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專訪比爾.蓋茲:2050零碳排非天方夜譚!

專訪比爾.蓋茲:2050零碳排非天方夜譚!

2021年3月號

中國GDP何時超越美國?

周濟
瀏覽人數:1171
New Africa / Shutterstock
本文以衡量一個國家「經濟規模」的GDP,以及「富裕程度」的人均GDP,來評估中國經濟何時可趕上美國。若按「經濟規模」的GDP,有兩種算法,第一種依據2015年價格折算後的GDP,中國會在12年後的2033年超越美國;第二種依據購買力平價GDP(PPP),中國則早在2013年就超越美國了。然而,若依據「富裕程度」的人均GDP來看,中國直到2050年,仍無法超越美國。

美國中央情報局(CIA)對外公開的《世界概況》(Wolrd Factbook)內,有各國一頁的扼要簡介,其中的經濟總覽(Economic Overview)對美國經濟寫道:「仍是世界上技術最強大的經濟體,在計算機、製藥、航空航天和軍事裝備方面處於全球領先地位。但二戰以來,優勢已經縮小,由於基礎設施、科學、工業和人力資本方面的投資落後,產出已不如中國 。」短短不到百字,道盡對美國經濟優勢的下滑及對中國興起的警惕。

GDP(國內生產毛額,Gross Domesdic Product的英文簡稱)是衡量一個國家經濟活動總量的指標,可以從生產、支出和所得三個面向評估一個國家的經濟活動規模。因此要看一個國家的盛衰和生產的總量,GDP是一個用來評估一國經濟實力的有效工具。本文用各種衡量GDP的方法來審視中國經濟何時超越美國。

以GDP預測,2033年將超越

中國自1992年鄧小平南巡確定市場經濟的路線後,經濟突飛猛進。與七大工業化國家(G7)的GDP比較,人口少經濟規模小的加拿大在1990年就被中國超越,1994至1996年間,義大利、法國和英國陸續被追上,而經濟活動力相當強的德國在2001年被超越,再來是日本也在2005年被超越,只剩經濟實力最強大的美國,還須一段時間才會被超越。

中國實質GDP 2015年價格水準超越七大工業國家的時間

根據全球市場研究公司IHS-Markit於1月的預測,要到2033年,中國才有可能超越美國。這樣的預測結果被很多研究機構採用,如中央社倫敦1月26日綜合外電報導:「英國智庫經濟和商業研究中心(CEBR)指出,由於中國和美國從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中復甦的進展截然相反,中國將於2028年超越美國,成為全球第一大經濟體,比先前預估早5年。」由此報導推算,CEBR原認定中國GDP超越美國的年分便是2033年,與IHS-Markit的預測相同。

CEBR將中國GDP超越美國的時間提早的原因,來自研究者對美國從新冠病毒疫情的復甦表現感到悲觀,但從1月20日拜登總統就任以來的表現來看,美國經濟的復甦應比川普連任好很多,疫苗也將獲得充分的供應,因此在2033年中國GDP才超越美國的可能性還是很高。

以購買力平價GDP預測,2013年已超越

此外,CIA的《世界概況》 對中國評語的第一句寫道:中國為「世界上最大的經濟體和出口商」。由於國內一般人認為美國是世界最大的經濟體,而CIA在2020年就公開稱中國為世界最大經濟體,顯然中國GDP早在2020年之前就已超越美國,此與前文提到2033年才會超越有很大差異。

造成差異的原因是CIA所用的是購買力平價的GDP(Purchasing Power Parity, PPP),除考慮各國整體物價水準外,還考慮各國購買行為不同影響各國物價結構而調整過的物價指數。根據這樣的概念衡量的GDP,中國早在2013年就已經超越美國。因此不同的GDP衡量結果,會得到各種不同的結果。

不同時點、不同衡量概念的中國、美國及世界GDP比較

為釐清其中的差異,上表整合不同時點、不同衡量概念的中國、美國及世界GDP。用2015年價格平減的中國實質GDP 27.2兆美元,於2033年超越美國的26.8兆美元,而未經價格處理的當期價格中國GDP 65.7兆美元,要到2046年才超越美國的65.3美元。改用PPP價格衡量,無論用實質或名目價格,都在2013年即可超越美國,分別高於美國GDP的17.3兆和16.8兆國際元。

比較2050年中國、美國和世界的GDP,中國是美國的103.6%到236.2%,中國是世界的21.1%到26.8%,美國GDP占世界GDP小於中國,但兩國GDP之合占世界GDP的38.1%到46.4%,為全球GDP最大的兩個經濟體。

以人均GDP預測,2050年後才有可能超越

GDP本身為各國的經濟規模與活動力,而GDP除以人口數而得的人均GDP代表各國的平均所得(或財富),也代表各國的生產力或富裕程度。

用人均GDP衡量,2050年中國仍無法超越美國

以人均GDP的概念來觀察中國人均GDP何時可以趕過美國,由於中國人口約為美國的4.4倍,同額的GDP表示中國的人均GDP不到美國人均GDP的四分之一,因此中國的人均GDP到2050年都還小於美國的人均GDP。尤其是以當期價格衡量的人均GDP,只有美國的27.98%,反映中國人口是美國4.4倍的現象,經過物價調整的中國實質人均GDP 在2033年超越美國的實質人均GDP,到2050年為美國人均GDP的34.6%。

