團結起來支援我們,我們也相互支持。但隨著人們逐漸恢復正常生活,彼此之間再度產生距離。我們回到自己的家園、工作、學校和生活,大家再次漸行漸遠。

現今看到世界各地許多地方遭到各式各樣災難的蹂躪,我想到悲劇往往促使我們團結在一起,而那種連結感往往也迅速消逝。

現在有很好的理由,關切我們當前世界中的社群連結(social connection)。寂寞,是一種日益嚴重的流行病。我們生活的時代,是文明史上人類透過技術相連結程度最高的時期,但自1980年代以來,「寂寞率」已提高一倍。如今,有超過40%的美國成年人表示感到寂寞;研究顯示,實際數目可能更高。此外,過去數十年來,愈來愈少人表示他們在生活中有個親密知己。在職場上,許多員工(包括半數的執行長)表示,在他們擔任的角色上感到寂寞。

在我擔任美國衛生署長(U.S. surgeon general)期間,親眼目睹寂寞如何侵襲全國各地各種年齡和社會經濟背景的人。我見過城鄉地區的國中生與高中生,他們轉而訴諸暴力、毒品和幫派,以緩解寂寞的痛苦。我曾和有吸毒兒女的父母親談話,他們因兒女毒癮帶來的不幸恥辱而孤立無援。我遇到工廠工人、醫師、小企業主和教師,他們描述在工作中感到孤單,已瀕臨身心俱疲的地步。

我在照顧病人的多年期間,最常見的病狀不是心臟病或糖尿病,而是寂寞。每隔幾週來到我們醫院尋求減輕或消除慢性疼痛的老人,也在尋求和別人的連結,因為他寂寞。正在和晚期愛滋病毒搏鬥的中年女性,沒有對象可打電話告知對方說她生病了:她也寂寞。我發現,寂寞往往是臨床疾病的背景,會使人生病,且讓病患更難對抗疾病和治癒。

你可能並不感到驚訝。你或你認識的人,可能一直在和寂寞搏鬥。這可能是個嚴重的問題。寂寞與薄弱的社會連結,和壽命減短有關聯,類似每天吸15支菸和壽命的關聯,甚至超過肥胖與壽命的關聯。但我們在加強社會連結上的努力,還不如對遏止抽菸或肥胖問題的努力。寂寞的人也有較大的風險會罹患心血管疾病、癡呆、抑鬱症和焦慮。在職場上,寂寞會降低工作績效、限制創意,以及削弱執行功能的其他方面,像是推理與決策。為了我們的健康與工作,必須迅速對抗寂寞這個流行病。

一旦我們了解寂寞造成的巨大人力成本和經濟成本,就必須決定這個問題是誰的責任。政府和健康照護體系在下列各方面扮演重大角色:幫助我們了解寂寞的衝擊、找出受到影響的人,以及確定哪些干預措施有效。但要真正解決寂寞問題,需要人們投入大部分時間的機構共同努力:家庭、學校、社會組織和工作場所。尤其企業有力量在社會層面推動變革,做法包括加強員工、合作伙伴和客戶之間的連結,以及成為創新中心,激勵其他組織解決寂寞問題。

寂寞的根源

寂寞是社會連結不足的主觀感受。為什麼過去數十年來,這種感覺有增無減?部分原因是人們移居異地的情形增多,因此較有可能遠離家人和朋友。自從人口普查開始收集有關獨居情況的資料以來,現今表示自己獨居的人,已超過以往任何時候。在職場上,新的工作模式帶來了彈性,例如遠距工作,以及一些因應需求而產生的零工經濟(gig economy)合約安排,但往往減少當面互動與建立關係的機會。而且,即使是在辦公室裡工作,也不保證會建立有意義的連結,因為人們坐在四周都是同事的辦公室裡,即使是開放式工作場所,但人人盯著電腦,或是參加以任務為主的會議,很少有機會進行人際層面的連結。

下班後歡聚的時光、辦公室的休息時間,以及促進打造團隊的活動,用意都是要建立同事之間的連結,但那些真的可以幫助人們發展深入關係嗎?平均來說,我們清醒的時間當中,和同事相處的時間多於和家人相聚的時間。但同事知道我們真正關切的是什麼嗎?他們明白我們的價值觀嗎?他們和我們同甘共苦嗎?

