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後七大公共衛生挑戰

Anxiety as a Public Health Issue
桑德羅.加利亞 Sandro Galea
瀏覽人數:1274
擔憂疫情會造成身體傷害,這很容易讓人忽略了因此造成的心理健康負擔。我們甚至會盡量看淡自己的焦慮,覺得與身體可能受到的傷害相比,新冠肺炎對心理健康的危害,應該沒有什麼大不了。其實,不管是心理還是身體受到疫情影響,都會帶來很大的變化與影響。在這個關鍵時刻,我們必須了解並減緩新冠肺炎疫情帶來的大量心理創傷。

隨著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Covid-19,簡稱新冠肺炎)疫情發展,許多人感受到自己的心理健康遭受沉重壓力。有些人感到焦慮,擔心遭到裁員;另有些人在日用雜貨、貨運快遞公司服務,或是從事其他必要的服務業,因此必須繼續工作,而在工作時,有時候會缺乏能保護他們安全的裝備。許多家庭在照顧家人與遠距工作之間,設法尋求平衡。我們全都擔心自己深愛的人生病,或者自己生病。另外,疫情打亂了許多人在過去視為理所當然的全球體系,因此一切突然陷入不穩定狀態。同時,我們為了延緩疾病傳播,而採取的維持社交距離的措施,導致有數週時間困居家中,這也造成焦慮。

我們擔憂這次疫情對身體帶來的風險,很容易因此而忽略了許多人承受的心理健康負擔。我們甚至傾向盡量看淡自己的焦慮,覺得與身體可能受的傷害相比,新冠肺炎對心理的影響,比較不值得擔憂。

這種想法可能是錯的。心理健康屬於公共衛生領域,疫情對心理健康造成的負擔,與對身體造成的影響,值得同等的重視。我們正集體經歷一場大規模的創傷事件。這類事件常會造成一組心理健康的挑戰,包括憂鬱症、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等,而焦慮也是其中之一。雖然我們還不太了解新冠肺炎,仍有待研究,但已有大量研究記載,類似的大規模集體創傷與心理健康所受的影響,這兩者之間是有關聯的。人類曾研究過戰爭、恐怖攻擊、天災、過去的疫情,那些研究結果讓我們知道,災難動盪的時刻,會對近期與長期的心理健康有什麼影響。

我投身公衛領域的職涯一直在研究這些事件,以及它們對心理健康的影響。我從研究當中了解到,有七項重點能讓我們了解並減輕在這次疫情期間,以及未來數月到數年當中,心理健康受到的影響。

1. 證據顯示,創傷性事件之後,罹患心理疾病的人會增加。

過去的集體創傷事件顯示,整體人口出現心理健康問題的情形增加。舉例來說,在2001年9月11日恐怖攻擊事件後,紐約地區約有十分之一的人符合與那些攻擊有關的PTSD的所有標準,還有更多人感受到某種形式的焦慮大幅升高。2003年的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疫情爆發後,被隔離的民眾也廣泛出現心理困擾,包括憂鬱及PTSD的狀況加劇。而在卡翠娜颶風過後,紐奧良將近半數居民都出現了焦慮及情緒疾病。這些資料顯示出這類事件對心理健康造成的負擔。

2. 逐漸出現的證據顯示,新冠肺炎疫情與過去創傷事件造成的影響一致。

新冠肺炎疫情造成的影響,可能與過去的創傷事件一樣。我們已經開始看到有資料顯示,這場疫情對心理健康造成的負擔。舉例來說,近期一項研究發現,憂鬱及焦慮的盛行,與「經常接觸社群媒體」有關聯。這反映了這次疫情另一項造成複雜情況的因素:它是在社群媒體時代出現和發展的。新科技雖然能讓民眾維持聯繫,但也會讓疫情成天在螢幕上揮之不去;我們仍在探討,新科技如何左右這次疫情對心理健康的影響。

3. 經濟下滑,使心理健康受到的壓力更大。

收入和健康是緊密相關的,想預測自己能有多健康,「擁有多少錢」是一個絕佳的預測因素。因此,在經濟受到衝擊時,大眾健康也受影響。舉例來說,我與人共同進行的一項研究,探討了經濟情況與紐約州自殺率的關係,結果我們發現,在經濟情況處於最高點時,自殺率會低於經濟情況處於最低點的狀況。至於2007至2009年的經濟大衰退,則與人們自評的健康狀況下滑有關,包括出現焦慮與心理壓力。由於這次疫情已經開始造成經濟影響,包括股市下跌、工資減少、美國數百萬人申請失業救濟金,以及未來可能出現更大得多的衝擊,包括可能再次出現經濟衰退,因此我們最好做好準備,應付這對心理健康造成的負擔。

