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O專訪時間】康那香董事長戴榮吉「寵員工」的營運哲學

瀏覽人數:2813


影片載入中...
「會想在村裡面蓋工廠,是希望當地年輕人可以在這裡服務,可以跟父母在一起生活,三代同堂是很好的一件事情。」

大家好我是楊瑪利,歡迎來到哈佛商業評論CEO專訪時間。這個月我們特別到訪台南市將軍鄉海邊,參訪台灣的不織布大廠康那香,訪問87歲的董事長戴榮吉。

老董事長他非常堅持,都要把工廠蓋在鄉下。為什麼?因為他想要創造鄉下的就業機會,所以他的工廠到目前為止,都還在他出生老家的旁邊。很難得旁邊都是魚塭,都是農田,都是農村,卻有一個現代化的康那香,最現代化的工廠。所以我們要來問老董事長,他為什麼都要把工廠蓋在鄉下,創造鄉下的就業機會,我們來聽聽老董事長的管理智慧。

創造年輕人就業機會,促三代同堂

《哈佛商業評論》全球繁體中文版執行長楊瑪利:今天謝謝董事長接受我們採訪。第一個問題請教,為什麼當初要蓋這個觀光工廠?為什麼選這個地方蓋?

康那香董事長戴榮吉:我想說在村裡面,蓋了這個工廠,可以讓當地的年輕人在這裡服務,可以跟父母在一起生活,三代同堂這個是很好的一件事情,這個是我的想法。我們的四間工廠都在鄉下喔,兩間在佳里,一間在將軍。

《哈佛商業評論》全球繁體中文版執行長楊瑪利:那在鄉下開工廠有什麼優劣勢嗎?離都市那麼遠有什麼不好的地方嗎?

康那香董事長戴榮吉:不好的地方,早期剛開的時候開在鄉村裡面,台北的客人要來,到鄉村的話他不太願意來,專程跑到你這裡要來看的話,好難喔。我就想在台北要租一個大一點的辦公室,所以我談生意談什麼地就在那裡談就可以,就不必到這裡來。

《哈佛商業評論》全球繁體中文版執行長楊瑪利:那你為什麼從來沒有想說設在工業區裡面?

康那香董事長戴榮吉:設在工業區也可以啦,不是不可以,但是沒有辦法幫助村裡面的三代同堂,那個機會很少。我是想說讓傳統的民俗保存下來,三代同堂的機會可能很少了。還有我們公司的員工,除非他結婚了,先生到別的地方他才會走,沒有的話就會在這裡一直服務到退休,真的是這樣。

所以到目前為止,我提撥的放在銀行的錢(退休金),可能有兩億五千萬左右。當他們的退休金,在這裡工作很好啊,退休又有錢可以拿。

《哈佛商業評論》全球繁體中文版執行長楊瑪利:所以從剛剛老董事長的談話就可以知道說,如果你是住在康那香附近的年輕人,如果有機會到康那香去工作,那真的是很幸福的一件事情,因為可以陪爸媽,又有很好的退休金,然後又可以好好的生兒育女,照顧下一代,所以真的是一個很好的工作選擇,在鄉下有一個這樣的工作機會是很難得的。那麼這個草地董事長,這個康那香董事長,也給我另外一個很大的感受就是,雖然他做的是傳統產業,做的是不織布,做口罩、做衛生棉,但是他非常強調重視研發。

重量壓低成本,一流技術做好口罩

康那香董事長戴榮吉:現在提到口罩的熔噴布,口罩的製作技術,我們就是世界一流的。我的熔噴布1平方公尺20克,我們台灣的熔噴布其他人做的,從25克到30克,他們的25到30克的才能跟我的20克的比,所以我的比較輕,以面積來看同樣是1噸,他們1頓能做100萬個,但我能做130萬個口罩,所以我的成本比較低,這也是勝過人家的。

我們的研發部門有32個,但是有三種技術要研究,一個是機械的、一個研究材料、一個研究產品,分成3組在研究,一年要花200萬美金。要花這些錢,才會賺錢進來,這一定的啊,創新跟研發在一個公司裡面絕對不能停下來,你一停頓,產品就輸人了。

《哈佛商業評論》全球繁體中文版執行長楊瑪利:那他的研發不止限於他專業的產品,包括熔噴布等等,他的研發還包括過去三十年來,他已投入超過一億三千萬,在綠能研究上,那我們來聽聽老董事長,為甚麼對於綠能這麼情有獨鍾。

30年前開始投入「靜電能」研發

所以董事長,人家說企業都有第二曲線,康那香創辦50幾年來是不是不斷在尋找第二曲線?

