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執行長親上火線拚業績!

執行長親上火線拚業績!

2021年4月號

我們喜歡居家工作?

What Do We Like About WFH?
瓦松達拉.索瓦尼 Vasundhara Sawhney
瀏覽人數:3353
  • "我們喜歡居家工作?"

  • 字放大
  • 授課文章購買
    購買〈我們喜歡居家工作?〉文章
  • 個人收藏購買
    購買〈我們喜歡居家工作?〉PDF檔
    下載點數 10
Marly Gallardo
疫情讓居家工作的情況變多,甚至可能變成未來的職場主流。這種「在工作中生活」的狀態,對工作者來說,可促成更高的生產力。然而,居家工作完全沒有缺點嗎?

由於新冠肺炎疫情造成停班停課,我有將近一年的時間居家工作,每天似乎都一成不變。早上7點起床,準備餐點,幫兒子透過網路上課,在臨時辦公室獨自工作、運動,最後精疲力盡地癱倒到床上。曾難以管理的個人與專業之間的界線,已完全消除。正如許多處於類似情況的人們指出的,我們不再只是居家工作,而是在工作中生活。

當新常態來臨

對某些人來說,這促成更高的生產力。我當然覺得自己做了更多事情:工作、陪家人,以及處理家裡雜事。此外,我擁有更大的彈性,可以決定何時要做什麼事情,無論那是指在晚上回覆電子郵件,或是整天與我愛的人共度時光。即使在疫情大流行之前,居家工作的情況就已經增加了,而這是有原因的,現在,無論是組織還是個人,似乎都比以往更能自在接受居家工作。2020年9月,世界大型企業聯合會(Conference Board)對美國大型企業的330多位人力資源高階主管,進行意見調查,並提出報告,表示三分之一的受訪者預期,自家員工有40%或更多的人,在2021年春季之後,會以虛擬方式工作,而有36%的受訪者表示,他們現在願意雇用100%遠距工作的人。但是,我們已經為這種情況做好準備了嗎?

長期居家工作的缺點不容忽視,包括單調、社會孤立、過勞。根據2020年發布的一項意見調查,與同事分開工作的員工,最擔心的是協作與溝通減少、孤獨感增加,以及無法從工作中抽離。多項研究顯示,遠距工作者的效率和生產力提高,卻喪失一些難以衡量的好處,例如創意、創新、團隊合作、信任和同理心。

有幾本新書致力於協助我們釐清居家工作的現實狀況,分析利弊得失、提出該做和不該做的事,並且預測我們將保留和揚棄哪些疫情時代的改變。我們如何才能在多半是虛擬的環境中,重新創造正向的現實世界互動和結果?我們在恢復辦公室工作時,是否能夠不屈從於過去那種低效率和壓力源?或者我們應該預期,未來的工作場所是一個構想,而不是一個地點?

劃出生活與工作界線

《居家工作:讓新常態為你效勞》(Working from Home: Making the New Normal Work for You)一書中,Salesforce公司高階主管凱倫.曼吉亞(Karen Mangia)指出,只要你避免最大的陷阱,例如,從來不把筆記型電腦收起來,長期居家工作就可以成為可行的職涯選擇。她警告說:「就像廚房裡擺的蝴蝶餅、洋芋片或甜甜圈一樣,工作隨時都在那裡。但你知道,老是東吃西吃,不是健康的策略。」

她對居家工作的正確方法提出什麼建議?她建議,利用規則和儀式,把工作和家庭分開。不要一起床就立即登入電腦,而是遵循更傳統的早晨常規(運動、遛狗、享用早餐)。慎重思考你整天要如何運用時間。建立「暫停時段」機制,花幾分鐘聽音樂、寫日記,或是在住家附近散步。這有助於避免居家工作的時間扭曲(在這種情況下,你會一整天盯著電腦螢幕),讓你有機會得到新的發現。

