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職場真朋友

True Friends at Work
艾莉森.比爾德 Alison Beard
瀏覽人數:1906
插圖/亞努斯工作室Studio Ianus
同事不只是同事,也可以是好朋友。在工作上,如果你的同事中有一位是好朋友,你對工作的投入程度會是一般人的七倍。工作上的朋友,可以推動我們在職涯上更進一步。

泰德.柏德(Ted Byrd)是我第一個工作上的莫逆之交。我到《自由撰稿星報》(Free Lance-Star)當記者時才初出茅廬,和他立刻就建立情誼。我們曾就讀同一所大學(儘管相隔十年);我們倆都喜歡晨跑、週五晚上喝葡萄酒。更重要的是,我們喜歡一起工作。我們分享想法、建議、煩惱和笑話。他使我的工作和個人生活都更美好。

在那之後,我透過工作發展了其他的深厚友誼。在《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工作時,我遇到二十年後與我感情像姐妹的芮蓓嘉.奈特(Rebecca Knight),還有大衛.貝克(David Baker),貝克是第一個看到我兒子超音波影像的非家庭成員,去年還表演魔術,讓當時11歲的我兒子很開心。在《哈佛商業評論》,我的朋友是丹.麥金(Dan McGinn)、史考特.貝里納托(Scott Berinato)和艾美.嘉露(Amy Gallo),他們非常了解我、我的工作和我的生活。

職場友誼推動工作效率

我是幸運兒之一。正如2020年的三本書所顯示的,工作友誼會帶來很多好處。在《社會化學》(Social Chemistry)一書中,耶魯大學(Yale)教授梅麗莎.金(Marissa King)解釋,你的社會連結是強大的預測指標,可以預測你的認知功能、復原力和投入程度。她引用多項研究指出,成員彼此是朋友的團隊,績效更好;有同事支持的人,在工作與生活上更加平衡,而且壓力較小;牢固的個人關係,可以增進分享資訊和想法、強化自信和學習;而且,在職場中有親近朋友的人,會比較有效率,對工作也較滿意。她指出,湯姆.雷斯(Tom Rath)的研究顯示,如果你有一個同事是你「最好的」朋友之一,你在工作上的投入程度,會是一般人的七倍。

在《一起》(Together)一書中,前美國衛生署長維偉克.默熙(Vivek Murthy)指出,友誼是成功專業關係的基礎,並補充說:「在個人關係中,我們找到自己蓬勃發展所需的情感寄託和力量。」《友誼》(Friendship)一書探索這些親近關係的「演變、生物學……和力量」,該書作者、社會學家莉迪亞.丹沃夫(Lydia Denworth)寫道,這些關係給予我們目的、意義,以及更正向的前景。她解釋,僅僅有朋友存在,就能讓我們更輕鬆應付挑戰,而且我們對我們花時間相處的那些人的喜歡程度,會大幅影響我們的血壓和免疫細胞。(我要補充說,儘管最近大家保持社交距離,但大多數成年上班族確實花更多時間與同事相處,即使不是面對面相處,也是以虛擬方式相處,而非與家人或非工作上的朋友在一起。)

也可以想想,在名人當中那些合作創造出更重大成功的終身「最佳朋友」,他們的做法包括:成立公司[賈伯斯(Steve Jobs)和沃茲尼克(Steve Wozniak)〕、解讀人們的心靈[康納曼(Daniel Kahneman)和特弗斯基(Amos Tversky)〕、主導體育界[詹姆斯(LeBron James)和韋德(Dwyane Wade)〕、在創意上表現卓越[艾爾頓強(Elton John)和伯尼.陶平(Bernie Taupin)〕,以及支持彼此的職涯[歐普拉(Oprah Winfrey)和蓋兒.金(Gayle King)〕。

顯然,工作上的友誼是值得的,但並非每個人都擁有。金寫道,1985年,近一半的美國人在辦公室有「親近」好友,但到了2004年,這個比率降到30%。此外,說自己在乎工作上有真正朋友的人所占比率,從嬰兒潮世代的54%,到千禧世代則降至41%。她補充說,大多數成年人每天花在社交上的時間不到四十分鐘,比十年前減少10%。

當然,問題在於我們有限的時間和精力。丹沃夫說得最好:「三十幾歲……被描述為因為婚姻、子女、工作和遷居,而扼殺友誼的十年。」我們變得非常忙碌,「沒有把朋友列為優先考量。」

如何尋找工作上的知己

儘管如此,我們與同事相處的時間和興趣如此多,因此工作應該是很容易建立這些關係的地方。默熙指出,工作已是我們發展「中間圈和外圍圈友誼」的地方。那麼,為何不也試著在工作上尋找「知己」?

