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事史教你危機領導學

Look to Military History for Lessons in Crisis Leadership
馬克.費根 Marc A. Feigen , 班傑明.法勒赫 Benjamin Wallach , 安東.華倫 Anton Warendh
瀏覽人數:1963
正值新冠疫情肆虐之際,領導人都面臨重大的危機領導難題。我們可以史為鏡,從歷史優秀領導人身上得到八個教訓:與庫圖佐夫元帥學會果決,向威靈頓公爵一樣親至戰壕,與邱吉爾一樣注重敏捷,如亨利五世那般用信心領導,和拿破崙一樣用溝通激勵士氣,如魯登道夫將軍那樣迅速調動領導人與任務,並學習華盛頓的做法,適度讓團隊休息。

2019年11月,我們在向15位金融服務業執行長發表危機領導的演講之前,請在座有在危機中領導經驗的人舉手。沒有人舉手。

今日,全球各地的高階主管都在調整因應新冠肺炎疫情,以及美國與歐洲展開的重要社會正義運動。資訊每天都在變化,解決方案未明,而且提供的解決方案往往非常有限。正如一家營收五百億美元、在一百多國設有營運據點公司的執行長告訴我們的:「沒有因應疫情的企業手冊。」決策會帶來生死攸關的後果,因為在美國,新冠病毒奪走的性命已經是越戰陣亡人數的兩倍。同時間,美國人與西方人都要求公司承擔比以往更多的社會責任。

那麼,目前同時面臨多重危機的企業領導人,該從哪裡找答案?數千年來,軍事領導人曾經歷這般巨大的挑戰,而如果今日的企業經營讓人感覺像是陷入「戰爭迷霧」,我們可以借鑑一些歷史上最有效能的軍事領導人的心得教訓,以深入了解我們在和平時期面臨的急迫挑戰:

果決。今日,許多企業領導人面臨他們歷來最嚴峻的一些挑戰。整個企業將必須進行重組。數百萬人失去工作。企業領導人可以從軍方學到的第一課是:不要沈溺在自己的損失中。例如,1812年,在拿破崙入侵俄國後,著名的陸軍元帥米哈伊爾.庫圖佐夫(Mikhail Kutuzov)知道,他必須策略性地把莫斯科捨棄給法國人,讓法國人掠奪並燒毀俄國這座精神首都,如此才能重新整編,並從優勢的地位打敗拿破崙,而最後他成功地做到了,擊敗拿破崙。

進入戰壕。就像漢尼拔(Hannibal)在第二次布匿戰爭(Punic War)所做的那樣,優秀的軍事領導人和他們的士兵並肩作戰。據說威靈頓公爵(The Duke of Wellington)曾說過,拿破崙單是身在戰場上所創造的影響力,就抵得上四萬名戰士。

敏捷。溫斯頓.邱吉爾(Winston Churchill)在1940年5月成為英國首相,他印刷紅色的「今日就行動」標籤,並親自將這些標籤貼在他發送的許多文件上,藉以批評行動緩慢的英國戰時官僚機構。拿破崙很知名的做法就是他高度專注進行規畫,以及極為重視時間管理。但威靈頓在滑鐵盧戰役打敗拿破崙,憑藉的就是敏捷,他的知名做法就是經常在部隊當中走動,快速變換整個軍隊的陣地。

用信心領導。情緒就是一切。在疫情中,工作人員與他們的家人都在第一線,包括執行長。優秀的軍事領導人知道,他們必須以樂觀為基礎的信心來領導軍隊。在阿金庫爾(Agincourt)戰役中,當其他許多指揮官可能會選擇撤退的情況下,亨利五世對自己的戰略充滿信心,並有他對於新技術的技資作為支持(更準確有力的長弓),因此決定轉身面對比自己軍隊多三倍的敵軍。他對自己的團隊有絕對的信心,這個被莎士比亞著書紀念的「兄弟連」(The Band of Brothers)贏得了最後的勝利。

