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業人力不足的新國安危機

郭智輝 Dr. J.W. KUO
瀏覽人數:1112
imtmphoto / Shutterstock
畢業季又逢疫情延長三級警戒,對甫步出校門、卻因就業市場收縮而遲遲無法成為社會新鮮人的年輕人而言,這會是個難熬的夏天。所幸勞動部提出「產業新尖兵」等三大補助、獎勵計畫,或許可以稍解部分燃眉之急。但是這樣遠遠還不夠......

現代經濟發展,優質人力資本已成為最關鍵的成功要素。台灣的護國產業——半導體,就是最有力的證據。這兩年半導體市場暢旺,5G、AIoT的應用竄起,車用、行動裝置等多個市場爆發,再加上因疫情而衍生的視訊設備等需求,不光是台積電,英特爾、三星、海力士等大廠也都有在台灣、美國、歐洲等地投資設廠的計畫。中國去年大手筆投資6兆新台幣(約2100億美元),今年預估將再砸10兆(約3500億美元),希望能拉近與先進業者的差距。

產業轉型的五缺障礙

幾年前政府積極排除企業投資的五缺障礙——缺地、缺水、缺電、缺才、缺工,希望藉由投資提振經濟。如今台灣產業轉型有成,經濟發展繳出漂亮的成績單,但仍有一些隱患必須正視。

延燒近一季的水情危機,在老天爺的眷顧下解除警報,但我們不能再臨渴掘井,必須廣闢水源;其中海水淡化的成本雖然較高,但相對於產業,尤其是半導體業,穩定營運所創造的產值,仍屬低廉。

再者,進入用電高峰期,不時傳出台電發電機組故障而停電的消息,政府在積極提升綠色能源比重下,也要維持電力品質。最重要的,在經濟表現亮眼、民眾又剛經歷缺水缺電之苦的此刻,正是慎重檢討水電價格合理化的最佳時機,讓台灣的能源使用發揮最大效率。

半導體的製程競賽,砸大錢不是難事,要能端出高良率的高階產品才是重點,而其中的關鍵在人才。以台積電的產業地位,相對容易吸引大量的優秀人力加入,但是其他業者或供應鏈要去哪找適合的人才呢?

出生率低:人口負成長

根據統計,去年全台灣出生人數低於死亡人數;今年1月份新生嬰兒低於一萬人;首季出生人數3.49萬人、死亡人數4.76萬人,持續呈現人口負成長態勢。這才是台灣當前最關鍵的國安議題。

因應少子化衝擊,各行各業相繼導入自動化、人工智慧,不過人口問題始終是各產業揮之不去的陰影。人力市場供給少、需求增,全面自動化有困難的服務業供應鏈將首當其衝。

引進、培育、運用外國人才

鼓勵生育,再樂觀也要15、20年後才會見到效果;因此借才、育才、用才:引進外國人才、培育外國人才、運用外國人才,已成為短中期的必要解方。過去我們已多次呼籲政府必須正視問題、提早布局,才能因應嚴峻的局勢。

全球製造業有七成在亞洲,即使川普倡議、拜登接棒,生產基地也不可能全數移轉回歐美等消費市場。歐美人力不適合或不願意從事大量生產製造的行業,此與政策或意識形態無關,而是社會民情與文化發展形成的國際分工情勢。

歐美個人主義 VS. 台韓團隊精神

試想,就算美國政府提供補助,在極端民主開放的社會氛圍下,也很難要求員工24小時專注盯著高階機台的運作;台積電美國八吋廠的效率不如台灣就是一例,到了12吋廠會是更大的挑戰。歐美個人自由主義對比台韓團隊紀律精神,已經決定了這個產業的優勝劣敗。

人才在哪裡,成就在哪裡。在台灣的養分和環境中,吸引一批最優秀的工程師和從業人員,造就出台積電,這是其他地區無法複製的成果。

人才缺口、上下游供應鏈難打造

台積電2020~2021年計畫新聘超過8000人,但是台清交成每年碩士畢業人數才6000人,這個缺口就算能透過政府協助成立的半導體學院來補足,可是上下游供應鏈和其他同業又該怎麼辦?

海外設廠也是台積電供應鏈廠商的頭疼問題。供應鏈廠商在台灣可提供24小時的服務,到了海外,去哪裡找可隨叩隨到的服務人力?若從台灣外派,成本也不划算。

打國際賽:提早布局優質生力軍

面對企業投資潮引發的新人力缺口,政府須及早規劃,加速排除外籍生來台就學或外人來台實習的障礙,當學業或實習完成後回到母國服務,等於早一步為企業充實海外人才庫。政府要參考成功案例,積極完善法規、了解企業及產業需求,為打國際賽的台灣企業提供充足優質的生力軍。

外籍生留在台灣工作,也是值得考慮的選項。外籍生在台求學時期已了解台灣的社會文化,留下來工作可明顯減少文化或習慣的隔閡與障礙,更可彌補台灣內需優質人力的不足。適時的法令鬆綁,與時俱進,才能減緩少子化所衍生的問題。

優質人力缺口不僅是經濟部、科技部或教育部的業管,勞工主管機關更要有中長期的「產業人力」規劃政策,努力達成產業興盛與提升勞動條件的雙贏目標。

(本文轉載自2021.07.08「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郭智輝

郭智輝 Dr. J.W. KUO

崇越集團董事長、光華管理策進基金會董事長。


本篇文章主題人才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