許多員工(包括半數的執行長)表示,在他們擔任的角色上感到寂寞。

這些不僅是修辭用的反問句;從生物學的角度來看,我們演化成為社會性生物。很久以前,我們建立互信與合作關係的能力,有助於提高獲得穩定糧食供應的機會,以及較能持續受到保護,免遭掠食動物之害。幾千年來,社會連結的價值已深入我們的神經系統,因此若是沒有這種保護力,體內就會產生壓力狀態。寂寞會引發壓力,而長期或慢性壓力,會導致關鍵的壓力荷爾蒙皮質醇頻繁升高;皮質醇也和身體內有較高的發炎症狀有關。這會損害血管和其他組織,並增加罹患心臟病、糖尿病、關節疾病、抑鬱症、肥胖症和早逝的風險。慢性壓力也會使大腦前額葉皮質無法正常運作,而前額葉皮質掌管決策、規畫、情緒調控、分析和抽象思考。

寂寞和壽命減短有關聯,類似每天吸15支菸和壽命的關聯。

這不僅對我們的健康有害;對事業也不利。蓋洛普公司(Gallup)研究人員發現,在工作上擁有強大的社會連結,會使員工較可能積極投入工作,產生較優質的成果,較不可能生病或受傷;如果沒有強大的社會連結,這些好處會變成損失。社會連結也有間接助益,它可以增強自尊和自我效能(self-efficacy),同時把我們的體驗轉為正面的情緒;這些都可以在緊張情況下保護個人,並對健康產生正面影響。的確,多項研究已發現,員工覺得工作壓力高的企業,健康照護支出明顯高於員工覺得壓力低的企業。

根據我們對生物學、心理學和職場的了解,企業必須將促進員工的社會連結,列為策略性優先要務。連結程度較高的勞動力,較可能感受到較高的成就感、生產力和參與度,同時比較不會罹患疾病、殘障和身心俱疲。

打造職場的連結

我的經驗是,人們若感到自己和任務及周遭的人有連結,會盡最大的努力執行工作。我擔任衛生署長時,我們的工作人員快速增加,當時,我們努力打造可處理一連串急迫公共衛生問題的團隊。雖然團隊成員相處得很好,但很快就顯現出,我們並不充分明白每個人帶給團隊的豐富生活經驗。我們有一名得過勳章的陸軍護士、一名曾花數年時間向監獄囚犯提供醫療服務的女性、一名技藝高超的鋼琴師兼傳教士、一位奧運級的跑者,還有幾名成員曾苦於家人有毒癮或酒癮。即使我們是以制服單位的正式形式和明確層級在運作,我的團隊成員仍渴望更多了解其他成員。

為了讓彼此更親近,我們設計了一個稱為「內幕消息」(Inside Scoop)的活動:每週的工作人員會議上,由一名成員用照片來分享關於他自己的某件事,為時五分鐘。每個人都有機會作這項報告,讓別人更了解我們是什麼樣的人;聆聽別人報告也是一個機會,讓我們用那位同事想要的方式來認識他。

解決寂寞問題,需要人們投入大部分時間的機構共同努力。

這個活動立即產生影響。這些會議很快就成為許多人一週中最愛的時光,他們更熱中參加工作人員會議。成員看到自己的故事得到同事的真誠反應之後,感到自己更受團隊重視。過去在討論時默不作聲的團隊成員,也開始發表意見。許多人開始承接自己傳統角色之外的任務。他們在工作上的壓力似乎降低了。大多數人告訴我,他們覺得自己和同事及自身任務的連結,變得強多了。

