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更有耐心的領導人

Becoming a More Patient Leader
大衛.施勒斯 Becoming a More Patient Leader
瀏覽人數:1450
領導行為分為兩類:建立強大的遠景,並帶領團隊前進的「未來主義者」,以及促進協作,並賦予團隊權力去制定解決方案的「促進者」。「耐心」對這兩類領導人都大有助益,可讓團隊提高績效。想要培養耐心,有兩種方式:重新界定「速度」的意義,穩扎穩打前進;透過感謝來培養耐心,用感謝的心情,來建立我們展現耐心的能力。

有效領導需要耐心,在危機期間尤其如此。你若是在面對挫折或逆境時,無法保持鎮定,就無法使其他人維持冷靜。直屬部屬顯露緊張跡象時,你必須支持他們,不要惱怒。新挑戰的解決方案,通常需要花一些時間來實施。但是,我在訓練和指導高潛力領導人的時候,看到許多人就是沒有耐心,也不知道如何擁有耐心。他們想要快速解決問題,等不及讓策略扎根。在似乎重視超高速度的敏捷數位工作世界中,這種趨勢只會有增無減。

為了更加了解在挑戰重重的時期,耐心如何影響到領導人對直屬部屬的影響力,我在最近的新冠肺炎疫情封城期間,對來自各行各業的578名美國全職專業人員進行意見調查。受訪者平均年齡為39歲,大多數擁有大學學歷,而且超過半數有擔任管理職務。我詢問他們直屬主管的領導行為和耐心程度,並讓他們自行說明自己的創意、生產力和協作程度。從他們的回答來看,耐心具有強大的作用:領導人表現出耐心時(也就是員工對這些領導人的評分,處於最高的四分位數),他們部屬表示自己的創意和協作程度平均提高了16%,生產力提高13%。

接下來,我決定檢視耐心對不同類型領導行為的影響。傳統上,學術研究將領導分為兩類基本行為:任務導向型和關係導向型。最佳領導人都能在這兩者之間取得平衡。我喜歡稱最有效的任務導向行為是未來主義者(futurist),而最有效的關係導向行為是促進者(facilitator)。未來主義者創造強大的願景,並概述實現這個願景所需的衡量指標。促進者促成協作,並賦予團隊權力去制定解決方案。這兩種方法是互補的,並非互斥。但耐心對這兩者的影響是否相同?

我發現,耐心大幅提高了這兩種方法的成效,雖然「耐心再加上未來主義者行為」,會使協作和創意比「耐心再加上促進者行為」平均高6%。仔細想想,你就會發現,耐心可以增強這兩種方法,是很有道理的。未來主義者若是要向可能會或不會立即理解的人,或是向質疑願景可行性的人解釋自己的願景,會需要耐心。促進者若是面對成員未能好好合作,或是他們花費比預期更長的時間才提出解決方案,就會需要耐心來面對團隊的協作流程。

領導人如何才能增加耐心?

你若是想培養耐心,就必須明白何時你的耐心可能受到最大考驗。如果你知道某個挑戰即將來臨,可能會更留心要加倍努力保持冷靜。有個好方法,可以管理因時間緊迫而感受到的壓力,那就是重新建構你對「時間」的觀感。以下是一些有助益的策略:

重新界定速度的意義。美國海豹部隊(Navy SEAL)有句名言:「慢就是穩,穩就是快。」這些反應快速的海軍三棲特戰團隊,在規畫和執行時間緊迫的任務時,異常有方法和耐心。透過六十多年在危機情況下出任務的經驗,他們了解到,以緩慢平穩的步調運作,可減少錯誤和重做,最終得以加快完成任務。簡單來說,他們已經了解到,領導人不該「把運作速度(快速行動)與策略速度(縮短提供價值所需的時間)混為一談」。當然,這意味著領導人必須從一開始,就明確界定「提供價值」代表的意義。

透過感謝來培養耐心。「感謝」對於我們的各種態度和行為,都有強大的作用。例如,記下你覺得感謝的事情,這麼做可以增加你對別人的寬大慷慨,並減輕壓力。難怪,感謝之心也可能會正向擴大影響到我們展現耐心的能力。實驗心理學的研究發現,人們覺得更感謝時,會更善於延遲得到滿足,並且更有耐心。

身陷危機時,可能很難覺得感謝。但當你實踐感謝時(做法可能是寫日記,或留意到他人的進步),你可能就會發現隱藏的感謝機會。此外,如果你知道某些事情會引發你的不耐煩,不妨花點時間思考那些進展順利的事情,以及你從危機中已經學到或可能學到的東西。

重點在於,展現耐心就能加強有效的領導行為。耐心投入,你就會發現部屬的創意、生產力和協作程度都有提高。遺憾的是,你若是倉促行動,並不會得到很多好處。

(林麗冠譯)



大衛.施勒斯 Becoming a More Patient Leader

美國喬治亞理工學院謝勒商學院(Georgia Tech's Scheller College of Business)組織行為學副教授。他透過研究和教學,致力協助領導人在工作中建立個人化和具生產力的關係。


本篇文章主題領導之人員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