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失業,也別失去自我

When You Lose Your Job — and It's Your Whole Identity
瑞貝卡.查克 Rebecca Zucker
瀏覽人數:10163
大環境不好,很多人慘遭裁員。失去工作,無疑是很大的打擊,除了經濟會出狀況,在心理方面也會受到影響。畢竟除了收入,工作還能帶給我們社會認同感、群體歸屬感、以及個人的成就感與自尊心。有些人很難接受失業,便一蹶不振,甚至覺得自己沒有什麼價值。失去的工作可以再找,但千萬別失去自我.本文介紹六項策略,讓你找回自己的意義。

工作除了能提供薪水給我們,還給我們帶來認可、地位、歸屬感、自尊,並強化對自我的概念。研究也顯示,強大的工作身分認同(work identity,也就是工作對「你是誰」的影響有多大),可能影響你幸福快樂的程度。

但如果你失去工作,會造成什麼影響?不管任何情況,遭到解雇都令人痛苦。但如果你的個人身分認同,與你的工作緊密連結,一旦失去那份工作,就算不是你的錯,像是經濟衰退,或是公司重組等原因,遭到解雇也可能會像是災難臨頭,對你造成存在危機(existential crisis),或是像《再也沒有難談的事》(Difficult Conversations)一書作者說的「身分認同地震」(identity quake)。

當然,失去這種精神支柱與慰藉(你的工作),可能令人心緒不寧,覺得彷彿在大海中浮沉。更極端的情況下,會讓你不僅質疑自己的價值,更覺得自己沒有價值,甚至毫無用處。要走出這種打擊可能需要時間,但還是有幾種辦法,能讓人開始重新找回、甚至重新定義自己的身分認同。

聯絡老朋友

人際往來,能讓我們重新想起自己是什麼樣的人。聯繫那些你在生活和職涯早期結識、目前仍保持聯絡的人,例如,你的兒時朋友、大學同窗,或是第一份工作時的同事,這麼做,可以是反映你這個人的一面好鏡子。這些人在你有成就之前就認識你,知道你在成為財務高階主管、管理顧問或智慧財產權律師之前,是什麼樣的人。他們知道你在擔任目前這個重要職務之前,本質上有哪些價值。和他們聊聊,就能讓你提醒自己,在那個工作身分之外,你還擁有許多其他身分,像是忠實的朋友、慷慨的導師、勇敢冒險的人,或是創意思考的人。

檢驗那些束縛你的想法

我們的身分與自我感受,都是心理建構(mental construct)。我們覺得自己無法前進時,常是因為我們只透過單一、固定(而且常常無用)的觀點來看自己。我有一位客戶愛德華,把自己的團隊逼到過勞怠邊緣,因而遭到解雇。我們在合作過程中發現,他這種行為背後有一種想法,對他造成限制,這種想法就是:「我的價值就在於工作的成就。」

為了挑戰或檢驗這種想法,我請他去找自己在私下或專業上認識,而他又很尊敬的那些人,問他們兩個問題。第一是「你看重或欣賞我的哪些地方?」這是為了讓他知道,別人重視他的原因,可能和他想的不一樣。第二個問題是「你覺得自己這個人的價值在哪裡?」這個問題是要讓他知道,可以用不同的方式來看待或評價自己。

正如我的預期,他從這兩個問題得到的答案,都和他或任何人的工作,或是達到的成就無關。他聽到的答案包括「好爸爸、好相處、懂得傾聽、能支持另一半、總是很可靠、值得信賴、好朋友等」。這些談話有助於愛德華放下「我的價值就在於工作成就」這種自我限制的想法,因而能開始區分自己的個人價值或自我價值,與工作成就是不同的。

投入更多不同的活動

西方文化非常工作導向,但仍有可能投注過多心力在工作上,而擁有強烈工作身分認同的人,往往會發生這種狀況。在舊金山的心理分析師尼爾.托可夫(Neil Talkoff)提到:「如果太過投入工作,我們就會犧牲掉生命中其他可能帶來目的和意義的領域。」這些領域可能包括人際關係、嗜好興趣、志工服務等。

