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術飆速變遷,何時該踩剎車?

A Measured Approach to Regulating Fast-Changing Tech
雷利.唐恩斯 Larry Downes
瀏覽人數:461
Paul Taylor/Getty Images
科技日新月異,對我們生活的各個層面產生難以想像的改變,有正面影響也有負面影響。世界是否變得太快?如果是的話,政府是否能夠規範這些破壞的步調及發展軌跡?支持方與反對方各有聲浪,而我們要知道的是,破壞式創新並非萬靈丹,但也不是毒藥。作者認為,與其恐慌或對立,政府應退一步,理性地去平衡成本與效益。

在新冠肺炎導致的經濟動盪之中,技術驅動的破壞持續加速改變幾乎每一個行業,從娛樂、購物,到工作和上學的方式都包括在內。這次危機或許只是暫時的,但消費行為的許多變化卻可能是永遠的。

但早在這次疫情爆發前,各產業及供應鏈,就已經因為好幾項新興技術,而產生革命性的變化,包括5G網路、人工智慧及尖端機器人技術等,所有這些技術都促成出現比既有產品更好、更便宜的新產品和服務。這類「大爆炸」式(big bang)破壞,可能會迅速改寫並一再改寫既有業者與新進業者互相對抗競爭的規則。但是,世界是否變得太快?如果是的話,政府是否能夠規範這些破壞的步調及發展軌跡?

當然,這些問題的答案因產業而異。這是因為推動許多人所謂「第四次工業革命」的各項創新,各有不同;同樣地,受到影響的企業也各不相同。我最近的著作《未來轉折點》(Pivot to the Future)中,我和其他共同作者找出十項轉型技術,它們具備最大的潛力,可為消費者創造新的價值,而這正是衡量真正重要的進步的唯一指標。這些技術包括:延展實境(extended reality)、雲端運算、3D列印、人類與電腦的先進互動、量子運算、邊緣運算及霧運算(edge and fog computing)、人工智慧、物聯網、區塊鏈,以及智慧機器人技術。

其中一些破壞式技術,像是區塊鏈、機器人技術、3D列印及物聯網,已進入初期商用階段。其他技術的可能應用,或許更加吸引人,但一些企業實際應用的案例還不明確。舉例來說,現今只有風險趨避程度最低的投資人,在資助開發虛擬實境、邊緣運算,以及新的使用者介面技術(這些技術是要詮釋並回應腦波)。

讓投資和採用轉型技術的情況更複雜的是,這些極可能會改變世界的應用,幾乎一定是要以未預見的方式,結合數項全新及成熟的創新。例如,共乘服務需要現有全球定位系統服務、行動網路及裝置;或是視訊會議需仰賴家庭寬頻網路,以及高解析度顯示器。只需看看即將到來的幾項最令人振奮的新事物,就知道下一代的破壞性技術組合將會是多麼罕見,以及它們對沿用既有做法的運作,會有多廣泛的影響:

■ 醫療照護:低成本的感測器及日益先進的3D列印,正在徹底改造義肢,提供符合成本效益的客製化義肢,可改善病人的使用結果,讓負傷的退伍軍人、中風病患及受傷的運動員都受惠。長期來看,客製化的替代臟器、皮膚及其他身體組織,可能會變得更加普及。

■ 住家:構成物聯網的下一代5G行動網路、感測器及人工智慧,將改善各種規模的社區的能源效率及安全。在住家裡,物聯網正協助長者更長時間且更安全地在家養老。一些應用程式能提醒長者吃藥、與家人朋友保持聯繫、娛樂不間斷,以及接受遠距健康監控與治療。

■ 農業:結合無人機、機器人、人工智慧、先進的地理定位服務,並把雲端運算推進到網路的邊緣端執行,結合所有這些技術可望帶來農業革命,增進農作產量,並減少農藥、用水及其他關鍵投入要素的浪費。農夫們不久就能擁有最新數據分析,這些分析可評估土壤狀況、動物健康情形、天氣形態及市場變化,有助於用更能負擔得起的價格、更永續的方式,來餵飽全球持續增加的人口。

