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別說你了解中國

別說你了解中國

2021年5月號

專訪太盟投資集團首席執行官/單偉建:美國人不懂中國有多資本主義

Americans Don't Know How Capitalist China Is
亞迪.伊格納西斯 Adi Ignatius
瀏覽人數:4328
  • "專訪太盟投資集團首席執行官/單偉建:美國人不懂中國有多資本主義"

  • 字放大
  • 授課文章購買
    購買〈專訪太盟投資集團首席執行官/單偉建:美國人不懂中國有多資本主義〉文章
  • 個人收藏購買
    購買〈專訪太盟投資集團首席執行官/單偉建:美國人不懂中國有多資本主義〉PDF檔
    下載點數 10
插畫/岑駿(JUN CEN)
「美國人不知道中國有多麼資本主義;中國人不了解美國有多麼社會主義。」擔任香港私募基金太盟投資集團首席執行官的單偉建如此評論。單偉建在中國成長,在美國發展,曾任摩根大通的中國首席代表,他如何觀察中美關係?

對美中兩國之間微妙互動的理解,任何人都很難比單偉建更清楚。

單偉建(1945年)出生在中國,文革期間顛沛流離,被下放到內蒙戈壁務農。他歷經周折來到美國,在加州大學柏克萊校區(UC Berkeley)獲得碩士和博士學位,之後陸續任職於世界銀行和摩根大通銀行,並在華頓商學院(Wharton School)任教。他目前在管理四百億美元、總部在香港的太盟投資集團(PAG)擔任首席執行官。針對亞洲的社會和商業活動,單偉建是個直言不諱的觀察家,著有《走出戈壁:我的中美故事》(Out of the Gobi: My Story of China and America),以及最新出版的《金錢遊戲》(Money Games: The Inside Story of How American Dealmakers Saved Korea's Most Iconic Bank)。單偉建接受《哈佛商業評論》集團總編輯亞迪.伊格納西斯(Adi Ignatius)訪談,分析中國和美國經濟的前景。

《哈佛商業評論》問(以下簡稱問):在當下,中國經濟看起來是世界上最健康的,這是否會創造新的投資機會?

單偉建答(以下簡稱答):儘管最初有些失措,但透過封城、大規模檢測和隔離等措施,中國的疫情控制得很好。去年首季GDP比同期下跌6.8%,但從第二季開始反彈,而且恢復成長。中國經濟成長的動力,持續從投資轉向個人消費。十年前,中國零售市場的規模大約是1.8兆美元,不到美國四兆美元的一半。到了2019年,中國零售規模達到六兆美元,超過美國5.5兆的水準。但中國包括服務在內的個人消費總量,占GDP的比率仍只有39%,遠低於美國68%的水準,以及世界63%的平均水準,所以,成長空間很大,也因此造就很多投資機會,尤其是投資於針對消費群體的企業。

問:投資者總是被中國龐大的市場吸引。時至今日,中國市場到底有多開放?

答:我們太盟投資集團在整個亞洲都有投資,時而也在亞洲之外投資。中國是唯一一個主要經濟體,沒有專門審批外國直接投資的法規要求,雖然諸如媒體和網際網路等一些領域,仍在限制外資的負面清單裡,但外資往往有合法的管道和方式,可投入這類領域。譬如幾年前,太盟集團對一家數位音樂公司投資一億美元,後來和QQ音樂合併,變成今天的騰訊音樂,擁有八億活躍的不重複使用者,公司在紐約股票交易所上市,現在市值大約450億美元。在中國市場,成功的關鍵是規模。假如一個企業運作得好,往往願意引進外來資本,以便在全國範圍迅速擴張。這就是為什麼中國是私募股權基金(PE)在亞洲最活躍的市場。

貿易戰反給美國帶來傷害?

問:貿易戰、民族主義,以及新冠疫情,使得不少企業質疑本身的供應鏈策略,尤其是以中國為製造基地的供應鏈,與本國市場相隔數萬里。你是否觀察到許多供應鏈轉移出中國?

