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迪熊怎麼樣讓企業變得更有道德

How Teddy Bears Can Make Your Company More Ethical
瀏覽人數:1162


影片載入中...
史瑞德哈莉.德賽是美國北卡羅萊納大學凱萊商學院(Kenan-Flagler Business School at UNC)的助理教授,她向我們解釋為什麼與童年有關的提示能改善員工行為。

歡迎收聽《哈佛商業評論》製作的HBR Idea Cast,我是史考特.柏南度。

今天請到的來賓是史瑞德哈莉.德賽,哈佛大學薩夫拉倫理學中心研究員,現場還有班布、伊斯特、尼莫和弗瑞奇,我向我女兒借用這些填充玩偶一天。它們出現在這裡,是因為根據德賽教授的研究,這些填充動物只要出現,就足以真正改善我們的行為。她今天來和我們談論這個主題。

德賽教授,歡迎你。

謝謝,史考特。

我想先談一下你這項研究的基本想法。基本上你的好幾個研究都有兩個小組,其中一組接受這些有關童年的提示,像是填充動物、蠟筆、卡通,另一組則沒有。當你比較這兩個小組的行為時,你發現了什麼?

史考特,基本上我們發現,這些童年相關提示的存在,會促成更好的行為。例如,當我們讓受試者閱讀兒歌、聽兒歌、觀看搭配兒歌的卡通,我們發現,他們較不會在接下來的數學謎題中作弊。同樣地,當我們讓他們玩這類填充玩偶時,我們發現受試者較不可能對人說謊, 以取得經濟利益。所以它確實會促成更好的行為。

我想確認一下,做實驗的地點沒有孩童。只有這些孩童玩具。對嗎?

沒錯,的確是這樣。

好的。受試者是否注意到它們的存在?他們是否被告知,你現在要開始玩填充動物?

喔,沒有。我們首先會介紹,為什麼這些提示物件會在那裡。例如,在其中一項研究裡,受試者會玩填充玩具,是因為他們被告知是在參加行銷研究,要評估某項產品。有兒童相關提示的實驗組受試者,評估的是填充玩具,而控制組的人評估的是時尚迴紋針。

所以他們較不會作弊,較不會撒謊,行為舉止也變得更好。他們的行為更像你所說的利社會行為。對嗎?

沒錯。就是這樣。

你覺得這背後的原因是什麼?這似乎有點古怪、有點傻。你覺得這當中究竟發生什麼事情,填充動物可以真正改變我的行為?

對。我們確實認為有一些證據支持這種論點。我們認為,童年相關提示的存在,促成道德純潔的觀念。因為在好幾種文化之中,人們會把玩具聯想到純潔、善良或純真的兒童。當你面對其中一個要素時,你會不由自主陷入這種心境。試想,如果有個孩子在旁邊,你和我就不太可能罵髒話,更有可能會做的是向女童軍買餅乾,好讓世界變得更美好。

我們看到很多類似這樣的行為研究,表面看起來似乎非常違反直覺,非常古怪。通常都是以實驗室為基礎。你是否可以談一下,你如何把這些發現轉化應用在現實世界?

這是很好的問題。其實,我在倫理學中心的上司也曾提出這個問題,詢問這些結果如何轉化應用到現實世界。 我和這篇論文的共同作者法蘭西斯卡.吉諾,檢視了波士頓KLD公司收集的資料,該公司專門評估企業社會責任的各個面向,包括慈善捐贈。我們開始思考,與兒童相關的提示,是否會導致一些公司表現不同的行為?最簡單的方法,就是查看每家企業總部兩英里半徑範圍內的日托中心、托兒所、幼兒園數量,看看這些提示的存在,是否與更多的捐贈有關。有趣的是,我們發現,儘管控制了公司的特定變數,如成立時間、規模、績效導致的股價波動,甚至是地理指標,如人口密度等,日托中心的數量與慈善捐贈依舊存在正相關。這讓我覺得,沒錯,它們在現實世界同樣能發揮重大效用。

讓我們再下降一個層次,當然,這必然是驚人的發現,從一個城市的地理位置,降至會議室所屬建築地理位置的層次。你是否是說,會議室角落裡的一些填充動物,真的能改善會議室裡人們的行為舉止?是否有哪些實際、可採行的方法,能讓企業善用這種效果?

當然。我可以輕易想像一個會議室中,牆上掛有兒童的畫,或是兼具童真和前衛的畫。我也可以想像其他應用,例如,在電梯中播放童謠,或在發送電子郵件時使用某種類型的字體,像是已知與兒童有關的Comic Sans字體。 我認為,提供一些這類兒童級別的 提示,會促成公司和個人更好的行為。當然,你也知道,我最喜愛的還是日托中心。它不僅可以為員工帶來更好的工作生活平衡,還可以促成企業較低層級和較高層級人員,都展現更好的行為。

即使是那些沒有使用日托中心的員工?

我想是的。沒錯。

史瑞德哈莉,非常棒的研究。感謝你今天來到現場。

謝謝,史考特。

德賽教授的研究刊登在《哈佛商業評論》。更資精彩內容,請見hbr.org。

( 劉純佑譯 )



本篇文章主題道德倫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