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八型企業文化成功學

八型企業文化成功學

2018年1月號

約翰.亞當斯

John Adams
約翰.亞當 John Adams , 採訪 ■ 艾莉森.比爾德 Alison Beard
瀏覽人數:2416
  • "約翰.亞當斯"

  • 字放大
  • 授課文章購買
    購買〈約翰.亞當斯〉文章
  • 個人收藏購買
    購買〈約翰.亞當斯〉PDF檔
    下載點數 10
VERN EVANS

恐怖主義、核子戰爭和政治,只不過是約翰.亞當斯的音樂作品中眾多主題的一小部分。亞當斯是古典樂當前最傑出的作曲家之一,他的工作橫跨錄音室(獨自創作)和舞台(指揮大型交響樂團),作品集目前超過七十部,包括最近才剛首演的歌劇《黃金西部的女孩們》(Girls of the Golden West)。

《哈佛商業評論》問(以下簡稱問):你如何維持續在這個領域最前衛地帶,同時又確保商業上的成功?

約翰.亞當斯答(以下簡稱答):古典樂的聽眾,比不上像碧昂絲(Beyoncé)這類流手歌手廣大聽眾的一小部分。不過,我整個職涯都非常幸運,擁有非常棒的聽眾。至於「尖端」和「創新」等流行用語,我並不是用這些角度來思考。我接觸這個世界,包括政治、歷史或當前美國人的心理狀態等等,然後作出回應。假如我坐下來說:「我能做哪些事來挑戰極限或帶來破壞?」這是行不通的。

問:但你的第一部重要歌劇《尼克森在中國》(Nixon in China),帶來重大改變。當時你如何有自信去做那件事?

答:我認為,部分原因是當時相當無知。我對歌劇沒有經驗。我從來沒有幫單人獨唱寫過任何一個音符。但我真的被尼克森和毛澤東接觸的故事深深吸引。探討市場經濟和共產主義意識形態的面對面碰撞,是一件美妙的事。而且那很有爭議性,激起了每個人的興趣。當然,大家忘記當時的評論非常嚴苛。《紐約時報》指出:「亞當斯先生對和弦急速彈奏(arpeggio)做的事,就相當於麥當勞(McDonald's)對漢堡做的事一樣。」讓我繼續去做的動力,是這件事情引起眾人極大的興趣。大家都希望這部歌劇上演,《時代》(Time)和《時人》(People)等雜誌也報導這部歌劇。

問:你如何看待與理解那樣的新聞熱潮?

答:我現在七十歲了,從痛苦的經驗中學到,每一件新作品都必須從最微小的起步開始。我一開始的塗塗改改和嘗試,總是深深地令我感到羞愧。我已經獲得這麼多獎項和榮譽,若是讓人看到我坐在房間裡像是玩樂高積木的幼兒一樣,想創造出某些東西,我會感到很害怕。但在藝術的世界裡,人們常會無意中想到一個想法,接著用這個想法幫自己建立品牌,然後持續提出相同的東西。對我來說,這麼做就是死亡。我寧願辛辛苦苦持續奮鬥,但在六個月或兩年之後,創造出一項真正全新和原創性的作品。

「我就像園丁一樣:我有了一些構想,任它們發展,但知道哪些地方需要修剪和移除。」

問:你會堅持多久?

答:布拉姆斯(Brahms)當年公開他的最後一支曲子,但我無法理解這樣的做法。這就像是說「下星期,我會停止呼吸」一樣。我透過音樂跟這個世界溝通。當人們告訴我,我寫的某支曲子影響了他們,會讓我覺得自己在地球上的存在有價值。

(蘇偉信譯自“Life's Work,”HBR, January-February 2018)



約翰.亞當 John Adams

古典樂當前最傑出的作曲家之一,他的工作橫跨錄音室(獨自創作)和舞台(指揮大型交響樂團),作品集目前超過七十部,包括最近才剛首演的歌劇《黃金西部的女孩們》(Girls of the Golden West)。



本篇文章主題職涯規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