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家族企業永續的祕密

家族企業永續的祕密

2021年2月號

台灣躋身2020數位進展明星區

Which Economies Showed the Most Digital Progress in 2020?
巴斯卡.查克勒佛提 Bhaskar Chakravorti , 賈伊.巴拉 Ajay Bhalla , 拉維.桑卡爾.柴特維第 Ravi Shankar Chaturvedi
瀏覽人數:11084
Artistdesign29 / Shutterstock
美國塔夫斯大學的學者與萬事達卡合作,開發「數位演進記分卡」,清晰呈現全球各經濟體的數位進展落點評比。台灣以卓越的表現入列明星區。但若要長期保持領先地位,還要留意哪三大趨勢?

過去這一年來,疫情造成全球經濟萎縮4.4%。與此同時,有一股趨勢在全球加速推進,那就是數位化。隨著各國面臨反覆封鎖、學校關閉和一些產業全面停擺,數位能力已變得比以往更為根本;無論是遠距教學、電子商務或遠距工作等數位能力,都是如此。但這種現象在全球的發展究竟如何?政府、企業、投資人又必須怎麼做,才能脫穎而出?

為了探索這些問題,我們在塔夫斯大學弗萊契學院(Tufts University's Fletcher School)的同事,與萬事達卡(Mastercard)合作,開發第三版的「數位演進記分卡」(Digital Evolution Scorecard,在此之前的兩版,分別在2015及2017年發表於《哈佛商業評論》英文版官網)。2020年版附有互動式政策模擬器(interactive policy simulator),並結合橫跨四項關鍵驅動因素的160項指標,以分析九十個經濟體。這四項關鍵驅動因素分別是:供給狀況、需求狀況、體制環境,還有創新與變革。具體地說,我們綜合超過45個不同資料庫的專屬數據與公有數據,並採用弗萊契學院「數位星球」(Digital Planet)團隊的分析,探究以下這些涵蓋我們各項核心主題領域的問題:

供給狀況:促進數位生態系統所需的基礎設施(包括數位與實體設施),這方面的發展程度如何?其中可能包括寬頻的可取得性、電子商務履約出貨所需的道路品質等。

需求狀況:消費者是否願意、也有能力投入數位生態系統?他們是否擁有與數位經濟接軌必備的工具和技能?

體制環境:國家的法律(以及該國政府的行動),支持或妨礙數位科技的發展?政府是否有投資以推進數位化?規範數據的運用與儲存的法規,是在促進成長,還是製造障礙?

創新與變革:創新生態系統的關鍵投入要素(人才和資金)、流程(大學與產業的協作)、產出(可擴大規模的新數位產品和服務),分別處於什麼狀態?

這個記分卡納入所有這些數據,然後根據以下這兩個面向來評估各個經濟體的表現:一是這個國家當前的數位化狀態;二是數位化長期演進發展的步調(衡量的指標,是2008到2019年這12年期間數位化評分的成長率)。如下方圖「數位演進:狀態與動能」所示,分析結果可畫成一張數位星球「地圖集」,將各個經濟體區分為四個不同的區塊:明星區(Stand Out)、停滯區(Stall Out)、突破區(Break Out)與警示區(Watch Out)。

明星區經濟體

這一區涵蓋的經濟體,既已具備高度數位化水準,也擁有持續提升數位能力的強大動能。有三個經濟體特別突出:南韓、新加坡和香港。它們連同其他經濟體,像是愛沙尼亞、台灣和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在這個指數上一直是佼佼者,並且展現調適力,以及由制度引導展現出對創新的支持。有意思的是,美國以經濟的規模和複雜度,仍展現出卓越的動能,在數位演進上排名第二,僅次於新加坡。

那麼,躋身明星區經濟體的條件是什麼?雖然每個例子都不盡相同,但我們的分析顯示,其中最成功的國家,都優先推動以下事項:

