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喜畢業!……然後呢?

Congrats, You've Finally Graduated!...Now What?
琳賽.波拉克 Lindsey Pollak
瀏覽人數:1363
HBR Staff / andresr / Getty Images
今年高中畢業的畢業生,可能是在SARS那一年出生,在新冠疫情這年畢業。這些「疫世代」畢業生,還記得小時候對未來的憧憬嗎?走出校園,面對這已經天翻地覆的世界,畢業這件事,是人生邁向另一個階段的喜悅,還是不知所措,對未來不抱希望的徬徨?在這個走出校園的階段,下一步該怎麼踏出去?不妨聽聽本文觀點。

你長大之後要做什麼?還記不記得小時候,很多大人都會問這個問題?當時,這件事似乎就是天真又可愛。或許你說過想當太空人、職業美式足球員、老師。或者,你像我一樣,看了太多次電影《真善美》(The Sound of Music),於是想去薩爾茲堡當家庭教師,教七個小孩唱歌。

但到了某個時刻,這種貌似無害的談話開場白,變成較嚴肅的探詢,可能是你的父母、教授、朋友開始詢問:

你畢業之後有什麼計畫?

有些人很早就有了答案。甚至,答案和小時候一樣:「我要讀醫學院」、「我要像我媽一樣成為財務顧問」。

也有些人在被問到這個問題時,內心會覺得害怕和惶恐。

我讀大學時,絕對是第二種人。而且,老實說,這個問題讓我覺得很煩。在那之前,所有大人都要我「培養多方興趣」,把握各種課內課外和社會上提供的各種不同選項。但忽然在某個我根本不知道的時點,訊息就變了,變成只能挑一件事,這輩子接下來就做這一件事!

我怎麼做得到?

我想,我就是因為想回答這個問題,才會在大四去擔任學生宿舍的宿舍顧問(Resident Advisor,譯注:為住宿生解答各種疑惑)。或許透過協助他人處理這些挑戰,我也能想出自己的答案。華頓商學院(Wharton)組織心理學家暨作家亞當.格蘭特(Adam Grant)就說:「想得到更好的建議,最有效的方式之一就是給別人建議。」

我當時給宿舍學弟妹有關選擇職涯道路的建議,後來成了我在書裡和演講時會給的建議,也是最終我自己採行的建議。說明如下:

什麼都去試

夏奇拉(Shakira)有一首歌的歌詞說得很好:「沒有人在學習過程不會犯錯……我什麼都想試試看。就算可能失敗,我還是想試試看。」我除了真的很喜歡這首歌之外,也是覺得培養多方興趣很好,不過,心態要略作調整:什麼都試試,並不是為了擅長做所有那些事情。嘗試每一件事,是為了刪掉一些選項,讓自己更接近最適合的選擇。要是沒有實際體驗過,就無法知道某條道路是否適合你。

舉例來說,我一直很喜歡寫作和公開演說,所以,許多顧問和職涯評估測驗都建議我,大學畢業後去當律師,因為律師要大量寫作、大量說話。

於是,我去嘗試。我修了一門憲法課,也詢問家族內的一位朋友,是否可以讓我去她的律師事務所待一天,只是去觀察。我發現,法律專業確實要大量寫作、大量公開說話,多半是在和客戶開會時,但有時候是在法庭之上。

但我也發現,憲法課和律師執業時,常會有大量爭辯與針鋒相對地說話。

而你知道嗎?我很討厭爭辯和針鋒相對地說話。討厭的程度,大於我喜歡寫作和演講的程度。要不是我真的體驗過法律生活(而不只是想過這個念頭),我也許就會浪費幾百個小時去申請法學院,思考要成為律師,這樣的職涯可能會讓我覺得很悲慘。(對了,成為律師絕對沒有不好,只是不適合我。)

時至今日,每當有年輕的專業人士向我尋求建議,因為他很討厭自己的工作或職涯,我總會跟他們說:「恭喜!」現在你可以排除這個選項,去試試其他的選項了!

我知道法律不適合我,那麼接下來我試了什麼?有一天,我聽說學校有個傅爾布萊特獎學金(Fulbright Scholarships)的說明會,這項聲譽卓著的獎學金,會遴選美國人前往海外做研究。我知道自己的成績或學術成就,可能不足以讓我得到這項資格,但出國這件事聽起來很不錯,所以,我還是去了說明會。(而且,說明會一定有披薩可以吃。)

我坐在那裡,聽了說明會99%的內容,覺得我的成績或學術成就,絕對沒希望贏得傅爾布萊特獎學金。但大學畢業後出國的這個想法,讓我繼續待在會場。然後,到了說明會真正的最後一刻,我真心覺得大家都在收拾準備離開了,那名講者提到還有其他的獎學金計畫,提供給「比較沒有學術興趣,比較想體驗文化的學生」出國研習。

我立刻兩耳豎直,寫下講者推薦的計畫:扶輪大使獎學金(Rotary Ambassadorial Scholarship),這是一年期的研究生計畫,可以到另一個國家做學術研究,但也要參與國際扶輪社(Rotary International)這個商業社交及服務組織在當地分社的活動。

我很想寫「後來的事,大家都知道了!」但事實並非如此。我又花了很多個月,不斷猶豫不決,也不斷在大學的職涯中心看著各種徵才資訊,包括行銷、公關、政治遊說等產業。我甚至還買了一本題庫,準備考法學院,因為顯然我花了一段時間,才真正學到重要的教訓。

最後,過了大約六個月,我挖出當初傅爾布萊特說明會的筆記,填了扶輪大使獎學生的申請表。又過了六個月,我接到電話通知中選,將由澳洲墨爾本當地的扶輪社接待,在那裡讀研究所。

最棒的事來了:我申請的時候,雖然知道讀研究所需要大量寫作,但不知道扶輪大使獎學金還有另一項要求:要在接待國家當地的各個扶輪社演講。而等到畢業返美,我又碰上一個機會,能應用寫作和公開演講的能力,而這些正是我最初熱愛做的兩件事。現在已經過了超過二十年,我仍然以寫作和公開演說為生,探討職涯及職場議題,特別以職涯早期的專業人士為重心。(而且,我也仍然不是律師。)

還有件有趣的事:大學時我認識的另一個同學,就叫她安雅吧,她完全具備傅爾布萊特獎學金需要的成績與學術成就,也確實得到了那筆獎學金。大學畢業後她就去了倫敦。但沒想到,她很不喜歡那段體驗。我還記得自己坐在澳洲的房間裡,讀著臉書上的一篇貼文,說安雅半途放棄了傅爾布萊特獎學金。我聽說她現在是專業音樂家。

大學畢業後的職涯選擇,都不是天生完美或糟透、好或壞、對或錯。祕訣就是要持續嘗試、嘗試、再嘗試,直到找出最適合自己的選擇。請保持好奇心。什麼都嘗試。甚至,或許可以去一趟薩爾茲堡。

(林俊宏譯)



琳賽.波拉克 Lindsey Pollak

《紐約時報》暢銷書作者、頂尖的職涯及職場專家,聚焦在早期職涯成功。她最新的著作為《重新計算:在變動的職場世界走出自己的職涯之路》(Recalculating: Navigate Your Career Through the Changing World of Wo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