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FTA大修,供應鏈如何應戰?

Is Your Supply Chain Ready for a NAFTA Overhaul?
喬.泰里諾 Joe Terino
瀏覽人數:2900
三種行動方案,任企業選擇。

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正要重新協商。改變的範圍很廣,從產品成分原產地規定的修改、制定更嚴格的勞工標準,甚至到最極端的退出協定,以及回復世界貿易組織(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WTO)的最惠國關稅,都有可能。對於以美國為根據地的企業,這些改變在供應鏈及獲利能力上,都有重大的寓意。然而,NAFTA再協商對企業最終的結果和影響,具高度不確定性,部分原因是,匯率調整可能會抵銷或加重協商結果的效應。

值得注意的是,提案中「更廣泛的調整」,是美國國會正在辯論的稅制改革方案一部分,可能引發美元對其他貨幣升值。在這個計畫下,企業無法從營收扣除進口成本,而這是目前企業藉以降低整體稅負的措施。同時,出口和其他對外國的銷售可享免稅。

貿易政策本質上的不確定性,讓許多企業領導團隊不太願意採取行動。但等待未來前景變得較為明朗,才是風險最高的選項。成功的企業把變化納入策略當中,而得以在不確定性中蓬勃發展。領導團隊可運用一套方法,預測幾個未來可能出現的情境,以限縮退出NAFTA的可能性和貨幣變動帶來的負面後果。這套方法也適用於以墨西哥、加拿大的企業,還有以易受美國政治波動影響的貿易協定簽署國為根據地的企業,如中國。

了解如何在不確定性下做管理的資深領導人,會專注在最重要的少數幾項風險。他們評估每個可能情境,找出關鍵觸發點(我們稱為「指標」),也就是顯示情況由某種結果轉向另一種結果的訊號。這套方法有助於確定一組清楚的行動,可在投注資源和保持彈性之間取得平衡。領導人制定策略,並非以某個明確時間點的條件為依據,而是投入「執行、追蹤、調整」的持續循環週期,隨著時間把企業重新導向最佳機會。

產業不同,進展不同

貝恩顧問公司(Bain & Company)分析了NAFTA的幾個可能情境,包括沒有變動、微幅變動和完全退出。在退出協定的情境下,我們估計,假設企業不把因此升高的成本轉嫁給消費者,在汽車業、農業、紡織業中,規模最大的美國企業,淨利會因此減少達1個百分點。這些產業裡的企業往往很仰賴依據NAFTA條文貿易、自墨西哥或加拿大進口的零組件和原料。例如,以加州為基地的莓果生產者德麗思可(Driscoll),就大量投資墨西哥莓果產品營運,因為全年都可以取得高品質的水果、較低成本的勞工,以及當地的技術知識。

要是美國真的退出NAFTA,並實施邊境調整稅,這兩者結合的效果,會對石油天然氣業、汽車業和航太業造成嚴重影響。對石油天然氣業和航太業的公司來說,大部分的負面效應源自邊境調整稅。儘管這些產業的進口比率高,但透過NAFTA貿易進口的比率相當低。對比之下,汽車廠最主要的威脅是退出NAFTA。因為它們的進口大部分是透過NAFTA,廢除NAFTA之後,必須承受高額的最惠國關稅。

由於對美元的需求增加,美元對外幣預期的升值,可能會抵消這些改變的大部分影響。美國的進口需求降低,支付給外國的美元就較少。美元供給因而降低,更難取得美元,以致推高美元的相對價值。任何出口補貼,都會讓美國生產商降低它們產品在國外市場的價格,提高對美國出口品的需求,進一步刺激對美元的需求,以購買那些出口品。

然而在某些產業,要耗費很多年,貨幣效應才會有實質影響。那是因為許多供應商簽定的五年合約,是以美元計價,而不是披索。不管新貿易協定何時簽定,貨幣效應何時發酵,那些供應商要等到合約到期之後,才能調整價格。

