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身能種出樹!歐萊德堅持用再生塑料,打造永續綠色模式

HBR好讀
瀏覽人數:1305
歐萊德和供應商伙伴共同開發出真正永續的瓶器;歐萊德提供。
台灣髮妝品牌歐萊德(O'right)創辦人葛望平因為一本書,決定將自家產品「變綠」:瓶中樹、瓶器分解、工業循環再生瓶......,遇到研發困難仍堅持做綠色包裝,歐萊德如何堅持、甚至受到國際永續獎項肯定?

2015年9月的義大利,一年一度的威尼斯影展剛開幕,水都運河堤岸上,陽光燦爛,星光熠熠,幾位大明星拿著一瓶洗髮精拍照。他們把相片分享上社群帳號,向全球粉絲介紹,這是一瓶來自台灣、用完後會長出大樹的神奇洗髮精。

這瓶洗髮精有個美麗的名字「瓶中樹」,是影展主辦單位為貴賓精心準備的伴手禮。但它的神奇,不只因為會長出樹苗,更因為背後有一段台灣綠色供應鏈的傳奇。

一本書的啟示,催生兩種包材方案

歐萊德很早就把目標設定為做出「全世界最綠的洗髮精」,不是內容物「綠」,連包裝也要符合綠色永續。推動品牌改造時,也同步研發綠色包裝。

21世紀初期,工業化生產引發的環境破壞問題引發省思,德國化學家麥克.布朗嘉(Michael Braungart)與美國建築師威廉.麥唐諾(William McDonough)發表《從搖籃到搖籃》(Cradle to Cradle)一書,提出讓大自然資源循環利用的概念,運用在產品設計上,給了人們一個新的方向。

歐萊德創辦人葛望平很愛這本書,他反覆閱讀,思考如何把《從搖籃到搖籃》提出的概念用在歐萊德的產品上,讓歐萊德產品的包材,盡量避免使用石化原料,甚至可以回歸自然。他認為,歐萊德的產品不僅是考慮消費者,更對社會和環境有責任。

經過公司內部多次討論,不久之後,歐萊德的研發和行銷團隊根據《從搖籃到搖籃》的精神,決定了兩種包材方案。第一種是「生物循環」系統,利用廢棄的植物材質製作可分解PLA(聚乳酸)包裝瓶器,當瓶內產品用完之後,瓶器會分解可堆肥回歸自然。

第二種是「工業循環」系統,把用過的各種塑膠包材經由回收、分類、清洗、重熔, 製成「PCR再生塑料」(Post-Consumer Recycled Plastics),接著使用「再生料」製作再生瓶器,是一種消費用品回收再製有助減少使用新的石化原料。

就像在市場買一條魚,如果商家販售時用荷葉包魚,荷葉用過後可以重新分解堆肥,回到土壤滋養大地,這就是「生物循環」,讓地球資源生生不息。但店家若用塑膠袋來裝魚,塑膠袋用過之後經由回收、再製,又做成新的塑膠包材重新被使用,這就是「工業循環」,可以減少人類再生產石化原料製作全新塑膠袋,也很環保。

只是,10多年前的台灣,絕大多數髮妝品都採用一般塑膠瓶器,對供貨的瓶器製造商來說,用現成的塑膠原生新料做瓶器,省錢又省事。歐萊德這些不同於別人的要求,供應商肯做嗎?

在「綠色、永續、創新」的征途上,歐萊德需要更多的伙伴攜手同行。幸運的是,他們遇到了。

用一顆相思樹種子,引發改變

銘安科技,是歐萊德的第一個好伙伴。

歐萊德的經典產品「瓶中樹」洗髮精的瓶器,正如前述的荷葉,它是歐萊德第一支採用生物循環分解瓶的產品。

2008年,台灣雖已有可分解的PLA材質餐具上市,但鮮有PLA瓶器,主要因為瓶器必須長時間盛裝液態物質,用途和餐具不同,而且PLA瓶的生產時間和加工溫度都和傳統塑膠瓶不同,工廠製作一個普通塑膠瓶只需20秒,但分解瓶要45秒,成本高太多。

葛望平特別去拜訪銘安董事長黃建銘,銘安也是一家中小企業,和歐萊德一樣,想走不一樣的路,正全力研發PLA。

當時,兩家公司都很小、很辛苦,但雙方都相信這是個機會,願意投入時間和成本一起拚,即使有風險,但兩位董事長堅信「沒有挑戰和創新,就不會成長。」

兩家企業也一起研究用料和製程。要裝液體的PLA瓶器很難做,必須一再調整原料比例,模具也要重開,而且吹瓶很難,尤其是接縫和轉角的密合問題很難克服。銘安一再研發、測試、重做,整整辛苦了將近兩年,才終於成功。

