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五大創新「硬道理」

五大創新「硬道理」

2019年1月號

哈佛個案研究評論篇:獲利與公益 只能勢不兩立?

採訪整理■張彥文 Yen-Wen Chang , 評論■黃冠華、顏漏有
瀏覽人數:2228
問題:史碩東應該要選擇方案A,立即獲利,先滿足短期營運資金的需求,還是方案B,用捐贈愛心箱的模式來直接追求公益?

(請見:哈佛個案研究:獲利與公益 只能勢不兩立?

評論一:先活下來,再談未來

■旭榮集團執行董事 黃冠華

獲利與公益如何兼顧,我的第一個論述是我認同企業在創造價值的同時,如果也能為社會盡一分心力,尤其是錢之外的價值,是很難能可貴的。第二個論述是在做這件事情之前,一定要先求有再求好,企業要先活下去,再談未來;如果連活下去都有問題,那企業也沒辦法永續經營,即使社會企業也是如此。第三個論述是,我們多數人談慈善或看待社會企業的時候,都會有一個迷思,常以慈善之名,行商業之實;但應該是反過來,就是以商業之名,行慈善之實。

多數人做慈善都是告訴社會大眾,我需要你的幫助,然後手心向上,把手伸出來要求幫助;其實應該是手心向下,也就是給予的概念。宇宙科技的目標不就是要給予嗎?所以按照我這三個論述,我很明確地贊成A案,也就是立即獲利,先滿足短期營運的需求。

如果宇宙科技的財務基本上是健全的,那或許還有討論空間,但這個個案中很關鍵的一句話是「公司已經虧損十年了」,表示它有活下去的問題。如果都活不下去了,怎麼去做公益的事?

當然我們也可以考量的一個方向是,如果拿旺旺銀行預估最高的五千萬元來捐贈愛心箱,是不是有可能擴大影響力,讓未來獲利的機會增加?也就是看長看遠,用未來的機會來交換眼前的短期獲利。

這個思考方向就好像企業中常討論的公司的老闆和專業經理人孰優孰劣。老闆為了基業長青,他會看長看遠看久,但必定也會面臨很多短期的壓力和挑戰;而專業經理人不論再怎麼優秀,還是得考量自己的生涯規畫,所以決策點會看得近一點。但這還是要回到我前面所說的,你要追求長遠,前提是要先活下來。以這個個案來說,史碩東之所以對於旺旺銀行的投入感到振奮,必然是眼前已經出現危機,而且這個危機是已經長達十年,這在企業經營來說其實已經拖得太久了,所以我還是強調,先求有,再求好,再求優,按照有、好、優的順序,才能把你的公益永續地推下去。

如果要把這五千萬投入營運,我會提供幾點建議:

第一,仔細地審視財務報表,公司在節流面是否有需要改善之處;第二,錢進來之後,一定要用在對的地方,例如是否要進行公司組織或是系統架構的改變或調整?而不是只有支付員工薪水之類的作用;第三,所有的股東要坐下來重新溝通,錢要怎麼用?用在哪裡?明確地取得共識。第三點尤其重要,如果沒辦法取得共識,那公司應該盡速重整,股東之間不能永遠都在討論結構性的問題。

企業如果不先把自己照顧好,造成的社會問題,搞不好還多於解決的問題,這樣是不可能永續的。

評論二:找到可持續商業模式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校長 顏漏有

宇宙科技現在銷售愛心箱的獲利模式,是史碩東經過十年摸索出來的,我覺得是一個還不錯,可能有機會讓他們持續生存的經營模式。

但重點還是在於未來能不能複製及擴大規模,因為旺旺銀行這筆最高可達五千萬的資金,不論是立即變現投入營運,或是拿來捐贈愛心箱,都不代表這個營運模式是可持續性的。

宇宙科技總經理史碩東想要對社會產生影響力,想要協助解決社會問題,但若沒有一個可持續的商業模式,就很難有影響力去解決社會問題,

我認為這個問題比解決社會問題更重要。

我不太喜歡用公益這個詞,因為社會企業不是NGO(非營利組織),它還是一個「企業」,存好心做好事當然值得表揚,但不獲利是不行的。

這個題目本身當然值得探討,公益與獲利是否可以兼顧,但我覺得宇宙科技要經營下去最重要的關鍵,還是在於找到一個可以持續的商業模式。

在這個抉擇的時機點,史碩東可以怎麼做呢?

就像我前面說的,銷售愛心箱可能是一個不錯的獲利模式,那麼就可以考量旺旺銀行為什麼願意合作?是不是這件事與旺旺銀行企業社會責任(CSR)的策略有密切的關聯?看起來很有可能。

那你有沒有辦法找到類似旺旺銀行的其他企業?因為宇宙科技的規模一直都不大,旺旺銀行的投入會是一個契機,如果能夠複製十家相同的企業投入,那就會成為一個有持續性的商業模式。

而且史碩東有提到希望能夠爭取旺旺銀行連續十年合作,那更可以變成一個長期支撐的力量。

當然或許不容易找到那麼多願意捐五千萬的企業,那也可以考量把門檻降低到五百萬,找到合作對象的機會就大得多。

另外,在這個個案中,宇宙科技的利害關係人(stakeholder)包括股東、員工、旺旺銀行、里長、弱勢家庭、貨品供應商,甚至於政府。

史碩東應該思考如何滿足各方的利益需求:讓弱勢家庭得到生活物資、供應商因而獲利、企業滿足了執行CSR的策略、政府也藉此解決了社會問題等。而前提都在於宇宙科技要持續生存下去,也就是我一再強調的,找到可持續複製的獲利模式。

至於眼下這筆收入的運用方式,或許也不用那麼極端,要不就全部投入營運,要不就全捐愛心箱。

為什麼不能以平衡利益相關人的思考出發?假如營運上也不需要把五千萬全投進去,那是否可以考慮這次分一半去捐愛心箱,另一半滿足資金需求。在這個兩難的十字路口,也可以先採取一個比較可以兼顧各方需求的折衷做法。





本篇文章主題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