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專訪比爾.蓋茲:2050零碳排非天方夜譚!

專訪比爾.蓋茲:2050零碳排非天方夜譚!

2021年3月號

【個案研究】公司或家人,該保護誰?

Protect Your Company or Your Cousin?
約瑟夫.巴達拉克 Joseph L. Badaracco
瀏覽人數:5488
  • "【個案研究】公司或家人,該保護誰?"

  • 字放大
  • 授課文章購買
    購買〈【個案研究】公司或家人,該保護誰?〉文章
  • 個人收藏購買
    購買〈【個案研究】公司或家人,該保護誰?〉PDF檔
    下載點數 10
插圖/Bianca Bagnarelli
瑪格麗特在一家無煙爐製造商工作,表妹琳達在公司的供應商那裡工作。琳達向瑪格麗特透露,自己的公司大幅裁員。瑪格麗特應該向主管報告供應商出現經營問題,還是保持沉默,守住表妹的職位?

經歷了漫長的一週之後,瑪格麗特.埃斯皮諾(Marguerite Espinoza)現在唯一想做的,就是關掉電腦。時間是星期五下午5:30。瑪格麗特是戶外無煙爐製造商春火(Spring Fire)的顧客體驗經理,剛剛完成一天的工作。不過,此時她應該登入Zoom,參與家族的每週例行視訊通話,這是他們家族在新冠肺炎疫情初期形成的一項傳統。

她一邊告訴自己,這肯定會很有趣,因為向來如此,一邊搜尋日曆裡的連結。大多數時候,她都很期待這個線上家族聚會。情況通常很混亂,畢竟,有多達八個家庭登入,但這是個好方法,可以了解彼此近況,也能讓自己的心情從工作轉換到週末。

看到畫面上出現的父母、祖父母、姐妹、阿姨、叔叔和表妹的面孔時,她很高興自己加入通話。但在通話進行大約二十分鐘後,她注意到表妹琳達.加布斯(Linda Garbes)似乎心不在焉,甚至似乎有點難過。

她和琳達的關係與其說是家人,更像是朋友,兩人從小時候的家族聚會開始,就經常混一起,上大學之後也一直保持聯繫。現在,兩人都已經26歲了,即使瑪格麗特仍待在休士頓,而琳達去了塔爾薩,兩人還是定期傳簡訊聯絡。

瑪格麗特發送訊息詢問琳達:你還好嗎?你看起來很難過。

琳達立刻回覆:只是一些工作上的事。

瑪格麗特非常了解琳達的雇主;其實,是她幫忙琳達找到柯爾特金屬(Colter Metals)的這份工作。柯爾特金屬是一家風扇、風機和壓縮機零件的客製化生產商,供應瑪格麗特的公司,使用在春火烤爐風扇的兩個關鍵零件(注記1)。一年前,瑪格麗特發現柯爾特的總部在塔爾薩,而且在LinkedIn上看到柯爾特正在徵人,她便鼓勵主修會計的琳達,去申請財務部門工作。柯爾特長期以來,一直是春火公司的重要供應商,春火也即將與他們續約。

注記1:「無煙」烤爐仍然會產生煙霧,但它透過可控制氣流的設計和工程結構來減少煙霧。一些公司,如春火,是運用風扇。

瑪格麗特和琳達早就約定,彼此不談論工作,她們想把家庭及彼此的友誼,與雇主的生意分開。而她們也成功遵守這個承諾。因此,當琳達提到工作時,瑪格麗特就沒有再追問下去。而是寫道:很遺憾。如果我能幫得上忙,請告訴我。

一個小時後,在瑪格麗特登出Zoom之後,她的手機響起來,是琳達發來的簡訊:妳現在方便說話嗎?瑪格麗特立刻撥了電話給她。

「嗯,」琳達接到電話後,立刻就說:「如果我跟你說一件事,你能保證不告訴任何人嗎?」(注記2)

注記2:對一個不知道你要說什麼的人問這個問題,是否公平?