但光是做瓶子並不夠,還有另一個難題。歐萊德研發PLA分解瓶時,發現台灣沒有針對PLA的回收系統,用完的洗髮精分解瓶,最後可能還是會被當成垃圾,扔進一般焚化爐,失去分解後回歸大地的意義。

但再大的難題都阻擋不了歐萊德,葛望平的心法是「堅持」:「遇到困難,不是放棄,而是設法克服,這才是歐萊德。」

歐萊德團隊再思考,最後提出了「瓶中樹」的概念。在瓶底嵌入植物種子,引導消費者把空瓶埋進土裡,一年後瓶子分解堆肥,種子會發芽逐步長成大樹。

嵌種子又是一個挑戰。嵌什麼植物的種子?怎麼嵌?行銷團隊不斷研究,最後選出相思樹種子,因為它是吸碳能力最強的樹種之一。

從內容物和瓶器的生產、製作、使用,到最後的空瓶掩埋、發芽,歐萊德把綠色永續串進了「瓶中樹」的每一個環節,也彰顯了人類和大自然共存共榮的珍貴合作。

圖/瓶中樹的設計,鼓勵消費者將空瓶埋入土中,達到真正的回歸大地、生生不息;歐萊德提供。

瓶子提早分解,反而成為強力賣點

「瓶中樹」更發揮另一個重要的作用:環境教育。葛望平說,歐萊德最想看到的,就是父母帶著孩子把空瓶埋進土壤,看著種子發芽,體會生生不息的循環。

他希望這瓶洗髮精能化身成綠色永續的教具,引導世人,讓原本可能被當成垃圾的空瓶,變成蓊鬱綠樹。當你埋下瓶中樹的空瓶入土時,一個小動作,正為生生不息的循環,推了一把力。

2010年6月「瓶中樹」正式發表,引來國際讚賞,陸續奪得設計界的知名大獎。2013年,「瓶中樹」榮獲德國紅點設計大獎最高榮譽Best of the Best 2013 的洗髮精,獲獎評語:「這不只是一個會分解的瓶子,更是一個改變環境的生態設計。」

「瓶中樹」後來又獲德國iF設計大獎、日本優良設計獎、美國匹茲堡國際發明金牌獎、特別獎以及歐亞多國發明獎、設計獎的肯定,並獲得台灣精品獎。

然而,「瓶中樹」也有過一段意外插曲:它是歐萊德唯一曾經下架的產品。

當年剛上市時,沙龍客戶沒人相信一年後瓶子會自然分解,有人甚至懷疑「歐萊德老闆是不是快落跑了?怕我們想退貨......」更慘的是,進貨半年後,瓶子竟提早分解,歐萊德只好全面回收,重新再研發。但葛望平順勢把危機當轉機,他拜託沙龍客戶把分解碎裂的瓶子留在店裡展示,證明了這是一個「對地球好」的洗髮精。

要做工業循環再生瓶,沒想到這麼難

生物循環的分解瓶成功推出後,歐萊德沒有停下腳步,緊接著研發工業循環的再生瓶。

再生瓶的生產過程比分解瓶更複雜,因為長久以來,台灣多數塑膠製品都是使用現成的塑膠新料來製造。部分塑膠原料廠商雖然生產再生料(即回收塑膠製品後,重新粉碎再製),但這些再生料的質地較粗糙,被視為低階塑料,主要只用在製作工具箱、垃圾袋等低階塑膠包材產品。而歐萊德的再生瓶,要盛裝髮妝洗沐產品,必須採用質地細緻的高階再生料來製作。

歐萊德面臨的第一個問題,是當時台灣的塑膠原料生產廠商,幾乎鮮少產製過高階PCR再生塑料。第二個困難是,就算做出了高階再生料,進入生產製造瓶器的下一階段時,當時絕大多數的塑膠容器製造廠,只有使用塑膠新料做瓶器的經驗,不曾使用過PCR再生塑料。歐萊德要做再生瓶,必須先突破這兩大難關。

2014年,歐萊德找上大豐環保科技公司,希望先由大豐製造出高階PCR再生塑料,再由歐萊德交給瑞營塑膠公司製作再生瓶,透過三家企業的合作,建立綠色供應鏈,以先鋒之姿,打造出PCR再生塑料瓶洗髮精。

位在彰化和美的大豐公司,是知名的回收與再生塑料生產廠商,葛望平特別拜訪大豐董事長林盟洲,全力說服大豐一起合作。當時大豐的客戶多半會在乎成本,都用便宜的低階再生料,只要可以用、不會破就好。大豐再生處理部襄理洪健翔接下歐萊德的案子,心裡很明白:「我們沒有高階PCR再生塑料的經驗,全台灣也幾乎沒人有,這是很大的挑戰。」

