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第一屆鼎革獎,全台數位轉型典範出列

第一屆鼎革獎,全台數位轉型典範出列

2021年10月號

阿富汗戰爭的啟發

周行一 Hsing Yi Chow
瀏覽人數:1210
Bumble Dee / Shutterstock
必須有一個明確可衡量、營運範圍清楚,且目標達成時間界定好的經營目標,否則可能徒勞無功。

媒體大幅報導美國自阿富汗撤僑的倉促與混亂。上不了飛機的民眾攀在飛機門外,飛機起後從空中墜落,慘不忍睹,媒體將這種慘況,比擬為1973年美國自越南撤退。目睹這種落荒而逃的景象,我們的直覺是美國又失敗了,其實美國到底是否挫敗,必須以是否達到策略目標來判斷,這一點對經營管理有很好的啟發。

我們無法斷定美國當時的策略目標為何,但從各種資訊研判,美國是在2001年9月11日紐約世貿大樓遭受恐怖攻擊後,才決定出兵阿富汗;2001年10月1日開始「延續自由行動」(Operation Enduring Freedom),之後二十年在阿富汗耗費上兆美元,戰死2,500美軍、1,144名盟軍、69,000名阿富汗安全部隊成員,及 51,000平民。這麼大代價,美國得到什麼?

最大的成果應該是2001年迄今二十年,美國本土沒有發生過大規模的恐怖攻擊,僅有零星非組織化的個人行為,例如2013年在波士頓馬拉松中發生的炸彈攻擊,而且歐巴馬總統在2011年5月1日,擊殺了911恐怖攻擊的主腦賓拉登。如果避免恐攻在美國本土發生,而且給主事者最嚴厲的逞罰,是進軍阿富汗的策略目標,表面上美國算是做到了。

「延續自由行動」很適合做為討論經營管理的個案,我們可以問四個問題:(1)策略目標是否合理?(2)採取的行動是否恰當?(3)運用資源是否有效率?(4)執行是否有效?

假設於美國本土不再發生恐攻,的確是進軍阿富汗的目標,這個目標是模糊的(什麼算是不再發生本土恐攻,以時間為衡量單位?以恐攻的規模為衡量單位?)、目標的地理範圍不清晰(阿富汗是唯一的恐攻發源地嗎?),而且雖然歐巴馬總統在任內已漸漸減少在阿富汗的駐軍,但是美國並沒有界定要何時達成目標,否則美國不會在阿富汗待了整整二十年。沒有清楚的目標、無法明確界定目標範圍、缺乏達成目標的時程,造成許多問題。

目標的衡量、行動範圍、階段性不明確,會使得採取的行動方案不明確,也會使資源規畫不明確,當然就會造成執行缺乏效率,更大的問題,是無法就重要的里程碑設停損點,或者策略轉軸點(pivot)。擊殺賓拉登後,歷任美國總統都想自阿富汗撤軍,但對於「到底什麼算是達成目標」,無法獲得共識,開會時「盍各言爾志」,無法下定決心採取必要行動,拖延的結果,就是資源不斷投入,人員一直傷亡,待不得已停損時,卻無法盡全功。

雖然美國已有二十年沒有遭受重大的本土恐攻,但是最近塔利班完全獲得政權後,美國無法確定,阿富汗是否會再次成為恐怖分子的溫床。從美國撤僑時在卡布爾機場遭受的一個重大恐攻事件觀之(美國軍人喪生13人,民眾死亡近170人),恐怖攻擊仍隨時可能發生。美國在阿富汗的二十年投入,給經營管理的啟發,是必須有一個明確可衡量、營運範圍清楚,且目標達成時間界定好的經營目標,否則可能徒勞無功。



周行一

周行一 Hsing Yi Chow

國立政治大學財務管理系特聘教授。


本篇文章主題營運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