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連結力助你迎戰新職場

連結力助你迎戰新職場

2021年11月號

【個案研究】擁抱比特幣就是前瞻布局?

Should We Embrace Crypto?
王常懿 Charles C.Y. Wang
瀏覽人數:1689
  • "【個案研究】擁抱比特幣就是前瞻布局?"

  • 字放大
  • 授課文章購買
    購買〈【個案研究】擁抱比特幣就是前瞻布局?〉文章
  • 個人收藏購買
    購買〈【個案研究】擁抱比特幣就是前瞻布局?〉PDF檔
    下載點數 10
安基特的老闆托爾斯騰,成功創立兩家新創公司,如今熱衷於比特幣。托爾斯騰希望公司接受比特幣付款,並投資比特幣,但安基特身為財務長,感到風險過大,董事會也持反對意見。然而托爾斯騰態度強硬,容不得下屬說「不」,安基特該如何面對這場困局?

床頭櫃上的電話響了一次、兩次、三次,吵醒了原本熟睡的安基特.賈恩(Ankit Jain)。他根本還沒來得及接起電話,又有三條訊息傳來。他不用想都知道是誰:他的老闆,托爾斯騰.科尼格(Thorsten Konig),全球頂尖線上教育平台「象牙塔」(Ivory Tower)的執行長。

在太陽谷談論加密貨幣。

是時候了。

支付+投資。

我們最快何時候能做到?

請盡快回電討論。

讓希拉和保羅也加入。

安基特嘆了口氣。托爾斯騰是位才華橫溢的技術專家,他在30歲之前就創辦並賣掉了「每日交易平台」(DayTradz),這是最早的線上零售交易平台之一。

象牙塔是他成立的第二家新事業,表現非常成功,為世界各地的學生提供優質的大學和研究所課程,顛覆了高等教育。有些課程的價格非常平易近人,像是由一名諾貝爾獎得主奉獻時間所教的經濟學入門課程;有些課程則是貴得令人咋舌,像是克莉絲.詹納(Kris Jenner)的打造個人品牌課程,以及卡爾.伊坎(Carl Icahn)的併購課程。業務構想是讓這個平台上最富有的使用者,去補貼最貧窮的使用者。象牙塔在推出後的五年內,以及在股票首次公開發行(IPO)後的13個月內,取得驚人的影響力。但有時候,在一家由「瘋狂天才」領導的快速發展公司擔任財務長,讓人感到筋疲力盡。

近幾個月來,托爾斯騰一直在談論,要把加密貨幣整合到自家企業之中。他是比特幣(注記1)的忠實擁護者,在他個人的投資組合中,配置了約5%的比特幣。幾個星期前,這位執行長要求安基特,讓他的團隊研究接受以加密貨幣支付學費,以及讓象牙塔的部分現金儲備改為持有加密貨幣。在媒體採訪中,托爾斯騰也開始略微提到「我們的加密貨幣未來」,引發外界臆測他將建立或購買加密貨幣交易平台。(注記2)但安基特知道,托爾斯騰至少在未來幾年內,仍將全心投入象牙塔;他只是想把加密貨幣,與自己的新熱情結合在一起。

注記1:比特幣誕生於2009年,是史上第一個加密貨幣。比特幣網路上的使用者,可以在沒有銀行等中介機構的情況下,相互發送比特幣。區塊鏈技術促進這些交易,這項技術讓電腦資料庫可以安全地追蹤和驗證所有權的轉移。

注記2:熱門的加密貨幣交易平台包括Coinbase、Gemini和Binance。每個平台目前的交易量都達到了數十億美元。

對托爾斯騰來說,用比特幣收費和投資是很簡單的事情,就像是用歐元和美元做生意那樣,而象牙塔已經做到後者了。採用比特幣,可以讓這家總部位於美國的企業,進一步對美元通膨避險。(注記3)