瑪格麗特答應了。琳達解釋說,柯爾特當天稍早裁掉了30%的員工,主要是生產線員工,這讓她非常錯愕。

「你事先完全不知道這件事嗎?」瑪格麗特問。

「不知道,」琳達帶著哭聲說:「我以為公司經營得很好,但顯然我們最大的客戶,剛剛取消了與我們的合約。」

「我以為春火是你們的最大客戶。」

「你們都是第二。」

瑪格麗特感到很不安,她的腦子裡立刻想到,這對自己的公司意味著什麼:春火的訂單已經延遲交貨六星期,而冬天才剛開始。身為顧客體驗經理,她必須事先想好怎麼解釋延期交貨。當天稍早,她才草擬了一份文案,保證在11月底之前下的訂單,都能在2月1日之前交貨。柯爾特的情況是否會危及這個保證?(注記3)

注記3:延期交貨是否向消費者發出訊號,顯示產品的需求量很大,因此較受歡迎,還是會讓購物者感到挫折,促使他們轉向其他地方購買?

「我是認真的,千萬不要告訴任何人,麗塔,」琳達稱呼瑪格麗特的家族暱稱,接著說:「如果春火臨時收手不續約,我認為柯特爾會完蛋。」

「但在減少30%人力的情況下,你們還能達成合約中的交貨日期嗎?」

「我不知道,」琳達說:「但我現在更擔心自己的工作。」

瑪格麗特感到很歉疚,自己只想到這件事對春火的影響。當然,她也擔心表妹,但琳達應該要知道,瑪格麗特會考慮到,這件事對自己的公司和工作的影響。

若供應商延遲交貨

隔週的的星期一,瑪格麗特因為能進辦公室而鬆了一口氣。春火的員工被要求輪流進辦公室,她選的是星期一。每天只有少數幾名員工會在現場,但她喜歡看到同事,即使大家戴著口罩,只露出眼睛。

她打開筆記型電腦,向財務部門的兩位同事揮手打了招呼,他們正在距離瑪格麗特幾排之外的小隔間裡聊天。他們之間有保持距離,所以瑪格麗特可以聽到他們的談話,而他們談的恰好就是柯爾特續約的問題。

「他們今天早上又提出另一個要求,」其中一人說道:「他們想把合約延長一年。」

「你覺得瑪莎會答應嗎?」另一人問道,他指的是公司創辦人暨執行長瑪莎.史普林(Martha Springer)。

「我知道她想維持這段合作關係。我們可以選擇的替代供應商有限。」

瑪格麗特想到,瑪莎在全體員工參與的每週例行會議上,總是會分享的那份風險儀表板。雖然大多數的方框都是綠色或黃色,但在過去幾週,供應鏈的方框一直是紅色的。春火的許多關鍵零件都是向外部採購,而每個人都知道,這是最大的風險。公司先前曾嘗試從中國和孟加拉,採購柯爾特製造的那種零件,結果失敗了:那些產品不太符合產業標準,更完全不符合春火的品質標準。經過大量搜尋和失敗的嘗試後,產品負責人終於在墨西哥找到一個可靠的供應商(注記4)。但公司裡有許多人,對這個選項猶豫不決,因為春火一向強調,自家產品完全在美國生產。

注記4:在新冠肺炎之後,專家敦促企業找出供應鏈的脆弱之處,並讓供應商更多元化,以便讓供應鏈更具韌性。

在全體例會當中,採購負責人通常會說明,他們為減輕任何生產停滯,而進行的一切努力。瑪莎會重新建構這個議題,讓員工放心。「大量訂單的問題,是好的問題,」她說,並指出銷售急劇攀升,令人深受鼓舞。(注記5)

注記5:執行長讓團隊聚焦在訂單增加,而淡化潛在的履約風險,這麼做是否明智?

