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超前部署新人才庫

超前部署新人才庫

2021年9月號

【個案研究】這樣就能晉升執行長嗎?

Is This the Right C-Suite Role?
安妮.唐納倫 Anne Donnellon , 約書亞.馬格里斯 Joshua D. M , 愛美.嘉露 Amy Gallo
瀏覽人數:2187
  • "【個案研究】這樣就能晉升執行長嗎?"

  • 字放大
  • 授課文章購買
    購買〈【個案研究】這樣就能晉升執行長嗎?〉文章
  • 個人收藏購買
    購買〈【個案研究】這樣就能晉升執行長嗎?〉PDF檔
    下載點數 10
瑪塔是明星員工,一直以來,現任執行長查克都是她的職涯導師,也看好她接任自己的職位。然而,這天查克卻突然私下請求,希望瑪塔轉任幕僚性質的科技長;同時,最有力的接班競爭對手尼爾森,對她展現彷彿看好戲的態度。瑪塔不免擔心,這可能會讓自己失去競爭執行長的機會……

「你們要點菜了嗎?」服務生詢問瑪塔.瑟理斯(Marta Seles)。她坐下之後,就知道要點什麼,畢竟,從來沒有人指責過她優柔寡斷,但她要等與她共進午餐的人下定決心。查克.洛克哈特(Zach Lockhart)是Top Street財富管理公司(Top Street Wealth Management)執行長,這是一家總部位於矽谷的金融服務公司,瑪塔是董事總經理。過去幾年,查克一直在指導瑪塔,他們經常共進午餐。但這一次,查克提到他「有些事情想跟她說一下」,所以瑪塔急著點完菜和結束閒聊。

「我想你一定很好奇我想討論的事情。」查克邊說,邊把菜單遞給服務生。

「和你的接班計畫有任何關係嗎?」瑪塔探問。

她是私人客戶、家族辦公室和基金會業務的負責人,這是Top Street規模最大、也是最重要的事業單位,她著眼於查克未來離職後空出的職位。查克年近六十歲,已在幾個董事會和非營利組織任職。大多數人預期,他會在未來三到五年內離職。查克和瑪塔曾明確談過,她需要哪些條件,才能成功接任這個最高職位。

「是的,有點關係,」查克慢慢開口。「我希望能說服你,接掌新的科技長職位。」

瑪塔感覺到自己忽然顫抖了一下。她真的大吃一驚。科技長職位?她想。這真是出乎意料。

在她回應之前,查克繼續說道:「你也知道,這個職位現在要負責我們的金融科技策略,尤其是人工智慧,我們需要有策略願景的人,來推動整個集團去執行這個策略。你和我都知道,想達成2025年的目標,就要靠這項策略。真的,Top Street的整個未來,都取決於科技長這個職位。」

為什麼是我?

查克並沒有誇大科技對公司未來的重要性。Top Street雖然位在矽谷,但在這方面持續落在競爭對手之後,而且它的科技團隊因行動緩慢和反應遲鈍,早已名聲不佳。瑪塔向來都很坦率指出這些風險,在她和另外兩位董事總經理的敦促下,查克和董事會終於同意大幅投資在科技上,以便為客戶提供更好的服務,而且他們希望藉此大幅超越競爭對手(注記1)。這項投資的一個關鍵部分,是把之前資訊科技總監的職位提升為科技長,負責擬定金融科技策略,並建立一個能迅速執行的科技職能部門。瑪塔原本以為,他們會從外界尋找有深厚科技知識的人,而不是找像她這類帶進營收的經理人。她完成麻省理工學院(MIT)的大學學業和芝加哥大學(University of Chicago)的企管碩士課程後,在職涯一開始就擔任科技產業分析師,但在幾年前,她轉向財富管理。

注記1:PwC的一項調查中,60%的資產與財富管理經理表示,他們認為自己的部分業務,正面臨金融科技的威脅,但只有45%的受訪者表示,他們把金融科技放在自己策略的核心。

「為什麼是我?」她問。

「我們已經擁有許多科技專家了,」查克解釋:「他們需要一位領導人。我知道從負責損益的職位轉變為幕僚職位,可能看起來好像被邊緣化,但其實並不是。董事會和我希望科技長有扎實的管理和客戶經驗,也了解金融科技是我們策略的核心。外部人選要花很多時間才能掌握情況。」(注記2)

瑪塔知道,可能只有另外一位內部人選:尼爾森.米倫(Nelson Millon),捐贈基金和退休基金業務的董事總經理,是Top Street最成功的事業單位負責人之一。他也是唯一另一位想接替查克執行長職位的高階主管。尼爾森的名聲有如超級巨星,也不怕惹惱別人,以得到他個人或他單位需要的東西。

