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天氣危機,有更好的方式

A Better Way to Talk About the Climate Crisis
葛蕾.蓋芙特 Gretchen Gavett , 凱薩琳.海何
瀏覽人數:1244
如果你希望別人傾聽,就不要指責,而要聚焦在共同的價值觀和目標。美國德州理工大學凱薩琳.海何博士表示,氣候變遷不是只有環保人士才需要重視,而是與全人類都息息相關的大事,不管是自然環境、國際競爭、整體經濟,都會受到影響。所以,要談論氣候議題,就把氣候帶來的影響連結到我們在意的事情,讓人們看出採取行動的重要性與急迫性。

很多人都關心氣候議題,但討論這項議題很有挑戰性。原因之一是,你很容易陷入一堆統計數字。此外,如果你還不知道對方對這項議題的信念,討論起來也會讓你心驚膽顫。有時候,乾脆閉嘴還容易些。

但由於氣候危機很急迫,許多人覺得不能再保持沉默。至於要如何討論氣候變遷議題,不妨請教美國德州理工大學(Texas Tech University)氣候科學家凱薩琳.海何(Katharine Hayhoe)博士,她在2018年的TEDWomen對這個議題發表演說,至今觀看次數已將近兩百萬次,她曾對許多不同對象談論這個議題,包括:優步(Uber)司機、教會姐妹、扶輪社成員、企業領導人、企業主管、公職人員等。人們也許各有不同的背景與看法,但她找到一體適用的策略:從心出發,也就是找出大家同樣重視的價值觀,而不是訴諸理性。

所以,不論你的談話目標為何,無論是為了鼓勵自家企業對氣候議題採取行動,還是要讓你公司的員工了解,他們做的決定會影響到公司的氣候目標,你都可以參考以下與海何博士的訪談摘要。

《哈佛商業評論》問(以下簡稱問):任何領導人談到氣候變遷議題的時候,無論對象是員工、客戶或供應商,都應該考量哪些事項?

凱薩琳.海何答(以下簡稱答):不論是訓練新員工、檢視供應商的最佳實務,或只是要和客戶談談氣候變遷議題,都請遵守一條黃金守則:不要用恐懼、評斷、責備或罪惡感當作出發點。也不要一開始就搬出一堆事實與資料,讓人招架不住。一開始你應該先釐清你們雙方都重視的事項,然後提出一些雙方都可以參與的正面、有益處、務實的解決方案。

問:你為何覺得這是最好的方式?這如何讓人更了解氣候變遷議題和採取因應行動的急迫性?

答:我們常以為,在意氣候變遷的一定得是某種類型的人,像是環保人士、騎腳踏車上下班的人,或是素食者。我們若不是這些類型的人,就會想:「氣候變遷怎麼會對我很重要?」但事實是,只要我們是住在地球上的人類,氣候變遷就對我們每一個人都重要,只是我們還不明白而已。為什麼這麼說?因為氣候變遷會影響到整體經濟、是否能取得自然資源、價格、工作、國際競爭等。如果進行未來長期的規畫時不考量氣候變遷,那麼即使在最佳的未來情境之下,我們也會失去競爭優勢;而在最糟的情境下,可能就得收掉一整條產品線,甚至是整個事業。如果把氣候帶來的影響連結到我們在意的事情,我們就能看出採取行動的重要性與急迫性。

問:那麼如果我是領導人,我可以採取哪些具體的方式來與員工溝通,說明永續性是他們工作的關鍵部分?

答:我會趁早開始。在到職訓練當中,我就會非常清楚解釋公司的產品、生產方式及廢棄物,對氣候變遷的問題有什麼影響。舉例來說,如果公司的生產方式會耗用很多能源,或者會產生大量有機廢棄物,就表示我們有可能產生了大量的溫室氣體。如果公司的產品會運送到遠方,就會需要化石燃料,而這也會產生讓地球難以排熱的氣體。除了氣候變遷的議題,如果我們公司產生許多無法回收的廢棄物,只能堆在掩埋場裡或排到大海中,我們又造成多少汙染問題?

