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ESG永續新浪潮

ESG永續新浪潮

2020年12月號

別為我哭泣, 亞美利加

周濟
瀏覽人數:874
  • "別為我哭泣, 亞美利加"

  • 字放大
  • 授課文章購買
    購買〈別為我哭泣, 亞美利加〉文章
  • 個人收藏購買
    購買〈別為我哭泣, 亞美利加〉PDF檔
    下載點數 10

雖然川普總統號稱在他任內(2016~2020年)的美國經濟表現是歷任總統中最好,但美國國家經濟研究局(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簡稱NBER)今(2020)年6月8日發布的新聞,認定最近一波景氣循環的高峰在去年第4季。此一消息等於告訴社會大眾,美國的經濟景氣今年開始下滑。第1季GDP較去年第4季摔掉5%,失業率由3.5%微幅上升到3.8%。第二季受新冠病毒衝擊嚴重,成長率更下摔31.4%,失業率猛升至13%,兩兩都創下1948年來單季最激烈的震盪。

經濟指標陡降,打破川普誑語

一般景氣的衰退,都是GDP下滑一段時間後,失業率才開始上升,但這次兩者同時發生,而且變動幅度都是前所未有。雖然在川普政府巨額寬鬆貨幣政策和擴張性財政政策下,第三季經濟成長率反彈33.1%,失業率下滑成8.8%,惡化程度已經減緩,但2020年經濟萎縮的局面已成定局,打破川普號稱任內經濟是歷屆總統中表現最佳的誑語。這麼大的震盪,已不只經濟受創,更暴露出現今美國社會的病灶。(見下表〈美國經濟成長率與失業率:2007 Q3~2020 Q3〉)

在經濟方面包括:民間消費、企業設備投資和進、出口都嚴重衰退,服務業受害最深,尤其是休閒旅遊業和會展業。服務業受雇的就業人數最多,及時被解雇的人數也最多,以致失業人數急速衝高。而為挽救經濟花費的巨額資源,需要付出比上回恢復全球金融海嘯更長的回補時間。

非經濟的傷害包括:美國防疫機構錯失疫情防控的關鍵30天,致無法有效掌握疫情的發展,讓美國成為新冠肺炎確診病例數和死亡人數最多的國家,至11月19日染疫人數已逾1,169萬人,死亡人數超過25萬人,對社會、經濟的衝擊很大。

美國人對現有的醫療制度過分自信,大多數不習慣戴口罩、隔離等有效的防疫措施,有些人不只自己不戴口罩,甚至帶頭抗議反對別人戴,認為戴口罩侵犯了他們的權利和公民自由。

美國個人接受篩檢的費用很貴,不是只繳交健康保費的人能夠負擔。因此真正受感染以及其接觸史無法確實掌握,讓病毒繼續蔓延。

這些因素的負面發展,不利川普總統的連任競選,終於在11月2日的大選中敗給民主黨的拜登。值得注意的是這次的選舉投票率66.9%,超過半數的選民都出來投票,創下120年來新高。而輸贏各拿7,200萬票和7,800萬票,拜登雖贏,但支持川普的人數也不惶多讓。說明美國社會已醞釀一股「川普風」,在膚色、性別、族群、性向、宗教、反移民等衝突日益激化,已然成為一種症狀,對美國一向引以為傲的民主、自由與富裕造成嚴重威脅,引起世人的注意。

美國是全球最富裕的國家,經濟發展程度已達令人稱羨的程度。若用心理學家馬斯洛(Abraham Maslow)的生理、安全、隸屬與愛、自尊、自我實現、自我超越等六個描述人類動機推移脈絡的需求層次來觀察,美國應處在隸屬與愛和自尊層次。馬斯洛認為,多數人未能發揮本身大部分的潛力;自尊對於自我實現極為重要,如果本身的能力被低估,個人就會受到壓抑。而這壓抑的情緒在美國醞釀已久,但不是所有的美國人都感受到。

