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火中燒?沉默隱忍之外還有更好的選擇

3 Ways to Stop Yourself from Being Passive-Aggressive
彼得.布雷格曼 Peter Bregman
瀏覽人數:6147
HBR STAFF
我們常會遇到這種情況:遭遇一些難以忍受的狀況,但不想引發糾紛,只好默默隱忍,一肚子窩火。之後跟他人大肆抱怨,或當下刻意說些陰陽怪氣、含沙射影的諷刺性言語,但就是不直接點出問題的根結。這些做法就是「消極性攻擊」,對自己的內心與對外的人際關係其實都不利。但就是有些情況,讓我們不願意,或不方便打破和諧的狀態,那除了怒火中燒,還有其他選擇嗎?

週一早上7點30分,我走進我們公寓裡的小型健身房。那是唯一的開放空間,我打算在那裡做運動。健身房裡放著一張瑜伽墊和一個泡棉滾筒,而瑪麗正在跑步機上跑步。

「嗨,瑪麗。這個瑜伽墊是你的嗎?」我問她。

「是的,」她回答說:「我很快就會用到了。」

於是我只好擠在兩個柱子之間的狹小空間裡,開始運動。

40分鐘後,我已經運動完了,瑪麗才從跑步機上下來,開始使用她一直占用的位置。

在這40分鐘裡,我發現自己腦子一直想著:「這種霸占空間的行為既粗魯又不恰當。」但我什麼也沒說。

這並不表示我沒有做出反應。相反地,我在默默地發火。瑪麗怎麼會這麼不替人著想?為什麼我不為自己挺身而出?

你可能想知道,為什麼我沒對她說:「瑪麗,你不介意我在你用跑步機的時候移開你的墊子吧?我會再把它放回去的。」問題是,這樣做看起來是很直截了當該做的事,但在那當下,感覺就不是那麼直截了當。也許是我害怕衝突,或者瑪麗表現得好像那個空間是她的一樣,但不知怎麼的,我就是沒有鼓起勇氣幫自己說話。

想想你有多常遇到這種情況:有人做了一些讓別人不高興的事情,例如大喊大叫、排擠別人、不回覆電子郵件、工作做得不好、遲到、在開會時傳簡訊、厚此薄彼,而他們周圍的人卻沒說什麼。他們其實有反應,只是沒有公開表現出來。

我曾經認為所謂的「消極性攻擊」(passive aggressiveness)只是某些人令人惱怒的方式。但在狹小的空間裡運動40分鐘,讓我領悟到了許多消極性攻擊背後的原因:一種在憤怒和沈默之間的沃土中滋生的無力感。

消極性攻擊,是指試圖重新獲得力量,並緩解由憤怒與沈默之間的落差所造成的緊張狀態。人們會互相抱怨。他們退縮、說諷刺的話,並以安靜、陰險的防禦方式來抵抗某個人。

與消極性攻擊的人打交道是一回事。但如果你就是那個消極性攻擊的人呢?

我嘗試列出幾種回應瑪麗的方式。我想過的所有方法,都可以歸類於以下四類之一。

什麼都不做。就只是忍受不滿情緒。如果瑪麗的行為沒那麼困擾我,這會是不錯的方法。如果某件事對我們並不那麼重要,而且我們的怒氣也消散了,那麼保持沉默可能會很有效。換句話說,如果沒有憤怒,就沒有情緒落差。但那一次,我什麼都不做的時間愈長,我就愈憤怒,我就愈有可能做出消極性攻擊。

找人說閒話。最終我的確跟人提過一次瑪麗的事(像是:你能相信嗎?瑪麗竟然這麼做!)聆聽的人很支持我,這讓我感覺好多了。當然,另一方面,因為我跟別人說了,導致這件事在我們的小健身房裡引起了不和諧的漣漪。

宣示主權。我曾經考慮過直接移走她的東西,使用那個空間,但這感覺很令人討厭,而且恐怕難以避免引發衝突,而我那時就是試圖要避免衝突。

直截了當說。當然,這是最成熟的應對方式,也可以讓我們擺脫消極性攻擊。但這種方式做起來比其他三個選項更難,因為這需要我們開口講出令自己困擾的事情,並請對方改變行為。當我們情緒激動時,很難風度良好地做到這一點。

為了降低這個挑戰的困難度,一個有助益的方法,是先建立一套做法,可用來直接指出別人的不良行為。

我考慮過告訴瑪麗,占了地方卻不使用是不對的,但這是在批評別人,我覺得可能會引起防禦反應,因而加劇我們的衝突。

我也考慮過問她,我是否可以在她沒使用這個空間的時候去使用?但我不想讓她因此得以隨心所欲地打斷我,收回她占用的空間。而且我不想放棄我的權力,許多人會基於禮貌而把權力放給對方,結果對自己不利。

我明白無論我在那種情況下做什麼,多少都會覺得有點不舒服。這是因為,我們在與自私或不替人著想的人打交道時,必須堅持主張自己的利益,堅持的程度至少要像對方堅持自己利益的同樣的程度。我們必須保持禮貌,但又要堅守自己的立場。這會讓我們感覺不舒服。

以下三個步驟可能會有幫助:

1. 問對方問題。「請問是不是有什麼特別的原因,所以你在用跑步機的時候,還要保留這個空間來做運動?」關鍵是你要表現出真的好奇想知道(否則這個問題本身,可能會是個消極性攻擊的舉動)。你表達出好奇心,可能是你唯一需要採取的行動。如果接下你聽到對方提出一個合理說法,來解釋他這個冒犯到你的行為,你的憤怒可能就會消散。而且,如果對方這麼做並沒有特別的理由,他可能就會改變自己的行為。如果這兩種情況都沒有發生,那麼你可以:

2. 分享你的想法,同時認可他們的想法。「我能理解你想保留這個空間,等到用完跑步機之後再使用,但我看著一個較大的空間沒人用,自己卻得擠在兩個柱子之間運動,這實在很令人沮喪。」

3. 提出有邏輯支持的堅定要求。「既然我們一起使用這個小健身房,請不要占用你沒在使用的空間。」這樣說(「因為……請……」)會讓你展現一定的權威感。這介於請求和命令之間。你是在為人們應該採取什麼行為設定標準,也提高了對方配合的可能性。

要避免陷入消極性攻擊,就必須縮小我們的憤怒和沈默之間的落差,若不是要消除自己的憤怒感受,就是要打破沉默。

打破沉默並不容易,這麼做讓人感覺不安,而且有可引發公開衝突的風險。但為自己挺身而出很重要,而且到頭來,公開起衝突還是比背地裡與人不和好一些。

(陳佳穎譯)

訂閱職場新手進修電子報,專屬新鮮人的成長指南!



彼得.布雷格曼

彼得.布雷格曼 Peter Bregman

布雷格曼合夥公司(Bregman Partners)執行長,該公司協助成功人士成為更好的領導人、創造更有成效的團隊,並激勵他們產出優異結果。他著有暢銷書《18分鐘:心無旁鶩,做好該做的事》(18 Minutes: Find Your Focus, Master Distraction, and Get the Right Things Done),最新著作是《以情緒勇氣領導》(Leading with Emotional Courage),並主持播客節目「布雷格曼領導力」(Bregman Leadership)。


本篇文章主題職場新手進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