注記3:2021年第二季,美國通膨率急劇上升,大約增加了一倍,而比特幣的美元價值下跌了41%。

安基特知道,情況更加複雜得多。儘管加密貨幣正在獲得主流的青睞,但即使是像比特幣這樣已經問世一段時間的數位貨幣,波動性仍然很高,而價值的變動情況,讓它們看起來更像是投機性股票。當然,公司可以接受比特幣的付款,然後再轉換為美元,但公司必須弄清楚,建立所需的內部能力,或聘請第三方供應商來處理交易,是否合理。把企業獲利用於投資加密貨幣,則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一想到財務報告方面的挑戰,安基特就感到頭疼。還有他身為財務長的受託責任:如果這樣做,可能會危及未來用於開發更好的技術和課程的經費,以及拓展企業觸角所需的資金,那麼股東是否真的會希望象牙塔押注加密貨幣?

遺憾的是,托爾斯騰很少接受「不」這個答案。於是安基特滾下床,給自己的團隊成員發簡訊。「早安。托爾又問起了加密貨幣的事。8點視訊討論?他會在8:30加入。」

不到一分鐘,他收到了兩個豎起的大拇指。到了現在,每個人都已習慣托爾斯騰的臨時會議。安基特只是希望,這次的會議不會以命令的形式結束。

會計長的評估

「我想,我們可以接受比特幣支付學費。」象牙塔的會計長保羅.阿貝貝(Paul Abebe)立刻加入Zoom的視訊會議。自從疫情爆發以來,每個人都在家工作,公司已決定,不要求任何人返回位於曼哈頓的總部。「但這很麻煩,除了明顯缺乏傳統貨幣所具備的流動性之外,還要考慮提交報告給國稅局和反洗錢法律遵循的議題。但重點是:我們為什麼要這樣做?」

「托爾斯騰說這符合我們的精神:擁抱未來,引領新科技,撼動呆板的教育界,」安基特的副手希拉.佩雷茲(Shira Peretz)說:「埃多也喜歡這個主意。」她指的是象牙塔的行銷長埃多.桑格(Edo Sanger)。「他認為這能登上重大新聞版面。」

「這會轉化為更多的使用者和營收嗎?」保羅懷疑地問道:「我們有多少比率的學生關心這件事?」(注記4)

注記4:加密貨幣交易所Gemini於2020年進行的一項調查發現,大約14%的美國人擁有加密貨幣。

「嗯,區塊鏈和加密貨幣課程,確實是我們最受歡迎的課程之一,但托爾斯騰也承認,現在這個時候,大多數人恐怕都不會用比特幣付款,」(注記5)安基特說:「他更感興趣的是,把公司多餘的現金投資在那上面。大家有什麼想法?」

注記5:什麼因素會讓學生更有可能用加密貨幣支付?

保羅說:「這是個糟糕的主意。」

「同意,」希拉說:「目前還沒有關於如何核算這個東西的一般公認會計原則指南。(注記6)但美國會計師協會表示,比特幣不被視為現金或約當現金、庫存或金融工具,因此它必須被當成無形資產,這表示,如果比特幣的價值下降,我們必須認列資產減損。但如果價值上漲,我們只有在賣出時,才能認列這些收益。所以,如果我們真的投資在這方面,有可能會在沒有業務相關原因的情況下,隨機對我們的淨利造成巨大打擊。溝通說明公司的業績,會變得更加複雜。」

注記6:美國的一般公認會計原則和財務會計標準委員會,沒有對數位貨幣的處理提供指南。企業必須自行詮釋,現有標準如何應用於數位貨幣。

「但比特幣若是長期上漲,能否為我們帶來平穩的收益?或提高獲利能力?」安基特問道:「我們的股東期待的,不是完美的季度業績,而是希望我們能明智地投資,讓公司成長。」

「抱歉,但如果某項資產的價值,在一個月內從6萬美元縮水為3萬美元,就不能被視為審慎的投資,」保羅反駁說:「我們怎麼知道,明年比特幣的價值會和現在一樣?還有,我們是只使用比特幣,還是也要納入以太幣?或其他數千種加密貨幣中的任何一種?」

