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作會比競爭更難嗎?美國撤軍阿富汗有感

吳學良 Hsueh-Liang Wu
瀏覽人數:4450
john smith 2021 / Shutterstock
自美國宣布撤軍阿富汗,武裝組織「神學士」(Taliban,塔利班)大舉攻城掠地,還不到8月31日的最後撤軍期限,就已兵臨首都城下。從管理策略思惟層面來看,這事件有哪三大啟示?

阿富汗首都喀布爾淪陷前的混亂也被全球媒體大幅報導。熟悉歷史的人立刻會聯想到罄竹難書的親美政權垮台案例。例如40年代中國的蔣介石政府、50年代古巴的巴蒂斯塔政府、70年代南越阮文紹政府、伊朗的巴勒維政府,還有無數在非洲或中南美洲小國家的獨裁者。

但是管理工作者心中也會浮現一個大哉問:為何如此強大的美國,能在軍事,經濟與科技等全方位領先世界。美國有策略,有情資,更有資源,幾乎是無所不能,但其透過龐大的資源挹注(出錢+出人),卻很難扶植一個小國家的政府站穩腳步,永續經營呢?

美國扶持不了小國的三大策略意涵

除了一般單純以文化與制度衝突,或是策略改變來解釋美國屢屢放棄盟友,以下也嘗試從美國介入開發中國家屢屢失利,提出三項策略意涵:

一、合作遠比競爭更困難

美國身為世界超強國家,從二次世界大戰的戰績,加上連昔日的蘇聯都在與美國的軍備競賽中落敗。普天之下,美國應該沒有打不敗的對手,顯示美國在競爭上的優勢,但是在上述這些親美政權垮台案例上,顯示美國在開啟合作關係上的弱勢,甚至連挑選合作夥伴這件事都經常搞不定(失敗的案例似乎都是挑到貪污腐敗,執政能力低下的政客,很快就失去民心,以至於在內戰或革命中失去政權)。長久以來大學的管理教育一直大談所謂的「競爭之道」,卻少觸及真正困難的「合作之道」。美國擅長競爭,卻經常在與小國家的合作關係中失利,讓我們看到合作動態遠比競爭動態更複雜,更值得探討與學習。

二、「資源基礎觀點」的侷限性

1990年代盛行的「資源基礎觀點」,強調組織或國家的競爭優勢來自於獨特的資源組合,所以擁有資源即是王道。但該理論的盲點在於資源的特性不是固定的,也不必然隨著資源而移動,以至於會出現當資源移轉後,原先的特性卻已改變(例如人才傳換雇主後,創意盡失,或不再勤奮。古語有云,橘逾淮而為枳)。所以財產權理論與交易成本對此有更深入的看法,如何設計合作界面,讓資源移轉後仍能維持原先的特性,不至於被高昂的交易成本減損了資源價值。美國透過龐大的資源挹注(出錢+出專家),但到了所扶植的政府手上,多數資源不是被貪污浪費,就是錯置。

三、決策上的微觀角度(自利的人性)會扭轉客觀條件

管理大師Peter Drucker曾云 "Culture eats strategy for lunch." 此話可衍生為客觀的有利狀況在人性面前不堪一擊。美國強大的情資,一流的執行能力與經驗,加上龐大的資源挹注,都構成絕佳的客觀條件。很難想像任何國家在如此協助下,沒有不成功之理。但是,美國與被扶植政權的決策者都沒有私心嗎?美國想要的是快速的制度移轉成功,扶植一個聽話的政府最重要,而另一方政客想的是不知美國的援助會持續多久,先在位置上撈一票再說。所以雙方資訊不對稱,加上目標不一致,更易出現投機傾向,以至於交易成本與代理成本都相當高。即使美國學界在交易成本或契約理論發展上領先全球,企業界也擅長以不同的合作界面擴展全世界,但政府在開發中國家的合作策略效果不斷受到人性的干擾而荒腔走板。

做美國的敵人危險,做美國的盟友更慘

前南越總統阮文紹曾有感而發:做美國的敵人固然危險,做美國的盟友更是悲慘。美國放棄盟友的例子除了讓國人有感「靠人不如靠己」之外,也值得管理工作者深思組織的布局。

(本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站立場)



吳學良

吳學良 Hsueh-Liang Wu

台灣大學國際企業學系暨研究所特聘教授。


本篇文章主題競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