1. 拓展數位消費者工具的採用,如電子商務、數位支付、娛樂等。

2. 吸引、訓練、留任數位人才。

3. 培育數位新創事業。

4. 提供快速、普及、固網(例如光纖)和行動寬頻網際網路連網服務。

5. 專精於數位商品、服務或媒體的出口。

6. 協調大學、企業和數位主管機關之間的創新活動。

突破區經濟體

在這一區的經濟體,特性是現有的數位基礎設施有限,但正在快速進行數位化。中國是這一區值得注意、表現最異常的:它的數位演進程度遠高於所有其他經濟體,主要原因是中國結合了快速成長的需求和創新。印尼和印度也是這個群體裡值得注意的成員,儘管經濟體規模龐大,在數位動能方面的排名,還是分別位居第三和第四。除了這些大型新興經濟體,諸如肯亞、越南、孟加拉、盧安達和阿根廷等中型經濟體,數位動能全都呈現增加之勢,顯示它們無論是後新冠經濟復甦,還是長期轉型,都展現日益提高的數位動能。

根據分析,我們發現,成功的突破區經濟體優先推動以下事項:

1. 改善行動上網的連網服務、平價化和品質,以推展行動上網普及化。

2. 強化體制環境,制定數位法規。

3. 促進投資數位企業、融通數位研發、訓練數位人才,並利用數位應用來創造就業。

4. 採取措施,以降低數位工具可取得性在性別、階級、種族和地理區域方面的不平等(雖然在可取得性方面,還是存在許多鴻溝)。

停滯區經濟體

這個區塊有許多歐盟國家,它的特點是,經濟體已有成熟的數位整體發展,但在持續升級方面展現的動能較弱。部分原因可能是隨著成熟而導致成長自然減緩。這一區有許多國家也刻意選擇減緩成長,以確保能以兼顧責任和包容性的方式成長。若要重獲動能(而且不犧牲這些價值觀),這些國家應優先追求的事項為:

1. 繼續投資穩健的體制根基、法規環境和資本市場,以支持不斷創新,藉此防範出現「數位高原」。

2. 持續運用政策工具和法規,以確保數位能力的取得具有包容性,並保護所有消費者免於隱私侵害、網路攻擊和其他威脅(同時仍能讓新數位應用軟體取用數據)。

3. 吸引、訓練、留任具備數位技能的專業人士,通常會透過改革移民政策來進行。

4. 找出新科技的利基,並培養那些領域裡有助於創新的環境。

警示區經濟體

最後這一區的特性,是現有數位能力和未來發展所需的動能,都呈現短缺。落在警示區的國家橫跨非洲、亞洲、拉丁美洲和南歐,它們可以向突破區的經濟體尋求榜樣和比較標竿,學習如何運用數位成長,做為提升經濟復原力的槓桿。警示區的經濟體,尤其是那些數位需求已浮現或持續成長的成員,應優先推動以下列事項:

1. 長期投資,以弭平基本基礎設施的落差。

2. 建立體制環境,以確保消費者採用數位產品和服務的安全性和普及化,尤其是那些能推動生產力、創造就業的產品和服務。

3. 推動一些方案(特別是透過公私部門合作來推動),致力讓長期處於弱勢的人口群體取得數位資源。

4. 推動那些能解決迫切需要的應用,以做為數位工具(例如行動支付平台)普及化的觸媒。

解讀疫情影響下的記分卡

當然,對過去一年全球科技與經濟趨勢的分析,如果沒有檢視新冠疫情大流行的衝擊,就不算完整。最耐人尋味的是,數位演進的得分高,通常與經濟從疫情的破壞中復原的力道更強有正相關,但也不是毫無例外。

為探索這個問題,我們比對各國的數位演進評分,以及2019年第2季到2020年第2季國內生產毛額(GDP)的萎縮比率(經過通膨調整)。一如預期,我們發現,整體來說,國家的數位演進程度,至少能解釋20%的經濟復原力,或是緩衝能力,以對抗疫情大流行帶來的經濟衝擊。這種緩衝能力有許多來源,例如,數位演進程度高的經濟體,往往有較高比率的GDP來自高科技產業,那裡的工作人力更容易轉換為遠距工作。此外,已進行數位演進的經濟體,往往更善於透過網路提供公共服務,因為它們有優越的基礎設施,大部分公部門有數位轉型經驗,而且有便利而平價的網路。有些經濟體甚至利用它們優越的數位演進程度,進行接觸史追蹤、曝露辨識、數據蒐集和提供公共衛生訊息,而把經濟動盪減少到最低(南韓和台灣都是絕佳的例子)。

儘管如此,這個效應並不是放諸四海皆準。越南在我們的數位演進計分卡上得分低,但疫情大流行對該國經濟的衝擊,到目前為止仍低於預期。越南是今年東南亞經濟成長唯一上軌道的國家,主要是因為政府能透過積極的預防措施,控制病毒蔓延。此外,中國製造業近來轉移到成本更低廉的越南市場,帶來經濟繁榮,這也有助於越南在這次危機期間維持經濟成長。