所幸,瑪格麗特的同事迅速換了話題。其中一位聳聳肩說:「我不曉得這有什麼關係。我們現在的情況很好。你有看到上週的數字嗎?」

「很不可思議,對吧?嗯,如果我們真能在2022年之前出完那些貨的話!」他們都笑了起來,然後對瑪格麗特笑了笑,瑪格麗也勉強笑了一下。

如果柯爾特陷入困境,春火能否滿足那些需求?交貨時間肯定會再次推遲,儘管他們很努力想要準時出貨,而且春火的聲譽也會受到影響。春火不是這個領域的唯一製造商,雖然他們的確提供獨特的專利風扇,可進一步減少煙霧,但目前尚不清楚,消費者是否欣賞這個差異化的功能。

就在此時,瑪格麗特的上司、行銷長派屈克.卡倫(Patrick Cullen)走進與她相隔幾排的隔間,戴著口罩大聲說道:「瑪格麗特,週末過得好嗎?」她向他豎起了大拇指。「在我進去之前,有什麼事情要跟我說嗎?」

她猶豫了一下,然後搖搖頭。

家人優先?

那天晚上,瑪格麗特發了簡訊給媽媽安吉拉(Angela):有空說話嗎?

她媽媽立刻用FaceTime打給她說:「怎麼了?你以前都不想講電話。」

確實如此,因每為次和媽媽講電話,總會花上比預期更長的時間。但她真的需要建議。瑪格麗特講了星期五晚上與琳達的通話內容,並說自己整個週末大部分的時間,都在苦惱該怎麼做。她提到自己早些時候在辦公室的歉疚感受。

「你是不是覺得自己應該要對派屈克和公司忠誠?」(注記6)三年前,派屈克大膽決定雇用她,當時她幾乎完全沒有客服或市場行銷方面的經驗。從那時起,他便一直很支持瑪格麗特。

「大概吧。雖然柯爾特和春火的情況若是變糟,也不會有人懷疑我是否事先知情。」(注記7)

注記6:我們應該對雇主負責到什麼程度?我們可以期望這種忠誠得到回報嗎?

注記7:知道自己不會被發現,是否會減輕她通報的義務?

「你覺得他不會知道嗎?」安吉拉問:「他知道你表妹在那裡工作,對吧?」

的確,琳達得到那份工作的時候,瑪格麗特非常興奮,曾告訴派屈克這個消息。她到現在都還記得,派屈克當時不經意地開了個玩笑說,在自家供應商裡有個間諜很不錯。當時她笑了,但隨後向派屈克保證,她和表妹已經說好不談工作上的事。

「我知道,媽媽。我知道你會說什麼。你甚至不必說出來。」

「我要說什麼,自作聰明的傢伙?」

「家人優先。」

看到母親搖搖頭時,瑪格麗特感到相當驚訝。「拜託,這一直是我們的座右銘,」她說。

「但我的意思不是說,家人要先於自己,」安吉拉說:「如果大家的訂單都不能交貨,最後失業的可能是你。或者,如果春火發現你知道這件事卻沒有說出來,會怎麼樣。我覺得,琳達告訴你這件事,對你並不公平。你們之前就說好不談工作的。」

瑪格麗特相當震驚。她原本以為媽媽會要她遵守諾言。如果柯爾特沒有履行義務,春火可以理直氣壯取消合約,改用那家墨西哥供應商。當然,這個問題很讓人頭痛,但公司會沒事。而且,假設派屈克和瑪莎沒有對她大發雷霆,她還是可以保住工作。

「所以情況已經改變?」她問安吉拉:「我可以背叛琳達?」(注記8)

注記8:琳達違反彼此原本說好不談論工作的約定,這是否意味瑪格麗特也不需要遵守保持沉默的承諾?