注記2:最近的一項研究顯示,儘管公司內升的執行長,通常表現優於外部延攬的執行長,但後者通常能夠領導變革計畫,而且,通常會讓他們組織長期的生產力更好。

瑪塔不禁想知道,若提出讓尼爾森擔任科技長,他會怎麼想。查克說的沒錯,她可能更適合這個職位。她是很有才幹的經理人,曾創造無懈可擊的卓越業務成果,而且是在最高層級運作的女性,瑪塔在金融服務領域是罕見的人才。

「你已經具備這個職位所需的影響力技能,」查克說:「你會推動這個團隊和公司迅速改變,這並不容易做到。但我知道你辦得到。」他停了一會兒,放下叉子。「瑪塔,我需要你擔任這個職位。」

她露出微笑。被信任的感覺真好。不過,她必須為長遠前途思考。「我得問:這會影響接班計畫嗎?」

「這會對你的情況有幫助。」查克說:「我們在科技上一直落後,這是我們領先的機會。你已經是明星了,但如果你能成功做好這件事,前途就無可限量了。」

「如果我做得不成功,會怎麼樣?」瑪塔心想。她知道,最好不要在查克面前表現出焦慮,他總是鼓勵部屬要展現自信。

「我不會很快離職,」查克繼續說:「所以你有時間解決這個挑戰,然後重新擔任負責損益的領導人職位。這其實是擔任最高職位的墊腳石。」

瑪塔可以看出他真的相信自己說的話,但她並不確定。墊腳石?她想。還是繞路?

辦公室政治

第二天早上,瑪塔走進辦公室,看到只有尼爾森一個人在那裡。她經過他的門口時,尼爾森示意請她進來。

「有什麼事?」她問。

「只是想打個招呼。」尼爾森通常沒有時間打招呼,所以,她等著看他的真正動機。

「順便恭喜你接任科技長。我猜你會接受這個職位?」

瑪塔努力讓自己不露神色。心想:「他怎麼會知道這件事?」

「我下星期要給查克答覆,」她說,同時嘗試解讀尼爾森的肢體語言。

「當然,」尼爾森邊說邊點頭。「嗯,這只是我個人淺見,但我認為你應該接受這個職位。每個人都知道你是完美人選。這對公司來說,也會是最好的。」

瑪塔走向自己的辦公室時,試著解讀剛剛發生的事情。

尼爾森會知道這個職位的事,是因為查克先提議要給他這個職位嗎?他是否已經拒絕這個職位?有人會建議身為公司金童的他,轉任幕僚職位嗎?如果這個職位的下一步,真的是執行長,為什麼尼爾森會希望她接受?(注記3)他真的認為這對公司最好?還是對他個人最好?

注記3:是否應該讓尼爾森的動機影響到瑪塔對這個職位的興趣?

他們都是好意,但……

「尼爾森希望你別妨礙他,」奧莉維亞.埃斯科巴(Olivia Escoba)說。奧莉維亞是瑪塔工作上最親近的知己,也是Top Street少數幾位女性董事總經理之一。

「沒錯。尼爾森總是為自己著想,」瑪塔說。

兩位女士坐在辦公室後方的小會議室裡,她們有機密事情要討論時,就會在那裡碰面。

「這種時刻,你該說『不,謝謝你』和『我非常感謝這個機會』之類的話,」奧莉維亞說:「然後,你就回去等著成為下一任執行長。」(注記4)

注記4:標準普爾五百指數(S&P 500)成分公司裡,女性執行長的人數在2020年有增加,但她們仍然只占那些執行長總數的8%。同時有研究顯示,相較於主要由男性領導的公司,至少有50%高階營運職位由女性擔任的公司,創造的股東權益報酬率(return on equity),平均高出19%。

「查克說得很清楚,我還是可能接班,莉維,」瑪塔說。

「他可能認為會,可是一旦你接了幕僚職位,就很難再回去,尤其是在這個產業。執行長是創造成果的人,不是支援幕僚。看看佩琪(Paige)和塔妮雅(Tania)的情況。」

最初,奧莉維亞和瑪塔都在一家頂尖投資銀行擔任分析師,是同期到職。同期的人關係緊密,他們都保持聯絡。他們的前同事佩琪,現在是那家公司的人資長,塔妮雅則是一家中型科技公司的風險長。兩人似乎都沒有對自己的工作不滿意,但瑪塔了解奧莉維亞的意思:她們絕對不會升到公司的最高職位。

「我確信她們倆都有像查克這樣出於好意的導師,鼓勵她們接受那些職位,」奧莉維亞繼續說:「但我只是擔心,你會被推到一邊沒人理。你是整個業界績效最高的董事總經理之一。一直以來,你都在避開招募人員。認為你應該放棄損益責任和自主權,這種想法太可笑(注記5)。你要非常努力,才能推動那個科技團隊有進展。如果你是男性,我認為根本就不必考慮這一點。」

