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量公司產生的真正影響

How to Measure a Company's Real Impact
隆納德.科恩爵士 Ronald Cohen , 喬治.塞拉芬 George Serafeim
瀏覽人數:2037
有一種全面的新方法,可以量化組織在世界上留下的足跡,以透明化方式呈現公司造成的真正影響。這麼做有三大好處:公司可以重新衡量本身的獲利,建立更良好的機制;投資人得以更準確地將資金投注在環境友善的企業;顧客與員工能做出符合價值觀的購買與職涯抉擇。「影響透明化」將會重塑資本主義,衡量成功時所用的指標不只是金錢,還包含我們在生活中產生的正面影響。

近幾年,大部分大型國際航空公司都展現亮眼的獲利能力。但我們的計算顯示,這只是假象。例如,漢莎航空(Lufthansa)與美國航空(American Airlines)公司分別產生了23億美元與48億美元的環境成本,如果把這些環境成本納入計算,這兩家公司都無法獲利。

什麼能解釋這種差異?至今,公司仍無法計算自己為社會與環境帶來的效益與成本。而我們一直致力改變這種情況。

今年7月,影響力會計邁出了重大的一步,我主持的哈佛商學院「影響加權會計帳目計畫」(Impact-Weighted Accounts Initiative,IWAI)發表了1,800家公司的環境影響成本報告。明年,IWAI也會發表產品與就業影響成本報告,呈現公司造成影響的全貌。

「影響透明化」的時代已經展開,而且正在改變企業與投資人設立的目標。科技與大數據都加入了個人與組織的長期努力,要讓衡量企業所造成的影響、計算這些影響的價值都成為可能。隨著影響透明化的出現,影響與獲利都設立了新的遊戲規則。

從影響的角度來分析IWAI 2018年的龐大資料集,為公司真正的獲利能力帶來新看法。顯然,許多公司產生的環境成本超過了總獲利(EBITDA,息前稅前折舊攤銷前盈餘)。2018年,EBITDA為正值的1,694家公司中,252家公司(占15%)造成的環境破壞,遠遠高過獲利,而有543家公司(占32%)的EBITDA,因環境成本而減少了25%或以上。

根據我們團隊的計算,對某些產業來說,包含航空、紙製品與林產物、電力公用事業、建築材料、容器與包裝業等,這些產業裡幾乎所有公司都會發現,EBITDA有四分之一以上消失了。

在其他產業中,各公司造成的環境破壞有巨大差異。例如在食品業中,環境成本占EBITDA的比率,從5%[雀巢(Nestlé),16億美元]到62%[英聯食品(Associated British Foods),18億美元)都有。在挑戰更艱巨的石油與天然氣產業中,75%的公司會發現,EBITDA減少了25%以上,少數一些表現最佳的企業勝過競爭對手。而在半導體、工業綜合集團、食品與主食零售、飲料等產業中,頂尖業者與落後業者之間,也出現同樣明顯的差異。

但是,影響並非全是負面的。公司也能透過產品與雇用員工來創造正面影響,而這些影響不會反映在盈虧上。以英特爾(Intel)對就業的影響為例。2018年,英特爾透過支付薪資與在高失業率地區提供工作,在美國創造了約36億美元的正面影響。英特爾可用一些方法來增加這種影響,像是提升多元性的程度,以及在公司內為少數族裔與女性提供更平等的晉升機會。

影響透明化將會產生深遠的影響。首先,針對企業的負面影響,包括汙染、低於最低工資的薪水、造成肥胖與有害健康的產品等,政府不應再為了補救這些負面影響,而向我們所有人課稅;相反的,政府未來可以直接向造成這些傷害的公司課稅。政府也可以提供直接的誘因,鼓勵企業透過本身的產品、營運作業與聘雇實務,來創造正面的影響,而直接誘因可以是減稅、補貼或優先採購等。

其次,投資人在進行投資分析時,要為公司的環境與社會影響訂定金額。如今,儘管缺乏相關資料,ESG(環境、社會、治理)與影響力投資領域仍有超過三十兆美元在流動(相當於超過全球專業管理資產的三分之一),他們正盡其所能(即使無法取得所有的相關資訊),將氣候變遷、員工多元性與顧客健康,整合進他們的投資決策中。

