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讀心術行銷

讀心術行銷

2016年9月號

哈佛個案研究:辦公室戀曲走調了

An Office Romance Gone Wrong
尼爾.比爾登 J. Neil Bearden
瀏覽人數:20494
  • "哈佛個案研究:辦公室戀曲走調了"

  • 字放大
  • 多人授課購買
    購買〈哈佛個案研究:辦公室戀曲走調了〉文章
  • 個人收藏購買
    購買〈哈佛個案研究:辦公室戀曲走調了〉PDF檔
    下載點數 10
一位明星銷售人員,在與同事交往不歡而散後,努力想走出情傷,並盡力與昔日戀人和平共處。結果,前男友迅速與另一名同事交往,甚至論及婚嫁。此外,她的上司要她不計前嫌,輔導前男友的未婚妻。這處境也太艱難了......

布雷德:開完最後一場會之後,去喝點東西?

伊麗莎白:全部的人都去?

布雷德:只有我,其他人會飛回去。

伊麗莎白:好。在飯店酒吧,7 點見?

布雷德:在那兒見。

第一天晚上,什麼事也沒發生。沒錯,布雷德有調情,伊麗莎白也馬上回應,他們在酒吧裡待了兩小時,但她不會糊塗到進一步行動。他們公司是新創軟體企業,大約有75位員工,他是財務長,而她是明星銷售人員。他們報公帳出差開會,四周都是業界認識的人。調情後或許會接著發生某件事,也或許不會。但如果真的發生了,她希望事情一開始就做對。

艾達:準備好參加重要約會了嗎?

伊麗莎白:很緊張

艾達:因為他是妳上司?;)

伊麗莎白:他不是!只不過是長字輩的人物,而且超聰明的。

艾達: 還有, 長得也不賴……

的確沒錯。布雷德不是她的上司。他領導財務團隊,她直屬於銷售主管,而銷售主管直屬於營運長,她和布雷德在工作上很少互動。他們才認識幾個月,他們會認識,是因為她被要求在幾場投資人會議中作簡報,重新運用她曾成功打動眾多顧客的推銷話術。儘管如此,他們在飯店一起喝東西之後才幾天,他就找她出去「真正的約會」;伊麗莎白起初很猶豫,不知道這樣做好不好。但他向她保證,他們沒有違反任何規定。他並不負責她的考核,甚至也不是訂定她薪資的人。而且根據她在公司裡的地位,他們其實比較像同事。他喜歡她、尊重她,想更進一步認識她。所以她就答應了,他們一起共度美好的時光。

布雷德:歡樂的夜晚

伊麗莎白:說不定歡樂過了頭?

布雷德:歡樂永遠不嫌多。週五再一起吃晚餐?新開的泰式餐廳?

伊麗莎白:好,但暫時先別跟別人說?

布雷德:當然;)

他們設法保守祕密三星期,不讓別人知道這段新發展的關係。但後來,有兩位同事某個週六晚上,在鎮上另一端的一家餐廳認出他們,因而被迫坦承戀情。到週一早上,辦公室裡的每個人似乎都知道了。有些女同事竊竊私語,還有銷售部門的人員揶揄她,這些揶揄儘管沒有惡意,卻彷彿永無止境。

「嘿,麗莎,我以為妳是在追求顧客,不是在追求同事!」

她希望這件事的影響程度到此為止,但隔天,她的上司把她拉到一旁。

「聽著,伊麗莎白,我喜歡妳也喜歡布雷德,妳私底下做什麼也是妳的事,但不要牽扯到公事。我不希望這件事讓妳分心,或是損害妳在公司裡的聲譽。」伊麗莎白的尷尬迅速轉為沮喪。她當然希望布雷德也得到相同的訓斥。

艾達:女生之夜!還忙著和布雷德約會?

伊麗莎白:沒。

艾達:?