三種行動方案

企業若能為這些不確定性制定策略,等到新貿易協定的細節變得清晰,就能比競爭對手更快調整因應。不管出現哪種情境,時機都是關鍵。企業在為每種可能結果規畫行動時,應該為各項行動指定一個啟動的指標。企業有以下三種行動方案可選擇:

不後悔的行動。不管情境如何變化,有些行動總是能增加企業的競爭優勢,像是改善成本管理,或是提升採購、供應鏈和存貨管理等的營運效能。NAFTA重新協商,突顯尋求新營運效率的迫切性,讓企業有更大的彈性,來面對新條約的限制。例如,提升效率的零售商,有能力可選擇不要把增加的成本,轉嫁給消費者,而且這麼做並不會犧牲本身的毛利率。

增加選項與避險。針對多種不同未來情境研擬策略選項與避險方案的領導團隊,在情勢有新的發展時,較能順利前行。其中可能包括拓展採購選項,或是增加向有競爭力的在地供應商採購。例如,當初NAFTA在進行協商時,有幾家墨西哥企業,如汽車零組件供應廠拉西尼(Rossini),就抓住機會,投資推動營運現代化,以拓展原本都是當地企業的顧客群,走向全球競爭。今日的一個選擇,是把營運作業自動化到某個程度。如果NAFTA遭到廢止,部分自動化的生產線,會比高度人工作業的生產線更容易移回美國。選項的價值在於,搬遷費用低於NAFTA廢止之後可能造成的邊境稅和較高的WTO進口關稅。

重本豪賭。最具挑戰性的平衡行動,涉及大規模投資計畫,各項投資依未來不確定性如何演變,而有不同的報酬率。企業為北美市場執行的供應鏈和製造足跡計畫,可能是一場豪賭,而管理團隊應從這個角度來評估投資計畫。企業甚至可以採取更進一步的做法,擴張產能,或是改用以美國為根據地的供應商,來取代外國供應商。企業也可以反向大膽下注,就像艾美克斯(Ammex)正在考慮的做法。艾美克斯是以美國為根據地的抛棄式手套經銷商,銷售對象遍及全球,包括實驗室、醫院和其他企業。艾美克斯正在尋求投資電子商務,並在焦慮的競爭者退出墨西哥時,加碼投資墨西哥,這是他們關鍵的開發中市場。如果高額賭注的做法看似風險過高,不宜立刻採行,企業可以等到情況更明朗,一旦顯示變化很可能出現,就快速行動。

企業可監測各種指標,針對各項指標規畫供應鏈可能採取的策略行動。「不後悔行動」不必考慮指標就可啟動,但在採取「增加選項與避險」或「豪賭」行動之前,應該先定期檢視相關資訊,例如,如果其他自由貿易協定被撤除或簽定,都可能促使一些企業增加向有競爭力的在地供應商,採購零組件或原料,而這些供應商之前都已經過審核,並納入備用名單。一旦NAFTA協商開始,一項重要指標就是發布條款清單,設定協商的界限,例如,同意檢討區域成分(自製率)規定,並納入新的產業部門,但不考慮配額或任何產業部門退出。在這些界限下,對某些產業來說,擴展在地供應來源的選項,會從避險方案轉變為不後悔行動。

NAFTA協商會帶來什麼變化,會如何影響供應鏈的速度、成本和存貨,可能要兩、三年才會明朗化。針對不確定性來研擬策略,可讓領導團隊有一些工具 可用來搶在競爭對手之前,以及相關政府做出決定之前,預測多種結果。把變化融入策略流程,企業就能隨著貿易協定的進展和變化,迅速修正路徑。(周宜芳譯)



喬.泰里諾 Joe Terino

貝恩顧問公司(Bain & Company)績效改善實務合夥人,派駐在美國波士頓,負責貝恩在北美的供應鏈業務。


本篇文章主題全球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