「不,不一定是這樣。我只是說,這個情況更複雜,不只是要在琳達和你的公司之間做選擇。如果保守這個祕密,可能會破壞你的名聲。我想你知道我的立場。」

該說還是不該說?

當天晚上,瑪格麗特草擬一封要寄給派屈克和瑪莎的郵件,主題為「關於柯爾特金屬的重要資訊」。

由於我的家族中有人在柯爾特工作(派屈克知道),我在上星期五得知,該公司必須大量裁員,可能無法履行合約中承諾的事項。我認為,應該要讓公司在決定是否續約之前,知道這件事。這些資訊是在保密情況下分享的,因此,我希望你們在與柯爾特的任何談話中,都不要提到我。

她反覆讀了好幾次草稿,甚至讓自己想像按下「寄送」的感覺會有多好,因為她知道,上司會非常感激自己警告他們這種風險。她的腦海中突然出現「英雄」這兩個字。但隨後她就刪除了郵件,從「收件人」欄中刪除了瑪莎的電子郵件,並寫道:派屈克,我們可以談談嗎?這很緊急。

她將滑鼠游標停在「寄送」按鈕上的時候,想到了琳達。點擊下去可能會結束她們的友誼,上演家族失和劇碼。值得嗎?

問題:瑪格麗特是否該把自己掌握的柯爾特公司消息,告訴她的上司?

以下兩位學者專家將提供精闢的建議。

坦白,但不破壞關係

史黛西.派克 Stacey Peck:高階主管獵才公司史賓沙公司(Spencer Stuart)解決方案顧問。

瑪格麗特的首要任務,應該是保護自己和雇主。

如果她保持沉默,可能會讓春火的未來處於危險之中,也可能讓自己和同事失業。她的公司和柯爾特金屬公司,以及各自的員工都將一起受苦。誰也不想要這樣。

琳達無疑讓她陷入棘手的情況,而瑪格麗特擔心,如果說出有關柯特爾裁員的資訊,會辜負表妹對自己的信任,這種擔心是可理解的。但我認為,她有義務把自己得到的資訊告訴派屈克。而且我認為,她可以在不破壞家人關係的情況下這樣做。

她應該直接打電話給上司,而不是發送電子郵件。她不必解釋自己怎麼取得這項資訊,只說自己聽到柯爾特經營陷入困境的謠言,並建議他進一步了解情況。

重要的是,她必須承認沒有掌握到所有事實,而且柯特爾的領導團隊很可能有應變方案。但春火在續約之前,應該先調查清楚。即使派屈克懷疑瑪格麗特從琳達那裡得到這些消息,她也不必直接把表妹牽扯進來。

這份個案讓我想起多年前在工作中結識的一群朋友。我們一共有八個人,大家後來分別調到其他地方或換了公司,但一直保持非常密切的關係。其中有一個朋友,現在是我所屬組織的法律團隊成員,這意味著她私下知道一些不能外傳的消息和情況。我們有一個心照不宣的協議,就是大家都不會因為分享機密資訊,而破壞自己的職涯或友誼,我們從來沒有違背過這個協議。琳達違反她與瑪格麗特的約定,自然也不應指望對方會隱瞞對公司和工作很重要的資訊。

也許琳達把柯爾特的裁員,形容得比實際情況更嚴重。但要知道是否屬實,瑪格麗特必須採取行動,包括告訴琳達,她覺得必須告知別人這個消息,即使要費盡心思避免牽連到琳達。這將是很棘手的談話,但她必須坦白。她可以解釋,她從未提到自己的表妹,並承認在新冠疫情期間,許多供應鏈都已中斷,因此,客戶如果詢問供應商,是否有任何事情會導致供應商無法兌現承諾,是很正常的,即使是沒有特別原因就主動詢問,也很正常。

