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家族企業永續的祕密

家族企業永續的祕密

2021年2月號

「非」人工智慧

Unartificial Intelligence
史考特.貝里納托 Scott Berinato
瀏覽人數:1460
  • "「非」人工智慧"

  • 字放大
  • 授課文章購買
    購買〈「非」人工智慧〉文章
  • 個人收藏購買
    購買〈「非」人工智慧〉PDF檔
    下載點數 10
插圖:派屈克.喬治(PATRICK GEORGE)
我們真的理解自己的大腦嗎?是否透過磁振造影來透視我們的腦部組織,就能洞悉其間的奧祕?還是說,我們的大腦宛如一個複雜且有調適性的社群,有著諸多變化的可能……?

有一回,大概是在我女兒艾蜜莉(Emily)三歲的時候,她坐在汽車的安全座椅上,不曉得在嘀咕著什麼,那時我正在開車,現在也不記得當時要去哪裡。我對此完全沒有印象,我唯一記得的,就是艾蜜莉說:「它們只是想法。你知道的,就像從頭頂上冒出來的話一樣。」

我記得我從後照鏡裡看到,她的小手,在她凌亂的金色馬尾辮上揮舞著,馬尾辮的附近,大概就是這些話冒出來的地方吧。我笑著說:「我完全懂你的意思!」

我經常想到這個故事,不僅是因為很可愛,更是因為這個故事,讓我想起了人類大腦是多麼神奇。為什麼我不記得任何前後細節,卻能清晰地看到那一刻,就好像那一刻是在網飛(Netflix)上播放一樣?為什麼我會知道她要表達的意思,即使我明明知道話不會真的從頭頂上冒出來?為什麼我想都沒想就笑了?一個幼童是如何成功引用笛卡兒二元論的概念,也就是思想可以發生在身體之外?

我們現在已對其中一些問題有了答案,或是至少有一些理論可用來解釋那些問題,因為新一代的神經科學作家,讓一般人更容易理解深奧的大腦領域。

我是受過專業訓練的新聞工作者,對於科普寫作抱持懷疑態度,尤其是有關腦科學的寫作。這個領域的研究,已經有人以負責任的方式應用到許多其他領域,像是領導、人員管理和子女教養;而另外還有更多更誇張的大腦研究,無休止地引用功能性磁振造影(fMRI),為所有事情建立偽因果解釋,從為什麼金錢就像古柯鹼,到為什麼人們用愛自己母親的方式愛iPhone的各種解釋。

經營「尋找心靈」部落格的神經精神病學家強.列夫(Jon Lieff),提供應用神經科學的一個值得借鑑的例子。當其他人錯誤地聲稱,你可以透過觀察大腦中的血液流動,來找出優秀的領導人,他則大膽地說:「當前的科學,對主觀體驗沒有任何解釋。甚至對『意識』的定義都不足夠。」

大腦是一個社群?

一批新作家緊隨列夫後面,根據最新的研究,以深思熟慮的慎重方式,把大腦科學帶給大眾。例如,《即時連線:不斷變化的大腦內幕》(Livewired: The Inside Story of the Ever-Changing Brain)一書作者大衛.伊格曼(David Eagleman),他擔任科學與法律中心(Center for Science and Law)負責人、史丹福大學(Stanford)兼任教授和Neosensory執行長。他擁有正確的科學知識,讓不願深入研究血液動力學反應功能的一般人,都能接觸這些知識,進而徹底顛覆我們對大腦在這個過程中所扮演角色的基本概念。他背離主流的大腦功能概念,像是左右(非常1990年代的概念)、快慢、上下的區分方式,而是告訴我們:

「大腦就像是一個國家的公民,會建立友誼、婚姻、鄰居、政黨、仇殺和社會網路等。把大腦想像成一個有生命的社群,由數兆個相互交織的有機體組成……是一種神祕的運算材料、一種有生命的立體織品,能夠變化、反應和自我調整,以便把自己的效率最大化。」

他表示,這種器官的精妙之處,在於它具有深刻變化的能力,不像二頭肌只能生長或萎縮。我們的大腦不是結構或衝動的奴隸,而是一個充滿活力和順應力的社群,這種美好的想法讓人感到興奮。伊格曼避免使用「神經可塑性」一詞(這個詞暗示變形為一種新模式,而大腦從來不曾這麼做),而是強調不斷重新連線(rewire)和重塑。這種重新連線一直在進行,而且速度驚人,可能導致生理變化。例如,伊格曼指出,小提琴家伊扎克.帕爾曼(Itzhak Perlman)的大腦上,有一個Ω形狀的凸起,但你沒有(除非你也是位音樂大師)。生活缺乏刺激的動物,神經元會萎縮成悲傷的小樹枝狀,相比之下,生活在豐富環境中的動物,神經元就像茂盛的灌木叢。