也許我們可以參考七十位工作不受地點限制的專業人士採取的做法。瑞秋.沃爾道夫(Rachael A. Woldoff)和羅伯.利奇菲爾德(Robert C. Litchfield)這兩位教授採訪這七十位專業人士,據以撰寫《數位游牧工作者:在新經濟中尋求自由、社群和有意義的工作》(Digital Nomads: In Search of Freedom, Community, and Meaningful Work in the New Economy)。他們大多是千禧世代,逃離城市、公司辦公室和忙碌的文化,追求更多自主性、機動性和更好的生活品質,同時拜遠距工作技術之賜,仍能受雇領薪水。但關鍵在於,他們並沒有因此犧牲人際連結;作者指出,其實所有游牧工作者都堅持「與人實際接觸的社群」和「有意義的……面對面社交網絡的必要性」,無論他們是「在峇里島還是其他地方」。

有些人也建立了曼吉亞會喜歡的團體問責儀式,以加拿大的人生教練兼播客主持人奧斯卡(Oscar)為例,朋友到他的別墅整天使用「穩定的無線網路」工作時,他會要求所有人寫下想要完成的事情。「你既然來了,就聲明自己在做什麼,然後去做這件事,」他這麼告訴《數位游牧工作者》的作者。

數位游牧工作者可能不會與自家公司的同事位在同一地點,但他們喜歡與來自不同公司、產業和國家的不同人物一起工作,與他們建立關係。他們在這個過程中,找到個人的成功和專業上的成功。

作者指出,儘管新冠肺炎疫情可能破壞遊歷世界的生活方式,但人們仍可以在自己國家內移動和彈性工作。一旦得以接種疫苗,而且旅遊禁令和隔離檢疫規定解除,我們可能會發現有更多知識工作者考慮游牧工作。

企業需建立人性連結

遵循曼吉亞、沃爾道夫和利奇菲爾德的建議,我們可以改善個人的遠距工作。但組織如何管理數十、數百、甚至數千個分散的團隊?軟體公司Slack最近一項意見調查發現,只有12%的知識工作者,想以全職身分重回辦公室。許多雇主可能很難重新採取以往的營運方式。

《遠距工作革命:在任何地點工作都可成功》(Remote Work Revolution: Succeeding from Anywhere)一書中,哈佛商學院教授采黛爾.尼利(Tsedal Neeley)提供相關指引。儘管她承認「我們有愈多時間不與同事定期面對面接觸,關於建立關係、信任和一致性的問題,就會變得愈加根深柢固和緊迫。」但她也認為,有研究支持的最佳實務,有助於填補那些落差,例如,考慮採取「啟動會議」(launch session),也就是由領導人帶領的公開討論,遠距團隊成員可在會中闡明共同的目標、個人角色、限制、資源和協作規範。尼利建議,若可能(但並非總是如此),團隊可透過視訊進行溝通,鼓勵提出不同的意見,並花更多時間閒聊,以建立信任。

沒有人知道,知識工作者面對的新常態會是什麼。但身為個人、團隊和組織,我們全都必須尋找方法,來利用居家工作的優點,同時建立更好的工作/生活界線,以及保持連結和投入。我沒有感覺到自己短期內有必要回到辦公室小隔間,但我確實很想念精彩的腦力激盪會議、團隊午餐和同事情誼。而且,我仍然不確定,我們是否真能以數位方式複製所有這一切;即使上述三本書對此都抱持樂觀的態度,並提出穩健的建議。

(林麗冠譯自“What Do We Like About WFH?” HBR, March - April 2021)

書名:《居家工作:讓新常態為你效勞》(Working from Home: Making the New Normal Work for You, Wiley, 2020)

作者:凱倫.曼吉亞 Karen Mangia

書名:《數位游牧工作者:在新經濟中尋求自由、社群和有意義的工作》(Digital Nomads: In Search of Freedom, Community, and Meaningful Work in the New Economy,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21)

作者:瑞秋.沃爾道夫 Rachael A. Woldoff、羅伯.利奇菲爾德Robert C. Litchfield

書名:《遠距工作革命:在任何地點工作都可成功》(Remote Work Revolution: Succeeding from Anywhere, Harper Business, 2021)

作者:采黛爾.尼利 Tsedal Neeley



瓦松達拉.索瓦尼 Vasundhara Sawhney

《哈佛商業評論》資深編輯。


本篇文章主題抗疫管理最前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