企業有力量快速解決寂寞問題。

我記得一名團隊成員分享的一則「內幕消息」。他很自豪曾在美國海軍陸戰隊服役,因此我原本預期他會談論軍中經驗。相反地,他談到自己和父親的複雜關係,以及他如何從兒子的音樂才華中,看到父親的精神存續下去。他說母親是他的英雄,以及他如何在面對某次挑戰時想起她,而讓疑懼化為力量。他說話時,眼睛閃爍著淚光。在那一刻,我覺得和他有很深的連結,而且受到他的誠實所激勵,不由得反省我自己的關係。即使我們以前就很親近,但那天之後,我和他的關係變得更加堅固。

我分享我辦公室的做法,不是要做為寂寞的解藥,而是要證明小措施也可以產生大改變,也是因為這類小行動,對改善我們的健康與經濟健全,是極為重要的。

創造連結

我們知道,如果要把自己的健康與公司的健全列為優先要務,職場是培養社會連結最重要的地方之一。雖然舉辦打造團隊的活動、和同事一起喝咖啡,或是在茶水間和人聊聊電視劇《權力遊戲》(Game of Thrones)似乎很容易,但真正的連結,必須要在工作場所內、外,都創造一個能接受員工獨特身分與經驗的環境。以下是有助於建立健全、有效關係的五個可行步驟:

評估工作場所目前的連結狀態。強大的社會連結,不僅在於個人擁有的親戚朋友的數量;更重要的,是那些連結的品質。你的周邊可能有許多人,而且在LinkedIn或臉書(Facebook)上有數千個連結,但仍感到寂寞。相反地,你可能只和一小群人互動,而感覺很深的連結關係。為了評估你組織內各種關係的品質,可考慮以下問題:員工是否覺得同事真的重視與關心自己?他們是否相信自己所任職機構的文化,支持「給予和接受善意」?他們認為自己和同事的關係,比較是出於愛,或者比較是出於恐懼?

建立對優質關係的了解。強大社會連結的特點是,有意義地分享經驗,以及互利的雙向關係,雙方都會給予和接受。優質的關係必須以愛為基礎,並透過善意、同情、慷慨來呈現。有些人會把這種正向情緒,看成是「軟弱」,甚至是劣勢(liability),可能會扭曲判斷和妨礙作出困難的決策。但愈來愈多研究顯示,正向情緒會強化績效與復原力(resilience)。你應清楚告訴員工和同事,你希望在工作場所看到的關係類型,以及哪些類型的行動,像是慷慨大方,可促進那些關係。

把加強社會連結,當成組織的策略性優先要務。設計支持連結的企業文化,而且高階主管以身作則,這兩者比其他任何單一計畫都重要。這需要組織各層級人員的接受和參與,尤其是領導階層。如果組織的高階成員,投入建立和其他團隊成員的堅固連結,就可以樹立強大的榜樣,特別是如果領導人願意展現脆弱並不是弱點,反而可以成為強項的來源,那麼示範的效果就更好了。問問自己,你的機構目前的文化與政策,是否支持培養互信的關係。

鼓勵同事聯繫和幫助他人,並在別人向你伸出援手時接受幫助。在你感到寂寞時去幫助別人,雖然看似有違常理,但對他人伸出援手,並讓自己接受幫助,可以建立相互確認的連結。我接受住院醫師訓練時,有一天深夜正在管理繁忙的加護病房,突然湧入大批危急的病患,有一位同事留下來,提議要協助我處理。由於他慷慨幫忙,我們得以迅速把專用的導管,置入患有血流感染的患者中,並迅速給他們救命的抗生素。那天晚上我們只是一起工作了一小時,但我們建立的連結持續了許多年。坦率提供和接受幫助,是我們體驗彼此之間連結的最具體方式之一。

創造機會了解同事的個人生活。人們若是覺得自己完整的生活,像是為人父母、兒女、在工作之外擁有其它熱中事物的個人、關心的公民和社區成員,得到別人的理解和欣賞,那麼就更有可能培養出真誠的社會連結。組織中的每個人,都有權力創造分享的空間,無論是正式的聚會,或是午餐時的閒聊。

