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的社會變革,企業扮演什麼角色?

How Did Business's Role in Society Change in 2020?
安德魯.溫斯頓 Andrew Winston
瀏覽人數:2488
本文簡述了「定義2020年」的十大企業故事:新冠肺炎減緩永續發展、協助因應新冠肺炎的企業創新、企業處理人事問題表現兩極、企業對氣候變遷和永續性的企圖心持續成長、化石燃料愈來愈不重要、投資人持續朝ESG目標邁進、企業界表態「黑人的生命也重要」、企業責任定義擴大、企業捍衛社會支柱、愈來愈多人呼籲重新設定資本主義。

2020年極端艱困,但最後出現一大亮點。

這個百年一遇的全球大流行疾病、深刻的悲劇,摧毀了生命和經濟。不過,輝瑞(Pfizer)、莫德納(Moderna)和其他製藥公司,展現奇蹟般的科學實力,在12月製造出看來非常有效的新冠肺炎疫苗。在經歷一年的損失之後,終於出現一絲微弱的新希望。

但是,新冠肺炎雖然是年度最大新聞,卻絕對不是唯一的故事;我們還需要面對其他超大型挑戰,而且遺憾的是,這些挑戰變得愈來愈嚴峻。經濟不平等變得更嚴重。數十年來,收入最高的群體得到了新增財富的全部,光是在美國就高達約五十兆美元,而現在情況變得更糟。在疫情大流行期間,美國的億萬富翁共增加一兆美元的財富。氣候變遷的影響更重大,引發更大的風暴和熱浪,並在澳洲和加州引發規模超越以往紀錄的野火。2020年,可望成為有史以來最熱的一年。

為因應疫情大流行造成的經濟危機,各國政府開始撒錢。各國對經濟注入大約二十兆美元的刺激方案,約占全球國內生產毛額(GDP)的四分之一,以便讓人民和企業能存活下來。有了這麼多資本,再加上其他迫在眉睫的危機,許多人呼籲各國「重建更好的世界」(build back better),也就是更潔淨、更公義、更永續的世界,當時還是美國總統候選人的喬.拜登(Joe Biden),在大選時也用了這個口號。

最後,在美國針對警察暴力(police brutality)的抗議,引發全球對種族不公平的討論。

所以,2020年發生比往常更多的事情。這代表世局已經永遠改變。沒有任何清單可以涵蓋所有發生的事情,但下列十個故事和主題,吸引了我的注意。

1. 新冠肺炎減緩永續發展的進展

各個國家和企業對全球大多數疾病取得穩定進展,即使速度還不夠快,無法滿足科學要求的進展。但聯合國在2020年7月公布一項有關「永續發展目標」(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 SDGs)的報告指出,幾乎每一項指標都呈現令人心痛的逆轉。二十年來,極端貧困的人數首次上升。數億個工作消失或削減。女性數十年來在職場平等上取得的進展,尤其受到重創。

諷刺的是,唯一的改善是溫室氣體排放量。經濟停滯減少了大約7%的排放量,但這凸顯出我們面對的挑戰:必須「每一年」都降低碳排放,才能避免氣候變遷帶來的最糟結果。現在,追求永續性的企業和各國政府,都必須比過去更努力。

2. 企業以創新作為,協助全球因應新冠肺炎

隨著疫情加劇,全球供應鏈受到前所未有的壓力。我們最需要的物品,像是口罩和手套之類的醫療裝備,通常都在中國武漢等地生產,諷刺的是,這些地方都因病毒而封城關閉。我們缺少這類物品。各種規模的公司都必須迅速調整,超速運轉以轉移生產,提供醫療裝備和支援。

無數企業迅速改變營運和突破常規而協作,以下,來檢視其中一些代表性的例子。

寶僑家品(P&G)等公司迅速大量提高乾洗手劑產品的生產量,而其他公司,如路易威登集團(LVMH),改造香水工廠以滿足激增的乾洗手需求。蘋果公司(Apple)的合作伙伴富士康(Foxconn),投入製造呼吸器和面罩。福特汽車(Ford)與3M合作製造呼吸防護面具,並與奇異公司(GE)、北美汽車工會(United Auto Workers)合作生產呼吸器。醫療設備領導廠商美敦力(Medtronic)透過公開分享自家某一款呼吸器的設計規格,讓所有廠家更容易生產呼吸器。許多服裝公司縫製隔離衣和口罩,一個有趣的例子,是生產專業棒球服的公司「狂熱分子」(Fanatics),製造看起來像是球隊制服的隔離衣。最後,在IBM和美國能源部領導下,科技領導廠商打造「高性能運算聯盟」(High Performance Computing Consortium),提供世界級的電腦運算資源,為試圖解決新冠肺炎的科學界提供服務。