■ 交通:自動駕駛汽車及卡車,未來不僅能緩解塞車及道路工程帶來的無聊感受及壓力,還能結合與網際網路連結的道路、交通號誌及其他基礎設施,以節省時間及燃料。其實,自動車輛技術的真正潛力,是更加深遠的。單是在美國,一年就有近四萬人因交通事故喪命,其中大多數肇因於駕駛人的失誤。但自動駕駛汽車的學習演算法,就算目前還沒有超越大多數人類的駕駛能力,也很快就會超越了。更安全的道路、更可預測的交通流量,將改變保險、汽車設計與製造、公共安全等,這不過是其中幾項而已。

規範技術革命

可惜,並非每一項轉型技術的應用,對個人或整體社會的益處都顯而易見。我們提到的那些新興技術(以及許多已在廣泛應用的技術)全都有潛在的負面影響,有時甚至會大過好處。這些成本往往難以預測及衡量。

隨著破壞加速,人們對它們帶來的那些意想不到後果的焦慮也會增加,這強化了半個世紀前預言家艾文.托佛勒(Alvin Toffler)說的「未來震撼」(Future Shock)。支持與抨擊科技的人,正在加強要求政府介入,一方面推廣最有潛力的創新,同時也要解決因技術革命而惡化的惱人社會及政治衝突。

正面來看,各國政府持續支持新興技術的研發,試用最新的應用。例如,白宮最近承諾投入逾十億美元,以持續探索人工智慧及量子運算方面的尖端創新。美國聯邦通訊委員會才剛結束至今最成功的一次無線頻率拍賣,騰出以往被視為無法作為商業使用、但如今卻是攸關5G網路建置的頻寬。數據分析新創公司Palantir才剛申請股票公開發行,使得公司市值超過四百億美元;這家公司與政府密切合作,以評估恐怖活動及其他複雜的風險。

同時,法規上針對科技的反撲力量持續高漲,人們關切監聽、數位差距、隱私及虛假資訊,導致立法者考慮限制,或甚至禁止某些最受歡迎的應用。持續創新對全球競爭力及國家安全的策略重要性與日俱增,促成了更加惡劣的貿易爭端,包括美國、中國與歐盟之間的一些貿易爭端。

伴隨著對科技龍頭競爭行為持續進行的反壟斷調查,前述的負面反應強調了作家亞當.希勒雅(Adam Thierer)所說的「技術恐慌」(techno-panics)日益蔓延。「技術恐慌」是指對以下事物的普遍恐懼:個人自主性、民主政府的命運,甚至可能是對於任由某些新興技術不受約束所帶來的毀滅性後果。

破壞式創新並非萬靈丹,但也不是毒藥。隨著技術改變更多產業,並成為推動全球經濟的最主要驅動力量,不可避免的是,技術使用者會出現矛盾的情緒,因而使得法規監管機構變得介入更多。如果一如1990年代一個家喻戶曉的譬喻所說,數位經濟的起始地,就像當年美國大西部一樣,是個無法治的邊疆地帶,那麼隨著屯墾地的社會變得更加複雜、經濟力量變得更加強大,法律會持續追上這些變化,結果則可能是好壞參半。

但是,法規管制機構不應恐慌,而應退一步,理性地平衡成本與效益。唯有這麼做,我們才能達成今日各項轉型技術承諾可達到的令人振奮的成果,但仍能避免反烏托邦的情況。

(潘東傑譯)



雷利.唐恩斯 Larry Downes

與人合著《未來轉折點》(Pivot to the Future: Discovering Value and Creating Growth in a Disrupted World, PublicAffairs 2019),之前的著作包括《大爆炸式破壞》(Big Bang Disruption)、《破壞法則》(The Laws of Disruption)及《釋出殺手級應用程式》(Unleashing the Killer App)。


本篇文章主題技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