擔憂炒短線四十年,只是想太多?

Worries About Short-Termism Are 40 Years Old, but Are They Overblown?
華特.福力克 Walter Frick
瀏覽人數:2968
美國企業若真的只重短期,理應已輸給外國競爭對手,但這情況大致沒有發生。

高階主管普遍認為,企業面臨重大壓力必須提出短期績效,因而犧牲掉長期健全。麥肯錫顧問公司(McKinsey)的鮑達民(Dominic Barton)已經提出論點來說明這一點,貝萊德集團(BlackRock)的賴瑞.芬克(Larry Fink)也是如此。希拉蕊.柯林頓(Hillary Clinton)和喬.拜登(Joe Biden)等政界人士也警告人們不要專注於短期績效,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和美國企業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AEI)也是一樣。麥肯錫提出實證來說明論點,找到證據證明長期管理與優異的財務績效有關。2015年,多倫多大學羅特曼管理學院(Rotman)的羅傑.馬丁(Roger Martin)在《哈佛商業評論》發表文章檢視兩邊的證據,並且解釋他為何認為短期主義是個問題。

但並非每個人都有同感。

經濟學家賴瑞.桑默斯(Larry Summers)在回應麥肯錫的資料時表示,「答案還未確定。」《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將短期主義稱為「不明確的想法」和「令人分心的事物」。《紐約客》(The New Yorker)則稱之為「迷思」。我們已經在《哈佛商業評論》發表許多文章,用不同方式向標準的短期主義批評意見提出異議。

在最近一篇論文中,芝加哥大學布斯商學院(Booth)經濟學家史蒂芬.克布倫(Steven Kaplan)提出自己的論點,不同意對短期績效的擔憂。他的論點新奇之處在於,它一開始是檢視過去。我打電話請教他這一點;以下是我們對話經摘要整理的文字紀錄。

《哈佛商業評論》問(以下簡稱問):許多人認為經濟的短期主義有問題,但你並不以為然。為什麼?

史蒂芬.克布倫答(以下簡稱答):如果你回溯40年,可以發現馬提.李普頓(Marty Lipton),以及《哈佛商業評論》裡海斯(Hayes)和亞伯納齊(Abernathy)所寫文章,都有相同的論點。你可以回溯25年,聽到麥可.波特(Michael Porter)的相同論點。波特說,美國分配投資資本的制度開始失靈,使得美國企業處於嚴重不利的情勢。因此,「美國企業太過注重短期績效」這個觀點伴隨我們,大約已經有40年,甚至更久了。現在就應該算是25年或40年前所謂的「長期」,按照前述說法,現在美國企業的情況應該很慘。

所以接下來的問題是:美國企業目前的表現如何?現在美國企業面臨的批評,不是他們表現很差,而是他們獲利非常高。企業獲利創下空前新高,或接近空前新高,人們對企業的疑慮似乎是,在某些例子中,他們太過成功了。

問:那是適當的基準線嗎?如果我們二十年前更著重長期,企業現在會表現得比較好嗎?

答:首先,一般認定比較重視長期的其他國家,像是日本、德國和歐洲其他地區,他們的表現並沒有比我們好。日本的表現實際上差得多,所以你得告訴我,究竟是誰做得對,以及原因何在。

其次,如果你認為人們沒有長期投資,而且真的有機會可以那樣做,你應該看到有某種機會可讓人們長期投資。我在那篇論文中檢視的領域是創投。你會認為,隨著時間過去,有愈來愈多資金會流向創投,而且報酬率會很驚人。同樣地,那是因為一般認為,創投業會投資高風險的長期計畫。如果你檢視創投業者長期的表現如何,以及流入的資金金額,你會發現流入資金的金額經過一段時間大致保持不變。網路熱潮時期曾出現一個短暫波動,但是,投資於新事業的創投金額,在過去30、40年間都相當穩定,只占股市一小部分。除了網路熱潮那段期間之外,平均的投資報酬率並不驚人,只比針對中位數基金(median fund)的公開市場績效稍微好些。

問:如果沒有短期績效問題,為什麼我們會一直聽到人們談論這個問題?

答:我認為,有些高階主管是以短期方式行事。他們進入一種平衡狀態:他們告訴華爾街,他們會創造某個金額的盈餘。若是他們沒有做到,股價就下跌。當華爾街作出反應,高階主管就歸咎華爾街注重短期績效。我想,在這種情況中,犯錯的人是公司主管,而非投資人。你應該避免玩這種保證「我會提供某個金額的短期盈餘」的遊戲。你可以表示:「我會做長期而言對公司有利的事情。」如果你兌現這個承諾,市場會看到。

最好的現成例子是虧損多年的亞馬遜(Amazon)。但亞馬遜的策略相當清楚,隨著時間過去,該公司因為具有極高的估值而一直都能獲得回報。生物科技股也是一樣。如果一家公司有合理的長期策略,而短期內可能會經歷一些痛苦,管理階層的挑戰就是要向市場說明這種情況,並且說服他們,一切情況屬實。

我也認為,在某些情況中,有些績效不佳的企業會告訴市場,他們長期而言會有良好績效。但實際情況是,他們有短期問題,而且通常也有長期問題。高階主管不喜歡市場告訴他們,他們做得不好,就像大多數人不喜歡接到很差的成績單一樣。

問:什麼情況會讓你相信,短期主義是真正存在的問題?

答:我認為,如果美國企業看起來像日本企業,或是經歷過去20年日本所遭遇的情況,我可能會感到擔憂。實際上美國企業並沒有這樣。波特在某種程度上這樣認為,海斯和亞伯納齊也這樣說過:美國企業相對於其他制度(包括日本)表現很糟,美國企業現在應該岌岌可危,毫無希望。但其實並沒有出現這種情況。如果美國企業整體表現不佳,我才會開始相信這種說法。

(林麗冠譯)



華特.福力克 Walter Frick

《哈佛商業評論》資深編輯。


本篇文章主題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