「目前來說,托爾斯騰只談到比特幣,」安基特說:「比特幣的用戶群最大,歷史最久。他確信比特幣會升值。」

「我們的股東如果想押注在加密貨幣上,可以直接下注,」保羅說:「我們為IPO提交S-1文件時,並沒有提到任何有關比特幣的事情。」

「我們會揭露這項資訊,如果投資人不想參與,他們可以出售,」希拉說。然後她搖了搖頭說:「但我同意,這麼做太操之過急,比特幣太不穩定。我支持接受用比特幣付款,只要它是可行的,而且沒有太多法規遵循和複雜的資訊科技問題。至於投資,我不贊成。」

「這兩個我都不贊成,」保羅說。

就在這時,安基特看到托爾斯騰在Zoom的等候室。「好的,伙伴們,托爾來了,」他說,同時讓執行長加入。

「哈囉,伙伴們!」托爾斯騰說,他的臉出現在螢幕上。「今天真是個談論未來的好日子。快給我講講我們的加密貨幣計畫。」

安基特帶頭說:「我們已經評估了各個選項,雖然我們欣賞比特幣的潛在好處,但我們建議不要──」

「啊哈!我就知道你們會這麼說。你的工作是擔心各種試算表。我明白。但這就是我在這裡的原因:幫助你看到大局。比特幣是未來。未來十年裡,它的表現都會優於世界上任何主要貨幣。(注記7)我們握有如此龐大的現金部位,為什麼不把其中一部分投入能產生高報酬的資產,然後再投資到公司身上?相較於其他投資,我們可以獲得高達十倍的增值。我們可以協助推動比特幣向前發展,讓貨幣流動普及化,就像我們讓教育普及一樣。我們必須這樣做!」

注記7:托爾斯騰有什麼證據可支持這個預測?安基特如何讓他設想一個不同的未來,或預想比特幣帶來的風險?

安基特可以看出,保羅和希拉感到氣餒,甚至可說是很驚訝。這似乎是個既成事實。托爾斯騰想要的,通常都能得到。

董事會的擔憂

安基特先是讓自己的團隊研究,要如何接受加密貨幣的付款,又花了幾個小時模擬各種程度的比特幣投資,然後他查看了自己的電子郵件。公司新任董事暨審計委員會召集人辛蒂.尤(Cindy Yu)傳了訊息給安基特,請安基特打電話給她。

「辛蒂,你好!我剛看到你的留言。怎麼了?」

「嗨,安基特。謝謝你回電給我。我打給你,是因為董事會有一些疑慮。我們可以不公開這次的談話嗎?」

「當然。」

「托爾斯騰曾向幾位董事提到,他有意增加比特幣占象牙塔業務的比重。同時,他個人對比特幣也有不小的投資。部分董事擔心,這至少看起來是有利益衝突的。」(注記8)

注記8:企業高階主管與公司投資相同的資產,是否會有問題?

「我了解。」

「更重要的是,部分董事有疑慮,不確定公司把資金用於加密貨幣是否明智。我預期下週董事會的會議上,要討論這個問題,但我想先提醒你一下。我猜想,托爾斯騰已經要求你向我們提出計畫。但我們希望你坦誠提供意見。當然,他有他的盟友。但我們是非主管職的董事,必須根據公司的最佳利益做出決策,我們希望,財務團隊也根據相同的標準提出建議。」

「當然。」

「我知道托爾斯騰個性很強,不容易否決他的意見。(注記9)但如果你確實和他看法不同,就必須告訴董事會,我們會支持你。」

注記9:若安基特反對執行長,可能對他在象牙塔及其他地方的職涯產生什麼影響?

