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 可免費閱讀文章篇數免費閱讀

研究指出: 政治兩極化改變美國人工作和購物方式

Research: Political Polarization Is Changing How Americans Work and Shop
克里斯多福.麥康諾 Christopher McConnell , 尤譚.馬嘉利特 Yotam Margalit , 尼爾.麥爾霍特拉 Neil Malhotra , 馬修.列文道斯基 Matthew Levendusky
瀏覽人數:2192
研究指出: 政治兩極化改變美國人工作和購物方式
就算自己得付出代價,也要避免幫到不同陣營的人。

在經歷2016年競爭激烈、爭議四起的美國總統大選之後,美國人對不同政黨成員的評價,下滑到有史以來的最低點,也就不足為奇。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資料顯示,45%的共和黨人和41%的民主黨人認為對方非常危險,足以威脅到國家的健全發展。這種敵意已擴散滲透到社交網絡當中:根據HuffPost和YouGov的民意調查,去年有近半數美國人曾跟某人(朋友、家人或同事等)因選舉相關問題而發生爭論。五十年前,人們被問到如果孩子跟另一個政黨的人結婚,他們會有什麼感受,很少有人會表示憤怒。今天,三分之一的民主黨人和將近一半的共和黨人,會非常苦惱。一項議題接著另一項議題,美國人不僅在眾多議題上有不同意見,也愈來愈不喜歡另一個政黨的人。

學者稱這種現象為「情感兩極化」(affective polarization)。政治學家認為美國情感兩極化增加,導致一些影響重大的後果,其中最主要的,是首都華盛頓特區愈來愈嚴重的僵局和功能失調。但我們較不了解的是,情感兩極化是否改變我們在政治以外領域互動的方式。這些偏向某個黨派的情緒,是否會影響到隸屬對立政黨的個人之間的經濟交流?

總統大選之後,近來美國消費者討論到要支持或抵制跟對立政黨有關的企業,因此我們提出這個問題正是時候。例如,「抓緊你的錢包」(Grab Your Wallet)這個團體,建議大家抵制幾家跟川普政府有關係的公司,包括服飾品牌L.L. Bean和梅西百貨(Macy's),而在優步(Uber)未能支持紐約計程車司機抗議川普政府的旅行禁令之後,#DeleteUber的主題標籤便迅速擴散。一直以來,總統女兒伊凡卡.川普(Ivanka Trump)的品牌,都是左右兩派使用的政治足球(political football,編按:指對立黨派爭論的某個議題,雙方都想藉此而對己方有利)。這類事件只是高度公開但各自獨立的事件,或者,它們代表更廣泛的黨派趨勢,即使在缺乏公開宣傳呼籲明確抵制行動的情況下,還是塑造了人們如何做出經濟決定?

我們進行四項實驗,來處理這些問題,做法是探究黨派身分在塑造經濟行為時的角色。(我們分析的細節,會刊登在《美國政治科學期刊》即將出版的文章中。)第一項實驗,是在網路勞動力市場進行的實地研究,我們評估當人們知道上司的政黨跟自己不一樣時,是否更有可能要求較高的薪資。第二項研究,檢視如果人們發現賣方隸屬另一個政黨,是否較不可能購買高折扣的禮物卡,但如果賣方跟自己政黨相同,就更有可能購買;第三項研究,是在規模更大的網路市集中重複第二項研究。我們的第四項研究,是提供獎勵的調查,我們讓參與者能夠賺錢,但告訴他們也會捐款給對立的政黨。前述每項實驗都讓我們得以評估,實驗參與者的黨派參與情況,如何塑造他們的經濟選擇和行動。

所有這四項實驗都提供證據顯示,黨派支持態度,確實會影響到經濟行為,就算是要付出高昂代價也一樣。例如在勞動力市場的實驗裡,為同黨老闆工作的人,願意拿較少的錢;這個效應,跟相關就業經驗等因素的效應一樣大。面對採購機會時,消費者若是與賣方所屬的政黨相同,進行交易的可能性幾乎提高一倍。在我們的調查實驗當中,四分之三受試者拒絕接受較高的金錢酬勞,以避免幫助對立的政黨;換句話說,他們寧可自己少拿一些錢,好讓對立的政黨拿不到好處。總而言之,這些結果清楚顯示,我們之前強調的趨勢,不可能只是獨立的事件。政黨忠誠度對經濟選擇的影響力,可能比一般人認為的還要更強大、更廣泛。

我們的研究結果,凸顯當代社會裡跟黨派屬性相關的另一項觀點:黨派屬性已變成一項重要的「社會」身分認同(social identity)。它超越特定的政治信念,或是對特定政治人物的支持。我們的研究結果顯示,人們會因為對方是民主黨人或共和黨人,而對完全相同的交易有不同的評估結果,即使黨派屬性表面上無法提供任何資訊,可顯示對方會是什麼樣的雇主或賣方。(其他研究發現,黨派屬性會塑造人們如何判斷犯罪行為的嚴重性、某人是否適合獲得成績優異獎學金,或是他們是否願意跟某人約會)。目前,這些差異背後的運作機制仍不明朗。人們可能會根據某人的黨派屬性,來推論那個人的特質,例如是否值得信任,或可能只是單純的情緒反應。這兩種解釋,都符合我們在研究工作中發現的模式。不過,黨派屬性的影響看起來明顯不只限於政治領域。

我們的研究結果,呼籲大家更關注基於黨派屬性的潛在歧視。目前,很少社會規範限制這類行為,而且,目前社群媒體讓政治意見的表達愈來愈明顯可見,因此我們往往會知道我們周遭的人的黨派屬性。我們的分析顯示,就算是在最尋常的經濟情境裡,基於黨派的歧視還是可能發生,而且,不只是回應高度宣傳的活動而已。因此,這種歧視應受到更系統化的詳細檢視,不僅是由學者來檢視,企業人士、員工和消費者也都應參與檢視。最後,我們的研究顯示以下這種可能性:企業高階主管如果把政治導入本身的事業之中,可能會提升同意他們意見的人的支持度,但可能會疏遠那些不同意見的人。(蘇偉信譯)



克里斯多福.麥康諾 Christopher McConnell

史丹福商學院博士生,研究美國政治與政治經濟。


尤譚.馬嘉利特 Yotam Margalit

以色列特拉維夫大學(Tel Aviv University)政治科學副教授,政治經濟學者,也是以色列民主學院(Israel Democracy Institute, IDI)資深研究員。


尼爾.麥爾霍特拉 Neil Malhotra

史丹福商學研究院政治經濟學講座教授,美國政治與政治行為學者,也是史丹福社會創新中心(Center for Social Innovation)主任。


馬修.列文道斯基 Matthew Levendusky

美國賓州大學政治科學副教授,著有《黨派屬性明顯的媒體如何導致美國兩極化》(How Partisan Media Polarize America)和《黨派屬性類型》(The Partisan Sort)。


本篇文章主題行為經濟學

你可能還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