溝通以激勵人心。戰時領導人知道,溝通可傳達重要資訊,並強化決心。第二次世界大戰時,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優秀的駐倫敦記者愛德華.穆若(Edward R. Murrow)報導指出:「邱吉爾動員了英語,把它送上戰場。」拿破崙每天都向軍隊發送簡潔、振奮人心的公文,這鼓舞了士氣。然而,太多的溝通也會是個問題。在越戰期間,美軍的信箱塞滿冗長的公報,其中很多都標示為急件。(在「急件」之上,甚至還有個類別叫做「超急件」)。被太多緊急備忘錄拖住,結果是可預期會造成混淆,而非清楚明瞭。

快速調動領導人與任務。在戰爭中,一些領導人能應付裕如。軍隊領導人會對那些成功的人下達愈來愈多指令,迅速提升他們的位階,並擴大他們的責任。那些表現不佳的人不會被開除,但他們的工作量會減少,而且他們會收到按部就班的指導,直到他們能有效執行任務。藉由這種方式,所有領導人都能達到最佳表現。拿破崙、普魯士陸軍元帥赫爾穆特.馮毛奇(Helmuth Von Moltke)、德國將軍埃里希.魯登道夫(Erich Ludendorff),都給予他們手下的指揮官很大的自由空間,並迅速提拔那些已證明能取得勝利的人。

讓部隊休息。軍事領導人可能無法休假,例如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六年期間,邱吉爾只休了八天假(即使在那些休假日裡,他仍閱讀每日公文)。在滑鐵盧戰役裡,威靈頓在九十小時的戰鬥中只睡了九小時。但是,戰場上的士兵需要食物、休息、休閒、報酬,以及娛樂。在美國獨立戰爭期間,華盛頓選擇讓他的軍隊在福吉谷(Valley Forge)休息,直接違抗國會要他攻擊費城英軍的要求。雖然那算不上是度假,但福吉谷是一個休息與重整的地方(而且華盛頓不可能知道那裡的冬天會有多嚴寒)。在第二次大戰期間,美國勞軍組織(USO)安排了鮑伯.霍伯(Bob Hope)等許多藝人為美國士兵表演,以鼓舞他們的士氣。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我們比以往工作得更賣力,於是許多人都盯著Zoom與各種螢幕,領導人必須確保員工得到休息,確保有週末可休息(如果它們沒被重新安排),以及在夏天臨近時,必須找到提供重要休假時間的方式。

主管領導力的核心是策略,而策略一詞本身就是源於希臘語的將軍(Strategos)。如今,隨著領導人轉而安全地重啟他們的工作場所、挽救與加強業務、激勵團隊,他們必須鎖定從危機中汲取的教訓,建立一個新的管理典範,其特點是果斷、並肩工作、敏捷、樂觀、鼓舞人心的溝通,更動態而迅速的工作指派,並加強工作與生活的平衡。然而,在他們做規畫時,我們最好都記住艾森豪(Eisenhower)對策略本身的有益告誡:「計畫沒有太大意義,做規畫才是真正的關鍵。」

(王怡棻譯)



馬克.費根 Marc A. Feigen

費根顧問公司(Feigen Advisors LLC)執行長,這家為執行長提供顧問諮詢服務的公司,協助高績效執行長提升公司價值,並且出版《費根顧問新執行長報告》(Feigen Advisors New CEO Report)。


班傑明.法勒赫 Benjamin Wallach

費根顧問公司顧問。這家為執行長提供顧問諮詢服務的公司,協助高績效執行長提升公司價值,並且出版《費根顧問新執行長報告》。


安東.華倫 Anton Warendh

費根顧問公司主管顧問。這家為執行長提供顧問諮詢服務的公司,協助高績效執行長提升公司價值,並且出版《費根顧問新執行長報告》。


本篇文章主題領導