來自執行長的壓力

7點鐘,安基特正在外面慢跑時,他的手機響了,是托爾斯騰。

「安基特。你現在方便說話嗎。我想再討論一下有關加密貨幣的事。」

「剛好在跑步。沒問題。」

「啊,沒關係,你可以一邊跑一邊聽我說,」托爾斯騰說:「我想告訴你,我理解你的猶豫。我們可以慢慢進行。但我過往的績效足以說明,我有能力預測商業的下一步發展。從每日交易平台,到現在的象牙塔,這兩個事業都很成功,儘管很多人不相信它們會成功。你現在可以再次相信我。比特幣自誕生以來,表現一直優於美元,在我們的用戶群中愈來愈受歡迎,我認為,比特幣會比一般貨幣更有效率、更安全。其他尖端企業也已經陸續加入。現在是我們加入的時候了。我們的支持有助於加密貨幣運動。我們將奪走大型機構手中的權力,交到一般大眾手中。這完全符合我們的使命。」

安基特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但托爾斯騰沒有再追問。

「好的,繼續鍛煉鍛鍊吧,我的朋友。明天我們一起奔向未來!」

結束通話之後,安基特加快了步伐,嘗試專心聆聽iPhone裡的音樂,但沒有成功。托爾斯騰是對的嗎?如果貨幣兌換要轉向加密貨幣發展,象牙塔當然應該領先進行這種轉變。但是,如果政府打擊加密貨幣呢?如果比特幣失去所有價值呢?董事會成員提出尖銳問題是正確的。安基特完全不知道要如何回答這些問題。

問題:安基特是否應該支持托爾斯騰的比特幣計畫?

以下,兩位學者專家將提出精闢的建議。

接受比特幣,讓發展更靈活

阿梅塔.阿胡家 Amrita Ahuja:支付服務公司Square的財務長

安基特應該支持接受比特幣,作為可接受的支付形式,以及資產負債表上的投資。

在Square,我們認為網際網路很有可能擁有自己的原生加密貨幣,而比特幣是最有力的競爭者。它最安全,也最具復原力,而且具備有紀律、分散式、透明和基於共識的開發模式。我們預期,未來企業將不必為法定貨幣和在地法規所困擾,這些法規讓消費者的跨境交易變得複雜,而且需要承擔高昂的成本。成本、時間和安全效率低下的問題,都會消失,而接受比特幣支付的企業,將能夠為世界上的任何人提供服務,包括歷來被金融系統邊緣化的人,或不信任聯邦銀行的人(就如同在拉丁美洲和某些其他地區的情況)。這完全符合象牙塔的使命,也就是將優質的高等教育,帶到世界各地服務不足的社區裡,該公司應該在這場競賽中搶占先機。

我同樣贊成托爾斯騰的觀點,也就是如果把比特幣放在資產負債表上,可向顧客、(現在和未來的)員工、股東和旁觀者,證明它有「切膚之痛」,將協助推動實現一種更具包容性的網路貨幣。此外,比特幣可以提供具吸引力的多角化,以及發揮通膨避險的功用。

Square將5%的現金和約當現金,投資於比特幣。我們認為,長期機會值得承擔任何短期的波動風險,而且我們的投資,將讓我們能夠學習並協助改善這套系統,同時提高對這套系統的信任。為此,Square成立以下計畫:加密貨幣開放專利聯盟(Crypto Open Patent Alliance),希望透過協作的專利庫,讓更多人可以使用加密技術;獨立的團隊Square Crypto,專注於為比特幣開放原始碼工作做出貢獻;1,000萬美元的比特幣清潔能源計畫,以鼓勵「礦工」使用可再生能源;500萬美元的捐贈基金,用於資助有關比特幣的教育,並推廣採用比特幣。象牙塔同樣可以置身於加密貨幣網絡發展的前沿,與監理機構建立良好的關係,以促進消費者保護,並處理行為不良的人,同時也促進創新,並弄清楚如何掌握託管、保險、交易、會計、工資、稅務報告和法規遵循。