但除了提到這些資訊,我一定也會指出我們目前採取哪些措施,來解決我們製造的問題,以及這麼做的成效如何。請使用比喻和類推,這樣可以說明得很清楚,員工就能理解。我很喜歡舉的例子,是我們已經減少了多少的X,這等於是多少的Y。舉例來說,像是「提升我們工廠的能源效率,已經減少了相當於五百輛汽車的排放量。這不是很棒嗎?這正是我們努力的成果。」或是說:「我們已經將廢棄物減量50%,相當於每年減少了X卡車的垃圾。」或者說:「我們現在的電力來自38部風力發電機,這表示我們省下X輛火車車廂載運的煤炭量。」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部分:我會讓員工自己加入解決方案。身為人類,都會希望自己是解決方案的一部分,希望發揮一些作用。這麼做有助於讓我們感覺有希望、有動力,覺得自己能為世界做些好事。

例如我可能會說:「我們希望達成某個更了不起的目標。我希望大家能提出想法,幫助我們達到這個新目標。」員工如果感覺公司鼓勵他們、支持他們,希望他們成為整個解決方案的一部分,就會覺得更有動力。

問:如果有些人不相信氣候變遷有那麼嚴重,甚至完全不相信有氣候變遷這回事,以上的建議仍然適用嗎?在專業環境下,這樣的對話會是什麼狀況?

答:目前只有大約10%的人不相信(氣候變遷),但這些人的聲量很高。只要看看網路上任何氣候變遷文章的評論區、對我推特文章的回應,或是YouTube關於全球暖化的影片,到處都可以看到這些人。甚至在感恩節晚餐時都會碰到這種人,因為每個家庭幾乎都至少有一位成員不相信氣候變遷。我也有這種家人!

那些不相信氣候變遷的人,整個身分認同就建構在拒絕相信這項事實之上,因為他們認為,任何解決方案都會對他們珍視的一切,構成直接而立即的威脅。為了追求這種結果,他們會拒絕相信一切,包括幾百篇科學研究、幾千名專家,甚至是他們眼前的事實證據。所以,別對不相信氣候變遷的人談氣候科學或影響,這麼做沒有用,除非你很享受拿頭撞牆的感覺。

然而,仍然有可能與他們進行建設性的談話,我就成功過!做法是把重點只放在他們不覺得是威脅的解決方案,這種解決方案有正向的效益,而且/或者對他們的獲利有好處。很有趣的是,一旦他們參與協助解決這個問題,這個行動本身就有力量改變他們的否認態度。

問:我的最後一個問題,是關於未來幾年間談論氣候議題的重要性。我曾聽過一些說法,企業目前聽到愈來愈多年輕求職者或員工提出這樣的問題:「貴公司採取哪些措施?整體來說,你們公司如何因應氣候變遷?」你也同意這種想法嗎?企業是否應該做好準備,面對愈來愈多像這樣的談話?

答:對氣候變遷議題的關心程度,呈現很強烈的年齡層差異,這種現象主要出現在保守派的民眾當中,其中年輕世代的關心與投入程度,遠高於年長世代。(在比較自由派的民眾當中,所有年齡層的關心程度都相對較高。)在我任教的學校,會去找校長詢問「我們大學做了什麼」的學生人數,也有明顯的增加。我也從全美各地的同事那裡,私下聽說同樣的情形。等到這些學生畢業,就會在求職面談時提出這些問題,因為他們希望加入協助解決這個問題。年輕人了解這個問題有多麼急迫,也知道已經沒有時間可浪費。其中許多年輕人,並不想加入一家沒有協助解決這個重大問題的公司。

企業如果希望維持競爭力,如果想雇用最優秀、最聰明、最投入、最資訊豐富、真正把身心靈都投入工作的員工,就得開始用不同的方式來談論氣候變遷。原因就在於,這已經日益成為年輕專業人士真正在意的事情。

(林俊宏譯自2020年1月30日HBR.org數位版文章)



葛蕾.蓋芙特 Gretchen Gavett

《哈佛商業評論》英文版資深主編。


凱薩琳.海何

博士,美國德州理工大學(Texas Tech University)政治學教授,以及氣候科學中心主任。她是美國公共電視台(PBS)數位節目系列《全球怪異化:氣候、政治、宗教》(Global Weirding: Climate, Politics and Religion)主持人,也是世界福音聯盟(World Evangelical Alliance)的氣候大使,曾獲得多種榮譽和獎項,包括《職場母親》(Working Mother)雜誌的「五十大影響力母親」,以及2019年聯合國地球衛士獎(Champion of the Earth)。海何的2018年TEDWomen演說《對抗氣候變遷你能做的最重要的事:談論它》(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You Can Do to Fight Climate Change: Talk About It),觀看次數已將近兩百萬。


本篇文章主題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