遭漠視的憤怒大眾群起

史丹福大學教授法蘭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在他的新著《身分政治:民粹崛起、民主倒退,認同與尊嚴的鬥爭為何席捲當代世界?》中有些啟示值得參考。過去五十多年,自由民主政治制度和開放自由經濟制度的推展並轡而行,各國經濟往更加相互依賴的「全球化」目標前進。但這種自由主義的世界秩序,已開始出現後遺症。因為成長的好處,大多流向受過高等教育、與外界接觸較多的都市精英,而留在工作崗位的勞工階層、內陸鄉村的居民,並沒有得到好處,有些甚至失去工作,陷入困境而被忽視。當受漠視群體的尊嚴遭到貶低或侮蔑,這份怨恨會刺激該群體要求公眾承認其尊嚴。

顯現出來的,除有關移民奪走本土勞工工作的問題外,也牽涉到文化被侵蝕議題的認同。很多人相信,移民問題大致已取代階級和種族,成為美國人投票給共和黨候選人的主因。保守派對移民最主要的埋怨,是1,100萬到1,200萬的非法移民住在美國。

2016年,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反映面臨失業、去工業化勞工,以及鄉村居民的反彈。許多把票投給川普的美國人,都懷念過去社會地位較穩固的美好年代,希望透過自身行動,「讓美國再次偉大」。而川普遵守競選承諾,在美墨邊境興築高大圍牆,以阻止墨西哥人的湧入。

福山教授認為川普持續受到核心支持團體的歡迎,雖然他的行徑若換作其他政治人物,早就結束政治生命了。支持者雖然未必完全認同他的言行,卻喜歡他敢衝敢言的作風。川普或許扯謊、惡毒、頑固、沒有總統的樣子,但至少有話直說。

美國的制度正在衰敗,國家正逐漸被強大的利益團體盤據,走進一個死胡同而無法自我革新。川普本身既是衰敗的產物,也是衰敗的貢獻者。他競選時承諾:身為政治圈外人,他會靠人民的授權搖撼制度,讓制度重新運作。美國人厭倦了黨派的僵局,渴望一個能再次團結全國的強大領袖,至於性格,很難想像有誰比他更不適合當美國總統。大家想得到所有和優秀領導力有關的特質:基本的誠實、可靠、穩健的判斷、為公共利益奉獻、根本的道德感,他一個都沒有。川普終其事業生涯的首要焦點都是自我行銷,而他非常樂意無所不用其極地規避阻礙他的人或規範。

凱撒、希特勒、裴隆的歷史先例

福山教授過去曾以川普做為充滿雄心壯志、爭取認同的渴望已在商業及娛樂生涯中實現的例子。但他沒料到,25年後,川普竟不滿足於商業的成就和名望,決定從政,乃至當選總統。這樣的人物,過去就以凱撒、希特勒或裴隆(Juan Perón)之名存在過,他們都帶著社會走入戰爭或經濟衰退的災難。為成就自己,這樣的人物,會鎖定百姓的怨恨,那些覺得自己的民族、宗教或生活方式未受尊重的市井小民。就這樣,凌駕他人的激情與平等的激情攜手同行。

福山教授提到川普的雄心壯志,可以和凱撒、希特勒或裴隆三位過去人物相媲比,認為他們有能力鎖定百姓的怨恨,發揮凌駕他人的激情。凱撒和希特勒讀者較為孰悉,不再贅述。筆者謹就胡安.裴隆做簡要說明。

裴隆主義與「阿根廷,別為我哭泣」

裴隆為阿根廷軍人及政治家,是阿根廷迄今為止任職時間第二長的總統,也是唯一曾三次當選的總統。他和第二任妻子伊娃.裴隆(Eva Perón)創立和領導的裴隆主義運動,是現代阿根廷歷史上重要的政治派別。裴隆出生於農民家庭,16歲時進入軍事學校學習。畢業後仕途順利。