造成較大負面影響的公司,就比較不吸引投資人,而這會降低它們股票的市場估值,並提高它們的資本成本。因此,影響透明化會刺激管理階層改善公司所造成的影響,以提升股價,有時也能提高他們自己的薪酬。

IWAI針對環境影響做出的13,000份觀察報告顯示,在許多產業中,負面環境影響與較低的股市估值之間有顯著的相關性,例如化學品、服裝與建築材料等產業。這種相關性尚未出現在其他產業,例如公用事業、餐飲旅遊或工業綜合集團等。但是,一旦影響透明化讓投資人能在估值分析中,可靠計算出公司造成的影響,就可能會出現這種相關性。

第三,透明化會讓顧客(無論個人或公司)與員工,做出符合自身價值觀的購買與職涯抉擇。「影響造假」(impact-washing)目前很盛行,因為與影響有關的有意義資料很少。例如,所有的汽車製造商都聲稱,他們的產品比競爭對手更有益於社會。但當我們根據安全性、價格可負擔程度、顧客滿意度、燃油效率與排放氣體,來衡量所有製造商的產品所造成的影響時,發現只有少數公司能理直氣壯地這麼說,例如特斯拉(Tesla)、雷諾(Renault)、現代(Hyundai)與日產(Nissan)等。

透明化與問責密切相關。一直以來,我們都缺乏有效衡量影響的方法,因此很難界定公司該為自己造成的傷害承擔多少責任。改寫會計規則,納入計算企業造成的影響,將會改變投資人對企業績效的評估方式,引導投資人放棄造成負面影響的公司,而投資於產生正面影響的公司,並且促使企業改變行為。

還要多久,我們才會把「影響」加入自資本主義出現以來,就一直是它推動力的獲利典範裡?去年,我們發現全世界有56家頂尖組織,實施了一些影響力加權會計方法。這份清單每週都在加長。法國食品龍頭達能(Danone)剛剛公布了加權計算環境影響之後的每股盈餘。影響加權會計帳目可反映出,公司的營運、聘雇與產品對人與環境造成的影響,而編制這些帳目的詳細計算方式、資料集與指南,現在都已出現。新冠肺炎危機會加劇已惡名昭彰的不平等問題、讓人們更迫切需要公平且永續的復甦,並加速轉變為影響驅動型的經濟。

創新者、公司、投資人、非政府組織與其他利害關係人組成的全球網絡,加速了影響加權會計帳目的問世。這些參與者透過全球影響力投資指導小組(Global Steering Group for Impact Investment,GSG)與影響力管理計畫(Impact Management Project,IMP)而聚在一起,而IMP與哈佛商學院發起IWAI。許多其他業界組織都直接或間接做出貢獻,以加速轉移到新典範。

政府愈快要求公布IWA報告,並讓公司與投資人同心協力,盡力因應氣候變遷、不平等與新冠肺炎等問題,我們的社會就會愈快改善。

同時,我們每個人也能發揮重要作用。如果你是公司領導人,就請衡量並公布你的影響加權績效。如果你是投資人,請要求你投資的公司做到影響透明化,並運用影響加權數字來評估機會與風險。如果你是法規監管人員或政府官員,請要求發布影響加權會計帳目,並運用課稅與其他獎勵措施,來鼓勵公司與投資人創造正面影響。此外,我們都是消費者,因此請大家向那些創造正面影響以改善我們的地球與社會的公司,購買產品與服務。

影響透明化將重塑資本主義。它能改變追求獲利的方式,從因疏忽而製造出問題,轉變成刻意為世界創造寶貴的解決方案,如此一來就能重新定義何謂成功,使得衡量成功的指標不再只是金錢,還包含我們在生活中產生的正面影響。

(游樂融譯)



隆納德.科恩爵士 Ronald Cohen

影響加權會計帳目計畫(Impact-Weighted Accounts Initiative,IWAI)、全球影響力投資指導小組(Global Steering Group for Impact Investment ,GSG)主持人,安佰深投資集團(Apax Partners)共同創辦人,著有《影響:重塑資本主義以推動真正的變革》(IMPACT: Reshaping capitalism to drive real change)。


喬治.塞拉芬 George Serafeim

哈佛商學院企管講座教授,KKS Advisors顧問公司共同創辦人,以及希臘的全國公司治理委員會(Greece's National Corporate Governance Council)主席。他是國際公認的ESG投資權威。


本篇文章主題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