4. 社經壓力因素持續發揮作用,可能會有更多時間發展出心理健康問題。

創傷事件並非獨立發展,對心理健康造成的後果也是如此。它們出現在特定的社會經濟情境之中,這會左右那些後果的延續時間與強度。我們看到在卡翠娜颶風之後出現這種現象。事件本身引發了對心理健康的擔憂,但在颶風遠離後,許多人失去家園與工作,如此產生的經濟後果也持續影響心理健康。即使實際的天氣災害早已結束,所有這些因素都仍有助於形成PTSD的風險,特別是對那些容易因為社經情境突然變化而受到衝擊的人。

雖然我們不見得能夠防止災難發生,但一些公衛介入措施,可以處理形成這些災難的情況條件。糟糕的健康後果,包括心理和身體的健康,是由一些潛在情況條件造成的,而公衛官員會追蹤並設法減少這些情況。若要降低已知的危害,例如颶風或病毒等,我們必須建立一些可促成較佳健康結果的結構,包括提供安全的住宅、性別平等、足以支應生活的薪資、乾淨的空氣、可飲用的水等等。這些就是支撐一個健康世界的支柱。

5. 心理健康與身體健康是不可分割的。

雖然我們常把心理健康與身體健康當成不同的類別,但這兩者其實有密切關聯。身體健康不佳,可能表示心理健康不佳,反之亦然。我曾與人共同進行一項關於女性PTSD及第二型糖尿病的研究,結果發現,相較於完全未經歷重大創傷的女性,具有最多PTSD症狀的女性得到第二型糖尿病的風險,幾乎是前者的兩倍。憂鬱、創傷及使用成癮物質之間的關係,也已有許多文獻記載;舉例來說,童年時期的創傷、PTSD與成癮物質疾病之間有強烈相關。廣泛性焦慮(generalized anxiety)也與許多健康不佳的情況有關。這些關聯顯示,若要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支援維持心理健康,就必須知道,慢性疾病之類的潛在身體健康問題,可能會造成心理健康方面的挑戰,像是焦慮和PTSD。

6. 心理健康受到的影響可能屬於長期,並且會持續多年。

這次疫情不會永遠持續。新冠肺炎終究會過去,疫苗會開發出來並四處發送。即使疫情無法完全平息,我們也一定能看到這種緊急危機的狀況結束。然而,創傷事件對心理健康的影響可能持續多年,甚至是一輩子。近二十年前,我與別人針對之前曾發生衝突的賴比瑞亞寧巴郡(Nimba),進行精神病理學研究,結果我們發現,PTSD的地理分布模式,與多年前戰亂的發生地區相符。這類例子顯示,我們應該建立一些做法,以支援因應這次疫情過後將出現的心理健康後果,包括近期與長期心理的健康問題,從廣泛性焦慮症到PTSD全都包括在內。

7. 其中有些後果是可以減輕的。

最重要的是:我們多少知道未來會發生的情況,因此不必等到真正發生之後,再來處理心理健康問題。我們現在就能採取一些措施,來減輕焦慮、憂鬱及PTSD。這些措施包括:透過遠距醫療及熱線,確保能廣泛提供專業的心理健康服務。或許更有企圖心的做法,也是公衛領域日益推廣的做法,就是使用線上資料追蹤,找出可能面臨這種風險的個人,就像現在投放定向廣告那樣,傳送心理健康資源給他們。在這方面可以使用機器學習,以善用前所未有的科技環境,讓這次危機發展到後來可改善人們的健康結果,而不是任由這次危機透過人們的焦慮,而加重了心理健康的挑戰,因為社群媒體有時可能會放大焦慮的感受。

除了健康照護服務與科技的重要性之外,打造支援體系以協助我們度過這次難關,也很重要。我們可以協助維護別人的心理健康,方法包括設法聯繫親友鄰居,以及特別容易感染新冠病毒的人,還有那些可能因為保持社交距離,而嚴重感到孤單的人。

企業也可以在這方面發揮作用,協助自家員工因應以上的挑戰。首先,企業可以教育員工,做法之一是談論心理健康的主題,包括清楚指出在像這樣的事件當中及之後,預期會出現心理健康問題的症狀。企業也可以提供資源給員工使用,讓他們談論一般的焦慮及悲傷感受,以及這些症狀是否已開始影響日常運作。企業也可以確保提供足夠的心理健康服務人員,讓員工在面臨心理疾病時求助。

歸根結底,在艱困時期,以支持和同情心為基礎而打造的社會,是強大的社會,在這樣的社會裡,人們在身心兩方面都能維持健康茁壯。

(林俊宏譯自2020年5月11日HBR.org數位版文章)



桑德羅.加利亞 Sandro Galea

美國波士頓大學公共衛生學院(Boston University School of Public Health)教授暨院長。他最新的著作是《苦痛》(Pained: Uncomfortable Conversations About the Public's Health)。


本篇文章主題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