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 可免費閱讀文章篇數免費閱讀

本文出自

沒有留不住的顧客

沒有留不住的顧客

2017年1月號

對抗壓力症候群

Battling the Physical Symptoms of Stress
帕內特.帕爾 Parneet Pal
瀏覽人數:2561
  • "對抗壓力症候群"


  • 字放大
  • 文章授權
    購買〈對抗壓力症候群〉文章授權
  • 購買文章
    購買〈對抗壓力症候群〉PDF檔
    下載點數 10
對抗壓力症候群
史帝夫(Steve)是美國舊金山灣區三十幾歲的創業者,他才剛為自己的新創公司完成數百萬美元的首輪募資,本來應該要慶祝才對。

但他去看醫生,因為他超重約11公斤,精疲力竭、睡眠不足,而且診斷出第二型糖尿病。這項消息加重了他幾個月來感受到的焦慮和疏離。

史帝夫感到身心俱疲,這種現象稱為「燒壞了」(burnout)是有道理的,因為我們身體的細胞確實發炎了。

這情況不是一夕之間發生的,而是慢性病,是對24小時全天候「隨時待命」工作文化的直接反應;這種情況再加上經濟不確定的氣氛,導致我們的生理狀況非常糟糕。

我們的壓力反應系統演化發展,以保護我們免於危險,但它無法區分荒野中的劍齒虎和嚴厲的電子郵件。每當我們三項原始生存需求中的一項沒有獲得滿足,包括安全需求(例如,公司縮編)、報酬需求(例如,績效評語不佳)、連結需求(例如,工作上所屬團隊秉持殘酷的「人各有所好」哲學),體內包含各種生化反應的「戰或逃」壓力團隊就會啟動。

經過一段時間,長期壓力的作用暗中滋生,並反映在我們的生活方式選擇上:我們每晚輾轉反側,難以入眠;早上靠咖啡因清醒;下午3點左右,用餅乾或汽水來面對低潮;然後,在夜晚用垃圾食物、酒、社群媒體或藥物,來麻痺和安慰自己。我們自豪地戴上「忙得不得了」的徽章,卻犧牲與親朋好友相處的黃金時間,以便配合工作的要求。

在體內,各種壓力通往一個目的地:發炎,我們細胞在「發燒」。發炎就是身體面對任何類型的毒素或傷害,產生的保護性免疫反應。例如,想想你皮膚的傷口如何復元:皮膚上可能會有紅腫,接著會結痂,最後痊癒。

當人生失控,我們會活化(turn on)造成慢性發炎的基因,這正是目前全球最大健康流行病的病因:與生活方式有關的慢性病,像是肥胖、糖尿病、心臟病、癌症、憂鬱症、焦慮等。

在美國,每四個人裡就有三個人,一生中會罹患至少一項慢性病。整體來說,那些疾病總共占健保成本86%以上,工作場所中的壓力,每年耗費美國經濟高達三千億美元以上、健保花費多達1,900億美元。此外,儘管社群媒體相當普遍,寂寞和社交孤立仍持續增加,每四個美國人就有一個表示,他們身邊連一個可以商量重要事情的人都沒有。

在這種環境中,生產力、創意和創新如何能蓬勃發展?雖然目前有許多需要處理的體制性議題,但我們每個人都能做到好好照顧自己。幸好,通往發炎和慢性病的路不是單行道,我們可以扭轉不知所措的感覺,並培養復原力。

加入生活方式和表觀遺傳學的力量

表觀遺傳學(epigenetics,在遺傳學「之上」或「之外」)研究環境對基因表現的影響。在任何時候,一個基因,例如與發炎相關的基因,可能會作用並「活化」,或是不作用且「關閉」。我們的生活方式,包括飲食內容、行動方式、睡眠時間長短,以及警覺性如何,就像一個強大的調光器開關。

復原力是我們面臨壓力和逆境時成功適應調整的能力。表觀遺傳學的本質是適應性,我們的遺傳基因不會改變,但它的表現是動態的,而且有延展性。如果我們注意自己每天選擇的生活方式,有多達80%~90%的慢性病完全可以預防,有時還可以逆轉。

如何開始?

■挑選一個核心習慣,並堅持下去。核心習慣是一種改變,這種改變往往會引發其他正向的改變,因為它改變你看待自己的方式。(例如,一起床就開始做例行運動,是一個核心習慣,可以正向影響接下來這一天你作的各種選擇。)問你自己:我的核心價值觀是什麼?哪種生活習慣,可協助我具體表達那些價值觀,並成為我想要成為的那種人?

■和志趣相投的人為伍。我們和別人一起維持新的生活習慣,會比較容易、有趣和有效。這種社會支援,是額外的促成因素,能協助我們更長壽和更健康。

■當你失敗(你難免會失敗),抱持同情心振作起來。生活中總會有些事情妨礙你的新習慣,這是無可避免的事。但有太多證據顯示,善待自己,用對待自己最好朋友的方式來對待自己,會比自我批評更能激勵人心。

史帝夫確認自己的核心價值觀是「創造影響力」,他希望他的產品能使世界變得更好。為達到這個目標,他知道必須保持冷靜,並在創業急遽變化的情況中,更妥善地照顧自己。靜觀(mindfulness,或譯作「專注當下」「覺察力」)成為他的核心習慣。他開始每天進行靜觀僅僅五分鐘,並把他每星期在附近酒吧優惠時段消磨的時間,改為和當地一個靜觀團體互動一小時。他進行靜觀愈久,就愈容易注意飲食,選擇更好的食物。他的活力和睡眠都有改善。這進而協助他在壓力下保持專注,並作出更好的業務決策。

藉著表觀遺傳學的一點小幫助,他採取了更有復原力的生活方式。

(林麗冠譯自2016年6月23日HBR.org數位版文章)



帕內特.帕爾 Parneet Pal

內外全科醫學士(MBBS)和理學碩士(MS),曾在哈佛大學(Harvard)和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受訓的醫師,使命是建立以健康為預設目標的慈悲社會。她結束臨床執業,轉而把重心放在慢性病預防上。她是智慧實驗室(Wisdom Labs)科學長,也對學術組織、企業和個人,提供以調整生活方式來治療疾病的顧問服務。


本篇文章主題壓力

你可能還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