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涯經驗談:賈奈兒.夢內

Janelle Monáe
柯特.尼基希 Curt Nickisch
瀏覽人數:1520
賈奈兒.夢內(Janelle Monáe)
賈奈兒.夢內在美國堪薩斯州的藍領家庭長大,她探索自己的種族與性傾向身分認同,從而成為成功的創作歌手。之後她投入電影事業,在叫好又叫座的《關鍵少數》(Hidden Figures)與《月光下的藍色男孩》(Moonlight)中演出。現在,34歲的她,以自有唱片品牌Wondaland Records創辦人與執行長的身分,指導與管理其他藝人。

《哈佛商業評論》問(以下簡稱問):你在成為音樂人之前,曾做過服務業工作。哪一位是最佳上司?

賈奈兒.夢內答(以下簡稱答):可能是開除我的那位。我白天在歐迪辦公(Office Depot)上班,深夜待在錄音室。那時,工作妨礙我去做藝人必須做的事。他們開除我時,我沒有任何藉口。我必須全心投入自己的職涯。

問:你如何發掘自己的藝術主張?

答:早期,我出現在攝影工作的拍攝地點時,造型師會說:「嘿,你留著原本的髮型,穿這套燕尾服。這樣有點前衛。也許你應該看起來像這樣。」或者,唱片公司的高階主管會說:「你是滿口科幻小說與科技的黑人女孩。這樣不會熱賣。你要不要考慮換更簡單的歌?」這些對話讓我開始思考,好,如果我不找到自己的主張、如果我不為自己發聲,其他人就會代替我發言。我不會迴避自己的人生經歷。我是來自美國中部的黑人酷兒女性。我到哪裡都帶著這個身分。我以此為傲。

問:什麼樣的案子會吸引你?

答:這和傾聽內心的指引和直覺有關。我想我當初並不知道《月光下的藍色男孩》後來會得到奧斯卡最佳影片。這部電影的故事需要被講出來,而我只是在拍這樣的一部電影。它與我的故事有關,並讓大眾注意到其他被邊緣化的聲音,他們很少有發聲的機會。我喜歡創作激進的藝術,推動文化進步並克服阻礙。我自問,「我想讚揚誰?」「我覺得激怒誰並沒有關係?」以及「在這段過程中,我想被歸類成哪一類人,或是哪一種群體?」我也想跟自己喜歡的人共事。有時候,你可以向與你溝通風格、信念系統都不同的人學習。但我一向會避開我認為很有壓力的經驗。我會自問:「我的人生需要這些嗎?」

「我可能會穿著太空人服裝去開會;我有幾次就是這樣。我們接納使我們獨一無二的事物。」

問:你的管理風格是什麼?

答:協作時,我希望聽見每個人的意見。我會吸收人們的想法,並請他們非常明白地表示哪些事物會打動他們。我會傾聽。我會妥協。我會以大局為重。當我在進行自己的計畫時,例如唱片專輯,就會採取比較封閉的做法。重點是我當下內心的聲音。我想知道其他人的想法。只是由我做出最終決定。

問:你如何決定該在什麼時候、什麼領域,發揮你的行動主義?

答:我不是政客。我是藝人。我是美國人,而我關心這個國家,所以,我會批評那些我覺得可能會嚴重危害到美國的事物。特別是當那些我愛的、跟我來自同一群體的人權利被踐踏時,我覺得有責任利用我的平台發聲。最近,我比較注重和從事民間現場工作的人合作,試圖讓大眾登記投票、幫助低收入戶,遊說保障女性生育權、保護LGBTQIA+(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等)社群、種族正義。這些是我關心的議題。

(游樂融譯自“Life's Work,” HBR, September-October 2020)



柯特.尼基希 Curt Nickisch

《哈佛商業評論》英文版資深編輯。


本篇文章主題人才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