3. 企業對人事問題處理得很好……也很糟

某些產業,像是餐飲旅館業和旅遊業,在一夕之間整個消失無蹤。許多食品和消費性產品的品牌,失去了企業通路的所有銷售額,但在零售通路和直送到府的銷售上有成長。這些歷史性的改變,代表了工作轉變,以及大量的無薪假和裁員。許多公司以員工利益為優先,處理得相當不錯。有些執行長立刻自己減薪,以支付員工的薪水和福利,美國有線電視系統業者康卡斯特(Comcast)的最高階主管們,甚至捐出自己全部的薪水。Airbnb執行長布萊恩.切斯基(Brian Chesky)寄了一封坦誠的公開信給公司員工,說明公司必須裁員,結果廣受好評。而宜家家居(IKEA)在業務回復得比預期要快之時,償還了九國政府為放無薪假員工提供的經費。

不過,其他一些公司並不是那麼負責。好幾家英國知名品牌在幾週內,將高階主管的薪酬恢復為全薪,而某些申請破產的公司,例如,潘尼百貨(JCPenny)、赫茲租車(Hertz)、奇沙皮克能源(Chesapeake Energy),利用漏洞,確保高階主管拿到數百萬美元的分紅……但同時裁員數千人、關閉商店和辦公室。這些做法看起來一點都不妙。

4. 儘管如此,對氣候和永續性的企圖心依然成長

2020年1月,微軟(Microsoft)擬定全世界最積極的氣候目標,承諾到2030年時達成碳中和,到2050年時,抵消公司從1975年創立以來的所有碳排放量;這將是第一家達成回溯性碳中和的公司。Google迅速加碼,購買抵消額,立即抵消過往的碳排放量,並承諾將在2030年時,以營運現場的再生能源來營運。蘋果公司的目標,是在2030年時,讓整個供應鏈達到碳中和;星巴克(Starbucks)也列出詳細的行動清單,計畫改變消費者和供應鏈的行為。亞馬遜(Amazon)表示,公司會在2040年達成碳中和,並將西雅圖的KeyArena,重新命名為「氣候誓約競技場」(Climate Pledge Arena)。

土地使用和生物多樣性的目標,在2020年也提高了。聯合利華(Unilever)撥款十億歐元,用於土地回復和碳封存;沃爾瑪(Walmart)表示,將保護五千萬英畝的土地,以及一百萬平方哩的海洋,以便成為一家「再生(regenerative)公司」;服飾領導廠商開雲集團(Kering)致力達成生物多樣性的淨正向影響,讓再生土地達到供應鏈使用量的六倍。在社會層面,萬事達卡(Mastercard)表示將把十億人、五千萬家小型企業、2,500萬名婦女,與數位經濟連結起來。

5. 化石燃料持續變得愈來愈不重要

2020年,全球電力網新增的發電量,有大約90%都是可再生能源,而建造太陽能的價格,降到了每千瓦時(kilowatt hour,一度電)1.5美分。到了2025年,潔淨能源將取代煤,成為最大的能源來源。

「石油公司正在崩潰當中」,《紐約時報》在2020年4月時這樣報導。石油和天然氣巨擘公司的市值暴跌,根據我的計算,艾克森石油(Exxon)、殼牌(Shell)、英國石油(BP)和其他公司的市值,只有峰值的三分之一。丹麥公司沃旭能源(Ørsted),已將業務從天然氣和煤,轉向離岸風電,截至本文撰寫時,市值已超越英國石油,營收卻只有英國石油的四分之一。

其他跟這個主題相關的,還有以下幾個值得注意的新聞:福斯汽車(Volkswagen)旗下一座有116年歷史的工廠,生產完最後一輛內燃機汽車,轉變為製造電動汽車。聯合利華宣布,將斥資十億歐元研究替代品,以取代自家公司清潔產品中,以化石燃料為基礎的化合物。Google表示將不再開發演算法,來協助石油與天然氣產業蒐尋和提煉更多燃料。到了2025年,保險公司Suncorp將不再為石油與天然氣業提供融資或保險服務。