伊麗莎白:說來話長。

艾達:邊喝酒邊告訴我! 8 點鐘到Sal''s

經過兩個月浪漫的晚餐約會、每天傳簡訊,甚至和她父母短暫聚會之後,她和布雷德的關係停頓。他聲稱工作很忙,但那時是季中,沒有重大的主管會議或董事會議在審查。他答應那個週四下班後要跟她見面共進晚餐,所以她一開始婉拒了艾達的邀請。但她那天晚上講完最後一通電話,順路經過他的辦公室時,他早已離開。

「你有見到布雷德嗎?」她詢問一位碰巧經過的會計師。

他抬頭看她,然後低頭看他的鞋子,突然臉紅了。

「呃,我記得他說他,嗯,臨時要開會,呃,不在辦公室。」

他說得結結巴巴, 令伊麗莎白懷疑起來。

「是喔,」她漫不經心地說:「我原本應該事先提供他一些數據。你知道還有誰一起去開會嗎?」

現在這位年輕人看起來很疑惑。「我想是克勞蒂亞(Claudia)吧?他們一起走的。」伊麗莎白勉強擠出微笑。克勞蒂亞是銷售團隊最新的成員:年輕、積極、貌美。

「很好, 感謝,」她試著打電話和傳簡訊給布雷德,但他沒有回應。因此,她跟艾達和一些女性朋友聚了一會兒,然後獨自回家。

布雷德:昨晚很抱歉,工作上有緊急狀況,把電話留在優步(Uber)的車裡了。

伊麗莎白:你借不到電話?或是電子郵件?

布雷德:忙著處理董事會的事情,整晚都在工作。

伊麗莎白:和克勞蒂亞工作?

布雷德:我們應該談談。11點在咖啡廳?

後來她才知道,他選擇約在公司的咖啡廳,她就不會當眾大吵。她真的沒有大吵,即使在他告訴她,前一晚他確實是跟克勞蒂亞出去,在那之前也一起出去過好幾次。他解釋說,他們兩人無法抗拒這樣的「瞬間來電」,而且因為感情變得認真,他必須停止跟其他人交往。那天,伊麗莎白納悶,布雷德是不是也曾對她以外的人說過這種話。他們從未談過只跟對方交往,但她假設是這樣……她覺得猝不及防、受傷、生氣。但她保持冷靜。

「顯然,我很意外,而且有理由感到沮喪,」她以盡可能平和的語氣說:「顯然,這段感情不是我想像的那樣,你也不是我想像的那種人,所以結束它可能是最好的做法。」

布雷德微笑。「感謝諒解,麗莎。我知道妳對這件事的態度會很專業。」

他離開後, 她到洗手間,把自己關在一間廁所裡,哭了出來。

艾達:今晚出來?

伊麗莎白:只會讓妳心情低落。

艾達:還是很糟?

伊麗莎白:老是公開曬恩愛。

艾達:讓我轉移妳的注意力!

伊麗莎白:謝了,不用。我要埋頭工作!

她認為, 如果他們停止在她和其他人面前炫耀他們的關係,她可以處理好這件事。最近,公司特別聘請一位經驗豐富的人力資源主管,寄望他對這家規模逐漸壯大的新創公司提供「成人監督」,她聽到新上任的人資主管準備設立禁止交往政策時,她頓時興起一陣獲得平反之感。但她很快就發現,那項政策只適用於有直屬關係的員工,而無論如何,布雷德和克勞蒂亞的情況是不溯及既往。

執行長為了宣布新規定而召開員工大會,會中他甚至似乎提到他們,「當然,我們不會試著拆散任何幸福的情侶!」這激勵了布雷德和克勞蒂亞,他們在前排並坐,彼此交換造作的微笑。伊麗莎白可以感覺到人們在觀察她會不會有什麼反應,有些人是關心,大多數人則是基於幸災樂禍的好奇心。她表現得好像什麼都沒看到的樣子,盯著手機看,假裝正在回一封非常緊急的電子郵件。

伊麗莎白:可以幫個忙嗎?

布雷德:?

伊麗莎白:你和克勞蒂亞在辦公室時,可以低調一下嗎?

布雷德:低調什麼?