我是很重感情的人,絕不會刻意做任何會破壞朋友或家人感情的事情。但在這件事上,我認為瑪格麗特既能對得起琳達,也能對得起春火。她們之間的利益衝突,比她想像的還要小。

沉默,等待真相大白

米塔.馬利克Mita Mallick:股權管理平台Carta的包容、公平和影響力負責人。

瑪格麗特不該透露消息給派屈克、瑪莎,或是春火的任何人。

我理解瑪格麗特很想要分享琳達提供的資訊,但這樣做,會讓她給別人留下不好的印象,而且可能造成更多麻煩,得不償失。

我曾遇到過兩次類似的情況。在我的職涯早期,我和同公司裡人力資源部門的一位女性成為好友。有回我們相約出去喝酒,在喝得微醺之後,她告訴我公司正在重組,我的一個好朋友將被裁員。就像琳達一樣,同事也要求我不要跟別人說。我很為難,不知該怎麼辦,但最終還是決定三緘其口。我很高興自己這麼做了。重組計畫延後三個月,而我的朋友在計畫開始之前,就離開公司了。如果我告訴朋友我得到的消息(後來證明是不正確的消息),會給她帶來很多不必要的壓力。

在我職涯後期,當時我在一家消費性包裝產品公司工作,我認識的某個人脈告訴我,與我們密切合作的一家行銷公司,被邀請為我們最大的競爭對手宣傳(利益衝突的規範,讓該公司不能同時與我們兩家公司有業務往來)。我相信這個消息,但再次猶豫,不知是否該根據這個消息採取行動。最後那家行銷公司的代表告訴我們,他們有機會與我們的競爭對手進入需求建議程序,也與該公司談過了,但最終選擇拒絕繼續進行。和前一次一樣,如果我告訴公司這個消息,勢必會無緣無故引起軒然大波。

根據我的經驗,最好的做法是等待,讓事情發展,尤其如果你不能確定消息是否正確。在疫情期間,情況並不穩定。領導人正在做規畫和重新規畫、轉向、裁員,有時還會重新聘雇。也許柯爾特的領導團隊覺得,現在裁員是有好處的,但打算之後再回聘很多人。琳達不是資深領導人,未必能了解全部情況。也有可能因為害怕失去工作,所以無法看清楚實際情況。

如果瑪格麗特分享這個消息,且春火根據它來做出決定,像是選擇與墨西哥供應商合作,但後來發現,琳達知道的事實是錯誤或不完整的,而柯爾特的問題也逐漸平息,這反而可能造成意料之外的後果。

另外,如果我是派屈克,我的員工分享原本答應表妹要保密的情報,這會讓我感到遲疑。我會懷疑自己能否信任她對春火的資訊保密。如果角色互換,春火計畫停止使用柯爾特生產的零件,瑪格麗特會告訴琳達嗎?瑪格麗特可能會讓派屈克覺得,她只有在自己方便,或是對自己有利時,才會保持忠誠。

瑪格麗特可以做的一件事,是鼓勵琳達與柯爾特的主管討論,是否該坦白告訴春火。這是良好的合作伙伴和供應商該做的:出現問題時,要讓客戶知道,無論是零件缺貨、倉庫失火,或是因失去合約而面臨財務壓力。我敢肯定,瑪莎會正面回應這種坦率。

因此,瑪格麗特現在應該不要輕舉妄動。我想提醒她,工作和雇主來來去去,所以最好把時間和精力,專注在自己想要維持的關係上。

(劉純佑譯自“Protect Your Company or Your Cousin?” HBR, March - April 2021)


《哈佛商業評論》的虛構個案,呈現公司領導人在真實情況下可能面對的兩難抉擇,並由專家建議解決方案。本篇個案改編自約瑟夫.巴達拉克和傑瑞.尤希姆(Jerry Useem)合撰的哈佛商學院個案研究〈分析師的兩難〉(The Analyst's Dilemma,編號:394056-PDF-ENG)。



約瑟夫.巴達拉克 Joseph L. Badaracco

哈佛商學院商業倫理講座教授。


本篇文章主題決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