可貴的是,大豐當時也正在思考產業升級,林盟洲願意試一試這條全新的路。大豐副董事長洪勝裕說,當時很多國際知名品牌清潔用品的企業宣言,都已提出要用再生料包材,台灣也有品牌想做,但一直找不到適合的高階PCR再生塑料,因為「做這個很費工、很花錢」,但大豐必須升級、做出差異化,綠色這條路一定要走。

他更說,當時台灣幾乎沒有任何一家回收料廠商會做再生瓶器的材料,一來是因為市場沒有需求,第二是消費者的環保意識也不高,但使用再生料的瓶器是未來趨勢,大豐一定要提前做好準備。

大豐生產PCR再生塑料的過程,是把回收來的塑膠容器,經過分揀、清洗、粉碎和造粒,讓再生料可以重新製成塑膠用品。

這個過程看似簡單,但對大豐來說,製作高階PCR再生塑料和低階再生料,是完全不同的兩回事。洪健翔解釋,因為高階PCR再生塑料的質地要細、雜質要少,而大豐當時既有的低階料機台和製程,幾乎都派不上用場。為了歐萊德,大豐不停測試,並投入更多人力和成本。首先在回收瓶的洗瓶階段,增加好幾道工序,以免殘留任何氣味,接著再添購細揀塑膠碎片和顏色的新機台,同時更新造粒機台,盡量做出細緻的高階塑料。

高階PCR再生塑料做瓶子,濕度是最大問題

在大豐生產高階再生料的同時,歐萊德還要爭取瑞營的支持。

位在台南安定的瑞營公司,是一家擁有20多年歷史的塑膠容器製造廠,10多年前就已是歐萊德的瓶器供應商。瑞營的國內外訂單很多,歐萊德只算是「非常非常小的客戶」,是否要接下歐萊德的新訂單,製作自家從來沒做過的再生瓶,一度讓瑞營很躊躇。

但葛望平懷抱熱情和毅力,他又親自去說服瑞營,強調再生瓶器對環境有益,更是新興產業,瑞營一旦有了製作再生瓶的經驗和設備,未來前景可期,而且製作過程中的各種困難,歐萊德都會協助解決。

瑞營被葛望平打動,願意一起努力。瑞營總經理林清森說,另一個原因是瑞營身為與歐萊德合作多年的供應商,道義上必須要挺:「我們如果不配合,歐萊德會很困難。」

2015年,瑞營開始試做再生瓶,但和大豐一樣,初期難關重重。濕度是最大問題,大豐做出的再生料送到瑞營工廠後,瓶子吹不起來。那時在瑞營的工廠,長達大半年的時間裡,作業人員不斷測試產線上的瓶器,投入的再生塑料總是太軟太濕,瓶子無法成形,機台上的料管又常被塞住,只好整個拆下再重新組裝測試,每次一試一拆,來來回回要耗掉很長時間。

林清森每次看著產線都不禁皺眉,他計算發現,試做一次再生瓶大約要8個小時,卻始終做不出成品,再算算幾個月來的「白做工」,他好幾次忍不住問自己:「做這筆生意,划算嗎?」只是,一想到歐萊德的期望,林清森總會轉個念頭,繼續堅持下去。瑞營的產線一再測試,技師們研究各種方法,後來試著在產線加裝乾燥機,再於投料前增加乾燥兩小時的工序,最後終於成功。

可是瓶子做出來又發現新的問題,再生料的回收分色很難做到百分之百均勻,且未經漂白,做出的瓶器不像新料塑膠瓶那樣白皙光亮,偶爾有小黑點。

好幾次,葛望平親自到大豐和瑞營,他高舉起產線上的瓶子,對著天花板的燈光,再三細看那些小黑點。幾個老闆和產線、研發、品保的工作團隊,桃園、彰化、台南來來回回討論,反覆琢磨,大豐再改料、瑞營再重做,最後瓶子上的黑點少了、小了,但肉眼還是看得見。

「就當是雀斑瓶吧!」林盟洲和葛望平靈光一現,雀斑正顯示美女的自然清麗,再生瓶上小黑點不也能訴說環保再生的永續理念嗎?一個小黑點,換個想法,反而彰顯綠色品牌的獨特價值。

2016年,歐萊德成功研發出百分之百以PCR再生回收塑膠製作的百分之百可溯源PCR再生瓶,也測試確認瓶器符合安全衛生未含任何重金屬,正式量化生產。歐萊德並以此成為第一個向德國Cyclos申請PCR認證的亞洲企業。

環保署在同年七月特別舉行記者會,介紹這瓶再生塑膠包裝的洗髮精,展現台灣企業投入循環經濟的成果,歐萊德和大豐、瑞營交出了綠色供應鏈的漂亮成績單,環保署更當場感謝他們為減塑的付出和貢獻。