1930年代,他作為軍事觀察員派駐義大利,目睹墨索里尼國家社會黨的運作,回國後在1943年的軍事政變中扮演重要角色,被任命為勞動和福利部長。隨後晉升為陸軍部長。但因軍隊內部的反對被迫辭職,並遭到逮捕。隨即工會組織了大規模示威活動,10月17日,裴隆被釋放,並成立工黨(正義黨前身)投入總統選舉,並和和伊娃.裴隆結婚。在她的幫助下,裴隆在勞工和婦女團體中獲得了更多的支持。

裴隆以56%的得票當選阿根廷總統後,採取一連串有利工人階級的政策。包括大規模擴大工會數量,幫助建立,提拔了工人階級出生的官員進入他的內閣。他將此稱為介於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之間的「第三位置」,後來被人稱為「裴隆主義」。他致力於經濟獨立,沒收和在的大量資產。他致力於推進國家的,頒布旨在發展國有工業的第一個五年計畫。

1951年,裴隆順利獲得連任。惟伊娃於1952年死於子宮頸癌。由於鉅額社會褔利支出拖垮財政與經濟,政府高度的貪污腐敗,以及因通過離婚法造成與羅馬天主教會之間的矛盾,最終導致他被軍人推翻,先流亡巴拉圭,後來在西班牙定居。

1973年,裴隆回國再度當選總統,其第三任夫人伊莎貝爾出任副總統。裴隆政權在極左與極右勢力的衝突中遊走,兩面不討好,恐怖事件大量發生。1974年7月裴隆逝世,副總統伊莎貝爾.裴隆接任總統。不到兩年,她同樣在軍事政變下被推翻。

裴隆主義被定義為拉丁美洲民粹主義的典型代表。魯迪格.多恩布希(Rudiger Dornbusch)和塞巴斯蒂安.愛德華(Sebastian Edwards),於1991年對拉丁美洲民粹主義的宏觀經濟學的經典研究中,定義為一套強調收入再分配,惟不強調經濟或金融約束的政策措施。支持者認為,這刺激了國內消費,並擴大了實際產出。實際上,這套模式將導致了物資短缺、高通漲,最終爆發金融危機。

阿根廷的土地幅員遼闊,資源豐富,是南美洲僅次於巴西的第二大國。經濟在上世紀初還在全球排名前十名內,惟一百多年來由於軍人長期干政,文人總統執政期間相對較短,而且執行有瑕疵的政策,因此經濟成長受到限制。

與美國的人均GDP相比較,1900年阿根廷和美國分別為4,583美元和8,038美元,阿根廷所得為美國的57%;2018年分別為18,556美元和55,335美元,阿根廷所得為美國的33%。顯示阿根廷的政治經濟制度仍有改進的空間。(見下方:〈阿根廷和美國的人均GDP:1900~2018年期間〉)

第二任夫人伊娃.裴隆15歲由鄉下來到布宜諾斯艾利斯,開始她的演藝生涯,並遇到她的丈夫胡安.裴隆。兩人相處不久後就於1945年結婚。她也很快的提高了在政界的地位,成為阿根廷人崇拜的中心。

她的一生,在英國音樂歌劇《Evita》中得到再現,後又被改編為電影和連續劇,在被改編成的電影中,美國歌星麥當娜飾演的《Evita》,是一部較廣為人知的作品。

川普有其個人魅力,但狂言狂語中漏洞百出,號稱任期內經濟表現歷屆美國總統最佳就是一例。他透過推特與社會各階層群眾溝通,在美國政黨對立下,抓住過去被漠視的廣大低層選民繼續為他們發聲,一方面努力實踐他的競選承諾,一方面盡力排除異己以求連任,若不低估新冠病毒疫情,選舉結果可能不一樣。

川普四年後再度競選的可能性很高,但靠民粹崛起所定的政策往往過於偏激,若能兼顧其他族群利益,多留口德,減少敵人增加朋友,造福大眾,應能成為一位勤政愛民、令人懷念的總統。這樣,Evita的故事可能重演,屆時民眾所唱的歌名可能就是「亞美利加,別為我哭泣」。



周濟

中華經濟研究院諮詢委員,世新大學兼任教授。


本篇文章主題國家競爭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