伊麗莎白:你知道我的意思。

布雷德:我不確定知不知道妳的意思。我們一直努力避開你。但妳必須過自己這一關。

隔天早上, 伊麗莎白進辦公室時,克勞蒂亞攔住她。「妳有空嗎, 伊麗莎白?」

布雷德已經跟她說什麼了嗎?

「什麼事?」伊麗莎白用比她自己預期還要冷淡的語氣說。克勞蒂亞聽了很生氣。

「我只是想讓妳知道,高階主管團隊已經要我出席下週在紐約的投資人會議,他們要我觀摩妳怎麼簡報,」她停頓了一下。「還有,妳或許應該先從我這裡聽到這個消息:布雷德和我訂婚了。」

伊麗莎白感覺好像無法呼吸,這就是布雷德所謂的他們「一直避開她」?

「噢,」她一邊說,一邊試著整理情緒。可惜這麼做不管用。「嗯,」她用聽起來更冰冷的語氣補充說:「祝兩位好運,你們似乎是天作之合。」

她花了幾分鐘恢復鎮定,然後找到她的上司,她上司正在一間空的會議室辦公。「克勞蒂亞提到她也會去紐約,」她說:「我們還得努力達到這個月的業績,這時候兩個人都到那裡開會,真的有意義嗎?那是投資人會議,又不是銷售活動。」

她上司直視著她, 並要她關上門。「有時候投資人會變成顧客,或是帶我們找到新顧客,妳很清楚這一點,伊麗莎白,」他說:「不過,管理階層要克勞蒂亞出席會議的主要原因,是她可以觀摩妳在台上做的事。如果我們訓練她做這件事,我就可以分到妳更多時間,這件事我們兩個知道就好,這樣的資源分配好多了,」他放低聲音說:「老實說,如果妳可以,呃,先把個人情況放一邊,會是她的良師。」伊麗莎白簡直不敢相信。當然,她正試著放下這件事,但派她跟她的前男友和未婚妻出差,而且還要她當那個女人的導師,好讓那個女人能接收伊麗莎白自己建立的那個受人矚目的角色?那太過分了。

伊麗莎白:我可能得辭職。

艾達:妳那麼愛妳的工作!妳的工作表現非常好!妳賺這麼多錢!

伊麗莎白:不再喜歡這份工作了。

艾達:妳不能讓那兩個人毀掉妳的人生。

伊麗莎白:我沒有辦法每天看著他們兩個……

伊麗莎白老是接到獵才公司打來的電話,但她始終不為所動。她確實熱愛她的工作、她大部分的同事、她的公司,以及它的創業文化。她的公司,是業界最為人津津樂道的新創公司之一,而她是公司裡的頂尖員工,十拿九穩會是她上司的接班人,而且,或許也有資格競爭長字輩職位。

關於她的薪酬, 艾達也說對了:連同薪水、獎金和股票選擇權(還有一年才能取得),她的薪酬組合高得驚人。她不能走。但經歷和布雷德的一切風風雨雨,「徹底甩掉過去」的做法,看起來愈來愈吸引人。

一位招聘人員一週前才聯絡過她,跟她談論某家《財星》五百大企業的一個職位,那家公司是一家缺乏人情味的大型組織,組織裡沒有人知道或在乎別人的感情生活。但那個職位會是平行轉職,職位並不比現在高,而且較欠缺自主權和財務利益。其他新創公司幾乎每天都向她招手,但她並不是很想要在另一家小型公司冒那種風險。

另一個選擇是調動職務:高階主管委員會才剛決定要設立倫敦辦事處,新的歐洲銷售經理正在尋找副手。但那表示,她會在職涯上退後一步,並離開親朋好友,而且她偶爾還是得和布雷德及克勞蒂亞打交道。

她應該或能夠逆來順受嗎?還是,她其實該離開了?

( 林麗冠譯自“An Office Romance Gone Wrong,” HBR , September 2016)

問題:伊麗莎白應該繼續待在這家公司嗎?

兩位專家學者將提出精闢的建議,前往哈佛個案研究評論篇:辦公室戀曲走調了



尼爾.比爾登 J. Neil Bearden

歐洲工商管理學院(INSEAD)決策科學副教授。


本篇文章主題決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