注記5:研究顯示,針對向來由男性擔任的職位,一般會認為男性有能力勝任,而女性若擔任這種職位,就必須努力贏得他人的尊重,這讓尼爾森這類的男性人選,在爭取領導人職位的競賽中,擁有明顯的優勢。

「不過,真的是這樣嗎?」瑪塔反駁說:「如果尼爾森的技能和背景跟我一樣,查克難道不會找他擔任這個職位?」

「但他沒有你的技能!」奧莉維亞說:「女性總是必須能力高強又討人喜歡,才能出人頭地。現在就因為這樣,你被要求接受這個挑戰很大、還可能吃力不討好的職位,尼爾森卻可以繼續帶進客戶和現金。你知道的,董事會考慮接班人的時候,會問誰可以真正帶進營收,嚴格管理公司。」

「我知道我很難什麼事都不做,眼睜睜看著尼爾森展現他的明星演出,」瑪塔回答說:「但我信任查克。他從來沒有誤導過我。」

「我相信查克一定有把你的最佳利益放在心上,」奧莉維亞說:「不過,通常都是我們的朋友和導師,無意間阻礙了我們前進。他是出於好意,但他可能和其他人一樣有偏見。」(注記6)

注記6:查克是否可能因為潛意識裡不希望瑪塔擔任執行長,而引導她擔任科技長?

思考的空間

接下來的星期六早上,瑪塔去山麓公園健行。她需要靜下來,以便釐清這個決定。她開始走上郊狼步道時,在心裡重新回想前幾天的一些對話。

在她腦海中,奧莉維亞的聲音最響亮。她一直堅持要瑪塔拒絕這個提議。瑪塔提醒自己,要對這個建議持保留態度。

奧莉維亞負責公司的多元、平等與包容(Diversity、Equity、 Inclusion,DEI)委員會,也是女性員工資源小組的贊助主管。她看見到處都有性別偏見,雖然她的批評很少有錯,但瑪塔不想讓她朋友的觀點,主導了自己的思考。

她仍然能感受到,當查克說「我需要你接下這個職位」時,是認真的。她怎麼能對自己長久以來的導師說不?她不想傷害自己在他和董事會面前的名聲,也不想破壞自己最終成為執行長的機會。這是那種「做與不做都不討好」的情況嗎?

她仔細思考擔任科技長的所有好處。這會是一大挑戰,毫無疑問,因為科技的學習曲線極為陡峭,但這個職位屬於最高層級主管。管理公司最重要的職能部門、擬定部門策略、推動部門轉型,會讓她有機會脫穎而出,贏得那些可能偏愛尼爾森或外部接班人的董事青睞。

她知道,情況也可能朝完全相反的方向發展。查克和董事會的願景,是把Top Street當成一家科技驅動的公司,這個願景可能並不符合現實。她可能盡全力推動,但仍無法達成他們的期望。這必定會讓她在這家公司(或任何其他公司)的執行長職位競賽中出局。

瑪塔停下來喝水,俯瞰舊金山灣區的風景。天氣晴朗,她可以看到好幾哩遠。她想:「要是我也能這麼清楚地看見自己的未來就好了。」

問題:瑪塔應該接下科技長職位嗎?

以下,兩位學者專家將提出精闢的建議。

接受職位,修練更強大技能

瑞克菲.盧沙克.阿米諾奇Rakefet Russak Aminoachl:

創投公司Team8管理合夥人

這是絕佳機會,可讓瑪塔向查克、董事會和Top Street的所有其他人,展現她已經準備好可擔任執行長。

如果在她導師的個人請求下,她接受這個提議,就能展現她是一個願意勇敢承擔責任,以公司利益為先的人。

這個時機對她來說相當理想。查克暫時還不會離職,而瑪塔已是成功的董事總經理。對她比較好的情況,是安逸地待在相同職位上,等待他離任?還是接受新挑戰,在科技長職位上做出成績?獲得更進一步的信譽和技能,必定對她大為有利。

我了解,為什麼有些人會認為,擔任幕僚職位,會讓你無法爭取當執行長:你不會再帶進營收,也不再跟公司的主要客戶互動,而是變成一個成本中心。確實,如果這是任何其他最高階幕僚職位,情況可能就是如此。然而,科技長不只是任何隨便的職能部門職位。這個職位要負責推動轉型,尤其是考慮到資訊科技部門目前的情況。如果瑪塔能整頓好這個部門,就會顛覆傳統的運作方式。2021年,科技就是王道;科技是任何組織轉型的關鍵推動要素。

2019年6月,我面臨關係到自己未來的類似決定。那時,我在以色列國民銀行(Bank Leumi)擔任執行長已有七年半,在那段期間,我們成為以色列市值最大的銀行。我原本可以繼續擔任那個職位,但我已達成我想要的許多成就,我明白自己已準備好轉換跑道。所以我離職去追求第三個職涯,這次是在高科技領域,我創立Team8金融科技(Team8 Fintech)。