答:自從2018年與美國的貿易戰開啟以來,是有一些製造業轉移出中國,但這些對中國出口和美國貿易赤字的影響,都微乎其微。實際上,疫情使全世界更依賴中國的出口:2020年11月,中國的出口增加21%,證明以中國為基地的供應鏈是福,不是禍。任何供應鏈的轉移,都是漸進且局部的,因為離開最有效率的供應商,轉用次等或三等效率的供應商,成本很高。美國公司只有在關稅成本高於轉移成本時,才會那麼做。其次,如果要採購低附加價值產品,從中國轉移到越南或墨西哥比較容易,但要轉移包括許多本地供應商在內的整個供應鏈,談何容易?況且,假如市場就在中國,生產要轉移到哪裡?通用汽車在中國的銷量超過美國、加拿大和墨西哥的總和,它能把在中國的生產挪到哪裡去?中國也是蘋果公司iPhone的最大市場,在中國的用戶,大約是美國的兩倍。

川普的貿易戰,是徹底失敗的。2020 年 11 月,美國對中國的貿易赤字,比他剛上台時的 2017 年 1 月,還要高出 70%。

問:美國繼續妖魔化中國,中國的人權政策不佳,對自己的形象也不利。外國投資者如何能確保自己不成為更大規模政治和經濟爭端的犧牲品?

答:每個國家都有人權問題,只不過形式不同。投資者無論在世界哪一個地方,都應該承擔改善人權的社會責任,在各個方面用高標準要求自己,包括勞工政策、性別平等、人力資源的投資,以及慈善捐助等。太盟集團無論在哪裡,都遵照同樣的環保、社會責任和治理政策的標準。

問:川普政府不遺餘力地要傷害中國的經濟和企業。美國真有能力損傷中國經濟嗎?

答:局部是可以造成損害的,但整體來講影響不大,而且會同時給美國帶來傷害。川普的貿易戰,是徹底失敗的。他聲稱貿易戰的目的,是減少美國的貿易赤字。結果,2020年11月,美國對中國的貿易赤字,比他剛上台時的2017年1月高出了70%。同時,因為中國出口的平均價格並沒有下降,美國消費者必須承擔高關稅。市場一般預測,中國經濟今年會成長7%到8%,這就意味著儘管有貿易戰、科技戰,甚至是資本戰(也就是美國政府限制對中國投資),但到2022年,中國經濟很可能會比2019年高出10%,而屆時美國的經濟大概只會恢復到2019年的水準。這是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預測。我認為,唯一能遏制中國成長的國家,是中國自己,而且是假如它犯下政策錯誤的話。同樣地,只有美國自己可以威脅美國經濟至尊的地位。基礎設施投資不足、限制貿易等政策,就會帶來這樣的結果。

問:美國繼續妖魔化中國,會帶來什麼危險?

答:川普某些針對中國的言論和行為,不過是轉移視線,掩蓋自己在國內施政的失敗,包括在抗疫保護民眾方面的失職:美國人口不及中國的四分之一,新冠死亡人數卻是中國的一百倍,而且還在繼續增加。兩國之間確實存在真正的分歧,但在過往的歷史中,這兩國都能妥善處理這些分歧,而不會造成或加劇雙邊關係的緊張。在川普之前,美國一直遵循相當一貫的外交政策。一般期待,拜登政府會恢復一貫性的政策,並在國際機構的框架下處理問題。我想,這樣就能緩和雙邊關係。尼克森在1972年訪問中國時,兩國之間差異巨大,這些差異包括政治、經濟,當然還有意識形態。然而,兩國仍找到互惠合作的共同基礎。今天的差異和當時相比,可說是小巫見大巫,而在許多領域中,兩國都可以從合作中受益。畢竟,兩國都是彼此最大的貿易伙伴,中國還是美國政府的頭號債權人,持有一兆美元的美國政府債券。坦白說,崛起的中國,確實會威脅美國在經濟和科技上至高無上的全球地位,但並非美國政客渲染的,會威脅美國的國家安全,因為中國並不輸出意識形態或政治制度,也不在世界上任何地方,企圖顛覆它國政府。但中國不會放棄領土主張,而所有這些主張,都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前就存在的。真正的危險是台灣問題。如果美國放棄一個中國的政策而支持台獨,衝突就不可避免,這對全球市場的影響,是難以想像的。

問:中美真正會脫鉤嗎?