無所謂聰明或愚笨

《掌握:改變我們學習方式的科學》(In Grasp: The Science Transforming How We Learn)這本書的兩位作者,桑傑.薩瑪(Sanjay Sarma,麻省理工學院「開放學習」計畫負責人)和盧克.約昆托(Luke Yoquinto,科學作家),在書中分享這種對大腦的樂觀看法,並用來主張一種不同的學習方法。例如,既然神經科學研究揭示人們為什麼會「忘記」東西,我們就可以調整教育模式,來減少這種情況發生。既然我們了解大腦的變化可以有多大,就可以不再專注於知識轉移,而是教導人們如何思考。也許最重要的是,我們可以不再把一些孩子貼上「聰明」的標籤,把其他孩子貼上「遲鈍」的標籤,而是提供所有孩子相同的機會,讓他們的神經元長成茂密的灌木叢。

薩瑪和約昆托寫道:「一旦你明白教育體系的設置,不只是為了培育,也是為了淘汰,之後,你就會開始到處看到這種做法。我們在測試中篩選,也在教學中篩選。」很難將這樣的體系與順應性極強的大腦配合,如果你刪除其中一半,剩下的一半就會重新配置自己來進行代償,好讓人們能過著合理的正常生活。(這是真實發生的情況。)

今日專注於腦科學的作家,也為人們猜測會對自身有益的做法,添加科學正當性。你不會在影響力人士和播客傑.謝帝(Jay Shetty)的亞馬遜(Amazon)頁面附近的任何地方看到「神經科學」一詞,但當他懇求你抱持《僧人思維》(Think Like a Monk),以「訓練自己的心智,過著平靜而有目標的每一天,」,你立刻就可以找到為他背書的證據。不過幾十年前,他的書還屬於「新時代」。今天的研究,則證實古老方法的價值:冥想、靜觀、祈禱、做白日夢,所有這些東西都是有效的,現在,我們知道了方法和原因。

巨大的大腦迴路

隨著研究解鎖更多關於大腦的知識,新的應用將會浮現,無論是發現如何變得更有創意,或是找到管理壓力、創傷和恢復的方法。但是,這不代表我們即將完全了解我們的中樞神經系統。就像那句老生常談,我們學到的愈多,就愈清楚還有多少東西是我們不知道的。強.列夫在他的新書《細胞的祕密語言》(The Secret Language of Cells)中,專注探討這個主題,把大腦定義為不只是一個連線的系統,更是一個「無線」系統,在這個系統中,細胞向身體的其他部分傳輸訊號。他告訴我們:「實際上,整個身體是一個巨大的大腦迴路。」這對一切事物都有意義,無論是要理解記憶和偏誤,或是治療憂鬱症和癌症,全都與它有關。

如果這還不夠震撼人心,他又補充這點:「如果認為心智是由大腦決定的,或是與大腦的活動有關,那麼就必須擴大對心智的定義,把身體所有細胞之間的持續交流溝通也納入定義。」

換句話說,心智即身體,身體即心智。讓這些話暫時從你的頭頂上冒出來吧。

(劉純佑譯自“Unartificial Intelligence,” HBR, September-October 2020)

書名:《即時連線:不斷變化的大腦內幕》(Livewired: The Inside Story of the Ever-Changing Brain, Pantheon, 2020)

作者:大衛.伊格曼 David Eagleman

書名:《掌握:改變我們學習方式的科學》(In Grasp: The Science Transforming How We Learn, Doubleday, 2020)

作者:桑傑.薩瑪 Sanjay Sarma,盧克.約昆托 Luke Yoquinto

書名:《僧人思維》(Think Like a Monk, Simon & Schuster, 2020)

作者:傑.謝帝 Jay Shetty

書名:《細胞的祕密語言》(The Secret Language of Cells, BenBella Books, 2020)

作者:強.列夫 Jon Lieff



史考特.貝里納托 Scott Berinato

《哈佛商業評論》資深編輯。


本篇文章主題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