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新鮮人初入職場的最大障礙

The Biggest Hurdles Recent Graduates Face Entering the Workforce
安迪.莫林斯基 Andy Molinsky , 席拉.皮斯曼 Sheila Pisman
瀏覽人數:1700
根據54位受訪者的意見,他們會在三方面感受到大學與職場的不同:回饋意見、問責與關係。

「筋疲力竭。」「迷茫。」「焦慮。」「一切都很難。」

我們最近訪談了54位剛畢業的社會新鮮人,而這些只是他們描述從大學過渡到職業世界的經驗時,使用的部分詞彙。雖然許多與我們談過的年輕人,都受到勸告該馬上投入職場,努力表現,但其中很多人都感到迷失、困惑、不滿,以及在很多情形下,面對「真實世界」時感到不知所措。這種強烈且有挑戰性的經驗,除了會影響年輕人本身與他們的福祉,也會影響公司,因為公司投注時間與金錢來招募與訓練年輕人,讓他們加入行列,並立刻為組織做出貢獻。

有些人會把這些困難歸因於千禧世代,認為這個世代的年輕人只關心自己、自我感覺良好,所以特別容易陷入困境。但是,我們曾訪談過剛畢業的年輕人,也在他們從大學過渡到職業世界時密切共事,從這些經驗來看,我們感覺還有其他原因存在。

我們認為,年輕人陷入困難的主因並非世代因素,而在於文化因素。特別是大學與職業世界之間的文化轉變,這種轉變很重大,但常常未受到足夠重視。我們在研究中發現,這種文化轉變至少發生在三個關鍵面向:回饋意見、關係與問責。

回饋意見

「從上學開始,我一生中所有事情都會被評分。你可以立刻收到針對你的表現所提出的回饋意見。但是在工作時,你不會立即得到回饋意見……而我認為,這是這段過渡期當中最大的挑戰之一。」

坎德拉(Candra),23歲,健康照護研究助理

在大學,回饋意見很清楚而一致。你有課程表,上面詳細說明這個學期的各項要求,以及將依據什麼標準為你評分。接著,你交出的每一份作業,都會收到教授的回饋意見。你不必要求別人給你回饋意見,回饋意見會直接提供給你,而且通常沒有太多個人解讀。此外,分數都經過標準化,因此你很容易理解你與其他人相較,或與你自己的前一堂課或上學期相較,你的個人表現是什麼程度。

你大概也想像得到,學生一旦進入職場,回饋意見的運作模式會完全改變。首先,你在工作時收到的回饋意見,往往不如大學時那麼一致,也較不易解讀。這取決於你的主管與組織。對於某項任務,你或許會收到非常明確、詳細且一致的回饋意見;或者,你可能零零星星收到一些難以解讀的回饋意見,有時在這方面聽到一些,有時在那方面聽到一些,最後才會收到難得一見的正式績效評估報告。但無論是這兩種的哪一種情形,你收到的回饋意見通常比較是質性的,而非量化的,這對於很執著於得知自己的確切分數,以及自己在總體評分曲線上的落點的學生,會感到困惑。

由於這些文化差異,年輕的專業人士在職場會經歷一段回饋意見真空期,也就是如果需要改進的話,不知道如何才能改進,以及不知在公司及職涯中,該如何培養必須精進的技能。

新近的畢業生也需要學習工作世界中,關於回饋意見的一項新技能,而這項技能並非大學運作模式中常見的部分,這項技能就是:如何以沉著、專業的方式,接受正面和負面回饋意見。就算在極少數的某些課程中,例如戲劇或創意寫作課,學生很可能會得到實用的經驗,學習如何專業地給予和接受回饋意見,但是大學中絕大部分的課程都不是如此,這些課程通常都以客觀、書面的方式傳達回饋意見,沒有太多機會可交流想法,或面對面互動與討論。

關係

「突然之間,你就和一群來自各式各樣背景的人共處。而你對他們一無所知。」

大衛(David),26歲,商業策略顧問

職業世界的人際關係,也和大學迥異。在大學,你選擇你想和誰建立關係,而大多數人都與你年紀相仿。透過課堂中的互動、校園裡的課外活動,透過你朋友的朋友,各種關係自然發展。而且通常沒有什壓力必須要維持你不喜歡的關係。

然而,學生一旦進入專業世界,就會發現自己在建立關係方面陷入一種非常不同的體驗。這不再只是為了建立一個由有趣而善良的人組成的團體,讓你們聚在一起;如今要更有策略性。在專業環境下建立關係,重點當然包括培養友誼,但還有建立強大的同事網絡,以助你在工作中成功,在職涯中更上一層樓。這表示你要固定與不同年齡、背景與志趣的人互動。這也表示要和你的上司建立聯繫,上司這個新的權威人物不僅會向人發號施令,還對你未來的職涯發展有很大影響力。