在另一端,我們也看到英國這個數位演進程度高的經濟體,和印度或盧安達同樣經歷經濟衰退。這不只是因為英國政府對疫情的回應失當,也是因為英國經濟的組成,更容易因維持社交距離和封鎖措施,而遭受重創:服務業(特別仰賴面對面的人際活動)大約占英國經濟體的四分之三,而英國的GDP有10.9%來自旅遊觀光,這些都因社交距離規定而嚴重萎縮。

整體來說,數位演進是經濟復原力的關鍵貢獻因素,但並非萬靈丹。政府對新冠疫情的因應,還有該經濟體的獨特組成結構,也都會造成重大差異。

三大長期趨勢

除了疫情大流行的衝擊,這項分析也針對最成功的國家如何追求數位演進,點出幾項更長期的趨勢:

1. 強化數據隱私,緩解數據保護主義。

提供安全、無摩擦數位體驗的經濟體,能培養出最正向、投入程度最高的消費者,創造出最活躍的數位生態系統。這些生態系統進而產生更多數據,而這些數據是具競爭力經濟體的命脈,能帶動成長的良性循環。像是新加坡、日本、加拿大和荷蘭等經濟體,結合開放的數據流與有力的隱私保護,都是這個方法的明證。

與此同時,像是中國、俄羅斯、伊朗和沙烏地阿拉伯等經濟體,呈現一種矛盾:儘管國家對數位生態系統的龐大投資和高度管控,能帶來更高的數位動能,但這些經濟體也阻礙數據的自由流動,因此錯過機會,沒能借助那些仰賴可廣泛取得數據的數位產品和應用,來進一步推升那股動能。數據在地化法規(也就是限制數據跨國轉移的法規)日益普遍,最終會讓數據變得更不易取得,這不僅會阻礙全球的成長,也會增加數位企業的成本、削弱競爭,並助長國內廠商之間的尋租(rent-seeking)行為,因而減損了國家本身的競爭力。

要順利因應這些挑戰,政策制定者要先衡量、監測,並理解我們說的「新GDP」的價值:「新GDP」就是一國的數據生產毛額(Gross Data Product)。一旦經濟體開始理解它們的「新GDP」,就能鼓勵開放的數據流,同時也為公民提供適當的隱私保護,藉此開發出完整的價值。

2. 行動連網服務是必要條件,但不是充分條件。

行動上網向來是突破區經濟體動能的強勁驅動力,而要讓全球三分之一不具連網能力的人口上線,行動網路也是最快速的捷徑。印度就是一個突出的例子:它的連網程度在過去四年增長為兩倍,而按照目前的趨勢,該國的智慧型手機數量,可望在2023年之前再增加3.5億支。

然而,行動電話只是展現數位化利益的第一步。疫情大流行已經顯示,在對數位科技重度依賴的時期,網路與裝置的品質,都是經濟復原力的重要條件;網路是指可靠的寬頻,而不只是間歇的衛星連線,而裝置是指適合學習和工作的筆電和平板電腦,而不只是低階的行動電話。例如,印度因疫情大流行,而停止學校的面授教學時,許多孩童必須靠WhatsApp與老師溝通。雖然有這個通訊行動應用程式,絕對好過什麼都沒有,但印度數位生態系統在行動電話以外的有限成長,造成接受基本教育的重大不平等。

疫情大流行已經顯示,在對數位科技重度依賴的時期,網路與裝置的品質,都是經濟復原力的重要條件。

由於這些考量,數位化程度較不先進的經濟體,若是致力於平價行動網路的普及,就能得益,但也不該忽視必須要投資以提升裝置的品質,以及更快、更可靠的連網服務。像是肯亞、印度、越南等突破區經濟體展現的高動能,這項策略是背後的一大功臣。當然,在行動服務的採用方面,中國的表現領先全球,這都要歸功於4G基礎設施的大量投資,並結合競爭激烈的行動裝置市場,包括小米、OPPO、華為和VIVO。

對現有數位基礎設施有限的經濟體來說,儘管行動通訊的投資,是開始的一大步,但政策制定者應努力擴大視野,不只著眼於增加行動裝置的數量,還要體認到長期成長取決於網路、裝置,以及整體消費者體驗的品質。