用PPP衡量中國的GDP,早在2013年就超越美國,因此無論是實質或名目中國人均GDP,相對美國現提高到63.81%和63.35%,與美國的差異拉進,且已超越義大利、法國、加拿大、英國和日本。這也顯示,若中美兩國都保持上半百年的成長態勢,21世紀下半百年才有可能出現中國人均GDP超過美國的一天。另外在2050年,中國的北京等地的人均GDP高於全國省市的平均水準,跟美國的人均GDP水準接近。

中國政府的特殊角色

不可諱言,中國經濟自1990年以來,有非常快速且全面性的進展。台大政治系朱雲漢教授認為,中國的成功是政府與市場兩面並用的結果。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頂層設計下,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發揮基礎性作用,政府在創造市場架構、引導改革重組和制度創新的過程中發揮決定性的作用。而國有資本、集體產權、民營資本與外資都是構成市場經濟生態的重要組成部分,共產黨則賦予整個國家機構政策連貫性和方向感,促成不同組成部分和利益相關者就實現國家長遠發展目標達成社會共識。有關共產黨的角色,大陸以外的人士比較陌生,朱教授將它列出,讓我們對中國經濟政策的形成有進一步的了解。(相關論述可參見朱雲漢教授所著《全球化的裂解與再融合》,2020年,天下文化)

惟美國普林斯頓大學國際關係教授范亞倫(Aaron Friedberg)在國會聽證會提到:「自1990年代冷戰結束以來美國對中國採取了一個既接觸又平衡的雙管齊下的策略,目的是要在保持穩定的同時,透過接觸來誘導中國進行改革,使其成為美國主導的自由主義國際秩序中的一部分,實現中國政治上的民主化。但是中國並沒有按照美國所希望的道路向前發展,在日益富裕與強大的同時,不但沒有走向民主化,國內政治變得更為壓制,軍事上更加民族主義,外交上更為強勢。」

而前文提到的CIA評語認為,中國的崛起是推動國家主導的工業,貿易和投資政策,並由國家支持關鍵行業的發展結果,會對全球貿易產生不公平的競爭。最近路透社報導中國面臨人口老化、工資上漲、債務激增等問題,加上全球宏觀情勢對中國敵意不斷上升,美國等多國尋求遏制中國主導高科技和貿易的野心,都有可能影響中國GDP的成長。

拜登新政府需力挽狂瀾

朱雲漢教授提到,美國1980年雷根總統時代所開啟的新自由主義革命,造就了美國經濟將近30年的繁榮表象,但也為美國的社會分裂與政治敗壞種下惡果。且長期由共和黨多數把持的最高法院,不斷地為富裕階層打開金錢政治洪流的閘門,讓美國社會所累積的貧富兩極分化問題日趨嚴重,向上的社會流動管道趨於停滯這一問題的突出,擁護全球化與反全球化計畫的衝突也跟著尖銳。而日積月累的社會矛盾,終於因選出川普這樣的民粹政治人物而得到暫時宣洩,但也為美國社會埋下更嚴重撕裂的伏筆。

川普總統任內採取激進單邊主義,任意退出多邊協定,踐踏多邊貿易體制,以及輕率拋棄國際領導責任;川普又無法即時有效地遏止冠狀病毒的肆虐,造成2,826.1萬人的感染,和241.3萬人的死亡,此數字為世界之冠(2021年2月15日的統計數字),導致去年11月3日總統大選輸給民主黨的拜登,顯示美國的民主社會還是有理性、明智的一面。

新任總統拜登上任首日,即簽署高達17項行政命令與總統備忘錄,例如重返巴黎氣候協定、取消穆斯林禁令、終止美墨邊境圍牆的建設與金援等,推翻川普政權時期的代表性政策。由於民主黨已掌控參、眾兩院,且新政府的內閣人選多為前總統歐巴馬時代嫺熟政務的官員,各項政策的推動將更順利,讓美國重返「穩定且可預測」的政策風格。而拜登拋出的1.9兆美元紓困計畫,希望能解燃眉之急,挹注消費者所得,增強消費力道,促進經濟成長。中國和美國為世界兩大經濟體,和平相處,維持良性競爭,是全球經濟穩定成長的基石。伯仲之間的較量在所難免,也無傷大雅。

總之,用代表一個國家經濟規模的GDP衡量,在2050年前中國會超越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原因是中國人口是美國的4.4倍,所以經濟活動量較大。若用代表富裕程度的人均GDP衡量,2050年前美國高於中國。至於將來如何,則看各自的努力。



周濟

中華經濟研究院諮詢委員,世新大學兼任教授。


本篇文章主題國家競爭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