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專訪比爾.蓋茲:2050零碳排非天方夜譚!

專訪比爾.蓋茲:2050零碳排非天方夜譚!

2021年3月號

比爾蓋茲:不創新,避不開氣候災難

“It will need to be the most amazing thing humankind has ever done.”
亞迪.伊格納西斯 Adi Ignatius
瀏覽人數:4667
  • "比爾蓋茲:不創新,避不開氣候災難"

  • 字放大
  • 授課文章購買
    購買〈比爾蓋茲:不創新,避不開氣候災難〉文章
  • 個人收藏購買
    購買〈比爾蓋茲:不創新,避不開氣候災難〉PDF檔
    下載點數 10
比爾蓋茲;攝影/史賓賽.羅威爾(Spencer Lowell)
身為微軟共同創辦人,同時也是慈善家,比爾.蓋茲(Bill Gates)對全球暖化議題十分關心。他接受《哈佛商業評論》英文版總編輯亞迪.伊格納西斯(Adi Ignatius)專訪,暢談自己的獨特見解。

在建立淨資產遠超過一千億美元的財富之後,比爾.蓋茲(Bill Gates)把精力和金錢,都投入到解決當今最棘手的問題上,例如,愛滋病、結核病、瘧疾、新冠病毒肺炎。他也很關注氣候變遷問題,最近出版新書《如何避免氣候災難》(How to Avoid a Climate Disaster,暫譯)。他在書中指出,全球一定要在2050年以前實現零碳排放,論據充滿說服力。他想讓讀者知道,實現零碳排放絕非易事,但也不是天方夜譚,尤其如果我們能設法推動綠色創新,是有可能達成目標的。蓋茲最近在他位於西雅圖的辦公室,接受《哈佛商業評論》英文版總編輯亞迪.伊格納西斯(Adi Ignatius)專訪,以下是整理過的訪談內容。

《哈佛商業評論》問(以下簡稱問):市面上已經有很多氣候危機迫在眉睫的書,你為什麼會想在這時候探討相關議題?

比爾.蓋茲答(以下簡稱答):由於千禧世代的重視,我們即使面對新冠疫情,依舊關注氣候變遷議題。在最近的美國大選中,許多候選人把氣候問題列為優先事項。所以,我們確實有心要解決這個問題。但我們有實現零碳排放的具體計畫嗎?我希望貢獻一點想法,讓大家看到,若要推動實現零碳排放,需要哪些條件,才能開發出達成那些目標所需的技術突破。

問:這本書講氣候變遷的可怕威脅,跟你的樂觀態度似乎背道而馳。你想傳達給讀者的最主要想法是什麼?

答:我希望讀者知道,實現零碳排放,比很多人以為的要困難。全球每年排放大約510億噸的碳。大家想到減碳時,往往把重點放在簡單的事情上:使用可再生能源發電,或是把客車電氣化等。但我們還必須在其他大領域改進,例如,低排放混凝土和水泥。我們也必須確保政府政策、企業行為和個人消費習慣,全都有助於這些解決方案。

問:目前,我們朝向2050年實現零碳排放的目標,進展如何?

答:如果不考慮這次疫情和經濟危機造成的暫時減排效果,我們根本還沒有起跑。排放量還在不斷攀升。要在2050年以前實現零排放,我們必須年復一年地在各個領域中大幅減排。

氣候變遷比疫情更難處理

問:你在書中提到,即使有辦法把碳排放量減半,也只能延緩,而不能阻止氣候災難發生。這麼大規模的轉型,有先例可循嗎?

答:這種規模的改變,過去從未發生過。這一定要是人類做過最令人驚奇的一件事才行。新冠病毒的疫苗很快就做出來了,但這畢竟容易得多。疫苗能這麼快製造出來,是因為過去十年來,蓋茲基金會和其他組織不斷投資,研發以mRNA方式生產疫苗。至於氣候問題,有一個觀念很重要:我們不能只把錢花在減少一點用電量,比方說,把用電量減少15%。我們必須投資在能帶來重大改變的創新上。

問:假如我們沒辦法實現零排放,會怎麼樣?