答:不會完全脫鉤,脫鉤也不可能不伴隨昂貴的成本。川普政府發動的科技戰,迫使中國發展自己的關鍵技術,包括一直依賴美國的半導體晶片技術。中國要在一些領域趕上美國,需要數年、甚至數十年的時間,而且成本極高。但科技戰也傷害美國供應商。美國前十名的半導體晶片製造商,在中國的銷量,是在美國的三倍左右。丟掉中國市場,對美國科技公司來說代價極高,會使它們失去一個主要的研發資金來源。

中國仍有改革路要走

問:在未來幾年,中國經濟最大的風險是什麼?

答:中國經濟在過去的三十年中,成長了36倍,主要是因為市場化的改革,造就一個很有活力的民營經濟,目前貢獻大約三分之二的GDP。但國有經濟仍然過大,缺少效率。中國經濟將面臨巨大的挑戰。隨著人口老齡化,儲蓄率會大幅下滑,投資速度就會放緩。中國要持續發展,就要繼續改革,繼續國企民營化,繼續將驅動經濟成長的引擎,從投資逐步轉移到個人消費。

問:你擔心中國的債務嗎?

答:無論是中國的銀行體系,還是中國經濟,我都看不到系統性的風險。有些專家看到一些債務違約和破產的事件,就談虎色變,但其實,在市場經濟當中,債務違約和破產是常見的。只有這類事件突然大幅增多,才預示經濟危機。2020年,世界歷盡艱辛,中國企業的債務違約事件,並沒有大幅增加。實際上,中國是世界主要經濟體當中,唯一取得正成長的國家。中國的貨幣政策適度從嚴,政府債券的收益率(殖利率),是美國的3.5倍左右。2020年,人民幣對美元升值了6%。所有這些,都證明中國經濟的強大。

問:美國人不了解中國的地方是什麼?

答:美國人不知道中國有多麼資本主義。中國經濟的迅速成長,是擁抱市場經濟和私人企業的結果。中國是世界上最開放的市場之一:它是世界上最大的貿易國,也在2020年超越美國,成為世界上外國直接投資的第一大對象。政府開支的重點,是國內基礎設施的建設。時至今日,中國比美國有更好的高速公路、鐵路系統、橋梁和機場。譬如,在過去的15年中,中國建成世界最長的高速鐵路系統,總長3.8萬公里,超過世界其他地區高鐵總長的兩倍。從波士頓到芝加哥的距離,與北京到上海的距離差不多,乘坐中國最快的高鐵只需要4小時18分鐘,而美鐵(Amtrak)最快需要近22個小時。中國能在基礎設施上投資這麼多,是因為儘管軍費歷年成長,仍不到美國的四分之一。

問:那麼,中國人不了解美國的地方是什麼?

答:中國人不了解美國有多麼社會主義。美國有社會保障體系,而且向富人徵收資本利得稅。相形之下,中國仍在搭建社會保障體系,目前資金仍嚴重不足,而且中國不徵收個人資本利得稅。2020年,中國的十億美元富翁比美國還多,而且以美國三倍的速度出現新的十億富翁。因此,按照吉尼係數(Gini coefficient),中國財富分配不均的情況,比美國還要糟糕。

(單偉建受訪並整理自 “Americans Don't Know How Capitalist China Is” HBR, May-June 2021)



亞迪.伊格納西斯 Adi Ignatius

《哈佛商業評論》英文版總編輯。


本篇文章主題全球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