彼此治療

提到寂寞,我就會想起接受內科住院醫師訓練的第一天。一位教師建議我們打電話給自己所愛的人,並告訴他們,接下來的一年,我們不太有機會跟他們聯絡。身為醫學生,我們早已聽說過住院醫師訓練的試煉:漫長的工作時間、繁重累人的緊張,以及嚴重的孤立。那天早上,想到要退出我們最信任的社會關係,令我感到不安。

儘管起初我害怕寂寞,但那三年最終成為我生命中最美好的一段時間。那種漫長的工作和緊張,就如我形容的那般,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一如預期,我很難和朋友保持聯絡。但經過一段時間後,我和醫院的同事建立起豐富而充實的關係。

上班工作開始讓我覺得,就像和朋友共度時光。我們曾經歷過許多困難時刻,我們擁有的所有情緒、智力和體能都受到考驗:和病患進行艱難的臨終對話,試圖在危急病患身上找到難以捉摸的感染源,或只是對抗自己的疲憊;但我和同事們的連結,緩和了這些打擊,並使我免遭許多其他打擊。這些連結使我能做更多事,付出更多,更心存感激,並成為數千名病患的更好的醫生。多年以後的今天,我很想知道,這些關係是否提供了更深層的治療,是否讓我不僅成為更好的醫生,也成為更好的同事與領導人。

這個世界正遭受寂寞的流行病折磨。如果我們不能重建強大、真誠的社會連結,彼此將漸行漸遠,在職場和社會上都是如此。我們不會共同迎接眼前的巨大挑戰,而會退縮到自己的角落,生氣、生病、孤單。現在我們就必須採取行動,建立連結,以這種連結為基礎,建立強大的企業和社區,並確保我們所有人都更加健康與幸福。

(侯秀琴譯自2017年9月28日HBR.org數位版文章)



維偉克.默熙 Vivek Murthy

美國海軍中將維偉克.默熙(Vivek H. Murthy)在2014到2017年期間,擔任美國第19任衛生署長。在任時,默熙指揮美國公共衛生服務軍官團(U.S. Public Health Service Commissioned Corps),那是由6,600名公共衛生官員組成的一支部隊,為美國內外八百個地點的弱勢群體提供服務。任職期間,他協助處理一些重大的公共衛生問題,包括伊波拉病毒(Ebola)的爆發、茲卡病毒(Zika virus)、體力活動比率低、青少年吸電子煙大幅增加。2016年,他發起TurnTheTideRx運動,打擊類鴉片(opioid)的氾濫。 默熙表示,情緒健康是促進健康最重要的因素之一,但未受到足夠重視。他特別敦促人們注意寂寞和社會孤立,對健康、生產力和教育的深刻影響。 默熙獲得哈佛大學學士學位,並獲得耶魯大學(Yale)的醫學學位和企管碩士學位。他在布萊根婦女醫院(Brigham and Women's Hospital)和哈佛醫學院,完成住院醫師訓練,之後加入布萊根與哈佛的教職陣容,擔任內科醫師和講師。身為臨床醫師和教師,默熙治療過數千名病患,並培養了數百名住院醫師和醫學生。 除了臨床行醫,默熙還致力透過服務、研究和創業來改善健康。他與人共同創辦VISIONS,這是在印度和美國的一項愛滋病毒/愛滋病教育計畫,並在印度農村創辦「健康社區衛生伙伴計畫」(Swasthya Community Health Partnership),訓練婦女提供衛生保健的服務,並教育民眾相關知識。默熙也是研究科學家,就疫苗開發進行實驗室研究,並研究婦女和少數族裔參與的臨床試驗。他還與人共同創辦軟體技術公司TrialNetworks(目前是DrugDev公司一部分),以加速臨床試驗的協作。


你可能還會想看

您已閱讀 4

您的免費閱讀篇數即將到達上限。

登入哈佛商業評論網站會員,即可觀看更多免費閱讀文章!

登入會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