答:這個嘛,氣溫會不斷升高,珊瑚礁和北極圈這些自然生態系統會消失。你如果有農田在加拿大,收成其實會變好,因為氣候會變暖和。但你的農田如果是在德州或墨西哥,情況會滿糟的,這些地方再也長不出玉米這些農作物了。至於赤道附近,例如,非洲一些地區勉強餬口的農民,後果會很慘,他們會連基本維生的食物都不夠。

問:你書中提到,到本世紀中葉,氣候變遷造成的死亡人數,可能是新冠病毒的五倍,對經濟的破壞也嚴重得多。新冠病毒是一場正在發生的災難。但即使死亡和破壞就在我們眼前,你仍可以說,我們因應疫情的做法是失敗的。那麼,我們又要如何妥善因應更抽象、影響緩慢的氣候變遷?

答:這次疫情,美國如果能在我和其他一些人提出警告時,採取我們建議的因應措施,應該就能像澳洲或日本一樣,死亡人數不算很多。因應氣候變遷更困難,因為需要更大量的創新,而且,正如你所說的,那些糟糕的影響,是在遙遠的將來。疫情大流行是不確定哪一年會發生,我可能活了一輩子都不會遇到。氣候變遷卻可以打包票,一定會發生不好的後果。雖然有些問題還不那麼確定,例如,氣溫會升高四度還是五度?但只要我們沒有大幅減少排放,災難一定會降臨。

許多人不信氣候變遷為真

問:還有氣候變遷否定論的問題。我最近有機會對一群投資人講話,講完之後請他們提問題,所有問題會打在現場的螢幕上,讓與會者投票選出他們最關心的議題。最多人投的問題是:「氣候變遷是真的嗎?」這些人都是受過良好教育的成功人士,你能獲得的知識,他們也都有管道能獲得,但他們並不相信氣候變遷。這到底怎麼回事?

答:幸好,持否定態度的人愈來愈少。已經沒有公司會為了私利,設法誇大氣候變遷的不確定性。但現在仍有兩個問題。首先,否定氣候變遷的人依舊存在,我們得讓這些人也加入減碳行列,而方法之一,是把可以避免氣候變遷的各種做法的成本降到最低。其次,我們必須讓相信氣候變遷的人明白,這個挑戰其實非常困難。問題不是只有冥頑不靈的石油和公用事業公司高層而已。而且,我們若要真正有進展,就不能只靠從這支股票、那支股票撤資,還有這個少用一點、那個少用一點。

問:這本書的目標讀者主要是哪些人?是那些相信真的有氣候變遷,但不了解怎麼做才能帶來改變的人嗎?

答:沒錯,是寫給那些以為會很簡單的人,或是以為只要找出罪魁禍首,事情就能解決的人。我們需要大量的科學。我們必須增加研發預算,並善用大學和實驗室的人才。我們必須重新吸引資金投資到這些上面。到目前為止,創投界在綠色投資方面的經驗並不好。我們必須運用高風險資本,而且這種資本的結構,適合我們所需產品的超長期性質。

問:否定氣候變遷的人也許愈來愈少,但你提到的這些做法需要共識,而目前,這種共識並不存在。你也很清楚,目前社會上有一種很強烈的反科學、反專家傾向,這一點必須納入考量。

答:我認為,隨著人們看到氣候變遷助長森林野火和颶風,更多人會改變觀念。我認為,年輕人已經能用較開放的態度,來看待我們需要進行的長期投資,因為他們在思考,自己將來要生活在什麼樣的世界。但我們也必須避免說,這些投資會搶走政府出資推動的其他重要事務的經費。

圖/阿拉斯加東南部的哥倫比亞冰川,是世界上消退最迅速的浮冰之一;來源:歐洲太空總署。

創新是唯一解方

問:你發明「綠色溢價」(green premium)這個詞,來指稱我們為現有產品的零碳替代產品多支付的價格。某個替代產品如果綠色溢價很低,就該採用這個替代產品;如果很高,就有必要投入研發和資金在這個產品領域。

答:努力實現零排放的過程中,一個重要的指標是這些溢價降低多少,必須降低到可接受的程度。只要追蹤讓溢價更低的創新,大概就可以知道是否能夠減到零排放。如果不行,就要增加更多研發預算,開發新的產品。一旦這些產品的市場達到一定規模,就有助於推動進展到下一個階段。

問:政治因素呢?在美國,會有一位總統頒布法令保護環境,下一位總統卻頒布法令取消那些保護。如果目的不一致,要怎麼實現零排放?