根據所有三位作者的說法,這需要刻意努力。金指出:「在每個時刻,我們都可以選擇是否要與眼前的人建立關係,以及關係要到何種程度。」丹沃夫表示:「你必須……投入時間和注意力,來建立優質的人際關係。」默熙則指出:「要創造有人際連結的生活,就從我們在日常生活中做的決定開始。」

對於如何在工作中發展深厚的友誼,你是否需要更多具體建議?首先,要有耐心。正如丹沃夫指出的,人們通常需要相處八十到一百個小時,才能稱呼彼此為朋友,而且需要兩百多個小時,才會認為彼此是「最好的」朋友。

但有一些方法,可以加速這個過程。鄰近性會有幫助。金指出:「兩個人交流的可能性,與他們之間的實際距離成反比。」一項針對軍校學生進行的調查顯示,比起宗教和嗜好,座位分配是更有效的友誼預測指標。另一項研究顯示,員工互動(包括電子方式互動和面對面互動),其中有一半的互動對象是坐在隔壁的人,另一半是和同一排或同一樓層的同事。當然,很少有人可自行選擇工作區域。但大多數人可以改變自己的例行事務,以便與我們認為可能有機會建立更強連結的同事互動。

另一種策略,是尋找與同事的共同點。丹沃夫以亞里斯多德的話提醒我們:「朋友是另一個自己。」但務必要廣泛思考,不要只考慮與你年齡和背景相同的人,或是與你在相同部門工作的人。尋找其他與你有共同熱中事物、嗜好和世界觀的人。[當我和我同事艾美.米克(Amy Meeker)發現,我們都是愛養貓作伴的人時,就變得更親近。]

但還有一個比鄰近性和相似性更關鍵的因素:互惠。真正的朋友彼此支持,產生相互的正向情感和個人成長。正如默熙寫的:「朋友會表現出他們彼此關心。」金研究建立人脈網絡的行為,並將人分成三類:召集人(convener)、經紀人(broker)和擴張主義者(expansionist),而她在這方面有一些最佳建議。她解釋說,自我揭露和努力了解他人的觀點,可加強召集型關係,也就是緊密連結的關係。她補充說,尋求協助,以及成為更好的傾聽者、更體貼的提問者,都能加強信任。丹沃夫有同感:「最好的友誼會引發出脆弱性。」

去年,我接到朋友泰德去世的噩耗。我打開電子郵件時,人在辦公室,感到很震驚。幾分鐘後,丹到了他的辦公桌,過去十年來他的座位一直在我座位旁邊。他一如既往地問候我:「你好嗎?」我突然哭了起來。「我朋友,我剛做第一份工作時的『你』,剛剛過世了,」我哭著說:「他是我的『你』,」我再次解釋,不確定我的話是否讓人聽得懂。但丹能理解。他走過來,把一隻手放在我肩上,說:「我很遺憾。」我哭的時候,他給我支持。

現實生活會在工作中發生:成功、喜悅、失敗、創傷。我們需要真正的朋友,就在工作地點,在我們身邊,陪我們安然度過一切。

(林麗冠譯自“True Friends at Work,” HBR, July-August 2020)

書名:《社會化學》(Social Chemistry, Dutton, 2020 即將出版)

作者:瑪麗莎.金 Marissa King

書名:《一起》(Together, Harper Wave,2020)

作者:維偉克.默熙 Vivek H.Murthy

背景:擁有MD醫學學位

書名:《友誼》(Friendship, W.W. Norton,2020)

作者:莉迪亞.丹沃夫 Lydia Denworth



艾莉森.比爾德 Alison Beard

《哈佛商業評論》資深編輯。


本篇文章主題自我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