塑膠壓頭,再生料再一次挑戰

有了分解瓶、再生瓶,歐萊德並不以此滿足,葛望平認為光是瓶身還不夠,洗髮精瓶口的塑膠壓頭也要符合綠色理念,2016年再整合大豐環保與集泉塑膠,著手研究用PP(聚丙烯)再生料做瓶器壓頭。壓頭的構造遠比瓶身來得複雜,以歐萊德的洗髮精來說,一個看似普通的壓頭,內部零組件多達11個。

位在台中霧峰的集泉塑膠公司,2016年接到歐萊德的訂單時,「坦白說,我們一開始很苦惱,因為沒有使用PCR再生塑料的經驗,」集泉董事長詹景忠篤定的說:「但我們非做不可,中小企業不能怕挑戰。」

集泉是台灣中部知名的塑膠廠,20年來製作瓶器的按壓式壓頭、噴槍,在業界早有好口碑,但PCR再生塑料和一般慣用的塑膠新料完全不同,而且壓頭中的零組件很多,要各自測試,並且個別使用不同強度的再生料。

「11種零組件一直測,參數必須不斷調整。太硬了,壓頭會卡住,太軟了,洗髮精會漏,」詹景忠解釋,測試一個零件至少要4小時,測了之後還要靜置觀察48小時,而且並不會只測試一次就成功。但集泉不曾有過放棄的念頭,詹景忠說:「那時就是一個念頭—勿負所託,」他還告訴員工:「壓頭如果做不好,消費者也許只會怪歐萊德,但真正的責任在我們。」

2018年6月,再生壓頭研發成功,每個壓頭中有83%的原料來自PCR再生回收塑料再製,歐萊德舉行記者會發表這支再生壓頭,綠色品牌的目標又向前跨了一大步。環保署回收基金會發行的電子報《回收綠報報》,也在2019年以〈世界首創再生塑膠壓嘴,集泉塑膠成為綠色新模範〉為題專文介紹。

2020年,歐萊德旗下所有洗沐護產品的HDPE(高密度聚乙烯)包裝瓶,已全面改用PCR再生回收塑料製成的再生瓶。「瓶中樹」系列產品則採用可完全分解回歸大自然的「分解瓶」。1000毫升的洗沐產品更全面啟用PCR再生回收塑料壓頭,包裝達到減碳、減塑。

PCR再生塑料瓶和再生壓頭在國際上也獲得肯定,再生瓶於2017年贏得巴黎永續美妝獎―包裝獎的銀獎(Sustainable Beauty Award-Packaging Runner-up),再生壓頭則於2018年獲得同一獎項。

銘安、大豐、瑞營和集泉多年來的合作與努力,讓葛望平很感動,他深知產業升級說來容易,但需要投資的人力物力不是小事,尤其做綠色包裝,在台灣幾乎是一條前無來者的新路,歐萊德又是小企業,訂單量相對很少,要成為歐萊德的綠色供應鏈,供應商需要很大的勇氣和決心。

但勇氣和決心,一定能換來更大的收穫。早在2010年研發「瓶中樹」時,他就想得很清楚,下一個10年,一家企業如果沒有綠色,還有沒有競爭力?再過10年到2030年,他相信綠色更是生存力。「沒有綠色,你還存在嗎?」

綠色的願景讓幾家廠商超前部署,願意一起拚,一起思考各自的產業會面臨怎樣的競爭和未來,更清楚「現在就是未來」,做綠色瓶器不只是為歐萊德,而是創造各自全新的品牌價值,更能提早站好戰略位置。

葛。雨露。。:到2020年,若還未能與綠色經濟、永續發展靠近,企業將很難發展;到了2030年,我會問你是否還存在。

歐萊德與銘安科技共同開發生物可分解洗髮精瓶身設計之後,美國星巴克也開始採購銘安的可分解塑膠吸管到美國,銘安更獲得日本三井物產塑膠公司和台塑投資入股。

製作再生料的大豐公司也快速成長。如今的大豐早已非昔日小廠,公司門前廣場上,一車車回收瓶已壓成瓶磚準備入廠,辦公室的展示架上,擺滿運動品牌環保袋、清潔劑瓶罐,還有美國知名品牌的口紅外殼,都是高階再生料製成的各種日用品包材。

從分解瓶、再生瓶到再生壓頭,歐萊德早已建立起了綠色供應鏈,把「綠色、永續、創新」的價值主張,擴散到更多合作企業一起執行,而且讓廢棄物再利用,賦予新價值,實現了循環經濟。

書名:從沙龍到聯合國

作者:邵冰如

出版社:天下文化

出版日期:2021年3月




本篇文章主題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