答:你愈仔細觀察政治,就愈會發現單靠勉強的方式繼續支付綠色溢價,是不可能持久的。創新是唯一的解決辦法。沒錯,我們需要好的政策,需要更多研發預算,需要徵收碳稅和其他措施,來減少能源需求。投資太陽能板有很多租稅優惠,這項政策不管民主黨還是共和黨執政,都保留下來。這些獎勵措施,有助於降低學習曲線,降到幾乎已不需要補貼。現在這筆錢就可以投入其他領域,例如,電池儲能、航空燃料、鋼鐵和水泥。政策當然重要,但候選人在2020年美國大選前提議的幾兆美元投資,不可能會出現。要花這麼多錢,犧牲也太大了。我們需要幾百億美元的計畫,不是幾兆美元,而且是用來促進創新。

問:所以,總歸一句,就是要創新?

答:如果沒有創新,我認為我們就沒辦法避免氣候災難。你如果告訴我科學是死板的,必須透過政治方式來決定正確的權衡取捨,那麼我會說這是行不通的。比方說,其他國家要是不承諾減排,你根本不可能讓印度也停止排放。沒有創新,我們就無法解決這個問題。投入幾百億美元推動創新,占總預算的比率還算適中,不管哪個黨執政,我相信都能獲得兩黨的共識去推動這項工作。

問:要怎麼增加創新供給?

答:我們有一些榜樣可循。在醫學領域,美國每年投入大約四百億美元在國家衛生研究院。這使得癌症的治療和其他領域取得重大進展,而且很多美國公司生產的產品,都是來自那些研究。我認為,現在應該有機會在國會獲得兩黨支持,投入經費做更多氣候相關研究。下一步,就是爭取風險資本加入。我參與成立的「突破能源創投基金」(Breakthrough Energy Ventures),由投資人主導,檢視大專院校和國家實驗室,有哪些計畫已經可以進入開發階段。這個基金比一般風險投資更長期、更有耐心,有助於加快從實驗室到市場的過程。

問:多年來,你常說核能發電是實現零碳未來的關鍵。你書中提到這個說法時卻有點謹慎,是因為你懷疑政府,尤其是美國,是否真的有發展核電的決心?

答:發電的問題很難解決,因為風力和太陽能這些潔淨能源,都是間歇性的。處理這個問題的一個辦法,就是創造儲電奇蹟,發明出比現有電池好二十倍的電池。可惜,我們有可能就是發明不出這種東西。另一個辦法是靠核融合(nuclear fusion),但在安全方面要獲得社會大眾接受,很不容易,而且現有反應爐的價格也太高,不符合經濟效益。但我們用的電總得有個來源。沒錯,我不希望這本書看起來像是在給泰拉能源(TerraPower)打廣告(編按:泰拉能源是核反應爐設計公司,蓋茲為共同創辦人兼董事長)。當然,我從這家公司賺到的每一分錢,都會捐給蓋茲基金會;我並不缺錢。在這本書中,我希望對實現更潔淨能源的各種不同途徑保持中立。

問:氣候變遷有沒有一個無可挽回的臨界點?

答:不會有一個時刻是地球會突然起火燃燒、毀滅。重點在於有多少人會死,以及多少生態系統會消失。發展到某個地步,亞馬遜地區會完全乾枯,變成熱帶草原。最後,北極的冰完全融化,不再有北極熊,不再有珊瑚礁,農作物再也長不出來。討論氣候變遷的人常會說,有某一個神奇的臨界點存在,但我們不知道到底有沒有。我們只知道,如果漠視氣候變遷問題,這些環境和人類的悲劇最終一定會發生。一個很糟糕的事實就是:氣候系統會延遲反應,因此即使做到零排放,溫度也還要再過二十年左右才會降下來。所以,在我有生之年,不大可能會有今年氣候比去年涼快的時候。

能力愈強,責任愈大

問:你要怎麼保證世界各國真的都一同努力?

答:困難之處在於,即使富裕國家的政府願意合作,我們還得吸引沒那麼富裕的國家也加入才行。開發中國家的人民應該享有更多住所、更多電力,以及更方便的交通。印度之類的地區,還需要更多這類高碳排放的服務,人民才能過還不錯的生活。所以,應該要靠富裕國家來投資,並構思實現零排放的方法,尤其是擁有很大創新能力的美國。

問:個別企業可以做什麼來推動?

答:雇主的購買力很強大,可以為自家的私人機隊購買清潔的航空燃料,可以把資金投資在高風險、在這方面能有突破的公司。還有,他們可以讓自己不要妨礙這方面的進展。

問:大型機構投資人呢?他們如果從高碳排放產業撤資,應該有幫助吧?

