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製造新賽局,台灣製造的策略與挑戰

瀏覽人數:4291


影片載入中...
簡禎富(Chen-Fu Chien),國立清華大學清華講座教授。

過去,歐洲、西歐國家,他的市場佔比在製造上損失了將近10%到亞洲來,而工業4.0的目的就是要補足它,這個意思就是說要把原來屬於我的拿回來。

將來,你可能到星巴克,你鞋子髒了腳伸進去,有一個3D掃描的機器,可以根據你的鞋子、腳的狀況,然後現場製一雙鞋子給你,可能你喝完咖啡或吃完飯,就可以做到。可以想像這樣一個改變,跟傳統的組裝線是不一樣的。

C2M(顧客對製造商)代表什麼意思?B被完全去掉了,過去B2C和C2B的過程,是很多供應鏈的中間層被取代,將來,很多客戶的訂單直接到工廠,要支撐這樣的事情,製造必須要平台化。

面對製造平台化,必須要先改變我們的思維,因為我們現在還有很多人說已經打進某某工業4.0的供應鏈裡面,結果他打進去是賣零組件,就是還是傳統的製造分工的思維。

製造平台化,會在將來這底的改變製造這個行業,就像工業4.0要拿回10%,我相信如果它做得到的話,絕對不會只拿回10%,這是一個贏家全拿的時候。

傳統的供應鏈是上中下游的,其實現在越來越少用供應鏈的角度,因為現在每一層都已經整併,比如說半導體的製造、組裝等等,全世界剩下的主要廠商沒有幾家,而且這些公司為了維持他的成長,都會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大家已經不再是楚河漢界的分清楚,你用層與層的關係,很難去定義,很有可能這個集團,既是你的客戶也是你的供應商,所以他的關係是網絡的,但是這已經說明傳統的分層方式已經被改變。

但是促成他的改變,更多是來自於趨勢:物聯網、大數據,甚至是將來的人工智慧等等,讓關係會越來越改變。

這些事情正在發生,但是沒有那麼快,為什麼呢?製造離不開現場、現地,所以這裡有很多現場現地的智慧,台灣應該重視,台灣應該珍惜的,那這也是為什麼我說我們要有自己的策略,所以我提出工業3.5。

巨變時代下對於企業的建議

我覺得要區分什麼是長期的策略目標,持續不斷地推動,什麼事根本的目標。持續針對每一問題的根本思考,這樣的話也不會說迷失在這種壓力之中。

精采報導請參考:〈【HBR週年慶特別報導】孕育台灣製造業的平台商機



本篇文章主題資訊與技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