我會建議瑪塔,在她做決定時進入「降噪」(noise canceling)模式。毫無疑問地,她應該完全不理會尼爾森說的任何事情。奧莉維亞和查克的建議,會稍微比較難忽視,但瑪塔必須記住,朋友和導師往往會因為他們自己的信念、恐懼和人生經驗,而產生偏頗的想法。即使他們希望我們得到最適合我們的事物,也不是公正無私的。我離職的決定,主要是根據自己的直覺。

瑪塔必須思考自己想要什麼。得到這份工作邀約時,她本能地顫抖了一下。我了解為什麼:她的技術背景有點過時,而她在目前的職位上極為成功,相當適合接班查克。然後,出乎意料之外,查克把她推出她的舒適圈!

不過,如果要我選出是哪一項特質,推動我在34歲成為KPMG以色列分公司執行長,以及在46歲成為以色列國民銀行執行長,我會說,那項特質就是我無法待在自己的舒適圈。如果瑪塔的抱負如她所說的那麼遠大,也不該待在自己的舒適圈裡。

婉拒新職,在現職為轉型做出貢獻

娜迪雅.羅林森Nadia Rawlinson:

團隊溝通平台Slack人資長,也是Vail Resorts和J. Crew Group董事

對瑪塔來說,接受這個職位並非明智之舉。

要拒絕並不容易,但如果她的目標,是成為Top Street或任何其他公司的執行長,就應該拒絕這項提議。

不過,她應該在拒絕之前,更清楚了解接班計畫。查克說她很有希望中選,但執行長的任命,並非由將卸任的領導人單獨決定。董事會成員會做出最後決定,而他們對瑪塔的職位變動,可能會有幾種看法。他們可能將科技長職位,視為瑪塔晉升執行長之路的中途站,他們也可能把它視為決定她適合與否的發展機會。還有一種可能情況是,如果她沒有被選為查克的接班人,他們可能會把科技長的機會視為一種方法,用來留住一位有無懈可擊紀錄的優秀女性領導人。

由於瑪塔不知道董事會的想法,她的下一步應該是聯絡一些人脈,多了解查克之前被挑選來領導公司的接班流程。了解公司當時如何處理這項人事轉變,會讓她更深入了解接下來的轉變。理想情況下,她會從查克那裡得知更多當時的情況,也應請教一名獨立董事。在目前的職位上,她應該已經跟幾位董事建立關係,如果還沒有,那就是問題所在了。雖然她可能不會得到直接的答案,但或許能從對話中拼湊出細節,釐清現況。

我對科技長的職位,有兩點主要的猶豫。首先,顯然科技是公司前進策略的關鍵,而我不確定瑪塔是否能成功勝任這個職位。一直以來,資訊科技都不曾被視為關鍵職能,而瑪塔身為技術技能過時的總經理,因此缺乏領導轉型所需的深厚專業知識。她也可能很難贏得同儕和團隊成員尊重,使得她的挑戰更加艱巨。

其次,很少看到有女性主管在金融服務公司負責關鍵業務的損益,我會建議瑪塔,不要輕易放棄這份影響力。我們從對「懲罰差距」(punishment gap)的研究中了解,女性和有色人種在失敗時,會受到不同的待遇,而且獲得較少的機會可重回正軌。如果她擔任科技長的表現不成功,會更難回到原來的職位,或是另一個負責損益的職位。這個決定對瑪塔牽涉到的利害關係相當大。

我建議她待在目前的職位上,從具備實力的地位,對科技轉型提出建議。與尼爾森和新的科技長合作,將是她運用人際手腕與協作技能的大好機會,可向董事會展現,她有能力在未來管理這兩個人。

拒絕自己的贊助者,不是一個應該輕鬆面對的決定。查克很可能已經投入政治資本,支持任命她為科技長。不過,這是可以管理的風險,不是接受提議的理由。她應該提出理由說明,自己在目前的職位上,能夠如何為公司的轉型做出貢獻。

對許多人來說,走一條迂迴曲折的路線抵達頂峰,並沒有問題。他們可以保持耐心,著眼於長期的成功。但瑪塔身為金融界非常成功的女性,更有可能透過直線的職涯路徑,而成為執行長。

(蘇偉信譯自“Is This the Right C-Suite Role?”HBR, September-October 2021)



安妮.唐納倫 Anne Donnellon

美國貝伯森學院(Babson College)榮譽教授。


約書亞.馬格里斯 Joshua D. M

哈佛商學院企管講座教授。


愛美.嘉露 Amy Gallo

《哈佛商業評論》英文版特約編輯。


本篇文章主題人才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