答:一點幫助都沒有。從化石燃料產業撤資,也許是雞尾酒會上很好的話題。但是,我們會因為華爾街有人撤資,就不用水泥了嗎?背後的道理是什麼?這兩者並沒有關聯。大機構如果投資而不是撤資,提供資金給跟綠色溢價有關的高風險創新,才能參與創造效益。

問:你希望看到政府怎麼做?

答:民主國家的公民應該關心、推廣綠色理念,這樣一來,政治人物才會覺得有必要在這些領域努力。政府必須創造對新產品的需求,例如,讓鋼材以新的、減少碳排放的方式認證,否則我們不可能在三十年內實現零排放。

問:個人該如何貢獻一己之力?

答:個人可以購買潔淨產品,像是「不可能漢堡」(Impossible Burger)或電動車;可以設法減少使用各種原材料;可以改變消費習慣,讓潔淨產品達到一定規模,成本就能降低。個人還可以發聲,把選票投給願意制定我們所需要的政策、資助我們所需要的研發工作的政治人物。我如果可以幫美國許一個願,那就是希望「提供創新所需的幾百億美元經費」這件事,能成為超越黨派的優先事項。我們很需要有人為這件事大聲疾呼。

(張靖之譯自“‘It will need to be the most amazing thing humankind has ever done.’” HBR, March - April 2021)

比爾.蓋茲出書,呼籲2050一定得零碳排

相隔超過二十年,微軟創辦人比爾.蓋茲最近再度出書。蓋茲曾在1995年出版《擁抱未來》(The Road Ahead),1999年出版《數位神經系統:與思想等快的明日世界》(Business @ the Speed of Thought),兩本書談的都是資訊科技如何改變世界,是趨勢書,也是他的專業;而今年2月出版的第三本書《如何避免氣候災難》(How to Avoid A Climate Disaster,暫譯),恐怕會跌破許多讀者的眼鏡,誠如蓋茲自己說的:「二十年前,我絕不會想到自己有一天會公開討論氣候變遷,更不用說寫一本關於氣候變遷的書。」

大約從2000年開始,蓋茲逐漸把時間和精力都投入和妻子美琳達(Melinda)共同成立的蓋茲基金會(Gates Foundation),基金會理念是「人人都應該有機會過健康而有生產力的人生」,致力解決全球衛生與社會發展問題。蓋茲走訪非洲和南亞等落後地區,注意到一個問題:能源貧窮(energy poverty)。這些地區沒有穩定的電力來源,導致很多問題,例如,診所無法低溫儲存疫苗、學生沒有電燈可隨時閱讀或做功課、地方上無法發展很需要穩定電力的現代辦公室和工廠。要讓窮人擺脫貧窮,過得健康而有生產力,談何容易?

在亟思如何讓赤窮人口獲得穩定、平價能源的過程中,蓋茲又發現更棘手的問題:要解決能源貧窮問題,就必須生產更多能源,然而,人類不但不能再增加溫室氣體排放量,還必須徹底減到零排放,否則全球暖化不會停止,人類也難逃氣候劫難。

從那時起,蓋茲潛心研究氣候變遷十年,有機會就跟這方面的專家見面切磋,但一開始,他並沒有把解決氣候問題當成使命,重心仍放在落後地區的衛生與發展上。2015年,氣候行動人士點名蓋茲,呼籲他從化石燃料撤資。儘管接下來幾年,他個人和基金會陸續出清化石燃料業持股,但發現撤資不僅不能解決問題,甚至有過度簡化問題、模糊焦點之虞。此時,他才深感自己必須多做點事。

蓋茲自稱,寫這本書不只是因為看到氣候變遷的問題,還因為看到解決問題的機會,希望指出一條可行的道路,讓人類及時躲過這場氣候大災難。他在書中以工程師的務實態度,加上清晰的思路,解釋為什麼非得在2050年前減到零碳排放不可。他盤點眼前的障礙,以五個問題釐清氣候議題的脈絡,再從製造、發電、耕種養殖、交通運輸和調節溫度這五大領域,說明哪些方面以目前科技已有零碳方案(只缺全面運用的決心),以及哪裡還需要創新的技術突破。最後,他提出一套具體的行動計畫,從政府的政策、企業的行為,到個人可以採取的行動,為全面減到零排放的艱巨任務,帶來新希望。

(編譯/張靖之)



亞迪.伊格納西斯 Adi Ignatius

《哈佛商業評論》英文版總編輯。


本篇文章主題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