3. 創新與包容性之間的取捨。

經濟體一旦達成更高程度的數位演進,通常會面臨一種取捨,要在維持快速動能,以及建立一些優先重視數位包容性的制度之間,做出權衡取捨;所謂數位包容,是指數位發展在不同的階級、性別、種族和地理區之間平等分布。像新加坡和愛沙尼亞之類較小型的經濟體,或許較容易在維持創新優勢之際,同時也確保包容的數位環境。至於較複雜的大型經濟體,可能不易在創新與負責任地規範創新所需的官僚體制之間,取得平衡。

比方說,歐洲的經濟體大部分位於停滯區,它們在我們的數位包容性指數前十名中,包辦六個席次。這些經濟體率先推動包容性公共政策,像是確保價格負擔得起的連網服務、為殘疾人士提供輔助科技,還有投資培養工作人力的數位技能,而它們也位於制定數位治理和隱私法規的最前線。其中許多方案成為世界其他各地的標準(理所應當),但在許多這些經濟體裡,對包容性的重視,或多或少也減緩了數位新發展的步調。這些取捨可能值得去做,但若能清楚理解這些取捨對數位動能的潛在影響,並為此規畫,政府和公民都能從中受益。

相互借鏡追求卓越

每個國家的決策者,都能從他們在2020數位演進計分卡上的落點學到很多。但他們也能向其他國家學習,以對方為比較標竿、模範,甚至是警惕。例如,新加坡、愛沙尼亞、台灣和阿拉伯聯合大公國,都結合強大的制度,以及投資以吸引全球的資金與人才,藉此建立有效、自我強化的數位生態系統。它們也成功利用這些數位強項,來調整因應疫情大流行的挑戰,展現數位發展對建立經濟復原力的重要性。這些經濟體雖然規模小,卻能做為全世界領導人的模範。

此外,具備高度數位動能的大型經濟體,像是中國、印度和印尼等,可做為其他大型發展中經濟體,像是巴西和奈及利亞,在未來幾年設法提升數位動能時的模範。較小型的發展中經濟體,可以向中型「蛙跳式發展」國家借鏡,例如,肯亞、越南、孟加拉、盧安達和阿根廷,它們是數位動能迅速推動經濟體轉型的範例。

數位演進沒有一體適用的解決方案。每個國家都是獨一無二的,而促成某個經濟體成功的因素,在另一個經濟體也難以保證能奏效。但儘管有這些限制,2020數位演進計分卡仍可清晰呈現全球各地數位發展和數位動能的現況,以及數位演進情況對國家的疫情因應措施的影響。對於想在自己的社區和全球推動數位成長、強化經濟復原力的人來說,第一步就是要深入了解全球各國目前的表現(以及哪些政策選擇有助於他們達成今日的成就)。

作者要感謝弗萊契學院(The Fletcher School)的葛瑞芬.布魯爾(Griffin Brewer)、克莉絲汀娜.菲利波維奇(Christina Filipovic)和數位星球團隊,還有萬事達卡的保羅.杜魯曼(Paul Trueman)。

(周宜芳譯自2020年12月18日HBR.org數位版文章)


編按:每項排名或指數,只是根據特定方法論和資料組合,以分析、比較企業或地區的一種方式。在《哈佛商業評論》,我們相信一項設計良好的指數,能提供有用的見解,即使根據定義,指數只是大局的一個切片。我們一向鼓勵讀者仔細閱讀方法論。



巴斯卡.查克勒佛提 Bhaskar Chakravorti

美國塔夫斯大學弗萊契學院(Fletcher School at Tufts University)全球商業研究所所長,也是弗萊契學院全球情境商業研究中心(Institute for Business in the Global Context)創辦執行主任。他著有《快速變遷的慢速歷程》(The Slow Pace of Fast Change)一書。


賈伊.巴拉 Ajay Bhalla

萬事達卡(Mastercard)網路與情資解決方案總裁。他也任職於該公司的管理委員會,而且是弗萊契學院新興市場企業理事會( Council on Emerging Market Enterprises)資深研究員。


拉維.桑卡爾.柴特維第 Ravi Shankar Chaturvedi

塔夫斯大學弗萊契學院全球情境商業研究中心研究主任、創新與變革博士研究員,以及國際企業講師。


本篇文章主題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