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逆向數位轉型

逆向數位轉型

2020年6月號

新地緣政治風險中 的競爭策略

周行一
瀏覽人數:654

企業的經營受限於政治、經濟、社會環境,當環境改變時,企業必須因應;在一個穩定的環境中,企業可以做較長遠的規畫,當環境的變動幅度大與頻率高時,如何靈活應對是一個極具挑戰性的問題。

新冠狀病毒COVID-19發生前,中美貿易戰已經在國際經營環境中掀起巨波,但是現在更為凶險,中國大陸邊緣的南海、台灣海峽、東海的地緣政治風險因美國加緊壓迫中國,以及懸而不決的北韓核武問題愈演愈烈。

今年1月15日中美達成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後,兩國的衝突似乎已暫歇,但是COVID-19在美國造成近二百萬人感染,死亡人數直逼十萬,川普總統於選舉年面對國內抗疫不力的嚴厲批評,以指控中國處理病毒資訊不透明造成美國的病毒問題為脫身之計,排山倒海對中國施以各種壓力,例如限制中國記者在美國採訪的人數與期限、加強對華為的打擊、勸阻聯邦退休基金投資含有中國股票的指數基金、支持台灣成為WHO觀察員、要台積電赴美設廠等。

媒體報導台積電將赴美國亞利桑那州設五奈米晶圓廠,在美國政府的壓力下,儘管營運成本在美國較高,台積電仍屈服於美國不希望關鍵科技集中於亞洲生產的地緣政治考量,而美國政府也早已施壓蘋果公司在美國本土生產所有的iPhone組裝零件,同時強力限制美國廠商出售科技產品給中國廠商,這種做法已偏離了美國一貫支持自由市場運作的政策。

由於美國極度疑慮中國的崛起,不僅已採取政府大力介入企業經營的做法,也要求盟邦配合壓制中國,這個趨勢短期內不會轉變,將造成其他歐美國家以類似國家安全的理由,強力介入企業經營範疇,不見得一定與美國亦步亦趨,但當美國以自身國家安全理由將供應鏈往本土靠攏時,他們將被迫群起效尤。這次COVID-19亦讓許多國家覺得必須掌握醫療設備及用品的供應鏈。

大者如美國及中國,也許有足夠的規模建立關鍵產業的完整供應鏈,小國如韓國、台灣、新加坡等不可能如法泡製,台灣廠商在全球關鍵科技產業供應鏈中的利基市場中有特殊競爭優勢,但面對地緣政治風險升高所導致的保護主義,以及供應鏈及關鍵技術逐漸聚攏於大國內的情況,必須立即考慮對應策略。

過去物美價廉的長處將喪失優勢,例如高關稅抵消了價格優勢。順著媒體報導的中美脫鉤趨勢,僅附屬於一個國家的供應鏈可能不是安全或長久之計,產品價值的提升,成為大國以外的國家分散供應鏈中不可或缺的一環,可能才是左右逢源,長治久安之計。



周行一

國立政治大學財務管理系特聘教授。


本篇文章主題創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