當然,安基特必須處理他的團隊和辛蒂.尤提出的所有擔憂。但有了托爾斯騰的支持,以及清晰的策略和執行計畫,他就可以提出理由說明,公司有機會站在這個迅速崛起趨勢的最前沿。現在就是他該以財務長身分來領導的時刻。

重新思考公司追求的使命

羅希.文 Roxi Wen:基因檢測公司Invitae的財務長

反對象牙塔接受和持有比特幣的理由,遠強於支持這麼做的理由。

安基特應該反對這個計畫,但必須先與托爾斯騰開誠布公地交流,概述這麼做的缺點,並探討其他想法。

我贊同保羅的看法,加密貨幣波動性太大,無法達到資產負債表所需的品質。如果象牙塔想要對通膨避險,還有很多其他風險較小的選項,像是黃金和房地產。此外,管理比特幣交易和託管,需要財務部門建立全新的能力,像是比特幣密鑰的安全儲存,而目前尚不清楚,把員工的時間投入這項工作是否明智。而且法規環境的不確定性極高;任何時候都可能出現棘手的揭露規則,或撤資要求。

我也很難相信,有人會願意用比特幣支付學費。大多數加密貨幣買家,都希望藉由持有來實現資本增值,而不是通膨避險,就像托爾斯騰一樣。為什麼顧客現在要使用自己持有的資產,來支付課程費用,並申報應稅的資本利得?

托爾斯騰認為,比特幣會比政府支持的貨幣更安全、更有效率。這點是值得商榷的,因為相較於比特幣區塊,法定支付的轉移會更安全,而且通常更快,特別是在已開發國家。

當然,比特幣有朝一日可能會像美元、歐元和日元一樣,頻繁而方便地交易。象牙塔可能因為搶占先機,以及鞏固身為前瞻性創新者的聲譽,因而獲得有用的行銷價值。然而,由於比特幣的複雜性,我認為有其他更有效的方法,可獲得競爭優勢。

安基特必須巧妙地管理托爾斯騰。與聰明、行動迅速、充滿想法的領導人共事,常會讓你覺得,自己的工作就是不斷說「不」。但這不是富有成效的關係。相反地,你應該進行坦誠的策略對話。

他們兩人應該談談,托爾斯騰真正想要什麼。是擁抱比特幣嗎?或是想要成為區塊鏈革命的一部分?如果是後者,是否有另一種方式可在企業中部署這項技術?例如,它能否用於建立一個開放的分散式作業系統,讓使用者能創建自己的課程?即使顧客使用傳統貨幣來付款,是否也能透過區塊鏈收款?這些是更廣泛的問題,而托爾斯騰對這些問題的答案,或許可協助安基特找到其他方法,來滿足執行長的願望,而不必完全按照他說的去做。

我的同事們,對於如何處理公司龐大的現金部位有很多想法,但無論他們的建議有多麼瘋狂,我都不會直接拒絕他們。我會和大家坐下來,了解他們試圖實現的目標,然後集思廣益,看看要如何實現這些目標,即使可能是採用不同於他們所建議的方式去實現。安基特也應該對托爾斯騰這樣做。

當然,那位執行長也可以堅持己見,說服董事會支持自己。在特斯拉(Tesla)的比特幣投資中,伊隆.馬斯克(Elon Musk)就是這麼做的。但即使如此,安基特也可以提出一個風險較低的實驗,或許可以建立一家獨立的小型控股公司,來測試比特幣。

這位財務長對托爾斯騰和董事會具有權威和信譽。他不應該害怕運用這種權威和信譽。

(劉純佑譯自“Should We Embrace Crypto?” HBR, November-December 2021)



王常懿 Charles C.Y. Wang

哈佛商學院講座副教授。


本篇文章主題貨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