康那香董事長戴榮吉:對啊,所以我30年前就開始在想跟別人不一樣的東西,人家在想太陽能、風能,我就在想說,整個地球最多的綠能,最多的就是靜電能。為什麼沒有人想去發展這個東西?收集靜電把它儲存起來,以後再把它放出去變成動能,這個人馬上變成最富有的,當初我就有這種想法。

《哈佛商業評論》全球繁體中文版執行長楊瑪利:多久以前就想到這個?

康那香董事長戴榮吉:30年前,我為了在台北談這個事情,現在的台北工專一個教授,他說是不是我幫你來研究,我已經給了他300萬,讓他去和人家一起研究,結果沒了。

經過差不多10多年以後,我有又請了工研院一個研究的博士來我們這邊當主管,然後他的同事,他在發展電池,那個電池應該是氫酸電池,用氫酸電池去做電動腳踏車,後來來到這裡跟我們說我對這個綠能是很有興趣的,我就找了一些朋友說,來我們一起來投資,投資的6000萬,我個人投資了1200萬。投資以後6000萬也沒了,腳踏車有做出來喔,在路上走結果騎不遠,然後這樣也沒了。

後來又經過了一段時間,紡織所又來了,他們說他們有研究電容,超級電容。後來又放了6000萬,然後也沒了。

《哈佛商業評論》全球繁體中文版執行長楊瑪利:你怎麼都那麼大方,一下子都給那麼多錢,6000萬、6000萬,一年就花光。

康那香董事長戴榮吉:因為我對綠能是真的很有興趣,我認為說,以賺錢來說的話,這個綠能發展出來是最好賺的啊。第一好賺的啊,我的想法是這樣。所以你問我有沒有發展什麼事業,啊就是這樣子一直過去了。4年前,成大的教授發表了他的3D列印電池,他發展出來了,我看到3D列印電池我真的很開心,我跟他們說來你幫我跟他說,教授不理我。

紡織跨域電池,每年支持200萬研究經費

《哈佛商業評論》全球繁體中文版執行長楊瑪利:為什麼不理你?

康那香董事長戴榮吉:為什麼不理我你知道嗎,他說不織布跟我們又沒有關係,你找他要做什麼?我的秘書就打了電話跟他說,我們董事長已經80幾歲了,80幾歲的人想跟你見個面你還這樣,所以他後來就不好意思自己來了。

《哈佛商業評論》全球繁體中文版執行長楊瑪利:那個教授來這裡找你?

康那香董事長戴榮吉:來了以後一講才知道說,我為了綠能的事情已經花了一億兩千三百萬,現在看到了他的發表又更有興趣,他就說好他就把他的研究案交給我,我才跟他一起合作,我投了200萬。

《哈佛商業評論》全球繁體中文版執行長楊瑪利:研究什麼?

康那香董事長戴榮吉:研究固態電池啊。

大家都說你是做什麼的,你發展電池是什麼?我說你們這些人都是外行,正電材料跟負電材料中間那一層隔離物,就是不織布,沒有離開我的行業啊。

我現在跟你說的這些技術,如果做起來起碼就有200億以上,一套機器喔。我這裡三四間廠加起來,大陸的也加上來,所有機器的產能都打開,然後都把它賣出去,120億而已。我現在這個新的技術新的材料,一台一年就可以做200億的生意。

《哈佛商業評論》全球繁體中文版執行長楊瑪利:所以股票要趕快買了。

康那香董事長戴榮吉:那個我沒說。我從來不管股票的事情,我沒有去管股票從來都沒有,我的員工今天有飯吃,這個最要緊。



本篇文章主題領導之人員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