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專訪比爾.蓋茲:2050零碳排非天方夜譚!

專訪比爾.蓋茲:2050零碳排非天方夜譚!

2021年3月號

決策不能靠機遇

天下文化
瀏覽人數:1067
  • "決策不能靠機遇"

  • 字放大
  • 授課文章購買
    購買〈決策不能靠機遇〉文章
  • 個人收藏購買
    購買〈決策不能靠機遇〉PDF檔
    下載點數 10
我們在生活與職場中,一直都在做決策。但即使是最聰明、最有經驗的人,都有可能頻繁犯下可預測的決策錯誤。麥肯錫資深管理顧問奧利維.席波尼,在學界與商界皆有出色表現,並與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康納曼合著《Noise》一書。他最新作品《不當決策》中,從許多知名商業案例中歸納九種常見的決策陷阱,並提煉出務實可行的四十種技巧,引領我們做出明智、有效的決策。

2010年,南非舉行足球世界盃期間,在德國歐柏豪森(Oberhausen)一隻過著平靜生活的章魚,成為眾足球迷和運動作家的目光焦點。這隻叫作「保羅」的章魚,似乎展現高超的預言天賦:牠正確預測到德國參加的每一場賽事中得勝隊伍。

章魚哥的「準確預言」

預測儀式是這樣進行的:在每一場比賽之前,保羅的主人會在水族箱兩側放入等量的食物,裝食物的盒子分別以對戰國的國旗為裝飾。占卜大師章魚哥保羅會「選擇」吃哪一邊的食物。就這樣,章魚哥一再選中未來的贏家:牠正確的諭示德國會打敗澳洲、迦納、英格蘭和阿根延。不過,你可別誤會──章魚哥可不是德國國家足球隊的盲目支持者,牠並沒有受到愛國者一廂情願的想法所影響:牠也曾毫不猶豫的宣布,德國隊在分組賽會輸給塞爾維亞,然後在準決賽輸給西班牙。等到第三名爭奪戰時,章魚哥又正確的預測德國會打敗烏拉圭。算是同場加映,章魚哥預言西班牙會在決賽打敗荷蘭,確立牠不敗預言家的全球美譽。無論如何,牠正確預言八場比賽中每一場的結果。

顯然,大部分專家和球評的預測都比不上章魚哥保羅。這點令人不禁要問,如果你是賭注登記經紀人或線上投注公司老闆,是不是應該投資飼養一缸有預言能力的章魚。至少有一個人這麼想,那就是俄國線上投注創業家歐雷.祖拉夫斯基(Oleg Zhuravsly),他出價十萬歐元要買章魚哥。而在遭到章魚哥的飼主拒絕後,他甚至把出價提高為三倍,但還是受到拒絕。

祖拉夫斯基的目的當然是公關噱頭:沒有一個心智正常的人,會認為章魚哥保羅是預測能力高強的預言家。章魚哥的特技說穿了,可能純屬機率問題。在隨機程序下,連續八次選中贏家的機率,就像硬幣連續擲出八次正面,只有0.4%:機率很低,但當然不是絕無可能。章魚哥之所以能成為聰明的「決策者」,原因只有一個:機遇。

在賭場之外,人類決策的成果,通常不是完全取決於機遇。技術是重要條件。但究竟有多重要?最廣為研究的案例,當然是逐年衡量、分析,並比較的投資經理人績效。儘管有「過去績效無法用來預測未來成果」這樣的警語規定,投資人在選擇要投資哪個基金之前,還是會仔細研究過去的績效。我們或許相信、也或許不相信效率市場,但如果有基金經理人連續幾年打敗基金的基準指標,我們很難不認為這個人具備優越的技術。如果這樣的成就,持續非常長的時間,那麼,我們顯然是遇到一位卓越的基金經理人。

是運氣?還是技術?

這正是美盛集團(Legg Mason)旗艦基金經理人比爾.米勒(Bill Miller),在2000年代初期贏得的聲譽。米勒成功打敗標準普爾五百指數,不是一年、三年或五年,而是連續15年。這個連勝紀錄實在令人嘆為觀止,因此《金錢》(Money)雜誌把米勒譽為「1990年代最偉大的基金經理人」,晨星公司(Morningstar Inc.)也屢次封他為「近十年最佳基金經理人」。

這股推崇的熱情,是可以理解的:因為這樣的連勝紀錄,是出於偶然的機率,似乎微乎其微。至少乍看之下是如此。但如果我們細看會發現,適用於章魚哥的推論,其實,也同樣適用於米勒的績效。單一特定基金經理人(米勒),在特定年份期間(從1991到2005年),打敗市場的機率確實微乎其微。但這不是正確的命題!這個成績可以在數十個15年區間、數千名基金經理人的身上看到。假設市場處於完全效率,而經理人的工作,只是一場大型的機遇遊戲,那麼任一個基金經理人,在任一個15年期間,至少展現一次這種績效的機率是多少?根據李奧納多.曼羅迪諾(Leonard Mlodinow)在《醉漢走路:機率如何左右你我的命運和機會》(The Drunkard's Walk: How Randomness Rules Our Lives)裡的計算,大約是75%。從這個角度來看,才能公允地評價這個事件的特殊本質,以及米勒的成就。

你或許會回答:「沒錯,不過無論如何,比爾.米勒做到了,而且沒有別人做到!否定米勒應該得到的榮耀,是不是有點小家子氣?」如果你這樣想,那麼還要考慮另一件事。米勒「連勝」的15年,有超過三十個連續12個月的期間,績效都低於市場。換句話說,如果他的績效衡量期間,是從2月到隔年1月的12個月,或是從9月到隔年8月的12個月期間來算,而不是從日曆年(從1月到同年12月)來看,他的卓越績效就會消失。米勒自己也坦承這點:「那只是日曆上的偶然……我們只是幸運。或許不是100%靠運氣。或許有95%的運氣。」至少以此而言,他就值得大加讚揚:很少有倖存者會記得,自己是倖存者偏誤的受惠者。

我們可以從章魚哥保羅與比爾.米勒身上,學到非常重要的課題。當我們評估決策者時,尤其是評估高階經理人,通常會以成敗論英雄。然而,這是一個危險的假設:根據結果來評價決策時,我們通常會低估機遇在其中扮演的角色。

(摘自本書第十三章〈好決策來自正確的決策方法:章魚哥是優秀的決策者嗎?〉)

書名:不當決策:行為經濟學大師教你避開人性偏誤(You're About to Make a Terrible Mistake: How Biases Distort Decision-Making and What You Can Do to Fight Them)

作者:奧利維.席波尼(Olivier Sibony)

譯者:周宜芳

出版社:天下文化

出版日:2021年3月10日




本篇文章主題決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