6. 投資人持續朝ESG目標邁進

每一年,有關環境、社會和公司治理(ESG)的討論都有增加,但今年似乎是一個轉捩點。如同Suncorp一樣,愈來愈多銀行都在脫離化石燃料產業,轉而投資在ESG。

2020年一開始的一件事,現在已成為年度儀式,那就是全球最大的資產管理公司貝萊德(Blackrock),對投資人和企業發表一封有關ESG的信。2020年,貝萊德執行長賴瑞.芬克(Larry Fink)提出理由說明,氣候變遷及系統性風險將會重塑金融界。投資管理公司T. Rowe Price表示,揭露ESG的做法,目前是它與各公司管理階層交流的首要話題。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的一項調查顯示,80%的資產所有者,目前正把ESG整合納入投資流程中,高於2017年的70%。

摩根士丹利、紐約退休基金(New York Pension Fund),以及麥格理資產管理(Macquarie Asset Management)等幾家大型投資機構承諾,到2040或2050年,要讓投資組合達到淨零碳排放(投資會引導發電廠基礎設施的長期發展,因此這項做法為時已晚,但至少是個開始)。位在挪威的全球最大主權基金表示,將推動企業揭露更多ESG做法,包括氣候變遷政策和降低碳排放的目標。洛克菲勒兄弟基金會(Rockefeller Brothers Fund)則表示,減少對化石燃料的投資,有助於它的績效超越股市大盤。

7. 企業界表示:「黑人的生命也重要」

種族不公的意識,在2020年突飛猛進。在許多方面,新冠肺炎發揮了一些作用:美國的非裔、拉丁裔和原住民的確診率、住院率和死亡率,是白人的二至四倍。不過,美國人喬治.佛洛伊德(George Floyd)被冷酷謀殺且無可否認的影片,是一大轉捩點。

除了全世界各地自發的遊行抗議以外,幾乎每個組織都覺得,有必要說些或做些事情,來支持「黑人的生命也重要」(Black Lives Matter)運動,展現支持公平正義。許多公司承諾提高黑人在管理階層的代表性,並增加向黑人擁有的供應商採購的數量。例如,微軟承諾向少數族裔社區購買五百兆瓦(megawatt)的太陽能,並用於少數族裔社區;美妝零售商絲芙蘭(Sephora)將把15%的貨架空間,提供給黑人擁有的品牌使用(全面的行動清單,請上網:https://justcapital.com/news/notable-corporate-responses-to-the-george-floyd-protests/)。

象徵性的行動也很重要。百事可樂(PepsiCo)淘汰傑米瑪阿姨(Aunt Jemima)、班叔叔(Uncle Ben)等過時的品牌形象;全美改裝車競賽(NASCAR)禁止賽事中出現美利堅邦聯旗(美國內戰和蓄奴時期的南方邦聯象徵)。許多公司找到深刻的方法,紀念失去生命的悲痛。媒體公司ViacomCBS暫停頻道8分46秒,轉為黑幕(這是佛洛伊德窒息而死過程的時間長度)。我看到最有力的宣言,來自意想不到的來源,那就是BabyNames.com網站。通常,這是你為家中新成員搜尋名字的歡樂地方,但這回網站張貼一個簡單的黑盒子,上面以白色字母,列出數十名被警察或白人至上主義者殺害的黑人男性與女性,並附上一句簡單的敘述:「這當中的每個名字,都是某個人的寶貝。」

8. 企業責任的定義擴大

2020年5月,礦業巨頭力拓集團(Rio Tinto)擴建一座鐵礦場,摧毀了西澳洲原住民兩座考古遺址。隨後的醜聞,導致執行長尚–塞巴斯蒂安.雅克(Jean-Sebastien Jacques)離職。英國《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編輯委員會宣布,他的離職「證明對社會負責任的投資,這股力量日益成長。」該報也譴責了力拓的董事會。

這當中的教訓是,企業如何對待利害關係人,例如社區和員工,目前攸關長字輩高階主管受到的評價。2020年還有另一個重要例子,就是迪士尼(Disney)在真人電影《花木蘭》(Mulan)上映後,廣受批評。這部電影有一部分是在中國新疆拍攝,但新疆拘留了至少一百萬名穆斯林維吾爾人,這是世界上最嚴重的人權災難之一。企業日益需要為自家對社會更廣泛的「影響」負起責任,而不僅只是為汙染或土地使用等實體影響負責。導致社會不公的任何作為,都會公開受到檢視。

