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O導讀】談交接就是談遺囑?台灣家族企業傳承為何仍陷混沌?

瀏覽人數:2922


影片載入中...
台灣董事學會發起人蔡鴻青長期研究台灣家族企業,本次導讀2月號《哈佛商業評論》的封面故事〈讓家族企業基業長青〉,探討本土家族企業傳承現況。

其實我們談家族企業,就是談創業家。創業家的家族,過了一代後就是家族企業。

創業家判斷都是直覺,可是到第二代、第三代之後,就叫理性。當你能夠理性化的時候,其實你的判斷就可以把它典章化。

因為說真的,這個對於創業家來說是一個很不容易面對的現實,因為要談傳承接班,說比較難聽的,談的就是他的遺囑,這個就是社會性很不一樣的地方。

西方覺得人走了就上天堂,所以他們把遺囑寫得很早;可是我們東方談遺囑,在文化裡面是一個大不敬,怎麼可能兒子在父親面前說:「我們把遺囑談一談,因為你的權力要交給我。」這個在我們文化性裡面,本來就是一個很難面對的一個題目。

本期封面故事可給台灣什麼借鏡?

我覺得這個文章裡面非常好的是,它把權利再做進一步地拆解。從權利的結構、權利的形式、權利的移轉,它講得非常清楚。(導讀文章:〈讓家族企業基業長青〉)

可是我覺得,台灣現階段裡的所有權,並不完全可以被拆解。也就是說,我們還在上層的社會性裡面,而不是到下層的法制性裡。

簡單來講,西方可以叫做一人一票對不對?一人投一票你決定要不要;在東方我們華人的東西,反正我就是老闆,我就是老爸,我還是只有一票,但是那一票叫做「否決權」,這個是沒法拆解的。

所以我覺得這個文章很棒的是,讓上一代或者是下一代可以很清楚地知道,把兩個層次更分得更清楚、更拆開、可以把它更細化。

台灣家族企業傳承仍陷混沌

西方討論這個題目領先我們非常多,我們現在還在一個混沌的狀況,它是把兩個生態系統結合在一起。

一個叫做華人的社會性。儒家體系裡面有一個叫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裡面沒有講到老闆跟員工。另外一個叫做西方的法制性,分享、投票、民主。

至少個人認為,分享、投票、跟民主這從來就不是在華人體系裡面的,我們基本上都是有人說了算,對不對?

你怎麼投票?沒有這些概念了,我覺得是一個最衝突的地方。

社會體系裡面的道德標準、行為準則,怎麼跟法制體系的規範合在一起,我想這個是很值得去思考跟摸索我們自己的道路。

香港很明顯它是一個城市。你看它整個的稅制管理的方法,包含管的方法、法律的依規、整個社會結構都不一樣。

第二個,講中文最多的另外一個叫大陸,大陸也最近才開放,他還在從第一代到第二代,所以看起來是他跟我們學,不是我們跟他學。

有人說其實印尼、泰國有很多很成功的華人企業,這個對我來說叫做「華商」,因為可能老闆是當初的中國人,可是老闆以下的全部,連這個員工全部都不是,連法制都完全是不一樣的。某個程度,我覺得在華人的環境裡面,需要稍微重新調整一下。

家族治理5面向,華人總談移交權

我們談的一個題目叫「家族治理」,家族治理就至少包含了5個面向裡面的東西:設計權、決定權、價值權、告知權、移交權。(導讀文章:〈讓家族企業基業長青〉)

為什麼華人永遠是在談「移交權」呢?你會發現,他的權力的來源並不是因為所有權,某個程度是在社會性的社會地位、或者在家族裡的地位,那個並不是我給你股票就可以移轉。

所以那個反而是我覺得可以在這個階段裡面、在我們的背景氛圍內,想清楚,看看怎麼去把它分解,才能夠做傳承跟移轉。

家族企業是台灣企業的第一站

家族企業幾乎都是百年企業的第一站,台灣近99%以上都會從家族企業開始。

在台灣1700家,在過去15年裡面每年都賺錢、每年都成長的公司,很湊巧大概就是100多家。這100家它是非常有機會變成百年企業。

學會的過去9年看的數據,家族企業在每個面向的績效,都比非家族企業好,這個是有實證的;但是社會上面對家族企業這個題目,實際上都有比較多的誤解。

家族企業比較落後、家族企業比較不上軌道、公司治理有問題......但是說真的,你換個角度講,如果這家企業它就是大股東,如果他的大部分身家性命都壓在這家公司,他當然希望他長期持有,所以家族企業從長期來說是好的。



本篇文章主題組織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