投入更多不同的活動,有助於你安排時間、建立新的人際關係、深化目前的人際關係,並從其他來源得到重要意義,最終能以更多元的方式,來看待你自己,並界定你自己的身分認同。愛德華被解雇之後,一開始坐立難安(不再能用工作成就,來向自己證明自己的價值,因而感到焦慮),但後來,開始花更多時間陪自己的小孩玩,學會放慢腳步,並專注在當下,以更平衡的觀點看待自己,不再只看到工作上的身分。

設想未來的自己

我們的身分認同並非靜止不變,而是會隨著時間而演變發展。很少人會說,自己和十年前是同樣的人。但我們有一種偏見,陷入狹隘的觀點,認為目前的身分,就是永遠不變的身分。

把焦點拉遠,問問自己:「距離現在五到十年後,我希望自己是什麼樣子?」把焦點放在未來的自己以及自己想變成什麼樣子,這麼一來,你就能開始改變自己的身分敘事(identity narrative),也就是你告訴自己的那個有關自己的故事。這麼做,有助於擺脫那種讓你受困在自己目前狀態的固定心態,也能開始讓你的行為,朝著理想的方向改變,變得更主動積極,而不是被動反應。就像任何目標一樣,如果你把自己的目標告訴其他人,就更有可能達成那個目標。

確定自己的核心價值觀

我們的身分認同之中,有一個層面確實能夠長期維持而大致不變,那就是我們的核心價值觀。價值觀代表我們這個人,以及我們認為重要的事物,也就是代表我們的本質。價值觀可能包括包容、正直、創意、自主性或坦率等。

有些層面可能隨著時間過去而改變,也就是表達這些價值觀的方式,以及這些價值觀的相對重要性,都可能改變。雖然這些價值觀有助於你在工作上找到意義及成就,但它們超越你的工作身分認同,而且可以在工作以外的許多情境中,表達你的價值觀。這些價值觀,也是你可以用來檢視自己的不同觀點。

此外,價值觀可以提供一個基礎,讓你在思索自己的下一步時,以這個基礎來探索其他可能的自我。舉例來說,我曾任職於投資銀行,所以表達價值觀的方式,就是透過工作上的客戶服務層面,來提供支持給其他人,還有一種價值觀,是與非常有才華人的協同工作,也就是與長字輩高層主管和我的投資銀行同事共事。現在,我擔任企業主管教練,仍可以身體力行這些價值觀,還可以表達一些過去未表達的價值觀,像是冒險進取與獨立,而這些價值觀,是我與人共同創辦和經營領導力發展公司而產生的。

尋求支援

若要重新檢視自己如何理解「失業」的意義,也就是要思考自己的思考方式,光靠自己可能不容易做到,尤其如果你仍處於最痛苦的階段,感到沮喪或灰心,就更難靠自己做到。如果有受過訓練的教練或治療師提供支持,就能協助你檢視這段經歷,從中學習,並成功走出失業的陰影。

尼爾.托可夫認為,這個過程常需要在心智上維持一定的中立,讓人能退一步,更客觀地檢視自己,並自問:「這對我有何意義?」他表示,接受治療對某些人特別有用,對這類人來說,失業就像是「重現某個情況,確認他們對自己根深柢固的負面信念」,例如,覺得自己不受歡迎、沒有價值。托可夫解釋說:「了解他人的想法、觀察及觀點,有助於你把這些當成工具,自行創造出新的想法與觀點。」這麼做一段時間之後,你就能開始用不同的方式,來看待自己和失業的那段經歷。

我們可能非常投入工作,從中找到意義與肯定。但人的意義不只在於工作。失去工作,並不代表你失去了自我。

(林俊宏譯)



瑞貝卡.查克 Rebecca Zucker

在專精培育領導人的下一步合夥公司(Next Step Partners)擔任企業主管教練,也是創辦合夥人。她的客戶包括亞馬遜(Amazon)、高樂氏(Clorox)、美富律師事務所(Morrison Foerster)、詹姆斯歐文基金會(James Irvine Foundation)、思高基金會(Skoll Foundation),以及DocuSign和Dropbox等高成長科技公司。


本篇文章主題轉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