9. 企業捍衛社會支柱

2020年,全球各地民主政治受到的威脅日益增加,尤其是在美國和巴西。但在許多方面,企業都挺身採取行動。

首先,企業讓員工可以去投票。在美國,將近兩千家公司參與「投票時間」(Time to Vote)運動,給員工帶薪假去履行公民職責。標靶百貨(Target)、網路眼鏡公司Warby Parker、咖啡連鎖店Compass Coffee、Gap Inc.服飾集團旗下的Old Navy等公司,甚至提供員工帶薪休假,以便去投票,並協助投票所工作。

社會也面臨大量錯誤資訊的威脅,通常是在社群媒體上散播。為試圖解決這個問題,全球幾家最大的品牌,從臉書(Facebook)撤下數千萬美元的廣告,包括愛迪達(Adidas)、百思買(Best Buy)和可口可樂(Coca-Cola),以及聯合利華、范斯(Vans)和連鎖速食業者White Castle等公司。

這個錯誤資訊的問題,也與對科學的攻擊和降低大眾對科學的信任,有緊密關聯,而這可能是近年來最危險的發展。擁有208年歷史的《新英格蘭醫學期刊》(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以及175年歷史的雜誌《科學人》(Scientific American),都首次為總統候選人背書。兩者都支持總統當選人喬.拜登,因為正如《科學人》表示的,「川普總統(Donald Trump)因為拒絕證據和科學,已嚴重損害美國及人民。」

10. 重設資本主義的呼聲愈來愈高

為推動重建更好的世界,我們許多人,尤其是哈佛大學的瑞貝卡.韓德森(Rebecca Henderson)和避險基金億萬富翁瑞.達利歐(Ray Dalio),呼籲認真地修正一些以當前方式運作資本主義所具有的內在問題。這個制度沒有對外部效應(externality)制定價格,而且把所有財富輸送給最富裕的階層,這樣的制度無法永續存在,也無法展現公平正義。

正如全球回應新冠肺炎的做法所展現的,二十兆美元的經濟刺激方案顯示,當情況變得極為糟糕,各國政府會擺脫新自由主義的自由市場意識形態。所以,或許我們應該在悲劇來臨「之前」,就對社會和實體的基礎設施進行更多投資,以打造復原力。再次引用《金融時報》編輯委員會的說法,「病毒赤裸裸地揭露社會契約的脆弱性。」他們提出理由說明,「直到最近還被視為是古怪的政策,例如基本收入和財富稅」,應該公開由大眾討論。

企業也可以發揮作用,協助推動平等的財富重分配,做法是積極倡導變革和推行自家的政策。愛迪達、巴塔哥尼亞(Patagonia)、Matter和Everlane等幾家服裝品牌,都支持供應鏈中的員工獲得足以維生的工資(living wage)。2020年12月,深具影響力的億萬富翁投資人、「公義資本」組織(Just Capital,致力於打造為所有人服務的經濟)共同創辦人保羅.都德.瓊斯(Paul Tudor Jones),拒絕「低薪偽神」(false god of low pay),公開呼籲企業提供可維生的工資。

. . .

最後,談一下我們在2020年學到、可能會有些啟發的兩件事情。首先,企業「能夠」在必要時迅速轉向,許多公司短短幾天就完全重組生產線或供應鏈。例如,不到一年就生產出新冠肺炎疫苗的製藥業。我們真的有能力完成這麼多的事情。

其次,全世界在2020年春天暫停之際,洛杉磯、北京和其他地方的數百萬城市居民,抬頭看到了藍天。疫情絕不是潔淨環境的必經之路,但它提供我們一幅美好畫面,呈現生活在一個更潔淨世界中可能會是什麼樣子。

隨著全球各國逐漸施打疫苗,大家都可以期盼痛苦會在2021年告一段落,我們可以持續為所有人建立一個繁榮發展的世界。總而言之,即使面對規模難以想像的人類健康危機,永續性的議程仍會持續下去,因為必須如此。

(蘇偉信譯)

編按:哈佛商業出版公司停止2020年7月份對臉書和Instagram的付費廣告。



安德魯.溫斯頓

安德魯.溫斯頓 Andrew Winston

作家,著作為《大轉折》(The Big Pivot),並曾與人合著暢銷書《綠色商機》(Green to Gold),以及著有《綠色復甦》(Green Recovery)。他為全球頂尖企業提供諮詢,建議如何因應各種環境及社會的挑戰,並從中獲利。


本篇文章主題社會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