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AI,我的行銷神器!

AI,我的行銷神器!

2021年8月號

職涯經驗談:專訪《赤手登峰》攀岩運動家艾力克斯.哈諾

Alex Honnold
艾本.哈雷爾 Eben Harrell
瀏覽人數:1508
  • "職涯經驗談:專訪《赤手登峰》攀岩運動家艾力克斯.哈諾"

  • 字放大
  • 授課文章購買
    購買〈職涯經驗談:專訪《赤手登峰》攀岩運動家艾力克斯.哈諾〉文章
  • 個人收藏購買
    購買〈職涯經驗談:專訪《赤手登峰》攀岩運動家艾力克斯.哈諾〉PDF檔
    下載點數 10
攝影/Jimmy Chin
艾力克斯.哈諾(Alex Honnold)是以「無防護徒手獨攀」(free solo)方式攀岩的先驅;這是一種有爭議的攀岩方式,攀爬者不繫安全索攀爬懸崖,失手就粉身碎骨。35歲的哈諾,知道如何在壓力下完成任務。他曾以無防護方式,徒手攀爬美國優勝美地國家公園(Yosemite National Park)高達三千呎(約914公尺)的酋長岩(El Capitan),一部紀錄片拍攝了這段過程,並獲得2018年的奧斯卡最佳紀錄片獎。他說:「做準備,就能停止恐懼」。

《哈佛商業評論》問(以下簡稱問):你如何培養無防護徒手獨攀所需的專注力?

艾力克斯.哈諾答(以下簡稱答):其實,這正是我不需要練習的部分。這不是說我有這方面的天賦。

無防護徒手獨攀,自然會迫使我專注。這是附帶產生的效果,在一面牆上卻不帶繩索,你自然就會專注:你必須完成任務,所以就會調整自己。對我來說,準備工作主要是進行身體的訓練與路線規畫。

問:是什麼讓你在攀爬中達到最大的突破?

答:我在進行無防護徒手攀爬時,可不想臨場發揮。所以,我大多數的創意行動,都是休息時待在安全的地方想出來的,只思考攀岩的事情。我會設想攀岩路線連走(enchainment),把人們從未曾嘗試過的攀岩路線結合起來。

問:你如何決定值得冒哪些險?

答:不仔細觀察的人,或許會認為,無防護徒手獨攀是魯莽行事。但如果不花很多時間思考風險,並盡量降低風險以確保安全,就無法擁有長久的職涯。

在《赤手登峰》(Free Solo)這部紀錄片中有段場景,功能性磁振造影(fMRI)顯示,我的杏仁核對恐懼刺激的反應,與「正常」人不同。大多數觀眾看完之後會說:「他的大腦有獨特之處。」

這句話讓我覺得有點不太舒服,因為我已經花了25年來調整自己,以便在極端的情況下運作,所以,我的大腦當然不一樣,這就像花好些年靜坐的和尚,或是記熟城市所有街道的計程車司機,他們的大腦也和別人不同。

問:你所有的攀爬,是否都有助於你準備好進行無防護徒手獨攀?

答:其中大多數的攀岩,有些有用到繩索,有些有伙伴一起,或只是在容易攀岩的地形上進行,這些都是為了樂趣而攀岩,也相當令人放鬆。但花在岩石上的所有時間,以及累積攀爬的長度,都是有價值的:會讓人感到安心自在。很難維持無防護徒手獨攀所需的密集強度,所以只能說,非必要時,我不會花心力去做那件事。

問:酋長岩那次攀爬後,你有想過自己的職涯嗎?

答:我已經實現那個人生夢想,再也沒有其他事情能像它那樣召喚我去做。

這正是我的掙扎所在。當你知道,未來要做的事情對你的重要性,絕不會像你曾做過的那件事那麼高,你確實會失去一些活力。即便我去做一些更領先潮流或體能驚人的事情,都不會有一部關於那件事的得獎紀錄片。知道往後一切都會走下坡,滿令人傷感的。所以我目前面臨十字路口,不過我有幾個想法。

問:你從攀爬學到的一些人生技能,是否可以運用在下個階段?

答:攀爬確實教你要堅毅。攀爬提醒你任何事都要做得更好,你得一直絞盡腦汁想出辦法。所以,我給自己的忠告是「永不停歇」(Keep moving)。

我已成立哈諾基金會,資助尖端太陽能研究,所以我正在把很大一部分收入,用在重要的理想上。對我來說,這是很正面的做法。

(潘東傑譯自“Life's Work,” HBR , May-June 2021)



艾本.哈雷爾 Eben Harrell

《哈佛商業評論》英文版資深編輯。


本篇文章主題決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