而且有時候在專業世界中,你必須要與你根本不喜歡,或者不想做朋友的對象建立關係。不像在大學,你只要避開不喜歡的人就好,例如你可以選擇不要修一些教授的課,但在專業世界中並非如此。你必須設法以有成效且專業的方式,管理麻煩的關係。

最後,你在某一堂課中在教授面前展現的舉止,對你的經歷、表現或在另一堂課與另一個系的聲譽,不會有太大影響,甚至沒有影響。但是在工作中,你與上司的互動,對你在目前公司中能否成功,當然可能有重大影響。例如,如果你的上司向其他領導人抱怨你的工作表現或職業道德,你可能就很難晉升。

問責

「剛離開大學時,你還不知道自己正要進入的是什麼世界。你或許表現良好,否則就是表現不好。任何一天都可能丟掉工作。學生以為這就像學校一樣好應付,但其實完全不同。現在責任重多了。」

麥可(Michael),27歲,區域客戶經理。

大學的整體目標(至少從學習的角度來看),就是培養你的知識基礎與批判性思考的能力。在學校,你主要是對自己負責。是的,你偶爾會參與報告團隊,或是與某人搭檔共同完成一份報告。但是,即使團隊表現很重要,你最終還是對你自己、你的成就、成功與學習負責。

相反的,在專業環境中通常有更多利害關係,錯誤可能會造成嚴重後果。你不只對自己負責,也要對你的團隊、同事、上司、部門與組織負責。如果你執行某項重要任務失敗了,破壞了客戶關係、與供應商的互動管理不善,你無法彌補,也不能要求「加分題」來提高分數。錯誤不見得是學習的機會,也不純然只是學習的機會,錯誤可能會對你的聲譽與職涯造成嚴重後果,這為年輕專業人士增加了全新層次的壓力與個人責任。

這三個主題顯示,雖然有些年輕專業人士輕鬆度過從大學進入職場的時期,其他人卻碰到不少困難。那麼,公司與主管可以怎麼做,來幫助新進專業人員緩解這種文化轉變的痛苦?

我們最重要的建議,是以你對待任何其他重大文化轉變的方式,來對待這種轉變,並且採用文化適應的最佳實務,來適應大學到專業世界的轉變。這表示,要教導他們了解規範和守則,並詳細說明這些守則與期望與大學有哪些不同,以及為何不同。

但是,聰明的公司也會針對較有經驗的員工,積極提倡激勵人心的正向心態。領導人必須傳達一項事實,那就是每個人都年輕過,可能也經歷過困難的文化轉變。如果有經驗的員工可以用同理心理解新畢業生面臨的情形,他們可能就比較會把新畢業生的行為歸因於文化轉變,而不是某種「自我感覺良好心態」,或者,至少對這種另類的解釋方法,抱持比較開放的心態。

導師制度當然也是這個過程中重要的一部分,但是請記得,比較有經驗的導師不一定更適合。重點是找尋曾有過渡期兩端經驗的導師,他們還記得那些挑戰是什麼樣子,也處理、克服了那些挑戰。對導師也很有助益的是,身邊有一些可能也有過類似經驗的朋友與同事。如此一來,他們就能為新進專業人員,提供各式各樣邁向成功的選項與道路。

最後,年輕專業人員若要成功,自己也必須願意投入所需的時間與精力,掌握從學校到工作的轉變。這可能意味著,向更有經驗的朋友或家人尋求協助,向他們學習什麼有助於應付這個過渡期。這也可能意味,要體認到自己現在缺乏何種軟性技能,並研擬改進這些技能的計畫。因為我們在研究中發現,聰明的學生在大學教育中所吸收的書籍內容,最多也只能幫他們到這裡了。

(游樂融譯)



安迪.莫林斯基

安迪.莫林斯基 Andy Molinsky

布蘭戴斯國際商學院(Brandeis International Business School)國際管理及組織行為教授,著有《全球技能》(Global Dexterity)與《走出去》(Reach)。


席拉.皮斯曼

席拉.皮斯曼 Sheila Pisman

荷蘭馬斯垂克大學(Maastricht University)國際企業碩士。她最近開始在德國莫氏藥廠(Merz)國際行銷輪調計畫工作,之前曾在美國布蘭戴斯大學(Brandeis University)國際商學院擔任訪問學者。


本篇文章主題世代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