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連結力助你迎戰新職場

連結力助你迎戰新職場

2021年11月號

媲美洛克斐勒,瑞典傳奇家族叱吒165年

蔡鴻青 Allen Tsai , 海因茨–彼得.埃爾斯特羅特 Dr. Heinz-Peter Elstrodt
瀏覽人數:1334
瑞典SEB銀行前身,為瓦倫堡家族成員創立之斯德哥爾摩私人銀行;圖取自Thomas Angermann / flickr。
發源於瑞典的瓦倫堡(Wallenberg)家族,可媲美美國洛克斐勒(Rockefeller)、摩根(Morgan)和歐洲羅斯柴爾德(Rothschild)家族的集團。和瑞典都是小型出口性國家,經濟特性相似的臺灣,有哪些地方值得學習與借鏡呢?

發源於瑞典的瓦倫堡(Wallenberg)家族,是媲美美國洛克斐勒(Rockefeller)、摩根(Morgan)和歐洲羅斯柴爾德(Rothschild)家族的集團。1890年代末期,瑞典股票交易40%的上市公司股份,都控制在瓦倫堡家族手中,投資對象從電信、卡車製造到製藥。銀瑞達集團(Investor AB)是瓦倫堡家族的主要控股公司,2021年市值 696.25億美元,2020年利潤57.55億美元,資產694.88億美元,是轉型成投資公司以守護家族資產的經典個案。

瑞典第一家私人銀行

瓦倫堡家族在1770年代中期,開啟銀行業和工業的創業之路,但直到1856年,家族成員安德.奧斯卡.瓦倫堡(André Oscar Wallenberg)創辦斯德哥爾摩的第一家私人銀行──斯德哥爾摩私人銀行(Stockholms Enskilda Bank),也是現今瑞典的第三大銀行,瑞典北歐斯安銀行(Skandinaviska Enskilda Banken,SEB)的前身,才開始發光發亮。

1877年,瑞典經濟驟然衰退,導致許多企業陷入困境。為了拯救這些企業,斯德哥爾摩私人銀行將債轉股,由此成了許多公司的股東。1916年起,瑞典政府進行公司制度改革,瓦倫堡家族因應改革而成立投資公司──銀瑞達(Investor AB),並將斯德哥爾摩私人銀行持有的各公司股份轉入。銀瑞達在1990年代,完全成為瓦倫堡家族的投資引擎,瓦倫堡家族以AB股的架構,用超過50%的投票權,穩抓銀瑞達的控制權。

工業控股轉型投資控股

銀瑞達發展有三大階段:

第一階段成立工業控股公司,上市後國際化發展,將旗下工業公司發展成該行業的大型跨國公司。

第二階段是1990年代後,從工業多角化延伸至資訊科技、生技製藥等新興行業。

第三階段進入投資公司集團化,成立不同性質的投資子公司,涉獵不同投資領域。

瓦倫堡家族的投資精神可歸結為:目標堅定,持之以恆,選定核心業務後進行長期投資。百年來,銀瑞達不曾因持有的企業股票價格飛漲而拋售,也未因短期低迷而減持。他們善於抓住市場低迷的機會,擴張在持股公司中的控制地位。

例如全球最大的鐵路系統提供商ABB(Asea Brown Boveri),即由銀瑞達併購扶植。2002年ABB因過度擴張、併購後整合失敗,導致債務纏身,股價跌到谷底,但銀瑞達不僅沒有恐慌拋售,反而買入更多。銀瑞達有筆類似風險準備金的專門資金,同時也向銀行貸款以獲得更強大的資金後盾。當旗下企業出現困難時,就動用這筆資金。事實證明,這種保護性的長期投資十分有效,ABB股價其後一路回升,並成為行業龍頭。

銀瑞達長期保持一個穩健的核心持股組合,大約介於8至15家上市行業龍頭型公司的策略性持股,銀瑞達依經濟發展週期及市場狀況,會調整其核心持股。1970年組合重心在汽車、能源系統、金融服務、通訊服務及居家用品領域,約佔總組合的78%。此比率在2000年上升到87%,又在2021年降至68%,取而代之的是醫療保健、自動化方案、生物製藥、老化殘疾服務等。

跨入創投及私募生態圈

除持有大型上市公司外,銀瑞達近年亦邁入集團性投資,前進新興市場及未上市的私募股權領域。上市與未上市公司的特性與專長截然不同,銀瑞達的操作方式亦不相同。私募股權(PE fund)主要投資新興市場中的成長型企業和較成熟的公司,並分門管理,對成長型企業採小額投資,對較成熟的公司則採債務融資的形式。這部分由參股殷拓集團(EQT partners)進行操作,1995年成立的EQT私募基金,目前為全球十大私募基金,管理資產超過500億美金。

銀瑞達的風險性投資(Venture Capital)之投資策略,是以少數股份積極影響投資企業,並具董事投票權,由銀瑞達控制的全資子公司──銀瑞達創業投資有限公司(IGC)負責。集中於高新技術、互聯網、傳媒等領域,以3到6年為投資期,平均每個企業的投資金額在800到1,500萬美元。目前銀瑞達在全球擁有的私募股權投資公司超過一百家,亞洲就有20家,集中於平均股權價值約5,000萬美元,投資期約3至5年的消費品、服務業、零售業、醫藥業及製造業項目。

可借鏡之處

160年來,瓦倫堡家族順應外在局勢轉型發展,從銀行轉型為工業控股公司,再轉型為單一投資控股公司,再成為現今的投資集團,順勢而為是成功關鍵之一。在穩健的控股權架構上,集團依核心理念,不斷調整經營策略與投資組合,配合局勢高賣低買、長期持有。家族成員與專業經理人共治,並推動管家理論(stewardship theory)與積極所有權(active ownership)之文化,家族參加董事會決策,不參與經營管理,同時讓專業經理人善盡管理職責,盡忠職守。

瓦倫堡個案最有趣的地方,是其投資生態圈(eco system)的經營模式,解決了企業老化的傳統問題。一般企業只在定義好的範圍內,以現有資源運作,隨企業成長,終會進入成熟期而老化僵化,需要重組改造以提升活力。瓦倫堡家族成立創投及私募基金,建立投資生態圈,讓投資大企業的穩定現金收益,透過創投再探索新創前沿的領域,並參股私募資金募集外部資金,擴大觸角及影響力。瓦倫堡家族借用外力及槓桿外部資本進入不熟悉的領域,永遠站在產業發展的浪頭上前進,提前布局下一個經濟週期,讓企業繼續保持活力,同時解決企業必然老化的問題,真是一舉數得。

台灣和瑞典都是小型出口性國家,經濟特性相似,值得借鏡。家族財富要配合經濟發展趨勢,不僅自身成長,也能提攜周邊經濟生態系。不僅家族提供備援,讓小企業注入資源成長為跨國大企業,需要調整核心投資組合,與時俱進,如此一來,家族與企業都才能共同永續經營,百年不輟。



蔡鴻青 Allen Tsai

台灣董事學會發起人暨常務理事,前法國巴黎銀行董事總經理暨台灣區投行主管。


海因茨–彼得.埃爾斯特羅特 Dr. Heinz-Peter Elstrodt

倫敦商學院客座教授,身兼顧問、企業董事。


本篇文章主題公司治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